2021 年 1 月 14 日

正當何平這麼想著的時候,一旁的六道古獸倒是忍不住發笑了,伸出它的爪子扯了一下何平的裙擺,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之後,吃吃笑道:「這位小姐,你就放心吧……主人若是對你有什麼心思,老早就動手了,至於等到現在么?」

一聽這話,何平先是一呆,然後在臉上閃過一絲緋紅之餘,又瞬間醒悟了過來。

是啊,假如梁榆真的要動手,一路上的機會多的是,沒有必要留到現在。而且依照梁榆的說法,在出去之後,他還要前往更加深入的地方,不會止步於這十八二十多的層數裡面。

「這樣的話,倒是我多慮了。」何平輕嘆一聲,心中想道。

六道古獸在估量了一下時間,覺得還有一些時候才可以被傳送出去,又按捺不住無聊的心,拉著何平一起聊了起來,而少女雖然有些遲疑,但想著實際上又無事可干,於是乎還真的和它閑扯了起來。

你一言我一語的,還真是聊得不亦樂乎。

「嗡……!」

梁榆體內,封住了大魔傳承的黑色小珠子依然有著陣陣嗡鳴之音激起。但是與之前比較起來,卻是沉悶了不少,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隨著黑色小珠子之中的精華被梁榆不斷吸收,它的色澤不斷黯淡了起來,多了一抹灰白。

漸漸地,更是有著一縷縷關於上古大魔的記憶湧入到梁榆的腦海之中,使得他的眉頭為之一皺。

通常來說,想要接受這一種遠古強者的傳承,過程必定是千難萬難,可是現在梁榆的做法不同。

他沒有選擇以一般形式來吸收大魔的傳承,而是完全將對方當成了養料一般,用來滋養自己的修為,讓自己進一步壯大。

雖說大魔傳承非常不錯,但與冒險相比,梁榆還是更加傾向於沉穩的做法,反正只要時間足夠,他同樣會達到大魔的境界,甚至乎超越它!

「你,你,你在幹什麼?」

突然,黑色小珠子之中,有著剛才老者氣急敗壞的聲音響起。

聞聲,梁榆一樣感到了幾分好奇……原來剛剛大魔傳承已經與這一位老者融合到這一種地步。

看來,對方若是沒有遇上自己,還真的想靠剛才的身體試著闖出去了啊。

「可惜,還是碰上了我。」想完,梁榆沒有理會對方,而是繼續煉化起來。

不止是煉化,而且還是加大煉化的力度,使得黑色小珠子雖然不斷顫動,卻又無法反抗,任由梁榆隨意吸收個中的力量。

「啊……不要將我煉化,你已經吸收我的力量足夠多了,繼續這樣下去,不用我出手,你一樣會被魔化!成為一隻全新的左手之魔!」蒼老的聲音壓抑著接連傳來的痛楚,掙扎說道。


聞言,梁榆的動作果然緩和了一些。

不過這一種緩和,更加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下一刻,一種黑色小珠子從未見過的力量,就在梁榆的體內肆意展開,迅速地將黑色小珠子裡面的精華吞噬。

剛剛半個時辰方才吞噬了三分之一的進度,在這一種狂暴的吸收方式之下,居然百息時間不到,就吸收了五分之一,讓大魔遺留在裡面的意志大驚起來,連忙說道:「我可以感受得到你的身上有一種……不,不對,是兩種與月神相近的力量!」

對於這個說法,梁榆毫不理會。

因為只要你不是個獃子,在九子圖火力全開,斗神之晶的側面輔助之中,都不難察覺到這一點……現在竟然拿這說事了,真是不知道它到底是不是被關得太久了,腦子都不好使了。

眼看梁榆不僅一動不動,沒有一絲理會的樣子,而且還又一次加大了對自己的煉化速度,大魔意志忍不住臉色大變起來,匆匆開口:「你想不想得到月神的力量?就是主宰月靈之地的月神力量?」

「哦?這是什麼意思?」聞言,梁榆猶豫了一下,在放緩了幾分煉化速度之後,淡淡問道。

事實上,現在梁榆的煉化速度還是極快,但對於大魔意志來說,這幾分放緩簡直就是從地獄升上了天堂,所以它又顧不上這麼多了,接著說道:「月神之力……在月靈之地是神聖而不可褻瀆的,即使是我們大魔,一旦太過靠近月神的力量,都會被它凈化……。」

「說重點。」梁榆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不過你不同……閣下的力量乃是與月神之力同等的存在!有了這一份力量,只要有適當的方法,自然可以將月神之力取到手中。」大魔意志笑吟吟地說道,笑聲之中充滿了誘惑。

「不知道是什麼方法?」梁榆平靜問道。

雖然這樣,但在這一抹平靜之下,又是有著一抹真真切切的好奇在涌動著……沒錯,九子圖、斗神之力已經極為了不起了,但如果將三界的神物都匯聚到一個人的身上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同樣想要知道。

另外,即便這一尊大魔不說,但梁榆同樣體會到了有著神物加身的好處……越多越好,顯然是這樣。

因為九子圖雖說有著諸多不一樣的能力,但是相對而言,斗神之力的攻擊明顯更勝一籌,各有千秋。

故而,在梁榆看來,這一種力量當然是越多越好的。

但說是這樣說,神物豈是你想取就取的。

九子圖乃是梁榆偶然所得,斗神之晶為他的師尊歸墟之前贈予,都不是什麼普通途徑得到的。

現在大魔意志的說法,好像是依靠人力都可以將月神的力量取到手中……說是不懷疑就是騙人的了。

「月神的力量,會傳承在歷代的聖女身上。」看著梁榆真的動心了,大魔意志忍不住多了幾分竊喜,看來自己這一回命不該絕,終究是有了脫困的機會啊。

雖然被梁榆吸取了不少修為,但這一種東西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就可以修鍊回來了,談不上什麼多大的事情。

沒有太多的為什麼,只因它是大魔啊。


遠古時期禍亂月靈之地的九十九尊大魔之一!

「聖女?」

聽到這裡,梁榆的腦海之中不由自主地腦補了當日看見鐮刀少女的畫面。

這麼說來,她就是天月宮的聖女了?

怪不得修鍊時間看起來比他還小,但實力卻是不差,隱隱間,還超過了梁榆幾分,實在是可怕啊。

「沒錯,就是聖女……只要你得到了聖女的身體,就可以趁機奪取她的月神之力!到時候,三種力量集於一身。我看你絕對可以建立一個超過天月宮的龐大勢力了!」大魔意志繪聲繪色地說道,生怕梁榆不信它的話語。

「得到她的身體……你在開玩笑吧?我覺得還沒有靠近聖女,就要被天月宮之人砍死了。」梁榆沒好氣地說道。

雖然他不是這裡的土著,但還是知道月靈之地以拜月為主,在這樣的前提下侵犯了他們的聖女,豈不是要與整個月靈之地為敵了?

更何況梁榆真的不覺得這個什麼大魔會有這麼好心,會真正將方法傳授給他啊。

先不說你這個法子太過白痴了,可信度很低,萬一是假的,梁榆還真的去幹了,豈不是不止回不去神州大陸了,還得在月靈這裡被亂刀砍死?

這樣的事情,他才不幹。

故而,大魔意志剛剛說完,梁榆又立刻將思緒收回,繼而心神一動,又大力地吸收了起來,絲毫不顧大魔意志的慘叫。

「不,不,不要!我剛才說的是真的!只要你得到聖女的身體,就可以……。」

「這個法子你們試過沒有?」

「這……肯定沒有試過啊。剛才不是說了么,我們一旦太過靠近月神的力量,就會被鎮壓,甚至乎被凈化,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可以干一點什麼啊。而且我們得手了的話,不見得還會被封印在這裡啊!」

「那麼你可以去死了!」

說完,伴隨梁榆的心神一轉,大魔之力更是猶如奔騰河流一般流入到他的體內,壯大著他的修為!

梁榆的修為,越來越強!

在逐漸流逝的時間之中,更是到了一個臨界點!

只差一步,他就可以跨入到涅磐大圓滿之中!

「發生了什麼事情?」何平愕然說道。

「傻丫頭……這是我們家主人要突破了!趕緊跟我去躲上一躲。對了,五行玄天殿還在你的身上吧。」六道古獸急急忙忙地說道。

「五行玄天殿?還在。」聞言,下意識地呆了一下之後,何平又趕緊從懷中掏出先前梁榆交給她的迷你寶殿。

「五行玄天殿!」見狀,六道古獸立馬大喝一聲。

這一件玄寶與一般的寶貝不同,它的靈性之高,簡直到了有自己的意志在內一般,所以即使不是梁榆召喚,在適當的時候,它都會自動發揮出必要的作用。 「嗡……!」

六道古獸的喝聲剛一落下,整座五行玄天殿之上頓時就有陣陣嗡鳴之音蔓延而開。

在這一陣充斥著靈性的聲音之中,這一座迷你寶殿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放大著。

然後,在靈光一閃之下,六道古獸與何平便是被吸入到這一座寶殿之中,消失不見了。

至於梁榆,在盤膝而坐之中,神情越發凝重起來。

一呼一吸之間,他體內的黑色小珠子正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萎靡下去。而黑色小珠子失去了的精華,盡數成為提升梁榆修為的肥料,使得這一道身影的實力水漲船高,眨眼之間,已經真正地逼近了涅磐大圓滿!

連一線距離都不到了!

到了這一步,梁榆自然不會後退。

因為後退不止是死路,就連好不容易到手的大魔傳承都會被搭上,這樣的話,賠本可是賠了不少啊。

這樣的生意如何做得!

「給我破!」

隨著梁榆心神一凝,匯聚在他身體之中的修為猛地暴漲起來!

這一種膨脹的程度,就連六道古獸躲藏在五行玄天殿之中都清晰可聞!

「這,這,這……主人怎麼會選擇這一種方式來突破啊。」六道古獸愕然地說道。

許久之前乃是第二步巔峰的它又如何感受不到梁榆眼下的突破方式極為粗暴。

這樣的做法,有好有壞。

好處就是假如一氣呵成的話,什麼桎梏啊,瓶頸啊,都會被強行衝破,一切問題都不是問題。

可是萬一失敗了的話,後果同樣嚴重啊,一個不好,梁榆就是百年之內都無法突破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

以梁榆的性子,本應選擇穩妥一些的做法,為什麼現在又會這麼衝動了呢?

雖然是這樣想,但事實上六道古獸心中多多少少都已經有了答案。

梁榆想去這一座天碑的最上層,看看究竟有什麼東西。

沒有辦法,他不知道為什麼糊裡糊塗就來到了月靈之地,那麼想要回去的話,尋常方法自然是行不通的了。

既然一般的方法不行,就只有不走尋常路,劍走偏鋒,才會有那麼幾分機會。

故而,眼下樑榆最需要的,就是修為!

他需要可以橫掃一切,幫助自己登上更高層數的力量!

因此,才會有了眼下這一幕……不顧一切,只為突破!


「梁榆公子他……。」看到這裡,何平同樣震驚。

她們何家的太上長老,真正實力大概在涅磐中期左右,而梁榆顯然已經到了涅磐後期的地步……不僅如此,現在還試著衝擊涅磐大圓滿!

這樣的年齡,這樣的修為,這樣的實力,這樣的心性……單看某一種可能都是覺得驚才艷艷罷了,但是全部疊加起來,無疑就是妖孽二字啊!

「不……雖然我平日不常出門,但對於修鍊之事卻知道不少。不要說萬象城,就是放眼這附近一帶,千萬年來都沒有這樣可怕的人物啊。」何平錯愕地說道。

「呵呵,小丫頭,我們的主人豈是你可以想象的……如果我說,他還斬殺過第三步的存在,不知道你怎麼看?」六道古獸似笑非笑地說道。

「第三步?」

一聽這話,何平立馬一呆。

要知道第三步這幾個字分量可是不輕啊,即使在月靈之地,都是可以名鎮一方的存在了。

現在說梁榆以這樣的修為斬殺了第三步的存在……這怎麼可能!


雖然何平沒有說話,但是她心中在想什麼已經很明顯地寫在了臉上,很輕易就可以猜出。

因而,六道古獸沒有與她多說什麼,而是笑吟吟地看向梁榆,想要看看自家主人這一回會是一個怎麼樣的結果。

是和過去一般,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什麼突破,我以強力破之!

還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功虧一簣……說真的,六道古獸真的很想知道。

這個時候,梁榆的突破同樣進入到高潮之中!

在梁榆的心神轉動之下,不斷有大魔傳承的精華融入到他的四肢百骸之中,不管之前是否完全煉化了,都是肆無忌憚地將一切有用之物往身體裡面強行賽去!

這樣粗暴的突破方式,就連他已經強韌到一定程度了的經脈,都傳來了幾分痛楚……不管怎麼說,涅磐大圓滿與之前的境界都大為不同。

一旦邁入裡面,就只差一絲即可觸及轉涅槃!

涅磐有三轉!

一轉強於一轉!

雖然在月靈之地這裡,還是劃分在重元境之中,但是在更為細化的神州大陸而來的梁榆,卻是知道個中的玄妙所在。

只要到了這一種程度,他就可以嘗試開闢自己的小天地,真正的觸碰空間!

空間……梁榆之所以會來到月靈之地,絕對與這一種神秘而玄妙的力量脫不了關係。

故而,梁榆假如真的想要返回神州之上,那麼掌控空間之力就可以說是不折不扣的第一步!


「給我破,破,破!」

雖說感受到經脈已經有了一抹痛楚傳來,但梁榆深知,不破不立,破而後立!

他一路走來,已經非常清楚這一個道理了,所以如今又一次面對這樣的狀況,只要強行破開即可!

「轟!」

「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