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2 日

楊禕並不覺得有什麼的回到「嗯哼,有什麼不可。」

蘇心優不解的問道「為嘛?」

她才正兒八經的說出自己的想法「我當然是有我的私心啊,我就想著讓你快點把孩子生下來送到何夫人身邊去,然後你去幫我大叔救你家公。」

真是哭笑不得,這私心也有點太偉大了吧。

「那好吧,我累了,妹子有床睡么?」

「有啊,你跟我來吧!」

她再怎麼強,都好幾天沒有睡過安穩覺,現在是孕婦也是扛不住的。

這在魔界泡澡挺特別的,不是水,像霧氣,卻有水的功效的感覺,只要閉上眼睛就像是在淋浴可當她睜開眼睛時,不過是頭頂有煙霧從頭澆下來。

極少淋浴,突然淋個浴也是挺舒服的。

她滿意的回到楊禕安排的房間休息。

這是一間古香古色的房間一切都是近於三國時代的傢具,吃飯桌都是矮的,兩邊捲起像是打開的畫軸,還分裡間外間,用鏤空紅木隔開,從外間進裡間的是拱型門,有門帘,串珠門帘。

在這個房間彷彿又穿越回了古代。

床還好是軟榻,現在床上用品,一個古香古色的房間竟然用現代的公主圓型蚊帳,還有歐式大床,還真跟現下民國時期歐式風格一樣哈。

她很快睡著了,但也很快進入夢中去找周公嘮嗑嘮嗑。

心裡是這樣想,沒想到她還真的被周公翻牌了。

一個人人喊著要去找他玩的大忙人竟然休閑的出現在她的面前。

開始她以為是誰,看到他額頭上怕別人不知道他是誰刻了周公兩個字樣的嬌艷男人。

說真的此人不分雌雄,他穿著男款漢服,白衣長袍,衣領是紅色的,物別的顯眼。

眉間的一道半月亮型波浪文比那衣領更顯眼,讓人望一眼就記得了。

長發飄逸,沒綰沒系任其披在背後,他的皮膚是雪白的,要比本來就很白的蘇心優更白上一個色號,看起來就像是不健康的一樣。

「你是周公?」

「是我,有什麼不可嗎?」

「你真的是人人睡前都喊著要去找周公喝茶的周公?」

「是的,我說妹子,我是我是我就是你們千呼萬喚的大忙人周公。」

「你這麼忙,是找我有事嗎?」

「沒事不能找你?」

「不行,你這樣突然出現在我夢裡想嚇死哪?」

周公臉上儘是無奈的說「我也不想嚇你哪,只是我受人之託將你照顧好。」

這傢伙是想笑死她吧?蘇心優哭笑不得道「誰哪?連夢裡面也怕我出事了。」

「一個天上的神,你別管是誰了」

「我想好好休息,不想睡著了都有人來找聊天。」

「放心好啦,你跟我一起聊聊天對她身體是沒什麼影響的,你身體機能還是得到有效的休息,來吃酒喝菜。」周公幹脆席地而坐,變出一個桌子,一盤整隻燒雞,一盤魚仔作下酒菜。

他還喝了起來,功心優更是哭笑不得道「周公,我沒事啦,你是想我睡著了都被你饞醒是吧?」

「你想吃就吃哈,反正這些都是你們供送吃飯時送的」 絕劍門在太南山一帶搜尋通緝犯的事,早就通報了飛虎寨。

對於絕劍門這樣的大勢力,飛虎寨是絕對不敢得罪的,相反還派出熟悉地形的人手幫助絕劍門一起尋找。

余大成卻不肯饒過宋安,冷哼道:「你剛才說我們絕劍門是強盜?好大的膽子,是不是嫌命長了?」

宋安聽了余大成的話,渾身瞬間浸滿了冷汗。

在這蠻荒大陸上,如果你罵人娘,碰上脾氣好的,也許一笑就過去了,但要是罵人家的宗門,可就嚴重得多,那是冒犯宗門的威嚴,任何一個宗門弟子都不會甘休,否則被門內知道了,弟子也要受宗門重重責罰。

就憑剛才宋安說絕劍門是強盜,余大成哪怕殺死宋安,也是正常的,絕劍門還要獎勵余大成,飛虎寨還要上絕劍門賠罪。

「四位爺爺!孫子是真不知道吧,要是知道爺爺們在這裡,借孫子一百個膽子也不敢亂說啊!」宋安嚇得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啪啪啪連續抽了自己三個耳光,罵道:「孫子罪該萬死,爺爺們就當孫子放了一個屁,放了這個不值一錢的屁吧!」

張老頭看得愣住了,初時他還怪這親戚不幫自己,見他奴顏婢膝到了下跪的地步,心生恐懼。

他知道宋安也是頗為剛硬的人,卻被對方一句話就嚇成這樣,絕劍門竟恐怖如斯么?

見宋安一副奴才樣子,四人都是哈哈大笑,夏寧道:「你說自己是一個屁,我怎麼沒聽到放屁聲啊?」

「屁呢?你倒是放一個啊!」余大成也眉毛一豎,故意做出發怒的樣子。

「是是……」

宋安膝行後退,臉部肌肉扭曲一團,肚子使勁醞釀,只聽噗得一聲,一個響屁放了出來。

「哈哈,還真放了!」

「這廢物夠可以的!」

「臭死了。」

獨家錯愛 四名絕劍門弟子轟然大笑,余大成更是笑得眼淚都出來了,見宋安一副賤痞子相,他心中也消了殺意,一隻手捂著肚子,一隻手沖宋安擺擺,道:「滾吧!」

「是!是!孫子給爺爺們跪安了!」

宋安偷偷看了張老頭一眼,眼中流露出愧疚之色,然後膝行到了酒館門口,出了大門才敢站起,撒開腿就跑,唯恐絕劍門的四位大爺反悔了。

「老人家,現在你的靠山倒了,也不要再多費心思了,你孫女跟了我,我就是最大的靠山,老老實實跟本公子走了吧。」余大成一臉得意,又對小青一招手:「丫頭,到夫君這裡來。」

張老頭面如死灰,連凝元境的親戚都慫了,他一個煉體境的老頭子又能怎麼辦。

「老子好不容易找了一個老婆,偏有不長眼的狗東西來搶,真是頭疼啊。」

這時一個玩味的聲音響徹店內,卻是凌天開口了。

四個絕劍門弟子的目光齊刷刷投向凌天,此時凌天沒有遮掩,大大方方讓四人看清了相貌。

「是他!」四人不約而同驚叫道,余大成最是激動,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四人記熟了通緝令上凌天的相貌,一眼就認了出來。

張老頭看得默默搖頭,這小子真是自尋死路啊,人家不去找他,他就自求多福了,竟敢主動惹事。

小青卻是神色激動,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抓緊張老頭的衣衫,輕聲道:「爺爺,我們有救了!」

「有個屁救,那小子自己找死!」張老頭沒好氣道。

「不!乞丐公子說他能打十個呢!他不會騙我的。」小青看著凌天,眼中放出堅定和信任的光。

「三位師兄,真是老天爺保佑,讓我們抓到了這小畜生!」余大成單手捂胸口,一副感恩狀。

「大家小心了,這小子從少門主那搶了一件符寶,罡氣境以下能瞬殺的。」容元思沉聲道。

「我知道,那符寶還是我太爺爺給我煉製,我轉送給楓華的!」余大成咬牙切齒,滿臉仇恨,蔡楓華和他一起長大,兩人感情不錯,他在蔡楓華身上投資了無數錢財和感情,就等蔡楓華將來接任掌門后百倍收回來,哪知道被這叫凌天的小畜生給破壞了,所有投資都打了水漂。

「呵呵,殺你們這些下流東西,哪用得上符寶,我不用就是。」凌天冷笑道。

「吹牛逼誰不會啊!」夏寧嘲諷道,顯然四人都不相信凌天的話,要不是忌憚凌天身懷符寶,四人早就一擁而上了。

那符寶雖然厲害,但只能瞬殺一人而已,所以四人誰也不敢做出頭鳥,都等著同門先上,自己再撿現成便宜。

「呵呵,我說不用就不用,誰想要符寶,就上來搶好了。」

凌天說話之間,走到屋子角落一張桌子邊,一拍儲物袋,拿出符寶,用一個瓷碗壓在桌上,然後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

只要不用元力去動符寶,符寶就和平常的紙沒有什麼兩樣。

在四名高手虎視眈眈之下,凌天來去自如,旁若無人,光是這份膽氣,便讓絕劍門四人不禁心生佩服。

凌天坐的位置正好擋在四名絕劍門弟子和符寶之間,四人要搶符寶,必須先經過凌天才行。

張老頭看得瞪大雙眼,難以置信,這小子……是他媽智障嗎?天底下哪有強敵當前,還自廢武功的道理?

剛聽說凌天有符寶時,張老頭還為凌天高興,就算這小子死定了,臨死前還能拉一個墊背的,最好把那可惡的余大成給弄死,但他萬萬想不到,凌天竟然宛如一個智障。

不!不是宛如,他明明就是一個智障!

余大成四人也是面面相覷,四人怎麼也不相信,凌天竟然真的不用符寶,又想,難道他另有克敵制勝的絕招,但哪怕如此,也沒有必要捨棄符寶啊,看來這小子是一個愛顯擺的智障。

「小子,你確實有種,敢和我絕劍門叫板,我捉了你回去,要把你的肉一塊塊的割下來,祭奠楓華兄弟的在天之靈。」余大成向前一步。

其他三人也是躍躍欲試,凌天放棄了符寶后,四人再無顧忌,都想第一個捉拿了凌天,立上大功。

「呵呵,別人怕絕劍門,我偏要動一動,你們四個一起上吧,也省些時間。」凌天端坐在椅子上,一臉輕蔑,他拿出符寶,倒不是刻意裝逼,而是見四人離門口較近,怕打鬥時跑了一兩個,那就大大糟糕了,所以故意「削弱」自己,引四人來攻,而且這符寶也確實用不上,敵人雖有四人,又不是罡氣境,凌天還真沒有放在眼裡。 車上,舞清清的長發被風撩起,絲絲縷縷頑皮地摩擦著任健的臉。任健故意皺眉:「車窗關上,頭髮留這麼長幹嘛?」舞清清不好意思地捋順頭髮關上副駕車窗。坐在後排的何楚駟伸過頭來插嘴到:「任健,你沒聽說過待你長發及腰,我來娶你可好?我們清清這頭長發,就是為我準備的,懂嗎你?」任健「切」了一聲不再答話,眼睛卻時不時瞟向後視鏡偷窺舞清清恬淡的笑容。舞清清尷尬地笑笑:「我頭髮長得很快的,跟我承諾需要說待我長發及膝才行。」話音一落車廂里一陣歡快的笑聲。

「清清,之前沒有了解一下這次野外探險?」朱旭穎推了推眼鏡一本正經的問到。舞清清愣了愣:「沒有啊,需要了解什麼?」朱旭穎靦腆地笑了笑:「其實我也不知道,就是昨天聽他們說你要去我才決定報名,原本我是打算參加建模賽的。」舞清清抱歉地回答:「對不起噢。」「他自己決定的,你對不起什麼?」任健的毒舌無處不在。「是啊,我自己決定的,沒什麼的。」朱旭穎急忙安慰舞清清。

「你打算什麼時候換衣服?」任健問舞清清。舞清清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裙子,對比他們幾個身上專業的野外運動裝自己真是夠傻的。「下車之後再換吧。」舞清清尷尬地笑了笑。「恐怕沒時間給你換衣服了。」任健一個急轉彎拐上高速路口,舞清清這才發現自己聽衛肖肖的話真是太傻了!

「任健,我們不吃早餐了嗎?」舞清清想到自己可能無法換衣服了語氣了都透著小心翼翼。

任健從後視鏡看了她一眼,馬上讀懂了她的心事:「你餓?」

舞清清癟癟嘴:「人家每天三餐都是很正常的,零食可以沒有,正餐絕對不能缺少。」

聽到舞清清說可以不吃零食但是不能不吃正餐的理論,三個大男孩明顯驚愕了一下,不是說小姑娘們都是零食狂嗎?任健面無表情地回答:「好吧,下個服務區,吃早餐。」舞清清聽了明顯很開心。何楚駟立即拿起手機給王卅川打了個電話告訴了他在下個服務區停吃早餐。

「大清早吃什麼吃?能咽的下去嗎?」齊志峰一面整理頭髮一面抱怨。

「切,你覺得以任健的性格會在乎這頓早餐吃不吃?」王卅川白了齊志峰一眼。

「那為什麼要在下個服務區停?」

「豬啊?難怪清清看不上你!行了別捋你那幾根破毛了,當心我在打開車篷吹死你!」

「好好說話行不行?誰像你?一頭騷毛讓髮膠粘的跟鋼絲一樣!」

「小爺我樂意,要不用髮膠,小爺我的髮型不就和你那雞窩頭一樣了?還怎麼招女孩兒歡心?」

「哦,虧你還天天賴著舞清清,原來你心術不正!根本就是個濫情渣男!」

「你再說一遍,給你扔出去我!」

齊志峰和王卅川一路吵吵互懟不休。

舞清清透過後視鏡看著後面緊跟的黃色跑車問:「王卅川沒睡好還是昨晚喝酒了?怎麼他的車一直扭來扭去的?」

何楚駟趴在後車窗向後看了一會兒幸災樂禍道:「看後面那倆人一臉屎臭,一定在罵仗。」

舞清清撇撇嘴:「齊志峰那個討厭鬼跟誰都處不好!」

「我覺得齊志峰還不錯,就是說話不饒人了點。」朱旭穎淡然地笑著。

「阿旭,就你說他好,依我看就是他人品差。」舞清清依然憤憤不平。

「阿旭?!」任健和何楚駟一同質問。

「是啊,怎麼了?」舞清清對這個靦腆大男孩的好感,或者說憐愛感明顯超過其他人。

「你對我怎麼沒這麼親熱?」何楚駟一臉委屈地問。任健也附和:「就是。」

朱旭穎明顯受寵若驚,不好意思地笑了:「阿旭挺好的,我家裡人也是這麼叫我的。」

「那為什麼不叫你穎穎?」任健很不客氣地質問。

「任健你夠了,現在基本都是女孩子叫穎穎,你讓阿旭一個大男孩怎麼處?」 腹黑少爺吻上我 舞清清沒好氣地懟到。

「看他那嬌弱無力的樣,我偏叫他穎穎。就穎穎,怎麼了?」任健對舞清清的維護討厭極了。

「那我就叫你健健,或者阿健,最好是好賤!哈哈哈」舞清清想到好賤已經樂得花枝亂顫了。

何楚駟和朱旭穎都笑噴了:「好賤,阿健,健健,很好,很好,好健健,你覺得呢?」何楚駟拍著駕駛座椅背拚命地笑。

「滾!」任健的臉已經黑成一團碳了。

「健健,阿健,好健健,你選一個好不好嘛?」舞清清故意嗲兮兮地憋著笑向任健撒嬌。任健感覺這種氣氛都快讓他憋出尿來了,這幫子人!欠揍啊!

「都不好,不準叫。」

「那你還吃阿旭的醋?有意思沒?」

舞清清把任健懟得啞口無言,何楚駟還滿臉期待地問舞清清:「那我呢?你管我叫什麼?」舞清清嘟嘟嘴,想想何楚駟一直對自己又客氣又溫柔,一點都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凶,就軟軟地開口:「小四好不好?」

「哈哈哈哈,當然好!」

任健突然間的大笑把一車人都嚇了一大跳。

「任健,你笑什麼?嚇死人了。」舞清清嗔怪。

「當然是好笑啊,看不就是小四嗎?連小三都沒熬上,可憐。嘖嘖嘖。」任健撇著嘴埋汰道。

「就是啊清清,確實不太好,清清你再幫我想一個。」何楚駟也學著舞清清的樣子撒起嬌來,這個平時凶神惡煞一般的小霸王把朱旭穎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何楚駟,你能不能正常一點,我,我有點不習慣。」朱旭穎用力搓著胳膊試圖把雞皮疙瘩磨下去。舞清清嘻嘻笑道:「就叫你何大哥好了,什麼昵稱都不適合你。」何楚駟拍了拍手:「好吧,大哥就大哥吧,以後再做情哥哥也不錯。」「說什麼呢。」舞清清害羞地低下頭。

很快服務區到了,一行人下車衝進餐廳準備吃早餐,舞清清本打算等吃完早餐去洗手間把衣服換好,可是還沒等她考慮好吃什麼,任健扒開人群走了過來:「都別挑了,隨便買點車上吃,剛接到通知,出發時間提前半小時,我們必須抓緊時間趕到。」

棄妻逆襲 「啊?不會吧?那我的衣服……」

「再說吧,趕緊上車。」

沒法子,大家只好隨手拿了些麵包、牛奶之類的東西上了車。齊志峰擠開眾人跳進任健車裡怎麼也不肯下來,朱旭穎也連忙擠了進去,何楚駟出來的晚只好上了王卅川的車。

「野馬,你來開,餓死我了。」王卅川把鑰匙扔給何楚駟自己坐到了副駕上。何楚駟接過鑰匙:「娘氣,開車就不能吃了?」「少來,別把我車弄髒了。」「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