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柳依依聞言,氣的直翻白眼,怒視了伊天奇半天,卻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來,最後好不容易冷靜下來,覺得跟這小子在一起還不如離他遠遠的好。

柳依依直接朝著那兩隻打架的魔獸所在方位而去。

不過伊天奇見到柳依依似乎極為不滿的樣子,在背後不由得嘆息一聲,低聲道:「哎,讓她辦點這麼簡單的事情都不情不願的」。

柳依依實力如此之強,怎麼可能沒有聽到伊天奇在她背後的低語呢?

柳依依聞言,差點打了一個踉蹌,最後強忍著自己的怒氣,飛速離去。

可憐那兩隻打架的魔獸,柳依依只能將他們當做出氣筒了……

處理完此事之後,伊天奇也沒有閑著,開始細心搜尋超靈氣的所在方位。

如此一搜尋,便整整搜尋了一個月之久,在伊天奇的細心感知之下,總算找到了正確的方位!

而且令伊天奇詫異的是,天靈學院靈脈所在位置居然是在一個山洞口內部,而且山洞口儼然寫著三個字:黃泉洞!

有人來過,這是柳依依和伊天奇的第一想法。 第五百五十七章流光陣

柳依依潛入深潭之後,並無感覺任何不適,反而覺得清水溫和,蘊含著極大的靈氣,讓人心舒坦蕩。△↗

不過唯一令她詫異的是水潭裡面居然沒有一條魚,也無其他任何生靈,想來潭面上那些在水中嬉戲的靈獸應該是以這濃郁的靈氣為食的,亦或是以山中野果為食。

事出異常必有妖,柳依依警惕的觀察著周圍,好在潭水不深,約莫百丈而已,這對於她來說,若非小心謹慎,幾呼吸間便可潛入潭底。

可當她真的觸碰到潭底之時,一股極強的反彈力將她直接彈飛,雖然反彈力不強,可饒是如此,在柳依依完全沒預料到的情況下,還是被彈飛兩丈遠。

柳依依心生好奇,緊盯著潭底,可能是由於剛才那股反彈力的震動作用,導致潭底淤泥擴散開來,露出了一道淡金色的靈光,柳依依心中詫異,不由得出手轟擊潭底。

果然,又有一股更強的反彈力彈射出來,好在柳依依早有準備,而且她剛才的出手並不算太強悍,所以她略微後退了幾步之後,穩住了身形,不過在她的一記轟擊之下,潭底徹底變得渾濁了起來,當然,對於柳依依來說,這絲毫干擾不了她的視線,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個巨大的光屏,霞光異彩,即便是岸上的伊天奇,也都有所察覺。

原來之前柳依依見到的並非真正的清潭底部,而是一處陣法光膜,只是由於常年濁物飄落,化為淤泥,所以掩蓋了陣法光膜,從而讓柳依依第一時間誤以為是潭底。


柳依依雖然不是陣符師,可對她這個層次的人而來,又豈會完全不了解陣法?

隨著實力越強,見識自然越多,所以柳依依一眼便認出了這是一個極強的陣法。

「流光陣!」柳依依心中驚駭,這個陣法是一個當世的陣法,並非古陣,但這個陣法的威力絲毫不弱於一些古陣。能布置出這個陣法,絕對得有宗級陣符師的實力!

流光陣,是以被動防禦為主的陣法,若受到攻擊,則會反彈傷害,受到的攻擊越大,反彈之力越強,不過若有高手強行破開了外層符文,潛入陣中,那麼流光陣將不再是被動防禦了,而會徹底運轉起來,絞殺入侵者。

要想破解這流光陣,只有兩種可行的途徑,一個是建立在絕對實力至上的強行破解,另一個便是要找一個精通陣法的人來一步一步的用化陣手段破解。

柳依依雖然認得這陣法,可卻對化解這陣法卻不在行。所以她只能選擇強行破解。


在柳依依看來,若憑她的實力都無法破解開著陣法,那麼對於伊天奇來說,更是不行,與其多一個累贅,還不如交由她一個人搞定,所以她沒有將伊天奇叫下來,而是選擇自己獨自出手,看能不能強行破解開來。

柳依依估量了一番之後,沒有遲疑,果斷出手,這一次,她的實力展露無遺,強大的靈氣在她手中匯聚成一道極為耀眼的光點,蘊含的能量絕對可以洞穿一座山脈!

若是伊天奇看到此情景,必然會瞪大了眼睛,滿臉驚嘆。

雖然這一個多月來,柳依依為保護伊天奇的安全,各種出手,替伊天奇斬殺了各種魔獸,可那都還不是柳依依的真實實力!

興許,伊天奇見到柳依依真實的實力之後,便再也不敢對柳依依那般『頤指氣使』了,因為若真惹惱了柳依依,說不準人家一個手指頭都可以抽飛伊天奇。

實力的差距,恐怖如斯。

柳依依知道這個流光陣極為不簡單,所以她若想直接破開流光陣的外層符文而不被反彈,唯有至強一擊,一擊破解外層符文,否則一旦讓這流光陣發出了反彈力,自己也得重傷。

柳依依心想,至於裡層的符文,只能等破開外層符文之後,潛入陣中看看,然後再想辦法。

依照她的實力,在最強一擊之下,即便是這流光陣,也被生生打開了一個缺口,柳依依一個箭步進入其中,而流光陣的口子也隨之癒合。

時間飛快流逝,柳依依從自己打出來的口子進去之後,便消失不見,而流光陣口子癒合之後,也再無沒有半點動靜。

而在岸上等待的伊天奇在上面等了約莫一個時辰都不見柳依依上來之後,心中便有些擔憂了起來。

一開始伊天奇還能感覺到深潭底下傳來的一些靈力波動,可在最後一次強力波動之後,便再也沒了半點動靜,這不得不讓伊天奇心生擔憂。

雖然伊天奇跟柳依依並非深交,可兩人相處了一個多月,多少也有些情誼的,若柳依依真出現什麼危險,伊天奇也不會完全無動於衷的。

「不會真出很什麼事情了吧?」伊天奇心中犯嘀咕,若是柳依依真的遇到了連她都無法化解的危機,那他又能幫上什麼忙呢?若盲目下去,會不會倒貼亂,又或是將自己也帶入危險之中?

伊天奇自然不是貪生怕死之輩,只是若兩人都被困於危險之中,那求救的希望就更渺茫了。

況且興許柳依依根本沒有遇到危險呢?

又過了半刻鐘,伊天奇見深潭底部依舊沒有絲毫動靜,伊天奇等不了了,就算是個路人,伊天奇也不會見死不救的,更何況自己跟著柳依依也算有些交情。

伊天奇潛入潭底,潭底的流光陣靈力光膜上雖然又重新覆蓋了一層淤泥,但並不厚,而且伊天奇觀察的較為仔細,所以第一時間便察覺到了潭底的這個陣法。

「沒想到這裡居然真有一個陣法」,伊天奇大袖一拂,掃去淤泥,重新露出光陣。

我想和你網戀呀[電競] ,伊天奇察覺到了一絲裂縫。

「這個當世陣法好生強大,看樣子柳依依是強行闖進去了」,當世陣法千千萬萬,伊天奇並沒有第一時間認出這是流光陣,但是大致的運行原理還是看出了一個大概,知道這個陣法的強大之處,而光陣上的那條裂縫,定然是柳依依強行破開留下的。

也就是說柳依依應該進入到這個光陣裡面了。

「好在那天權糟老頭子教會了我一些當世陣法的知識」,伊天奇眉頭一挑,這個陣法至少是宗級陣符師布置的,而伊天奇現在還處在高級陣符師階段,所以按理說,他是無法破解開這個陣法的,但是誰讓柳依依這麼冒冒失失的闖進去了呢?這個陣法裡面危險重重,伊天奇擔心自己若不出手相救,柳依依恐怕會有危險。

化解光陣的外層的反彈之力是很簡單的,伊天奇輕鬆的化解了,然而等伊天奇進入到流光陣內部時,臉頰忍不住有些抽搐了起來。

這流光陣共九層,外面那層反彈之力算是最簡單的一層,裡面還有八層,而且這裡面八層是相互重疊的,這是運用了當世的布陣技術,特意增加了解陣難度,讓比較精通古陣的伊天奇頭疼不已。

若光是如此,伊天奇也不至於如此神色巨變,最主要的是這些陣法符文現在完全亂作了一團,根本無章節可言,本來若是一層一層去化解,是最為便捷的途徑的,可現在,這八層化作了一團,很難再分化為八層,而這全是柳依依的『傑作』!

「這個柳依依,完全就是一『莽夫』」,面對這一團亂麻,好在柳依依沒有毀壞流光陣的整體骨架,不然這陣法非得坍塌,發生一些難以預料的危險。

別說這個陣法是宗級陣法,就算不是,被柳依依弄成這樣,也已經化解無望了。

不過就在伊天奇悵然若失之時,一道道陣光閃過,猶如無比鋒利的刀光劍影,伊天奇忙不迭的出手地方,即便以肉身強悍著稱的伊天奇也僅在幾呼吸間變得傷痕纍纍。


而且時不時有變異的符文侵入體內,這些變異的符文入體是極其危險的,有可能會傷害人體的道則,極難修復。

人體的道則,乃是通過冥想,頓悟或者感知等方法從外界萬千大道中烙印進肉身的,無影無形,但是卻至關重要,是建立在修靈和修魂兩方面的基礎之上的,它的直接反映便是天賦!

人之所以天賦有所高低,其中一方面便是每個人的人體道則不同。

伊天奇愁苦不已,只好運用虛空鼎,借用虛空之力防護自己。

然而無巧不成書,令伊天奇詫異的是他居然可以借用這虛空鼎穿行於這個流光陣內,很是奇特。

伊天奇心中詫異,細心感悟,才發現,原來這虛空鼎內有一股和這流光陣相類似的氣息。

「難道這流光陣是院長大人布置的?」伊天奇暗自驚奇,因為這虛空鼎的前任主人便是院長大人,而且能夠在虛空鼎內留下一道氣息而不被伊天奇發現,恐怕唯有院長大人這種人物才可以輕易的做得到。

說來也巧,正是這流光陣,才激發出在虛空鼎內的那道淡淡的氣息,不然伊天奇根本察覺不出來。 「失敗!原核到底是什麼東西?」

「失敗!為何感悟原核這麼難?」

「還是失敗!我要怎樣才可以成功感悟原核?」

「老天啊,為什麼你就不能給我一次成功的機會,讓我感悟原核,成為一個真正的『離子』強者,擁有強大的力量,我不想白來一趟,我不要做一個世界底層的下人,我不要父親和我一起過這並不幸福快樂的生活。」

小男孩兒不停地哭泣,眼淚浸濕了衣衫,雙拳攥得很緊很緊,修長的指甲嵌入肉中,漸漸露出絲絲血跡:「我不甘心啊!」


正如那牆角的花兒,雖然處在世界最陰暗的角落,依然想要綻放,縱然不經意間還是被人踩在腳下。

小男孩抽泣不止,遠處,兩個稍微年長一點的小男孩兒和一個小女孩兒聞聲走了過來。

「琛哥,這不是那個奶媽的兒子嗎,怎麼這麼大了還哭鼻子,這麼丟人,娘親說我都三年沒有哭過了呢。」

最大的男孩兒名叫劉琛,約莫七歲,額頭上印著火焰標記,臉蛋兒圓圓的。

聽到劉陽的話,劉琛小聲解釋道:「他叫夸克,我聽說他母親在給小妹靈菲餵奶的時候把小妹嗆到了,然後被罵了一頓,回去之後不知為何就過世了。」

「但好像他母親被罵、過世的那天城主等人正在家族中做客,正巧碰上此事,家族礙於面子,便給了他修鍊的機會作為補償,以彰顯我們劉家的氣度,但是三年過去了,他始終不能入門,不能感悟原核,所以一直哭泣吧。」

旁邊的小女孩兒則叫劉莉莉,是劉琛的親妹妹,白皙的小臉很可愛,眼中閃爍著兩顆珍珠般的寶石,扎著兩根短短的小鞭子,微笑起來,兩個小酒窩非常明顯。

似乎是不想夸克繼續哭,劉莉莉走到了夸克的身旁,輕輕拉了拉夸克的手臂:「你沒事吧?不要哭了好不好,父親總是對哥哥說:『男子漢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淚』雖然父親總是將哥哥打哭…」


然而還沒有說完,劉琛就有些不好意思地走了過來,拉住劉莉莉:「走了啦,你怎麼什麼都說,咱們快回去修鍊了,不然遲到了又要被龐教官處罰。」說完,三人一同離開了。

三人走後,夸克哭泣的聲音漸漸小了下來:「男子漢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淚!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何我還不懂?這個世界充滿了奇迹,只要我不放棄,希望總有一天會出現不是嗎?」

想到這兒,夸克緩緩站了起來,面色堅毅地看向東南方,朝陽正艷,正是一天之中最美好的光景!

忽然,夸克想起了他曾經的故鄉,一顆蔚藍色的星球,那兒充滿了歡樂和回憶,它的名字叫地球,地球上有一個國家,它的名字叫中國,大寫的中國!

夸克永遠都不會忘,在中國那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一個傳說:夸父逐日!

遠古巨人夸父想要把太陽摘下,於是開始逐日,和太陽賽跑,在口渴的情況下,喝乾了黃河、渭水之後,在奔於大澤路途中渴死,手杖化作桃林,身軀化作夸父山。

在夸克的回憶里:上一世,夸克的家就在夸父山下的夸父村,按照夸克爺爺的說法,夸父村世世代代都居住在這夸父山下,從未離開過,夸克也是因為上了初中才離開大山,有機會出到縣城。

上一世,夸克成績優異,尤其是擅長化學,甚至得到了全省初中化學競賽一等獎。

然而就在初三畢業的暑假,夸克來到了夸父山上遊玩,拾到了一顆心形的石頭,不自覺的把目光投向石頭,沉迷其中,等到醒來,夸克卻已經到了另一個世界。

老哥 、飛天遁地的大能!

原本在學習了化學物理之後,夸克也不怎麼相信這「迷信」一般的東西,但是到了這個世界之後,夸克卻親眼看見一個教官輕鬆舉起千斤物品,甚至還有人能夠化生羽翼在天空飛翔,完全顛覆了他的世界觀。

不過,夸克也曾經夢想著有一天能夠在天空飛翔,不管是上一世還是現在,他都依舊夢想著飛翔,但是現在作為下人、貧民,夸克一開始根本就不知道怎樣感悟原核、凝聚原核,就連母親的過世也給夸克造成了一定的打擊。

現在只剩夸克父子相依為命,但是父親誇軍在劉府過得也不好,所以夸克才想要抓住這個機會,希望能夠改變兩人的命運,改變自己的命運!

一轉眼,得到感悟原核的法門已經過去三年了,但夸克依舊沒有成功感悟原核,而別的小孩子卻三四歲就已經感悟成功,早就已經開始了修鍊。

比如劉琛,別看他才七歲,卻已經擁有了四、五百斤的力量:離子五重境!被譽為工部鎮百年不遇的第一天才,而且知書達禮,甚是得到老一輩強者的讚譽。

除了感悟原核,夸克還不斷增進對這個世界的了解,他知道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擁有感悟原核的能力,只是有的人屬於特別困難,因此可以藉助外物感悟。

他曾經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藉助元香草可以增加三成功感悟原核的幾率,藉助元香果則可以達到五成,但是無論是元香草還是元香果都特別稀有,萬金難求。

工部鎮弈蒙拍賣行曾經出現一株元香草,但拍賣的價格達到了五十萬金幣,而一個金幣已經夠普通的一家三口過上三年富足的生活,根本就不是夸克能夠買得起的。

雖然元香草很稀有,但也不是沒有,它的產地不遠不近,就在工部鎮二十五裡外東南方的衛央森林,只是森林中存在各種各樣的原獸,原獸兇猛異常,要知道強大的原獸即使是劉家的龐教官也不敢招惹。

現在,夸克便是將希望放到了衛央森林,要是能夠找到一株元香草,自己就能強大起來,自己和父親就能過上幸福的生活。

目光堅毅,時間尚早,夸克準備今天就啟程前往衛央森林,不過之前,夸克得回到小院收拾一下,準備一番。

下人的小院在劉府的西邊,然而剛回到小院,夸克便聽到了一陣斷斷續續地慘叫聲,心中一涼,夸克便知道這聲音來源於父親!心裡不停地猜測著到底發生了什麼。

心急的夸克衝進房間,只見父親端坐在木桌旁,表情猙獰,眉間汗水如黃豆顆顆滴落,左臂鮮血直流,連話都很難說出口,一旁,同是下人的王大嬸正在幫父親包紮。

王大嬸原名王芬,是以前劉家劈柴大叔王海的媳婦兒,王海因為不小心在劉府宴會上得罪了某個勢力的長子,便被劉府招募的衛士邵凱打傷,後來不治身亡,王大嬸因為無路可走,所以一直留在了劉府。

見到夸克回來,王大嬸微微嘆了一口氣:「回來就好,快幫你爹倒碗水。」

夸克倒好水,擔心問道:「父親,您這是怎麼了,沒事吧?」誇軍不言,夸克轉而看向王大嬸:「大嬸,我父親沒事吧?還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

王大嬸猶豫了一下:「你父親再和劉管事交涉的時候說錯了話,被劉管事推了一下,撞到了假山上。左臂被撞破了,現在沒什麼事了,包紮一下就好了,不過要靜養幾天,等傷口恢復。」

夸克一聽憤怒不已:「不就說錯了一句話嗎,至於這麼欺負人嗎?更何況他還是一個修者,竟然對父親出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