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楊心怡感自己要死,被一波又一婆的浪潮淹死

一個時辰之後,臉色紅潤的楊心怡抱著他,一睡意都沒有。

反而葉雄,累得慌。

果然是只有累死的牛。

「怎麼還不睡?」葉雄問。

「你先睡,我再抱一會兒。」楊心怡溫柔地道。

一場淋漓的大戰,終於讓她壓抑十天的心,安靜了下來。

她發現,越來越離不開這個強壯的男人了。

葉雄覺得這時候的楊心怡,真有女人味,跟以前的冰冷感覺,天地之差。

這種女人,才是他最喜歡的。

「我先睡了,明天還有場大戰要打呢。」葉雄。

「什麼大戰?」楊心怡奇怪地問。

「王國被我廢了,萬集公司會這麼輕易放過我。我查過了,萬集集團的創立者,王江是黑.道出身,洗白之後才成立萬集團公司,表面上轉正,但是屬下還有一群為他賣命的亡命之徒。再加上王江在奧門紮根這麼久,警方肯定也有他的人,在他的地盤,黑白兩道都通吃,現在他唯一的兒子我廢了,他們會那麼容易放過我?」

「那怎麼辦,我們會不會有危險?」楊心怡急道。

「我是死過那麼多次的人了,連獸組織的人我都不怕,還怕他們這些跳梁丑?」葉雄冷笑。

楊心怡的心頓時就平靜下來,葉雄沒事就不會有事,在她眼裡,沒有葉雄辦不了事。

「還是心為上,畢竟這裡是他們的地盤,他們是地頭蛇。」楊心怡。

「明天我就看看,到底是他們這些地頭蛇厲害,還是我這條過江龍厲害。」

相擁而卧,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葉雄還沒起床,電話就響了起來。

「老大,樓下圍了三百多名奧雲社的人,聚集在大廳中,強迫前台要知道我們的下落,現在準備衝上來。」陳蕭報告。

為了安全著想,昨夜陳蕭跟朱雀輪流在外面守夜,以防王江派人來襲。

「三百多人,好大的排場?」 錯過是最美的回憶 葉雄冷笑,道:「攔住他們,我馬上下來,我倒要看看這條地頭蛇,有多大能耐。」

葉雄翻身起床,換了身乾淨的衣服,洗了把臉,這才拉著楊心怡出房下樓。

酒店門口大廳,黑壓壓一群人頭,不少人衣服裡面鼓鼓的,明顯藏著武器,那樣子一看就是準備動手的。

陳蕭,朱雀跟慕容如音三人攔著這些人的去路,雙方對恃著,大戰一觸即發。

葉雄挽著楊心怡的手,兩人郎才女貌,慢悠悠地從樓上走了下來。

他們剛出現,全場的目光,頓時落到兩人身上。(未完待續。) 許玉揚之前從未見過這樣的小東西,心中好奇於是聚精會神的向飄在空中的那些小蝶看去。

但見那些小東西每一個身高都在一寸左右,身上穿著色彩各異的長裙、短裙,各不相同的髮飾顏色各異。

每個小蝶背後都有一雙與自己身高相差無幾的透明蟬翼不住扇動,發出陣陣嗡鳴之聲。

許玉揚看得歡喜,嘴角露出一絲盈盈笑意,「這是什麼呀?」

雲舒很不耐煩的說道:「這是草木仙子。」

許玉揚不解其意,重複一遍:「草木仙子?」

胡慧娘點了點頭:「是呀,玉揚,正所謂一花一世界,每一隻花草樹木都是一個生命,因此也就都有這樣的一個小仙子守護它們。」

許玉揚眨了眨眼,「可是姐姐,為什麼之前我沒有見過這些草木仙子。」

胡慧娘道:「這些仙子主要是保護那些無主野花,和沒有人照顧的路邊野草。」

「有人細心栽培的花草自然無需她們照顧、守護,所以之前在城市之中,這些仙子很少現出身來,且就算出現了身形又是這般小巧,玉揚也不一定會注意到。」

「今日在此深山密林之中遍地儘是野花野草,這些仙子才現出真身,玉揚才能注意到他們。」

許玉揚看著一個個扇動著翅膀懸在半空之中的草木仙子,心中喜歡極了。

痴笑著追問道:「姐姐,他們也是神仙嗎?」

胡慧娘搖了搖頭:「他們算是仙子有些修鍊,但是還沒有能夠幻化成形,所以也成不了神。她們每一年回護一支花草安安全全的生長枯榮一回算是完成一件功德。」

「等她們的功德積攢夠了她們的修為便也隨之逐步提高,到那時她們就可以收到敕封,成為神仙。」

許玉揚愣愣的看了看胡慧娘:「神仙姐姐那得多少年呀?」

胡慧娘微微一笑:「至少需要上千年的時間。」

許玉揚聞聽此言心頭一顫,「什麼,神仙姐姐這些仙子要想成神需要上千年的時間。」

胡慧娘點了點頭,「是呀。」

許玉揚苦苦一笑:「神仙姐姐,這些仙子修行成神需要千年,那我體內的雲舒神君要想修為恢復,脫離我這肉身那得多長時間呀?我這輩子還能看見嗎?」

胡慧娘哈哈一笑:「傻丫頭說什麼哪?雲舒本就是受過天地敕封的神君,只是沒有了金身。」

「雲舒在玉揚的體內稍作修行,只待功德圓滿自然而然就能從玉揚的體內飛升出來,重塑自己的金身,玉揚不必擔心!」

許玉揚點了點頭,「哦原來是這樣,可嚇死我了,我以為雲舒的元神也要這成百上千年那。」

胡慧娘微微一笑:「傻孩子。」說話之時只一招手,便有兩隻草木仙子落在胡慧娘的掌心之上。

其中一個穿著紅色連體短裙,頂著一頭金色長發,另一個則是穿了一條翠綠色的長裙,頭頂則是一頭白髮。

許玉揚湊了過來看著胡慧娘掌心的兩位草木仙子呵呵一笑:「姐姐這兩位仙子長得好漂亮,好可愛呀。」

然而許玉揚話音未落,卻見那兩名草木仙子已然一併跪拜於胡慧娘的掌心之上叩首連連。

小巧精緻的面頰之上已然掛上兩行淚水,「上神請受小仙一拜。」

胡慧娘點了點頭:「仙子請起。」

兩位仙子卻未起身,仍跪拜在胡慧娘的掌心之中。

綠裙白髮仙子道「難得上神今日到此,還望您能夠為我們這一眾小仙做主。」

胡慧娘點了點頭:「你們有什麼事。」

紅裙黃髮的仙子道:「幾位神君道法高深,想來也定然不是到這裡遊山玩水的吧?今日既然能夠來到這裡想來定然也是為這山中妖孽、邪祟而來。」

許玉揚見兩名仙子身材小巧,容貌絕佳,聲音也是嬌俏溫柔,卻不想說起話來竟是如此直白,心中不免又是好笑,又是欽佩。

綠裙仙子道:「我們這些姐妹修為有限,被這山中妖孽欺壓,雖然心中有恨卻也無可奈何,難得今日神君到來,若是用得著我們姐妹的我等自當全力相助,萬死不辭。」

胡慧娘連連點頭:「難得眾位仙子願意相助,我等神君自當全力而為,還眾位仙子一方凈土。」

兩名仙子聞聽此言歡喜無比,立時在胡慧娘掌心之中連連叩頭,「小仙二人代一眾姐妹多謝各位神君。」

胡慧娘道:「兩位仙子可否將這山中邪祟的大概情況與本祭司略做講解?」

紅裙仙子點了點頭:「這個好說,山中邪祟盤踞青岩洞中,來此總計已然有兩年時間。」

綠裙仙子連連點頭「是呀,是呀。此後他們越聚越多,且一年前來了幾個修為高深的,為首一個自報名號叫做九星上君。」

旁邊的黃三郎呲牙一笑:「呵呵這邪祟口氣不小還敢自稱上君。」

胡慧娘問道「兩位仙子可知這九星上君究竟修為如何?」

兩名仙子面面而覷,綠裙仙子道:「上神真君我們一眾姐妹修為低淺,當真不知那個什麼九星真君修為幾許。」

綠裙仙子道:「但是我們姐妹可以斷定這個什麼九星上君絕不是普通邪祟,其之法力高強,法術精深,其之修為近乎於妖。」

黃三郎聞聽此言微微皺眉,「怎麼這山中邪祟的首領竟然是妖?」

綠裙仙子點頭稱是,胡慧娘道:「兩位仙子如何得知?」

紅裙仙子道:「我們姐妹雖然均未曾見那九星上君施展法術,但他那幾個手下的手段我們姐妹卻都曾見識過,奇門遁甲、五行道法盡皆修得,由此可知這幾個得力手下已然不是普通邪祟。」

紅裙仙子頓了頓接著說道:「故而我們推斷那個什麼九星上君定然不是普通邪祟,定然已至妖孽修為。」

雲舒控著許玉揚冷冷一笑,「呵呵這是在是太好,掙的成了除妖衛道了。」

兩名仙子立時在此跪拜於胡慧娘的掌心之中:「我等小仙預祝幾位神君手到擒來,為天下蒼生掃除妖孽。」

胡慧娘道:「兩位仙子多禮了,此乃我輩職責,我等自當竭盡全力。」

旁邊的許玉揚看著兩位仙子面容嬌俏,心中喜歡笑盈盈道:「兩位仙子如此惹人疼愛,不知道兩位仙子願不願意與我等同去?」

那兩名草木仙子聞聽此言頓時一驚:心想就我們兩個這膚淺之修與你們同去能起到什麼作用?豈不是枉送性命

雲舒亦立時在許玉揚的心頭髮聲:「開什麼玩笑這兩位小小的草木仙子能有什麼用?到了當場只怕肖總扇一下翅膀她們兩個就不知要飄到哪裡去了。」

胡慧娘也開口說道:「玉揚,兩位仙子尚需看守本職草木實在不便與咱們同去。」

「神仙姐姐您誤會我了,我不是要讓兩位仙子陪咱們去抓妖怪,我的意思是能不能將兩位仙子帶回家,幫我看花種草。」

「神仙姐姐你是知道的咱們別墅前面全都是人工的草坪,要是有兩位仙子幫忙打理,那該多好。」

兩名仙子聞聽此言心裡別提多高興了!

要是能夠幫助幾位神君打理花草那簡直就是世間最美的差事了。

不僅能積功德,還能沾仙氣有助於自己修為,這樣的好事當真千載難逢。

於是兩名仙子連連叩首:「多謝神君不棄,我姐妹二人自當傾盡全力。」

胡慧娘見許玉揚當真喜歡自然不會反駁,於是點了點頭:

「那就辛苦兩位仙子了,只是前面路途遙遠,兩位仙子暫且於本祭司的赤金鐲中稍做休息。」言畢之時赤金鐲上現出一道紅光。

胡慧娘口中雖然如是之說,其實乃是擔心兩名仙子修為低微,一會若真與那妖孽、邪祟鬥法之時傷及二人。

那兩名仙子又怎會不知胡慧娘的心意於是口中稱謝,連連跪拜,最後才扇動翅膀落入赤金鐲所發出的紅光之中。

燈筆 「就是他把國少廢的。」

「大家一起上,廢了他,為國少報仇。」

「他不但廢了國少,還罵我們本地人,今天絕對不能讓他跑了。」

場下嘩聲一片,群憤難平,全都情緒激動。

可惜,話的人一大群,卻沒有一個敢站出來,全都是耍嘴皮子。

看著場下這群烏合之眾,葉雄裝成一副害怕的樣子:「對不起,各位,王國是我廢的,其實我不是有意的,我是故意的,如果你們覺得我做得不對,你們倒是過來打我啊!」

一言激起千層浪。

賤,實在是太賤了。

狂,實在是太狂了。

見過狂的,沒見過這麼狂的人。

當下那些混混瘋狂地朝葉雄這裡湧來。

只聽聞砰砰不停的聲音響起,陳蕭跟朱雀雙雙出手,左右開弓,最前面幾名男子被打翻在地,爬不起來。

接下來,不斷有人衝過來,別衝到葉雄面前,就連陳蕭跟朱雀這一關都闖不過。

陳蕭跟朱雀一開始還留手,但見這些傢伙不知死活,恃著人多以為大不了,當下加重下手,頓時那些漢子倒在地上大號起來,全都受傷不輕,有幾名還被折斷手腳。

慕容如音跟唐寧,夏琪琪三人站在陳蕭跟朱雀後面,感覺面前就像一座城牆一樣牢固,就算人再多,都無法闖過兩人。

唐寧跟慕容如音倒是不覺得什麼,陳蕭跟朱雀的實力,她們知道,反而是夏琪琪,震驚不已。

面前的一男一女,分明是超級高手,都是一個能打幾十個的那種,沒想到這麼強的人,居然是葉雄手下,可見葉雄的身手,會厲害到何種地步。

片刻,酒店大廳倒下一大片,再沒有人敢衝上來送死。

「太不經打,就這破水平,還沒熱身呢!」陳蕭罵道。

「一群垃圾。」朱雀冷哼。

葉雄望著場下這群人,冷笑道:「來了這麼多人,怎麼連個帶頭的都沒有,誰是這裡最大的,站出來。」

當下,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人群之中一名三十四五歲,剃著光頭的漢子身上。

光頭漢子剛才一直很低調,沒想到會被人指名道姓,只好硬著頭皮走出去。

「在下奧雲社的李光,你們如果想活著離開這裡,乖乖束手就擒,不然的話,有你們好受。」李光硬著頭皮。

「你似乎沒搞清楚狀況。」葉雄指著滿地打滾的混混:「這句話,不應該是我的嗎?」

李光被他得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但是沒有辦法,只能繼續:「別以為你們能打,這裡是奧門,是我們的地盤,我們有一千種方法,讓你無法離開這裡。」

「別廢話了,讓王江出來吧,我沒那麼時間跟你們這些僂羅廢話。」葉雄不耐煩地揮揮手。

他準備把面前的事情處理好,回到江南好好過日子,沒空陪他們玩。

李光頓時無語,正想什麼,突然聽聞一聲憤怒的吼聲。

「你們想幹什麼,是不是想打架,信不信我將你們都抓回去蹲大牢去,馬上給我散了。」人員之後,一名警官帶著四五名警察過來,朝葉雄這邊走來。

他們身邊,還站著一名五十多歲的老者,兩邊頭髮白了,看起來樣子十分憤怒。

如果猜得不錯,這人想必就是王國的父親,萬集公司的老闆王江了。

幾百名混混退到一邊,就是沒散去。

李光目光落到王江身上,以目光詢問,王江給他打了個眼神,李光會意。

「警官同志,你們是奧門的執法部門,有人恃著自己會武功,把我們的朋友打殘,還罵我們奧門本地人是廢物,你們不把他抓進去,怎麼向奧門的群眾交待。」

「對對,把他抓了。」

「殺人償命,傷人坐牢。」

「能打又怎麼樣,難道他能擋得了子彈?」

周圍的人,群憤難平。

「警察辦事,自有我們的方法,用不著你們來管,全都給我閉嘴。」為首的警員喝道。

周圍的混混,全都靜了下來,看來這所謂的警官,在這邊有權利呢。

裝吧,繼續裝!

分明是蛇鼠一窩,還在他面前玩這套,葉雄冷笑。

一群警員走到朱雀跟陳蕭面前,對他們:「讓開。」

陳蕭跟朱雀不但沒有讓開,反而冷冷地盯著他們。

「我讓你們滾開,聽到沒有?」那名警官大吼。

「砰!」

朱雀飛起一腳,直將他踢飛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個的警員,居然對她吼?

兩人雖然已經不是國安局的人,但是兩人以前一個是情報科的,一個是龍組的,都是核心人物,到實力跟職權,面前的傢伙就算再當十年,二十年警察,都達不到他們以前的身份。

就憑他,也敢對自己吼?

暖情總裁很腹黑 「膽敢襲警,信不信我一槍將你們給崩了?」

那名警員正想掏槍,面前一道人影,朱雀已經到了他面前,一隻手將他提起來,那一隻手握著一把匕首,架在他脖子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