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果然,接下來的比賽真像王浩然所說的一樣,第三局比賽,林殤再次出戰,贏得了比賽,第四場比賽,龍天翔出戰,贏得了比賽,不過龍天翔好像報復林殤阻止自己殺死暴熊,將萬森帝國出戰的兩名隊員打成了重傷,保守估計,最後一場比賽中,那兩名隊員不會有太大的作用了。

休息了一個時辰以後,終於迎來了年度比賽的一大**,一大熱點,萬森VS龍雲,全隊比賽! “第五場,全隊比賽,請萬森帝國隊和龍雲帝國隊上場!”隨着裁判的宣佈,萬森帝國和龍雲帝國各隊隊員紛紛走自己的休息室,一次來到了比武臺上,七對七站定以後,林殤和龍天翔纔是款款而來,二人站定以後,互相看了看對方,林殤首先打破沉默,開口說道:“龍天翔,沒想到,我們會這麼快的碰頭。”

龍天翔笑了笑說道:“俗話說的好,不是冤家不碰頭,既然這樣安排,那麼,我們就要這樣做,早晚,我們之間會分出個勝負的,何必在乎是什麼時候?”

停頓了一下,龍天翔接着說道:“還有,上屆比賽,你僥倖贏了我,這次,幸運女生不會再次光顧你們萬森帝國了,冠軍非我們龍雲帝國莫屬!這一年來,我自己給我自己定下來的目標,受到的煎熬,你永遠沒有辦法瞭解,我受這麼多的苦,都是爲了你!爲了贏了你,奪回屬於我的一切!”

林殤搖了搖頭,笑着說道:“你在努力的修煉,難道我不是嗎?我的訓練,一點也不比你的簡單,而且,我敢不負責任的說,這次比賽,幸運女神不會光顧我們,但勝利女神,一定會照顧我們的!冠軍,非我們莫屬!”

龍天翔聽後,微微一愣,然後莫名其妙的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林殤,我要說你自信好呢?還是說你自負實在?你太驕傲了,這次比賽,你不會贏的,贏的一方,一定是我們!”

林殤撇了撇嘴,說道:“別在這裏打口仗了,我們手底下見真章吧!”

“正有此意!”龍天翔大喝一聲,話音剛落,裁判就特別給面子的大聲宣佈道:“比賽開始!”

“上!”龍天翔大聲喝道,龍雲帝國隊的其餘七名隊員通通身形一閃,尋找各自的對手了!

龍雲帝國隊和萬森帝國隊之間的戰鬥不只一次兩次了,所以他們對對方所有人員,都是比較瞭解的,而且,隊員與隊員之間,也有着一些矛盾,現在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尋找到自己的對手以後,戰鬥的也是十分的火熱。也幸好比武臺在剛剛那一個時辰的時候,加寬了不少,不然,十六人的大戰,空間還真的有點擁擠。

“文風,老子來找你報仇了,給我接招!”一名長着短短的絡腮鬍子的大漢跳到了空中,對着萬森帝國隊的一名長的像文弱書生一樣的青年大喝一聲,好像是怕那個叫文風的青年不知道似的,那名大漢跳的非常高,聲音也非常大。

“白癡!”段羽瞥了一眼那名大漢,淡淡的罵道。

王浩然疑問道:“怎麼了?”

段羽解釋說道:“十六人的混戰中,那名大漢還敢跳的那麼高,這是免費給人家萬森帝國隊當靶子的,人家八名隊員一人一招,就要擺平那名大漢了。”

沒等王浩然再次詢問,那名萬森帝國隊的隊員們果然像段羽所說的一樣,一人抽身打上一招,七道鬥氣互相映襯,光彩耀人,衝着那名大漢飛速射去!

那名大漢看到以後,腦門上立即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心中暗罵自己疏忽大意了,不過罵歸罵,還是要進行一定的躲避的,不然被七道攻擊全部轟中的話,估計他這次年度比賽,就是一個跑龍套的角色了,而且是扮演死人的那一種……

大漢奮力的扭動着自己的身軀,全部鬥氣通通開啓,環繞在自己的身體周圍,就連表面都是被籠罩上了一層厚厚的鬥氣。躲是躲不了了,那就硬接着!

那七道鬥氣的速度非常快,在大漢的鬥氣剛剛成型以後,便已經轟中了大漢,一道,兩道,三道,四道!大漢的鬥氣已經被攻擊所轟碎,沒有給他再次用鬥氣護體的時間,不過,在那一瞬間,龍天翔跳上了空中,右手長袍一揮,龐大的鬥氣便揮之即出,立即纏繞住那名大漢的身軀,後面三道攻擊與此同時,通通轟了上去,可是,再也不能給那名大漢造成什麼傷害了,龍天翔的鬥氣,實在是太龐大了。

大漢躲過了一劫,第一時間就是落到了比武臺上,同時對着龍天翔大聲的說道:“謝謝了,隊長!”

龍天翔不停還好,一聽就直接發怒,恨聲罵道:“你是白癡?跳那麼高幹什麼?顯你了?”

大漢委屈的道歉:“對不起,隊長,下次我注意,下不爲例!”

龍天翔罵道:“白癡,還說什麼話,趕緊給我打,揍萬森的人,揍死他們!”

大漢一聽,彷彿得到了解放一樣,立刻說道:“是,我現在就去揍他們,嘿嘿,剛剛還敢陰小爺我,我去弄死他們!”

“還不快去!”龍天翔咆哮道!

大漢這次不敢再答話了,二話不說,立刻衝進了戰團中,再次尋找他的對手,那個名叫文風的人。

“你的手下,還挺聽你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林殤出現在龍天翔的背後,笑着看着龍天翔,有些嘲諷的說道。

“那是自然,誰像你,記不記得那個矮個子?上一年,不聽你的話,讓你們差一點輸了,這樣的人,我們龍雲帝國根本沒有,我們龍雲帝國是鐵一樣的紀律,相比較與你們萬森,還是要強上很多的!”龍天翔不以爲恥,反以爲榮,大笑了兩聲,然後淡淡的說道。

可是,聽到龍天翔這麼說,林殤竟然不說話了,停頓了一會兒,林殤擡起頭,笑着說道:“那個人,我們已經將他踢出了戰隊,你也不用用這些老掉牙的事情來說我,我們的事,沒完!”說着,林殤就給直接動手了,凌厲的一腳,雖然沒有鬥氣的輔助,但仍舊攜帶這呼呼的風嚎之聲,速度飛快,幾乎是一閃即過的踢向了龍天翔。

龍天翔反應十分的迅速,幾乎是林殤出腳的時候,身體就向後擺去,正好躲過了林殤凌厲的一擊。

“朋友應該禮尚往來,你也接我一招!”龍天翔笑着大喝一聲,右手握拳,轟向林殤!

“誰是你朋友?想做我朋友,你個陰險狡詐的小人,還不配!”林殤憤怒的說道,隨之也是一拳轟向龍天翔。

龍天翔打中了林殤,同樣,林殤也打中了龍天翔,二人同時中招,飛身而出,雙腳劃這比武臺的地面,劃了將近十米,纔是堪堪聽下,這一招,二人平手!

“想不到,你還真的有進步啊!”龍天翔笑着說道:“我原本以爲,就只有我能步入武狂這個層次,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你竟然也在一年之內,步入了武狂境界,真是讓我好是驚訝啊!”龍天翔笑着說道。

“你能做到的,我林殤自然能夠輕易做到,這次戰鬥,我們境界相同,但下一次見面,我一定會超過你許多,我要讓你仰視我!”林殤震聲說道。

“仰視?笑話,真是天大的笑話,能讓我仰視的人,出來當年加納帝國的戰天尊者,還沒有出現過第二個人,你也配?”龍天翔氣急而笑,大笑着說道。

加納帝國的休息室中,段羽沉思下來,心中暗想:“戰天尊者,難道,戰天尊者的實力就這麼的逆天,已經死去多年,仍舊有人記得他的大名?我也要成爲這樣的強者,名揚大陸!”段羽無形之中,給自己下了一個目標,就是做到像戰天尊者一樣讓人尊崇的強者!

“戰天尊者?”林殤問道。

“你沒感覺到嗎?那個名叫段羽的小子,可是會戰天尊者的招牌武技啊!”龍天翔答非所問的說道。

“破天掌嗎?那只是一個地階低級的武技,沒什麼好令人懼怕的!”林殤笑着說道。

“破天掌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那個謠言,戰天尊者的‘財富’!難道,你不眼饞?”龍天翔笑着問道。

“你也說了,那只是個謠言,怎麼會是真的?”林殤笑着說道:“廢話不多說,來來來,我們大戰三百回合!”

“那我就如你所意!”龍天翔大喝一聲,再次衝向了林殤。

“來的好!”林殤大笑道。

比武臺上,兵對兵,將對將,打的好不火熱,不過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萬森帝國對龍雲帝國,還真的沒有什麼優勢,隊員的大部分實力都即爲的相近,而且林殤和龍天翔都被對方纏住,不是一時半刻能分出勝負,所以,戰鬥就這樣僵持了下去。

“你們看,萬森帝國和龍雲帝國,打的還挺火熱,挺激烈的!”段羽笑着說道。

王浩然接着話,說道:“估計,這是這屆年度比賽的最大一個**了!萬森帝國隊和龍雲帝國隊的全體隊員實力都非常強大,戰鬥素質也非常的高,如果他們任何一方對上了我們,那我們……”

“別那麼悲觀,我們也不一定輸,我可是要奪得這次比賽的冠軍呢!”段羽笑着說道。

“就是,就是,胖子,你什麼時候這麼悲觀了!”秦琴在旁邊附和着說道。

王浩然看着段羽,有些欣喜的說道:“小羽,你有什麼辦法嗎?”

段羽沉吟一聲,看着王浩然笑着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我還以爲你有什麼好辦法呢,原來還是沒有什麼辦法。”王浩然有些失望的看着段羽,口氣中充滿着無奈,要說他不想得到這個冠軍,那絕對是假的,但是他本身沒有那個實力去讓加納帝國隊的人獲得冠軍,必須要靠段羽這個強者來幫助加納,獲得冠軍,如今就連段羽都是沒有什麼好的對策,王浩然自然會比較失望。


“不過你放心,胖子,我會盡全力爭取這個冠軍的。”段羽怕王浩然精神不振,連忙安慰的說道。

“我知道,小羽,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夠獲得冠軍的!什麼萬森帝國,什麼龍雲帝國,都是浮雲!”王浩然也給自己大氣,堅定的說道。

段羽笑了笑,取出兩根香菸,遞給王浩然一隻,然後幫王浩然點着,自己也點着以後,深深的吸上了一口,讓煙氣在肺裏面打了一個轉,緩緩的吐了出來。

看着自己製造出來的香菸,段羽心頭莫名其妙的生出一種成就感,如果把這種香菸帶到他那個時代,沒有危害,反而增加靈魂,那他一定會成爲一個大富翁,富的絕對比王浩然還流油……


孔明走了過來,也點着了一根菸,笑着說道:“胖子,放心好了,我和小羽不會讓加納輸,我們一定會贏的!”

如果說,段羽八人中,誰最關心這次年度比賽的成績的話,那一定是王浩然了,畢竟王浩然的頭上還掛着一個加納帝國三皇子的身份,身爲皇族中人,最關心的自然是皇族的利益,帝國的利益,所以孔明纔會這樣和王浩然說話。

王浩然笑了笑,拍了拍孔明的肩膀,看着孔明輕輕的答應一聲:“嗯!”

“好了,仔細看着吧,不管是萬森勝利,還是龍雲勝利,都只是我們的敵人,好好看着他們隊員的攻擊手法,有一個應對之策!”段羽淡淡的說道,目光已經擊中在比武臺上了。

孔明和王浩然聽後,然後都看向了比武臺。

比武臺上,戰鬥已經進入了白惡化,萬森帝國和龍雲帝國雙方能夠站起來的人,加在一起,不超過十個,其中萬森帝國隊中,除了林殤和暴熊以外,還有兩個看起來傷痕累累的少年,一個七星武師,一個八星武師,另外,龍雲帝國中,能夠認識的只剩下龍天翔,還有四名武師級別的少年,張餘被林殤暴了菊花以後,最後一場都沒有上場,上場的是龍雲帝國的替補選手。

林殤和龍天翔戰鬥的火熱,基本上不分上下,你來我往的,非常激烈!暴熊以一敵二,但也打的平分秋色,這還是暴熊在有上的情況下才是平手,如果暴熊身上沒有受傷的話,那麼估計能夠很快的解決那兩個龍雲帝國的隊員。剩下的兩名萬森帝國隊的隊員和那兩名龍雲帝國的隊員戰鬥在一起,也是十分的激烈。

暴熊的那一邊發生一點變化,原本暴熊只能和那兩名龍雲帝國的隊員打成平手,可是,突然之間,暴熊完全壓制了那兩名隊員,而且有一種隨時能夠勝利的跡象。

原來,暴熊再一次使用了地階高級武技——獸化!

“小熊!你怎麼再次使用獸化?你想死嗎?”林殤有些激動,一邊和龍天翔打着,但還是抽空大聲的怒號道!

“林大哥!我們不能輸!我要替你完成你的約定!我暴熊一條命不值錢,能夠幫助你,我死而無憾!”暴熊腦袋上的青筋都是爆立起來,面孔看起來有些猙獰,舊傷未除,又添新傷,暴熊的身體好像承受不了獸化以後帶來的副作用了,但是暴熊仍舊在忍,因爲他心中有着一個信念,幫助林殤完成約定!

“小熊,我不要,我不要那個約定,我就要你好好的,認輸吧,下臺吧,不要再戰鬥了!下面的交給我,我會完成約定,我不要你的命換來的約定!”林殤有些有些嘶啞的吼道,然後扭頭對着龍天翔怒吼道:“滾!”說完,林殤就是調集鬥氣,轟向龍天翔,試圖擊退龍天翔,然後去救暴熊!

“怎麼可能讓你跑掉?”龍天翔怪笑一聲,沒有絲毫後退,而是同樣轟出一招,將林殤的攻擊打破!

“林大哥!打敗龍天翔啊!”身後突然傳出暴熊的吼叫,林殤扭頭一看,暴熊滿身是血,就像阿鼻地獄中出來的惡魔一般,站立在比武臺上,而那兩名龍雲帝國的隊員,已經倒在了地面上,昏迷不醒。

暴熊說完這句話以後,身子直勾勾的倒了下來,噗的一聲摔倒在地面上,一動不動,儼然已經昏迷過去了。

“小熊!”林殤的嗓子變的有些嘶啞,朝着暴熊大吼一聲,眼睛瞪的牛鈴一般的大,血絲爬上了眼白,可怕至極,林殤怒了!

林殤突然轉身看向龍天翔,猶如看待死人一樣的眼神看着龍天翔,身體在微微的顫抖,腦門上,手上的青筋繃了起來,咬牙切齒的說道:“龍,天,翔!”一字一頓,字字驚心!

龍天翔有些害怕,林殤看自己的眼神,不是人的眼神,而像野獸的眼睛,一隻保護自己兄弟的野獸,一隻受傷的野獸,纔是最讓人恐懼的!

不過,都是飄着來的,誰也嚇不到誰,林殤是一星武狂,龍天翔也是一星武狂,想到這裏,龍天翔不再害怕,而是有些戲謔的看着林殤,說道:“怎麼了?發怒了?一個小小的隊員而已,用的着這麼憤怒嗎?”

“小熊,不是普通的隊員,他是我的弟弟!比親弟弟還親!”林殤幾乎是吼出來的這句話,說完以後,林殤顫動的身軀突然就靜止下來,口氣也變的有些平淡,對着龍天翔淡淡的說道:“龍天翔,我判你死刑!”

龍天翔聽過以後,微微一愣,隨之便是仰天大笑,好像是聽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一般,捂着肚子,拍着大腿,笑的眼淚都差一點掉了下來。稍微的喘了一口氣,龍天翔看着林殤,嘴角仍舊掛着笑容,笑着問道:“你憑什麼判我死刑?你有什麼實力,能夠宣判我死刑?”

“敢不敢,不死不休戰!”林殤淡淡的說道,平淡的口氣,沒有一點起伏,彷彿正在跟死人說話一樣。

龍天翔一驚,猶豫了起來,說是那樣說,但是他還真的不敢不死不休,不然,萬一自己出了什麼意外的話,那這輩子就完了,自己才20歲,正植當年,加上自己太子的身份,以後榮華富貴,享用不盡,他還不想死,一丁點也不想,不過,林殤這樣大聲的說出了這樣的話,自己如果不答應的話,那麼以後自己都將會成爲平民們茶前飯後的笑料,不僅自己的面子沒了,龍雲帝國的面子也沒了!

突然,龍天翔想起來了陽火,陽火一個皇子的身份,都能讓林傑森親自出馬保他,自己太子的身份,豈不是……

“敢,爲什麼不敢!”龍天翔大聲的應道:“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林殤的嘴角掀出了一角笑意,龍天翔能夠想到的事情,林殤怎麼可能想不到?林殤小聲的唸叨道:“想靠着林傑森保護你,做夢吧!”

“裁判,轉戰!”林殤大喝一聲,對着臺下面的裁判大聲說道。

裁判連忙點了點頭,擦了擦腦門上的虛汗,心中有些不滿,兩個人都是太子,說這個不死不休有什麼用處?帝皇陛下不可能讓龍雲帝國的太子死,更不可能讓林殤這個獨苗死,這個不死不休,也就是做做樣子,給平民們看的罷了。

想到這裏,裁判也不緊張了,咳嗽兩聲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然後大聲的宣佈道:“萬森帝國隊,隊長林殤!龍雲帝國隊,隊長龍天翔!不死不休,永無止盡!不死不休戰,開始!”

裁判聲音剛落,觀衆們排山倒海一樣的歡呼聲再次襲來,只是,他們有些懷疑,懷疑這次的不死不休,會不會想加納帝國和陽華帝國那次一樣,最後林傑森插進一腳,那就實在沒有看頭了。

“呵,好傢伙,又是不死不休戰,爲了一個普通隊員,林殤用的着這樣嗎?”王浩然笑着說道。

“不對,暴熊的關係應該跟林殤非常的好,就像林殤所說的那樣,比親弟弟還親,如果不是這樣,林殤根本沒有必要發出不死不休戰!”段羽笑着說道。


“不過,一個是龍雲帝國的太子,一個是萬森帝國的太子,他們之間,難道真的會不死不休?到最後,會不會林傑森再次插手?”孔明疑問道。

“應該會插手,不過,林殤會不會賣給林傑森這個面子,那到不一定了。”段羽笑着說道。

“林傑森是林殤的爹,林殤會不給林傑森面子嗎?換句話來說,林殤敢不聽林傑森的話嗎?”孔明問道。

段羽笑着說道:“我和你們說過,林殤和我是一樣的人,重感情,沒什麼理智,如果林殤和暴熊的感情夠深的話,絕對不會給林傑森面子的,不信的話,接着看看。”

正說着,比武臺上的林殤,突然爆吼一聲:“獸化一重變——化身爲獸!” “什麼!”龍天翔驚恐的怪叫一聲,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林殤竟然也會使用獸化!獸化!地階低級武技!乃是如今以來,最高的武技了!天階武技,好像只是一個傳說,從來沒有人見過天階武技的樣子,天階武技的威力,而且獸化不是攻擊型武技,而是加成型武技,更加可怕!

和暴熊對戰過的龍天翔,清晰的知道獸化的威力,能夠讓一個九星武師的武者,平淡無奇的一拳打碎武狂強者的鬥氣紗衣,不用想,也知道獸化的威力有多麼的強大!

並且,上次使用獸化的是暴熊,是一個九星武師級別的武者,而現在使用獸化的是林殤,一個跟龍天翔一樣,武狂級別的強者,這是質的提升!

龍天翔後悔了,不應該答應林殤進行不死不休戰,可是現在後悔已經遲了,再說了,獸化只是增強近身戰的能力,如果自己拉遠了距離,勝負還不一定呢。

林殤會使用獸化,不僅僅龍天翔一個人震驚,段羽也是非常的震驚,王浩然一行人也是非常的震驚,最震驚的,還是林殤的父親,林傑森!

“來人!”林傑森正坐在寶座之上,突然大喝一聲,聲音剛落,一道黑色的身影浮現在林傑森的側面。

“陛下?什麼事情?”那道黑色的身影單膝下跪,沉聲問道,聲音有些虛無縹緲的味道,但仔細感覺,會發現,有鬥氣在這聲音裏面迴旋,纏繞……

“鬼面,我問你,殤兒怎麼會獸化的!還有那個暴熊,跟殤兒是什麼關係?”林傑森詢問道。

那道黑影原來是鬼隊的隊長,鬼面!只見鬼面沉吟一會兒,然後淡淡的說道:“陛下,暴熊和太子陛下的關係十分的要好,看那樣子,太子已經把暴熊當作了自己的弟弟來照顧!關於獸化武技,我並不知情,記得幾個月前,太子和暴熊進入過聖林,出來以後,好像暴熊就會了獸化這樣的高階武技,不過,我從來都不知道,太子殿下也會獸化!”

林傑森大驚失色,連忙說道:“你說,殤兒進入聖林了?你怎麼不阻止他們,難道你不知道聖林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