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樊忱帶著大王子完顏何的玉牌進入了帝國學院,找到了修鍊堂的長老完顏厝。

完顏厝將樊忱帶到了楊嘯所住的宿舍,找到了楊嘯。

楊嘯看到樊忱,驚喜地說道:

「咦,樊兄弟,你怎麼來了,好久不見了,今天中午好好喝一杯。」

沐情 樊忱面帶苦笑,說道:

「楊兄,出大事了,趕緊跟我出去。」

楊嘯一驚,

「出什麼事情?」

嬌妻找上門:韓少,請簽收 「飛豹帝王死了,大王子讓我來緊急接你去王宮。」

「什麼?」

楊嘯和完顏厝都是一驚,獃獃地看著樊忱。

完顏厝更是激動不已,身體顫抖,

「你再說一遍,飛豹帝王怎麼了?」

樊忱簡單了說了一下,

「大龍帝王今天一早帶著一個極度厲害的人物來找飛豹帝王,將飛豹帝王殺死,飛豹帝王臨時前傳位給大王子….

時間緊急,現在局勢微妙,大王子讓我趕緊叫楊兄弟去王宮,具體的事情路上我在給你說。」

楊嘯立即說道:

「趕緊上路。」

走出門,又停下來對完顏厝說道:

「長老,你是帝國學院的重量級人物,也是完顏家族的老臣,現在飛豹帝王剛死,大王子還沒正式繼承帝位,麻煩您趕緊調集學院的精銳力量,趕去王宮內維護秩序。」

完顏厝點點頭,

「楊嘯,你所言極是,你們先走,我隨後帶著幾百精銳隊伍過來。」

楊嘯和樊忱立飛出帝國學院,然後施展飛行功法,緊急飛向王宮。

一路上急切,樊忱也沒空給楊嘯解釋。

片刻之後,兩人來到了王宮內部,此刻王宮的警衛已經完全由梁豹帶領的衛隊接管。

楊嘯兩人趕到王宮入口的時候,梁豹正在外面焦急地等待,見到楊嘯,立即喊道:

「楊兄,你可算來了,殿下在裡面正等著你呢。」

梁豹留下樊忱管理衛隊,自己帶著楊嘯進入王宮裡面。

一路走,一路簡單地說了一下事情的經過,楊嘯聽了,內心卻翻江倒海一般,情緒起伏,激動不已。

「什麼,大龍帝國這次起兵居然是為了要捉拿我?」

「沒錯,龍傲天數月前去了一趟地球,說你殺了他的三弟,可有此事?」

楊嘯點點頭,同時焦急地說道:

「龍傲天又沒說其它的事情,他又沒對地球上的人怎麼?」

「他沒說,不過,按照龍傲天的性格,以及他對你的痛恨,估計也是大開殺戒了,楊嘯,你要有心理準備。」

楊嘯咬著牙,不由得握緊拳頭,如果不是地球距離巫星遙遠,還有飛豹帝國此刻處於重大變故時期,他真想立即跑去地球看看。

「唉,既然大龍帝王點名要抓我,為什麼飛豹帝王不告訴我呢?不把我交出去?」

「如果真把你交出去,你還有機會活到現在嗎?」

「唉,想不到飛豹帝王為了我,居然拼上了自己的性命,這份恩情,我楊嘯一輩子都無法報答了。」

…..

兩人說著,進入了王宮大殿內。

此刻大殿之內,聚集了一百多位帝國的主要大臣和戰將。

完顏何趴在飛豹帝王的水晶棺材上痛哭,這些大臣戰將也跟著嚎哭,當然,有些是真感情,有些只是做個樣子。

每個人的內心都在盤算這另外一件事情,完顏何繼承帝位之後,他們該如何保住自己的利益。

楊嘯和梁豹走入大殿內,很多人看到楊嘯,立即停止哭泣,大殿的哭聲瞬間小了許多。

第一戰將完顏康,第一富豪秦川等人看到楊嘯,也都主動點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在這個關鍵時刻,大家都知道楊嘯對完顏何的影響力有多大。

飛豹帝王拼著自己的死,接了雷神一掌,換取了楊嘯的生命,這一點,令楊嘯非常感動。

他也知道飛豹帝王這麼做有收買自己的意圖,但是,無論如何,飛豹帝王願意捨棄自己的生命來收買自己,這份感情的確很偉大。

楊嘯走到完顏何身邊,輕輕拍拍完顏何的肩膀。

「殿下,節哀順變!」

完顏何看到楊嘯到來,內心安穩了許多。

他雖然貴為王子和帝位繼承人,但是在王宮內並沒有多少可以值得信賴和交心的朋友,尤其是擁有重大力量的朋友。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 既值得信賴,同時又擁有重大的力量,楊嘯是唯一的一個。

完顏何看到楊嘯,滿臉淚水,哽咽道:

「楊兄,我父王他,走了,嗚嗚….」

嫡女為凰 楊嘯雙眼濕潤,和完顏何擁抱在一起。

「殿下,有我在,我必定全力支持你,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

說完,楊嘯對著飛豹帝王的水晶棺材,「撲通」一聲跪下,大聲說道:

「帝王陛下,您為了救我,拒絕了大龍帝國,犧牲了自己的生命,此恩此情,我楊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必定肝腦塗地,報答您的恩情,

您放心走吧,這筆仇恨,我楊嘯對天發誓,一定會給您報仇的,此外,也請您放心,我一定會全力輔助大王子殿下,如果有誰敢挑釁大王之殿下,我楊嘯必定拚死維護。」

楊嘯這話說得真切,悲痛之中,句句動情,意志堅定。

周圍的人聽了,也都內心默然。

楊嘯原本就是飛豹帝國的盟友,加上和大王子特殊的友誼,所有人都知道楊嘯和大王子算是過命的交情。

現在有了飛豹帝王用生命換來了這份情誼,自然是更加牢不可破。

而楊嘯作為紫源星的大首領,擁有強大資源和力量,加上楊嘯曾經殺死皇級境界的戰神、龍魁兩人,在眾人之中的影響也是非常巨大。

大王子完顏何在基因進化天賦上的確一般,可是有楊嘯這樣的人支持,沒有人敢輕易去挑釁大王子。

楊嘯站起來,看了一眼身邊的完顏康,說道:

「康將軍,您是帝王生前倚重的左膀右臂,是國之柱石,現在帝王不幸去世,於今之計,千頭萬緒,最緊迫的一點便是立即輔助大王子殿下登基,繼承帝位,然後再一件件解決其餘的事情,您看呢?」

楊嘯算是給了完顏康天大的面子。

這個危機關頭,要拉攏一切可以拉攏的人,尤其是完顏康這種手握兵權,而且是帝國僅有的幾位皇級超凡強者。

完顏康也樂得做個順水人情,垂這兩行老淚,說道:

「楊公子,您也是帝王生前任命的國師,你說的很有道理,我們應該立即輔助殿下登基,然後在新帝王的領導下,再慢慢解決其餘的事情,否則,群龍無首,無從下手啊!」

華娛巨星天王 完顏康說完,又對大殿內的眾人沉聲說道:

「諸位,飛豹帝王不幸去世,帝王去世前已經傳位給大王子殿下,當務之急,便是擁戴殿下登基,繼承帝位,大家都是帝國老臣,國難當頭,應該同心協力,擁戴新帝王,切不可有二心,否則,格殺勿論。」

完顏康畢竟是帝國第一戰將,威望極高,他這樣帶頭呼喊,其餘的人立即大聲附和道:

「請大王子殿下即刻登基,繼承帝位,我等當誓死追隨!」

此刻,飛豹學院的院長星海帶著幾十個導師匆匆走入大殿之內。

大殿內的人都是認識星海院長的。

完顏何見到星海院長,內心更是大感寬慰。

「院長!」

星海拍拍完顏何的肩膀,

「殿下,節哀順變!」

然後,星海在飛豹帝王的屍體前跪拜行禮。

楊嘯和星海院長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楊嘯對完顏何大聲說道:

「殿下,事情緊急,此刻就在大殿內舉行一個簡單的登記儀式,繼承帝位。」

說實在的,其實完顏何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沒有想到事情這樣倉促,加上自己的基因進化水平比較低,王朝內的心腹大臣也不多,對於繼承帝位一事,並沒有太多的底氣。

此刻,有楊嘯和星海在身邊,加上完顏康表面的支持,各位戰將的附和,內心也算有了幾分自信和安全感。

星海說道:

「殿下,楊嘯說的對,立即登基,我們飛豹學院上下兩萬多導師學生,必定全力支持您。」

星海接到飛豹帝王死亡的消息之後,緊急見了一下圖書館的葉老。

葉老當即也表態,說道:

「完顏何資歷太淺,恐怕眾人不服,尤其是要注意完顏康的態度,這個時候,飛豹學院必須站在大王子身後,穩定帝國局勢。」

葉老畢竟是完顏王族的老人,自然不希望帝國內亂四分五裂。

大王子完顏何對星海院長感激地點點頭。

片刻之後,在大殿內,完顏何換上了帝王服飾,帶上王冠,坐在了王座上。

王宮大殿外響起了洪亮的鐘聲。

大殿內,楊嘯,完顏康,星海等一百多位大臣戰將,跪拜在地,齊聲高呼:

「拜見飛豹帝王!」

與此同時,整個王宮的數千名侍衛,連同工作人員,在聽到登記大殿的鐘聲后,也都原地跪拜,高呼「拜見飛豹帝王!」

完顏何坐在王座上,第一次以正式的帝王身份面對眾人。

「各位,帝國突然遭遇不幸,父王慘死,當務之急,便是穩定大局,各位大臣戰將的職位一律按照以前的,大家各司其職,堅守自己的崗位,

此外,整個帝都的防衛由蕭剛和梁豹兩人接管,蕭剛位帝都侍衛隊總隊長,梁豹和樊忱為副總隊長,

康將軍,您德高望重,一直都是軍隊的核心領導,還請您即刻去邊境統領軍隊,密切監視大龍帝國軍隊的動向,防止對方偷襲。」

完顏康內心咯噔一下,妮瑪,剛登記就把老子支開了?

可是,現在的情形的確特殊,誰也不知道大龍帝國是否會再次發難,再說,除了飛豹帝王外,他就是軍隊的副指揮,派他去邊境統領軍隊也是合情合理。

完顏康硬著頭皮站出來,躬身說道:

「帝王陛下,按理說我應該立即去鎮守邊疆,可是,老帝王剛剛不行去世,我想送老帝王一程,等老帝王喪事辦完之後我再去,可好?」

完顏何說道:

「康將軍忠孝之心可嘉,只是,現在帝國危急時刻,不容耽誤片刻,邊境數萬大軍也只有康將軍有能力統領,我也知道您和父王情深義重,讓您參加完父王的喪事也應該的,

可是,萬一大龍帝國趁我們全國舉喪期間發動偷襲,我們且不是大禍臨頭了?」

完顏康一愣,似乎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反駁。

一旁的星海院長沉聲說道:

「康將軍,一切以帝國大局為重,忠孝不能兩全,您對老帝王的孝心我們大家都知道,鎮守邊疆,保衛帝國安全,才是最大的忠孝啊!」

完顏康無奈,只得躬身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現在拜別老帝王。」

說著,走到老帝王水晶棺材前磕頭跪拜,口中嗚咽幾聲,帶著眼淚離去。

完顏何又宣布,全國發喪,哀悼三日,舉行國喪大典。

各位大臣和戰將離去。

完顏何召集了楊嘯和星海院長秘談。

「院長,楊兄,我該怎麼辦?」

星海笑道:

「您剛才做得很好啊,以鎮守邊疆名義將完顏康調離了帝都。」

完顏何無奈地說道:

「完顏康權勢太大,心腹太多,只有把他暫時調離帝都,我才能感覺安心一點。」

楊嘯說道:

「這段時間,還要麻煩院長暫時住在王宮,只有您才能震懾完顏康。」

星海點點頭,

「我暫時住一段時間也沒有什麼問題的。」

楊嘯繼續說道:

「除了帝都的侍衛管轄權收歸陛下之外,帝都郊區還有兩萬精銳侍衛,統領者也要可靠,必要時,如果有需要,必須將裡面的中層幹部全部換掉,確保掌握控制權。」

完顏何說道:

「這個問題不大,郊區軍隊統領者一直都是父王的老臣,父王生前也曾經有交代,相比對我也是忠心的。」

楊嘯又說道:

「此外,對於完顏康,暫時不能逼得太緊,先讓他在邊境待一段時間,等帝都大局穩定之後,再調完顏康回來,

對了,表面上對完顏康要安撫,要獎賞,要拉攏,只要他生反叛之心,還是一個可以重用的人才呢。」

完顏何說道:

「楊兄說得很對,我準備封完顏康為『國老』對他大加獎勵,給予最高榮譽。」

……

三天之後,老國王舉行了盛大葬禮,基因商店總部一名長老代表出席,

此外,白象帝國國王親自出席,整個巫星一百多個帝國都派了代表出席葬禮,大龍帝國也派了代表過來。

葬禮過後半個月左右,完顏何在楊嘯和星海的支持下,陸續調整內帝國一些關鍵部門的人事,基本上掌控了帝國大局。

完顏康遠在邊疆,雖然有屬下給他通風報信,可是也無法干預完顏何的正常人事調度。

此外,完顏康本人和家族也都得到了新帝王的嘉獎,蕭剛代表帝王去邊境犒勞軍隊,宣布帝王對完顏康的「國老」封號。

半個月之後,完顏何吧完顏康調回了帝都,派了另外一名家族長老去統領邊境大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