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15 日

楊雲看見千本大輝看過來,伸出中指,然後緩緩向下。。。

直播間。

「掃地僧厲害了,這都敢挑釁。」

「不就是扶桑國的小癟三嗎,有什麼不敢挑釁的。」

「我挺擔心掃地僧,萬一出事怎麼辦。」

「擔心也沒辦法,萬一打仗,那我們就多殺幾個小XX給掃地僧報仇!」

「說得對,到時候干他丫的!」

。。。。

楊雲要是看見直播間的評論,鐵定滿頭黑線。

一個個的都不覺得他能贏,都盼着他死了好打仗對吧。

打仗不是戰鬥民族喜歡做的事情嗎?炎華人性良淳樸,什麼時候也喜歡打架了。

楊雲嚴重懷疑自己穿越到了假炎華。

十分鐘很快過去。

所有人都別傳送到了起點處。

面前是一個巨大的湖泊,距離對面有兩千米。

但整個湖泊看不見有多寬,廣袤無邊。

湖泊是黃色的泥沙水,前五百米有鱷魚浮在水面禁止不懂,但更多的潛伏在水底,後邊全是暗流區域,還有石頭在暗流裏面打旋。

哪怕大家有準備,有心理預期,也被這場面嚇得不輕。

鳥巢內聲音響起。

「現在宣佈,比賽開始!」

一聲令下,沒人敢動。

片刻之後。

噗通一聲,有一個人跳下了水。

一頭鱷魚將其一口吞下,頓時血水蔓延,場面血腥。

不少運動員嚇得尿了褲子。

楊雲看着眼前平靜的水面,看着不壞好意盯着他的千本大輝,心裏面有了打算。

「千本大輝,要不我們打個賭?」

千本大輝猙獰的咧嘴一笑。

「你要是怕了就直說,乖乖磕頭認錯,我讓你留個全屍。」

楊云:「我們賭誰的排名靠前,你要是輸了吃一斤狗屎,要是贏了我吃一斤狗屎,怎麼樣?」

千本大輝盯着楊雲,不屑說道。

「你能不能活着還是問題,去閻王爺那裏吃屎嗎?」

楊雲搖搖頭。

「你格局小了,我們炎華這麼多人,還缺一個吃屎的?」

「我輸了,死了,宋雄替我吃屎,你要是死了,岡本大川替你吃屎,如何?」

千本大輝眼神一亮,炎華高官吃屎,這個噱頭可比楊雲來的大。

「好!」

聽見千本大輝答應,楊雲笑得越發開心。

宋雄在奧運中心看見這一幕,把楊雲罵了個狗血淋頭。

你楊雲打賭,關我宋雄什麼事,這不是躺槍嗎。

就在楊雲和千本大輝交談期間,已經有不少人陸陸續續下了水,水面上泛起的鮮紅顏色越來越多,不過有更多的人往終點游去。

下去一百多個人,目前死了三十多個,也不多,只是場面看着嚇人。

排名靠前的國家,還有和米國有聯盟的國家都沒有下去,他們都用不懷好意的目光看着楊雲。

大家都在等。

楊雲走到吉姆布朗面前,拍了拍他肌肉紮實的肩膀,指着他手上的魚鰭。

「好好的人不做,非得做個畜生,當畜生也就罷了,還做一條魚。」

「希望你的智商不要下降到和魚一樣,要是只有七秒鐘的記憶,那就沒機會親眼目睹米國是怎麼消失的。」

說完,楊雲不管吉姆布朗憤怒的表情,走到游泳池邊。

所有人都死盯着楊雲。

「洪荒之力!賜予我力量吧!」

說完,楊雲感覺到一股暖流湧進身體,讓他感覺自己擁有無窮的力量。

「叮,檢測到主人沙雕屬性與付源卉達成完美共鳴,扮演度+5%。」

楊雲無奈,明明扮演度提升了,心裏咋就這麼不得勁兒呢。

洪荒之力時間只有十分鐘,楊雲也沒想太多,縱身一躍,水面激起層層浪花。

水池上的千本大輝猙獰大笑,雙手一揮,有五十個運動員掏出了一袋袋鱷魚飼料往楊雲跳下去的地方傾倒。

炎華直播間炸鍋了!

「作弊,他們作弊,他們想弄死楊雲!」

「萬國奧運會不管嗎?這還是比賽嗎!」

「MD,老子要和他們拼了!」

「這是殺人,赤果果的殺人!」

。。。。

網絡上群憤激昂。

宋雄捏緊了拳頭,手上是洲際導彈的發射按鈕,目標鎖定在扶桑。

楊雲要是出事,他們不能慫,為英雄報仇,那是大國之本。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楊磊的死纏爛打下,楊景恬答應了他的邀請。

達到目的的楊磊又返回病房樓,拎了兩箱牛奶放到護士站:「玲姐,小慧姐,檬檬姐,我走啦,保持聯繫,有空了請你們吃飯,你們閑著沒事兒的時候記得想我。」

幾個護士咯咯笑著跟他擺手,也都是混熟了的人。

這些天親戚朋友們送過來的飲料水果基本上都被這些護士小姐姐們消化了。

都是他送過去的。

當然,也順理成章的要到了護士小姐姐們的聯繫方式。

VIP病房裡的護士小姐姐們的整體顏值在醫院裡可是獨一檔的存在,就連現在已經有些發福的護士長大姐年輕時候也是個大美女。

就是這年齡……

楊磊暗自為自己的年齡苦惱。

十六歲,雖然有能力,但畢竟未成年。

還得忍忍。

楊磊離開醫院,直奔古玩市場。

因為是周四,擺地攤的很少,所以他沒多逗留,直奔齊雲齋。

「老周,我跟你說的事兒有眉目了?」

周齊雲連忙點頭,「幫你聯繫了一個買家,就等著看貨,不過,老弟你可別忽悠我。」

楊磊擺手:「我什麼人你還不知道?怎麼可能忽悠你。」

周齊雲苦笑:「楊老弟對我很熟悉的樣子,可我對你是真的一無所知,你三爹呢,沒一塊?」

「他又不是我保鏢,一直跟著我幹啥,」楊磊笑嘻嘻的說道:「一回生二回熟,咱們這也是第二回打交道了,是熟人了。」

周齊雲無奈,「我先看看你說的小金佛。」

楊磊掏出那天花了七塊錢拿下的小彌勒佛:「小心點。」

周齊雲在手上掂量掂量,又拿放大鏡瞅了瞅,最後還那磁鐵試了試,「還真是老物件,這有多重?」

「一百多克吧。」

「熔了當黃金賣也能值個小兩萬了。」

「這可是嘉靖年的老物件,熔了當黃金賣,虧你想得出來。」

「說說而已,」周齊雲打電話,「老張,閑著沒,來看貨,就是前天跟你說過的那個,對,我看著有一眼,你過來再瞅瞅,品相沒的說,彌勒佛,非常適合送人,對對對,人說是嘉靖時期的東西,我看不出來,但風格確實是明朝的風格,尤其是開臉,對對對,在我店裡,行。」

掛上電話后對楊磊道:「老張,很有錢的狗大戶,要弄個金佛送人,又不想用新東西,你儘管開價,不過,老張可能會帶個掌眼的,你別介意啊。」

楊磊搖頭,「不帶掌眼的才不正常呢。」

半個小時后,一個胖子領著一個小老頭兒進門,進門就嚷嚷:「老周,東西呢?」

周齊雲指了指楊磊:「貨主在這兒呢。」

「嗯?這小屁孩……」胖子上下打量楊磊一遍,「小孩,浪費我的時間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楊磊都沒起身,就那麼翹著二郎腿抿了一口茶,輕飄飄的回應道:「一樣一樣,你要是敢浪費我的時間,我也會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麼紅。」

「呦呵,敢跟我橫?」胖子挑著眉毛就沖著楊磊走過來。

楊磊紋絲不動,就那麼輕鬆的半眯著眼睛瞥著對方。

這種人,他見多了,根本不帶怕的。

別說根本不會發生衝突。

就算真要動手,他也不慫。

哪怕他現在的身體素質不如當兵時期,可依然有幾百種辦法把這胖子干趴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