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樓九夜鎮定了一下,隨即開始了精神力的瘋狂反撲!

無聲無息地將精神力直接擊向了攝魂鈴上容雁天那澎湃的精神力,兩個精神力竟然一時之間逗了個旗鼓相當!

鳳炎暗自心驚,想著這丫頭果然不愧是樓處機那老傢伙的後人,竟然能夠跟容雁天這種不知活了多久的老妖怪比拼精神力,還拼了個平手!

但是這麼斗下去也不是個辦法!

因為樓九夜被拉扯出體外的黑暗魂力正在迅速地鼓動著,讓樓九夜沒辦法完全放心地將所有精神力投入到這場兇險異常的戰鬥當中。

「將聖光套裝放出來!」鳳炎知道樓九夜身上已經有幾件聖光套裝,腦海中突然湧現出一個絕妙的辦法,說不定這樣就可以連這個祭祀都一併封印起來!

樓九夜咬著牙,這時候也沒空閑時間讓她去鬥嘴,只得從龍戒中放出了聖光破曉王冠和聖光暮色手鐲!

容雁天神色一動,身邊竟然也浮現出了兩件聖光套裝,赫然正是聖光驕陽手套和聖光子夜戒指!

他無所謂地看著幾人猙獰的大笑出聲:「哈哈哈哈好啊,你們兩個老東西竟然也來了!是來為了瞻仰我們偉大的教主大人么?!」

「狂妄。」獨孤意冷笑一聲,身上火紅色的光芒異動身影已經飆射出去,順著盤龍柱拔地而起,想著頂端那團不斷涌動的火系聖魂而去!

「哈哈哈老夫怎麼會沒想到你有這招,但是你若取了著火系聖魂,那個小子可就要因為水火失衡而爆體而亡咯,樓九夜啊樓九夜你到底要怎麼選擇呢?!」容雁天依舊囂張的大笑著,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幾人都沉了臉色。

樓九夜幾乎是下意識地就動了下身形,竟然在鳳炎放鬆的瞬間,追上了獨孤意高速的身形厲聲道:「不準碰火系聖魂!」

「你知道他這是挑撥離間,讓我們自己斗個痛快!」獨孤意也是深深皺起了眉頭,火系聖魂放在鳳月帝國學院高塔內這麼多年,自己都一直沒有去取用,自然是對這個聖魂不怎麼感興趣的。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樓欽鳴身受重傷水火失調已經不可能登上盤龍柱的頂端,但是那火系聖魂正是幽冥教主復活的關鍵,他若是不去取下來,那就等於他們這些人只能等死了!

「晚了哈哈哈哈老夫終究是成功了!」

就在樓九夜神情恍惚之間,黑暗聖魂已經被一個大力撕扯了出去!受了重創的樓九夜猛地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形陡然從半空中落了下來!

「九夜!」

「嗷嗷嗷嗷嗷嗷嗷!」

樓欽鳴嘶啞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卻瞬間被陡然衝天而起的巨大光影中傳出的吼叫聲淹沒!

那劇烈翻湧的黑暗魂力似乎正在掙脫最後的桎梏,逐漸顯露出真正的面容,而在那團光影之中分明是剛剛軟倒下去的管寂雪!

「你們竟然要用這孩子當宿體么?」獨孤意緊緊皺起了眉頭,大聲吼道:「容雁天你給我醒醒,你知不知道你究竟放出了什麼怪物?!你想看著天魂大陸再次屍橫遍野血流成河么?!」

「這不正是我們幽冥教的終極目標么哈哈哈哈哈,終於在我容雁天的手中實現了!」容雁天瘋狂地大笑出聲,整個人都因為過度使用魂力而沐浴在鮮血之中,血液仍然在不斷地從他的全身毛孔中滲出,但是他猶自不覺地大笑著!

獨孤意像看著個瘋子一樣地看著容雁天,好像終於下定了決心一樣緩緩道:「那就別怪我出手無情了!」

「不用了,這種人渣當然是要我來收拾!」

陡然從背後響起冰冷的女聲,獨孤意一驚,卻見從他身邊掠過的少女一身月白色長袍,精緻的面容上掛著寒霜,整個人沐浴在極其強大的聖光之中,巨大的上古巨龍盤卷在她的身後,不斷地上下翻卷著!

火焰的形狀在燃燒,蕭自在不知何時從巨大的觸手中掙脫出來,凰圖騰燃燒起了漫天青色火焰,龍鳳在互相纏繞的瞬間迸射出了絕然高溫的火焰,燒向了容雁天!

黑色魂力好像是遇到了剋星一般迅速後撤,容雁天得意的笑臉戛然而止,看著剛才還了無生機的樓九夜像是換了個人似的站在半空之中,身上的氣勢竟然強了不止一層!

他怎麼都無法想到,就在剛才,樓九夜在靈魂被撕扯的瞬間,好像是再次經歷了一遍穿越的過程,精神力在不斷地攀升著新高峰,而她本身的等級也想坐了火箭一樣因為龍圖騰的高速運轉而攀升著!


轉眼就到達了魂導師的巔峰!

面對著甚至比現在的她還要高出整整一個等級差的容雁天,她面上毫無懼色!

身旁環繞著的兩件聖光套裝迅速固定在了原本他們應該在的位置,而鳳炎在這個時候果斷從自己的戒指中取出了原本用來獎勵傭兵大會第一名的聖光黎明法杖,凌空扔了過去!

樓九夜凌空接住,好像是無師自通一般揮舞著法杖做了好幾個複雜的手勢,原本在容雁天控制下的兩件聖光套裝好像是受到了召喚一般,飛一般掙脫了容雁天的控制飛向了樓九夜!

她嬌小的身姿在光明魂力的刺眼光芒下猶如落入人間的天使一般,在半空中生生將那黑暗魂力形成的屏障驅散了一半!

黑暗觸手被紛紛斬斷,被禁錮住的幾人都加入了新的戰鬥,將那不斷生成的黑暗高級將領殺掉,容雁天卻目露凶光地看著樓九夜身上不斷升騰而起的金色光芒陰沉地大吼道:「你以為你合成了光明魂力就好用么?!教主大人已經重生了等你不要想著能夠對抗我們的教主大人!」

「是么?」樓九夜飄渺的聲音從光芒之中傳出,帶著一些莫名的笑意,看著對面裹在黑霧中也逐漸顯出人形的管寂雪……不,換句話說應該是附身在管寂雪身上的幽冥教主的一魂一魄道:「赫赫凶名的幽冥教主還真是不走運呢,剛剛復生還沒來得及看看這大千世界,就又要沉睡了!」

「桀桀,小娃娃……」管寂雪開口已經換了副沙啞的嗓音,顯然是那剛剛『睡醒』的幽冥教主在控制著身體,但是還沒等他說完……

樓九夜手中的聖光黎明法杖尖端陡然在空中連連點下,一副不比祭台上的紋絡簡單多少的法陣憑空形成,金黃色的圖陣在她的面前迅速放大,她在光芒的映照下露出了有些蒼白卻帶著深深快意的笑容:「你就給我繼續睡下去吧!幽冥教主!」


樓九夜突然的爆發讓附身在管寂雪身上的幽冥教主也吃了一驚,他快速收縮的瞳孔中那金黃色的圖陣竟然就這麼直直壓了下來!

圖陣上澎湃的金黃色魂力毫不掩飾地說明著,一旦只復活了一魂一魄的幽冥教主被這光明圖陣鎮壓下去,恐怕著整個祭祀活動就要宣告流產了!

幽冥教主猛地抽身而起,也不管一旁的容雁天因為瞬間增大的光明壓力而血管爆裂的慘樣,徑直衝著樓九夜而去,那架勢竟是要跟黃金圖陣拼上一拼!

他張狂地聲音再次響徹整個祭台,帶著篤定的信心:「你真的捨得毀了這具身體么?要知道你這圖陣要是真的扣了個實誠,那這副身體也要永遠被封印在幽冷的地下了!」

那聲音帶著一種詭異的蠱惑,似乎不經意地使用了一種音波的精神暗示,靠他最近的樓九夜整個人瞬間好像有些魔障一般的勉強停住了就快要砸到幽冥教主身上的圖陣,頓在半空中。

「別聽那魔頭胡說八道!再晚就來不及了!」冷傲風眼神通紅地看著半空中僵持的兩人,不由有些心急地吼道。

燕東離也是緊緊抿著唇,加快了手上的動作想要儘早去幫她。

蕭自在卻在這個時候悄無聲息地潛到了樓九夜身後,悍然發動了準備良久的天降神火,就算沒有黃金圖陣的影響力,也足以將幽冥教主尚沒有恢復的黑暗魂力侵蝕了大半!

「不!別……」樓九夜眼睜睜看著那些神火降落在管寂雪的身體上,在他身體上留下了一個個深深的燙傷,原本如同神祗一般的男人轉瞬間就被神火搞得灰頭土臉,很是不忍地微微勸阻……

「九夜你醒醒,他是幽冥教主,並不是管寂雪!」蕭自在直接被樓九夜一把按住了還要施法的手,不禁也跟著急道。

黃金色圖陣在空中不斷收縮放大著,明明滅滅的光澤映照在樓九夜掙扎的臉上,也牽動著眾人的心神。

幽冥教主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手上悄悄地準備著他的殺手鐧!他雖然只有一魂一魄逃離了封印,但是他曾經是上古時代的大神,怎麼可能連一群小輩都解決不了,他只是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恢復!他需要時間!

樓九夜只覺得腦子中渾渾噩噩,因為近距離被那種蠱惑的音波影響,而有些輕微的恍惚。

她似乎在迷濛中看到管寂雪還是站在鳳月帝國學院的講台上,隔著好多排腦袋沖她淺笑。

那個午後在後山翠竹成林的小屋,他攆走了樓長樂回首那瞬間深情繾綣的眼神。

他握著她的手在符紙上筆走龍蛇時掌心的溫度,他總是暗藏著溫存卻遲遲不語的體貼……

明明原本是應該相看兩厭的身份,卻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而走近,不像師徒、不是伴侶、勝似知己……

她不可能傷害他。

就算他的身份幾經轉變,就算她知道他已經不是那個站在神台上乾淨透徹的男人,就算他已經一步步走向了她的對立面。

她依然無法下手。

幽冥教主滿意地露出一抹猙獰笑意,這讓管寂雪那張俊逸的面容顯得更加詭異。

他借用這個幽冥教聖子的身體果然不錯,對黑暗聖魂的契合度幾乎完美,而且還能對這個天生的對頭光明系的傳人產生這麼大的影響。

這一切對他來說都順利極了!


只要這麼一直下去,今天收拾這群兔崽子簡直不在話下,那兩個魂宗就算是再強,對他幽冥教主來說也沒有這個光明封印術厲害,只要樓處機這個傳人不對他下手的話……

就在他漸漸放鬆警惕的瞬間,一道毀天滅地般的冰寒之氣悍然劃破了空間,在他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與狠狠扎進了他的右胸!

幽冥教主陡然從那種美好的幻想中跌落出來,卻見渾身閃爍著冰藍色光芒的樓欽鳴一臉溫怒,之間迸射出熊熊燃燒的冰藍色火焰,那種劇烈的程度竟然讓他在瞬間突破了魂宗的等級,強行越階戰鬥!

「鳴!」樓九夜陡然大驚失色:「你怎麼徹底解封了!你的封印術!」

樓欽鳴身上原本的水火封印術在保持平靜的狀態下也只能再多撐半年,但是他這樣連番戰鬥下來已經破壞了身體內的平衡,此時更是徹底引燃了水系聖魂,將那層封印術徹底破壞!

似乎聽到樓九夜聲音中的哽咽,樓欽鳴僵了下脊背微微偏頭,語調有些抑鬱:「九夜,你看清楚了,他是幽冥教主不是管寂雪,而且就算是管寂雪……」


後半句話他沒有說出來,就算對方是管寂雪,也別想再次傷害他的九夜,那是他的……

而面前這個男人竟然對樓九夜有這麼深的影響力,這是樓欽鳴一直以來都不能理解的事情,他也不需要理解,他只知道,這個一二再再而三傷害樓九夜的男人不能留!

樓九夜在樓欽鳴說出那句話的瞬間從那種蠱惑的音波中蘇醒過來,金黃色圖陣因為長時間的停滯已經接近了解體的邊緣,幽冥教主囂張的大笑闖入耳膜!

「桀桀桀桀都晚了!你們今天就給本教主陪葬吧!」幽冥教主平伸開兩隻手臂,像是要擁抱那從天而降的巨大烏光,整個人在那道黑暗魂力的滋潤下傷口快速癒合著!

「休想!」樓九夜狠狠咬牙,知道自己剛才一時不查竟然被這傢伙給蠱惑了,手中的聖光黎明快速一揮,金黃色圖陣原地顫抖了一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變大!

幽冥教主緊張地盯著那巨大的圖陣,心內巨顫,他不會忘記自己多年前曾經有機會復活,卻被那個叫樓處機的男人用這種圖陣再次封印。

難道今日又要重蹈覆轍么?!

不!他不甘心!

他幽冥教主何時怕過誰,他是這世間天生的凶神!

幽冥教主的黑暗聖魂正在快速地被融合成自身的力量,從而激發出原本屬於管寂雪身體內沉睡的靈魂,這讓幽冥教主不得不同時面對前後夾擊的狀況!

管寂雪的靈魂在識海中不斷發動著強烈的攻擊,甚至帶著強烈的毀滅意識!那架勢似乎是跟幽冥教主同歸於盡都不能讓他繼續進行接下來的動作!

幽冥教主猙獰地扯著嘴角,雙手不斷地敲打著自己的頭部,表情痛苦而又糾纏,似乎是要將自己的頭生生按爆一樣!

「趁現在!」陡然管寂雪的聲音發了出來,但是轉瞬那眼底的一絲清明就被猙獰的怒火覆蓋,幽冥教主那種干啞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小子你給我老實點,你以為我不會將你的靈魂徹底捻滅么?!」

「幽冥教主,受死吧!」樓九夜手中金芒大盛,剛才一瞬間的恍惚之後,她的神情堅定起來,整個人身上鼓盪的氣息不斷向著魂導師的巔峰攀爬,甚至差一點點就要突破魂宗的那道線!

金黃色的圖陣吞吐著強大毀滅氣息的光明之力,狠狠壓向了看似掙扎的幽冥教主!

「不好,小心!」樓欽鳴卻在這時瞳孔狠狠縮了下,將已經甩出了封印圖陣自己卻軟倒下去的樓九夜一把拽到了身後,身前在他急促地連揮中多出了數十道冰藍色的高牆!

但是……沒用!

幽冥教主帶著深深仇恨的眼神中,夾雜著血色的黑暗魂力衝天而起,向著兩人的方向狠狠轟擊了下去。

在那種毀天滅地的威勢之下,甚至連獨孤意和鳳炎這樣的魂宗高手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

看著那道足以轟殺樓欽鳴和樓九夜的光芒快速穿透了數十道冰牆的阻攔,狠狠轟在了樓欽鳴的心口!

「噗……」

樓欽鳴蒼白的臉色更加差,整個人像個破布口袋一樣撞在了身後的樓九夜懷裡。

樓九夜愣愣地接住樓欽鳴冰涼的身體,似乎是不可置信般感受著他愈加微弱的脈搏,嘴裡只知道反覆念叨著:「鳴,你說過會陪我的……你不能死,不能就這麼……」

她的視線中沒有被金黃色圖陣再次壓入祭壇中的幽冥教主,沒有黑暗聖魂被剝離出來后直接陷入昏迷的管寂雪,沒有蕭自在燕東離和冷傲風投射過來的驚震目光,也沒有自己身上因為光暗失衡而逐漸龜裂的皮膚滲出的血紅。

世界好像只剩下了那雙勉強睜開的琉璃色雙眸,帶著少見外露的深情款款,蒼白的臉色也擋不住他萬千風華的驚鴻一瞥。

「我不會的……」樓欽鳴的嗓音很輕很低,卻是樓九夜耳朵唯一聽得到的聲音。

在分崩離析的祭台之上,樓九夜抱著樓欽鳴幾乎用盡了全力才忍住涌到眼底的淚水:「我不准你死聽到沒有……別死……」

樓九夜的腦海中不禁閃過了前世那些一個個生離死別的畫面,陪伴在自己身邊的人總是會那樣一個個消失不見,被葬在冰冷的地下,腐朽成心底的傷疤。

她不能接受,她第一次放在心底的人,也變成不可挽回。

「不會的……九夜,我不捨得……」

樓欽鳴輕柔的保證聲中,樓九夜緊緊握住他的手緩緩鬆開,然後帶著滿足的笑容,好像終於支撐不住地暈了過去。

兩人的身體如同兩片脆弱落葉一般飄然墜落,身下便是祭台分崩離析后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

樓九夜坐在床邊有些呆愣地看著窗外投射進來的斑駁日光,一時之間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她的記憶還停留在昏厥前的一秒,她懷中的樓欽鳴似乎氣息微弱,而她也已經精疲力盡。

她直覺地自己的身體一直在往下墜,然後跌入一個堅硬的懷抱,她掙扎著想要睜開眼睛看看,卻再次陷入了昏睡當中,再次清醒已經過了很久很久,久到……她已經坐在了灰域混元城不夜傭兵團駐地,自己的房間里了……

「……九夜?」推門聲響起的瞬間,蕭自在驚喜的聲音傳來,那雙鳳眸中蘊藏著慢慢的喜悅和光澤,整個人都開始發亮,在陽光的照耀下有點刺眼。

樓九夜微眯了眼睛,張嘴想要說話,卻發現喉嚨乾澀得要命,不禁皺了下眉頭用手指了自己的脖子……

蕭自在會意地拿過一旁的水遞過去,這才坐到床邊柔聲道:「我還以為你要睡更久呢。」

「……我睡了多久?」樓九夜潤了潤喉嚨才勉強發聲,腦子還有些不清楚,顯然是因為昏睡時間太長已經完全跟不上節奏的緣故。

「快一個月了。」蕭自在體貼地接過杯子,將樓九夜身後的枕頭豎起來,讓她倚在上面,這才回答道。

「鳴……?」樓九夜緊緊皺了眉心,樓欽鳴那傢伙竟然兩次引爆了水系聖魂,又在那種強壓面前被洞穿了前胸,真真是生死未卜……

蕭自在眼眸一暗,嘴角僵直了片刻才微垂下眸子緩緩道:「他沒事。」

在樓九夜和樓欽鳴從半空落下的瞬間,獨孤意和鳳炎就已經飛身上去將兩人接住了,樓九夜身上倒是沒有什麼傷,只是精神力再次透支導致

的昏厥。

但是樓欽鳴的情況就要複雜很多了,他不僅僅將體內的封印徹底破開,似的原本壓抑的水火魂力相互交融產生了巨大的衝撞,而且還極度遭受重擊,甚至被幽冥教主垂死掙扎的最後一擊當胸擊中!

獨孤意幾乎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他的命堪堪吊住,但是仍然沒有辦法徹底解決他身體內已經被打破的平衡。

蕭自在卻在這個時候想起來聖魂的作用,直接讓獨孤意取了火系聖魂給樓欽鳴塞了進去……

死馬當活馬醫的結果是,誤打誤撞地成功了。

後來蕭自在在面對獨孤意疑惑的眼神時,有些暗淡的眸子瞄向另外一邊躺在鳳炎懷裡的樓九夜,輕聲嘆氣地道:「我放棄了,既然她喜歡的另有他人的,我成全她便是……」

獨孤意似乎是不太相信,蕭自在一貫是囂張跋扈而又無所畏懼的!面前這個意興闌珊甚至有些憂鬱的男人真的是那個蕭自在么?是那個將鳳月帝都攪了個底兒朝天的蕭自在么?是那個敢於在所有人面前放狠話要收拾四皇子的蕭自在么?

「我說的都是真的。」蕭自在苦笑著摸了摸鼻子,看著因為劇烈的疼痛漸漸蘇醒過來樓欽鳴,神情又冷了下來:「樓欽鳴,我幫你並不是因為我承認我輸了,是我主動退出的而不是你逼著我退出,所以……你若是某一天做了傷害九夜的事情……」

樓欽鳴忍受著水火聖魂在體內重新形成平衡而產生的劇痛,咬著牙維持著表面上的平靜,內心裡卻在不斷地罵娘,但還是象徵性地說道:「不會給你機會。」

「那是最好。」蕭自在冷哼一聲,轉過頭去抿了抿唇道:「你先行回去帝都吧,九夜看來還要昏睡一段時間,你的封印……似乎拖不到那麼久了。」

樓欽鳴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情況,但是現在鳳月唯一一個能夠製作壓制封印的符文的容雁天已經身亡,繼承他衣缽的管寂雪也生死不知,他也只能回到帝都早已準備的臨時封印場所進行壓制……

「接你的人應該已經到灰域了。」蕭自在擰了擰眉提醒道:「你最好看好寧芍兒,要是下次再因為她讓九夜傷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