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楊惠看到自己精心布置的局就這麼輕而易舉被臨墨染敷衍過去,忍不住插嘴說:「總裁,南宮集團可是我們公司的大客戶,怎麼能沒關係呢?」

她覺得東方傲維護臨墨染這一幕實在太刺眼了,刺眼到讓她想起他對她的冷若冰霜不屑一顧。那個賤人死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他們的關係才緩解一點,憑什麼她的女兒一來,他們又回到了原點,甚至更甚變得劍拔弩張。。

… 87_87799更何況,商人重利,在她看來,南宮集團可以為東方集團帶來龐大的收益,就值得他們賣力討好,哪怕為此諂媚奉承,怎麼能為了一個賤丫頭,如此草率決定,於公於私,這都不是一個讓她滿意的決定。

整個會議室的人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一幕,這好像是楊部長第一次公開的忤逆總裁吧,還是這麼明目張胆的,雖然,他們也不贊成這麼草率的決定招標的事。

要知道南宮集團自從五年前南宮昱澤上位以後,招標的項目似乎東方集團沒有一次通過,它在業界挑剔是出了名的,既使有完美的方案,對方也不見得會給通過。

五年來的失敗,也一直是總裁心裡的刺,今天被楊部長提出來,他們似乎已經看到了火山爆發的情景。

南宮集團一次投標也權當是死馬當作活馬醫,試試總是好的。

東方雲陽聞言也嚇一跳,忙低頭拽楊惠的衣角,低聲說:「媽,不要再說了。」

此時,東方傲冰冷的視線已經直直的射向楊惠,絲毫不留情面地說:「楊部長,認清你的身份,我的決定什麼時候需要你來干涉,再有下一次,直接給我滾出會議室!」

她果然還是讓人厭惡的,即使過了這麼多年,依舊是這副德行,讓人反感!

楊惠自通過東方雲陽進入東方集團,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難堪,一張臉瞬間漲得通紅,身子也顫抖起來,

一向以端莊賢淑面人的她兀的受此大辱竟然一瞬間詞窮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東方雲陽見此,心裡開始變得冰涼,面上一片嚴肅,他拉著楊惠的手起身道:「楊部長,我們先出去吧!」

「雲陽,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楊惠不可置信地叫道,這是她的兒子嗎,連自己的親媽都不顧了。

「走吧!」東方雲陽的語氣突然堅定起來,隱隱帶著一抹著急。

「好,好!你真是我的好兒子!」楊惠氣的大力的甩開東方雲陽的手,踩著恨天高的高跟鞋怒火沖沖地衝出了會議室。

今天東方傲毫不留情的做法讓她顏面盡失,辛苦偽裝了二十年的面目轟然倒塌。即使是這樣,她依舊咬牙把苦水咽回了肚子里。

她發誓,今天的屈辱她將來絕對加倍奉還在臨墨染身上。如果不是她,她怎麼會這麼狼狽!

剛推開門,她就清晰的聽到東方傲溫柔的聲音,「臨總監,你下去準備吧!注意勞逸結合……」深沉的聲音,溫柔的可以滴出水來。

楊惠出了辦公室后,南宮集團的招標很快敲定,墨染懶得去面對那些形色各異的眼神,索性依了東方傲的話,站起身,往外走去。

會議室里備受爭議的兩人走了,剩下的人全都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今天他們不慎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希望下一把火不要牽連燒到他們的頭上。

所幸,會議一早就通知下去了,大家的準備也算充沛,下面的工作幾乎是一帆風順。

招標的時間定在第二天,為了節省時間,臨墨染直接叫了linda出公司開車朝南宮集團招標的場地趕去。

臨墨染在車上翻看著各大公司的資料,相對其他公司來說,東方集團唯一的優勢之外於財力雄厚,可是這個優勢在南宮集團這個案子上有沒有任何的作用。

現在唯一的方法就是投機取巧,涉及別的公司不曾涉及的地方。而該用什麼樣子的方案,這還要去調查樓盤場地周圍群眾的消費理念。

南宮集團的樓盤招標,也無非是戶型的設計建造,怎麼最大限度的增進樓盤的利益,是她們目前方案的重中之重。

南宮集團一向的設計風格都是走高端路線,也就是說消費者都是非富即貴。雖然這樣最大限度的催化了利益,但是消費群體畢竟有限。

而她,現在決定另闢捷徑,更改消費群體。每一個企業要想消費者沒有疲怠心理,都需要創新。顯而易見,南宮家族這種頂級高端路線已經不足以應付消費者的需求。

而這個樓盤本來就地處郊區,相對來說消費群里相對弱勢了很多,如果按照之前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設計,單單是消費這方面就已經對這一代的消費群體造成了巨大的壓力。

顯而易見,這樣的策劃案一旦實施,銷售成績自然是無比慘淡。

臨墨染在車裡看著樓盤周圍的商鋪和人群,不時的在紙上做出估算。

半晌,抬頭看著窗外道:「linda,你來談談對這個項目你有什麼看法?」


「地段倒是挺好,環境也難得的清凈,周圍自然環境也很漂亮。如果在設計上能有點不同以往的特色,加以實施,拿來引領富豪度假休閑,倒是不錯!」linda指著周圍零零星星的商鋪道。


「這可不見得啊!」臨墨染低嘆道:「雖然現在這個地方現在清凈,但是你也說了它交通便利,地段精良,如果南宮集團的樓盤正式開盤,以它的影響力是,不出一年,周圍很快就會囊括餐飲、服裝、酒吧、遊樂場……一旦這地方繁華起來,那麼所謂的富豪休閑就沒有了任何的意義!」

「可是南宮集團一直都是以高端設計引領消費,一旦替換了這種設計,有一大部分的高端消費者必然流失,與後續的銷售沒有任何的好處啊!」linda不解的說道。

要知道,貿然的改變風格,很容易得不償失。更何況,直接更改南宮集團的消費主體,這對一直信賴南宮集團的老客戶一定是嚴重的打擊。

「沒有了高端消費的群體,但是假日時日,這裡必然會成為n市新崛起的黃金商業圈。富豪消費者畢竟是少數,中等消費者屆時才是主流,商機不等人的,畏首畏尾犯了生意的大忌。」臨墨染點著手中的數據淡淡的說道。

可惜啊,她的手中並沒有什麼流動的資金,不然的話單單拿來投資這片區域,假以時日,也必然賺個滿盤金箔。臨墨染想想那一大筆收益,不由得咂舌。。

… 87_87799linda聞言眼睛一亮,腦子裡不由得浮現出將來這裡繁華的場面。是了,她忘記了樓盤本身就是一個長遠的增值項目,再加上南宮集團的影響力,消費群體更改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情。

這樣一來,倒不如從一開始就將消費群體固定,然後針對消費群體來設計方案。雖然流失了高端客戶,但是,中等消費者畢竟佔了消費大頭。

相信不止是她,就算是所有投標的公司都將重點放在了樓盤的設計和裝修,而忽略了樓盤附近大眾的消費水平。不得不說,臨墨染的眼光更具長遠性和可實施性。

這一刻,她不由得從心底佩服這個年輕的女孩。如果說一開始她對她還有一些輕視敷衍的話,那麼經過今天一天的相處,此刻有的只有滿滿的佩服。

先不說她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處變不驚淡然處之的態度,這份心性就沒有幾個人能夠擁有。再說,她犀利獨到的見解,讓她聽起來就覺得這一幕遲早會實現,差的只是時間問題,她似乎天生就有這種讓人信服的能力。

她心無旁鶩一心專註的態度,讓她的工作積極性也增長了不少。

兩人兜兜轉轉,一天的時間就這麼消磨殆盡。

第二天早上,南宮集團頂樓的辦公室里,南宮昱澤懶散的靠在沙發上雙腿交叉疊起。如古希臘戰神般立體的五官,凌厲如仞的雙眸,直挺的鼻樑下,性感的薄唇緊緊抿著,昭示著此刻他不悅的心情。

他的身邊站著他的高級助理傑克,此刻正一臉憋屈的向他彙報著日常的行程安排。寬敞的辦公室因為他越來越低沉的情緒,變得壓抑非常。

「怎麼回事?這都什麼時候了,負責招標的南宮靈還沒過來?」南宮昱澤抬頭看了一眼牆壁上的時鐘,突然打斷傑克的彙報工作,怒聲喝道。

傑克偷偷的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拿出手機,接通后急急的問了兩句,然後彎腰低聲道:「boss,已經在路上了!」

南宮昱澤不悅的皺起了眉頭,傑克見此忙道:「n市這個時間段堵車嚴重,大小姐已經到了,馬上就來!」

說話間,辦公室的房門被由外而內推開,南宮靈一身黑色的職業套裝沖了進來。精緻的五官上,沁出星星點點的汗水,那微微喘息的聲音,昭示著她剛剛是怎麼樣的極速而來。

「該死的,催催催,催命啊,急死老娘了!」南宮靈單手叉腰,指著傑克,像吃了火藥一樣張口就質問著。

「我的大小姐哎,今天是什麼日子你居然遲到!」傑克說著意有所指的看了黑臉的南宮昱澤一眼。

南宮靈無奈的撇了撇嘴,拿著文件袋拖著疲軟的身子在南宮昱澤旁邊窩下,濕漉漉的黑眸子埋怨的瞪了南宮昱澤一眼,微微撅起紅唇道:「哥,你太不公平了。要知道,昨天晚上半夜最後一份策劃才到我郵箱,你在這裡翹著二郎腿當大爺的時候,我卻挑燈夜讀忙的上竄下跳!」

南宮昱澤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站起身來,伸手拿起她手中的文件袋,沉聲道:「如果你想回去嫁人,我不介意將你手上的工作交給傑克!」

南宮靈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南宮昱澤。這是她的哥哥嗎,有這樣的哥哥嗎?

「時間馬上就要到了,還不快去準備!」南宮昱澤不帶絲毫情緒的話,卻在下一秒讓愣怔的南宮靈快速的站起了身子。

上午八點整,一臉疲憊的臨墨染帶著linda出現在南宮集團會議大廳的時候,各個公司的負責人差不多都到齊了。接待他們的自然是負責這次招標的法務部負責人南宮靈。

南宮靈一襲標準的公式化笑容走到主席台上坐下,客套的寒暄了幾句就開始給各大公司講解關於這次南宮集團招標的具體要求。

而另一邊,南宮昱澤慵懶的靠在真皮沙發上,心安理得的翻看著南宮靈連夜整理出來的各大投標公司的策劃案。

「boss,參加投標的一共有二十四家公,初次篩選后的十家今天全部都到齊了!」傑克站在南宮昱澤的身邊報告著。

還好,南宮靈來的比較及時,他們才能快速的將資料分門別類,初次的淘汰了一部分不合適的策劃。

南宮昱澤一邊聽一邊看著,突然眼睛一抹亮光一閃而過,指著手中的策劃案道:「傑克,把東方集團此次的策劃負責人的資料調出來給我!」

傑克合上手中的文件,拿起檔案,翻到東方集團的資料,恭敬地朝南宮昱澤遞了過去。

南宮昱澤隨意的翻看著資料,創意總監臨墨染,女,二十歲……斂眉輕揚,慢慢的,態度竟是少有的認真,半晌看著那張青澀的照片,低聲呢喃:「居然是她?」

傑克此時也把策劃案翻了差不多,點頭,一臉稱讚的道:「是啊,沒想到今年東方集團倒是出了一個人才!剛剛篩選的時候,我們也驚奇的不行,策劃案寫的很精彩,沒想到她剛回歸東方家族就接手了這個案子,嘖嘖,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南宮昱澤靠在沙發上,隨手拿起遙控點擊一個按鈕,寬大的液晶屏幕上時事的轉播了會議大廳的現況。尋尋覓覓,在一個角落裡,他終於看到了那一抹身影。

此時臨墨染正在專註翻著手中的資料,不時的圈圈點點。她一反那日宴會的瀟洒邪肆,一臉認真,那嚴肅的表情,微揚的嘴角,儼然是一個自信的職場白領。

南宮昱澤不由得看的痴了,他從來不知道原來一個女人認真起來居然是如此得迷人。一顰一笑,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是那麼的扣人心弦。這一刻,彷彿什麼東西輕輕的流過他的血液。心,從沒有過的柔軟。

「boss,招標的策劃案……」傑克看了看會議大廳的情況,請示道。

「就她吧!通知下去,這個案子我親自盯著!」南宮昱澤嘴角勾起一抹邪氣的笑容,彷彿發現了一個新奇的玩具一樣。。

… 87_87799另一邊,會議開完,臨墨染和linda從南宮集團的行政大樓里走出來就回到公司了。剛走進來,便聽到公司里此起彼伏的議論聲音。

「你們看,臨總監回來了……」

「是啊,也不知道她們去參加投標結果怎麼樣?」

「應該成了吧?」

「可能性不大……」

「我們公司一連失敗了五年,她一個剛剛走出社會的小丫頭片子,你們以為她有多大能耐?你們是閑的沒事幹了嗎?」一抹尖銳的聲音在人群中由遠而近傳來,言語中帶著壓制不住的恨意。


眾人聞言看去,只見楊惠一臉不屑的端著一杯咖啡,緩緩的從辦公室走出來。

「楊部長好……」

「楊部長!」眾人紛紛打著招呼。

楊惠看著一臉清淡走進來的臨墨染,意有所指的跟周圍男男女女道:「人吶,不管什麼時候,都要有自知之明。野雞始終是野雞,就算是進了鳳凰窩也始終是野雞,妄想飛上指頭做鳳凰,可要仔細些別哪一天摔死了都不知道,還不趕快去工作!」

眾人聞言紛紛低著頭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沒想到聊下天都能被女魔頭抓到,她是出了名的吃人不吐骨頭,被她抓到了小辮子以後不定怎麼給他們穿小鞋呢。

聞言,臨墨染緩緩的轉身,冷漠的眸子中溢出一絲殺氣,面上卻巧笑言兮的對楊惠道:「是啊,常言道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就像某些人用一些下作的手段,迫的有**妻離子散,這種人進了鳳凰窩,也永遠改變不了她是小三的事實!」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二十年前,若不是她用了點手段,如何能一躍成為名媛貴婦?楊惠被東方傲恨了二十年,她最不希望舊事重提,偏偏今天臨墨染這樣大張旗鼓的說出來了,一下子氣的她是七竅生煙。

狠狠地咬了咬牙,到底是經過一些風浪的女人,雖然被氣的不輕,理智倒沒有全失。

楊惠抬起頭高傲的走到臨墨染的面前,擺出一副我是你長輩的架勢,厲聲說:「臨墨染,不要以為你進了東方家就真的是東方家的人,認清楚自己的身份!」

linda見此,擔憂的看了一眼臨墨染。咬了咬牙,轉身朝總裁辦公室走去。

會議室開會的時候,她就看出了楊部長對自家總監的為難,如今又明目張胆的挑釁,只有總裁才有辦法吧。就算以後,被楊部長穿小鞋了,她也認了,誰讓她好不容易遇上了一個這麼特別的上司呢。

開始了?

臨墨染挑眉看著楊惠,原以為她還能再忍一段時間呢,沒想到這麼快就坐不住了,還真是讓她失望。既然如此,那就前塵後事一起算算吧。

面上絲毫不惱,臨墨染微微一笑的說道:「身份?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年楊部長你是挺著大肚子進的東方家吧?」

「是又怎樣?」楊惠冷笑,「我現在是東方家的主母,而你算個什麼東西?不過是一個寄人籬下的可憐蟲!掛著大小姐的身份,連我的沁兒一根手指頭也比不上!」

還沒見過這麼厚臉皮的女人,臨墨染輕輕一笑,說道:「楊部長,你的女兒連正經的大學都沒有畢業,整日吃喝玩樂,你倒是說說我如何比不得她?」

楊惠不屑的說道:「女子無才便是德,沁兒年幼,這算什麼!」

怪不得她會有東方沁那樣刁蠻任性的女兒,有其母必有其女,這話果然是沒錯的!臨墨染點頭說:「原來楊部長就是這麼想的,那我真好奇楊部長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你!」楊惠語噎,瞪眼狠狠地看著臨墨染。

臨墨染定定的看著楊惠,一臉正色道:「你也別怪我說話難聽不給你面子我,我的身份是怎麼樣的,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你用手段搶去了屬於我媽媽的一切,就真的以為高枕無憂了嗎?別忘了,冒牌的始終是冒牌的,上不得檯面!即使今天老爺子站在這裡我依然敢這麼說,而你敢嗎?」

臨墨染臉上一片平靜,卻有一種讓人不由自主信服的氣勢,她沒有發火,淡淡的聲音卻讓所有人聽出了她的生氣,也聽出了她心中百折不撓的堅定。

楊惠自從嫁入東方家,一直受盡別人的吹捧和諂媚,什麼時候受過如此的屈辱!不得不說,這還真是她自己上趕著找罵。

論心理,她只是一個過氣的女明星,就算嫁入了東方家,也頂多算是個豪門闊太太,這些年富裕安逸得生活早就磨平了她的稜角。

可臨墨染前世,槍林彈雨經歷了不知多少人性的黑暗,像她這樣的小角色,她從來都不放在眼裡。

「狂妄!」楊惠氣了半天,從牙縫裡擠出這麼兩個字。

聞言,臨墨染微微揚起頭自信地說道:「我狂妄是因為我有狂妄的資本,最起碼我接了你不敢接的案子!」

楊惠現在真的事憋屈死了,可是她現在根本連反擊的能力都沒有!就像她說的她敢在東方毅面前講這些,而她不敢。

她最看不得臨墨染這自信非凡的模樣,這讓她想起來了多年前的臨韶華。果然是母女,一樣的讓人討厭。

環視了周圍那些豎著耳朵看戲的人一眼,突然她眸光一亮一計浮上心頭,她定定的看著臨墨染說道:「既然你這麼自信,不如我們打個賭?」

楊惠無非也就是想羞辱對方一番,讓她知難而退。畢竟現在她已經引起了東方毅和東方傲的厭惡,如果臨墨染在公司站穩了腳步,依今天的情況,哪裡還有她的立足之地。

現在剛好有南宮集團的案子,她不是自詡聰明嘛,她就要讓她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價,灰溜溜的滾出公司。

她哪裡知道臨墨染現在一點也不擔心,反而步步為營,一步一步的引誘她進入她的圈套。

而楊惠還生怕臨墨染察覺到什麼,不敢跟她賭,所以心裡還在尋思著怎麼樣能夠激起她的怒火,讓她理智全無而貿然答應。

沒想到臨墨染想都不想,非常爽快地回答:「可以!」。

… 87_87799狗急了還會跳牆,更何況她面前的可不是什麼忠誠的狗,那可是一隻狼心狗肺的豺狼。如今她還沒有在東方集團站穩腳跟,當然不能讓自己有於人話柄的錯誤留下。而最好的方法就是,變主動為被動,讓楊惠來做惡人。

「你不是很狂妄嗎?如果這次南宮集團投標失敗,你就自動離職,如果你勝出了,我就離開公司,從此再不插手公司的事情,怎麼樣?」楊惠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

話剛說出口,臨墨染明顯的感覺到了周圍人情緒的浮動,耳邊隱隱的傳來各種各樣的議論聲。

「楊部長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嗎?」

「是啊,為難一個小姑娘,她也好意思……」


「太過分了……」

「他們之間是不是有仇啊,劍拔弩張的!」

「誰知道呢,豪門是非多……」

各種各樣的聲音不絕於耳,雖然壓的很低,但是認真聽還是聽的到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