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林陽見狀直接就哈哈的大笑了出來,兩個人也無奈對視了一眼,緊跟着也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雖然三人沒有對話,可是這一番大笑,也就奠定了三人的基礎。

過了不知道多久後,林陽拿起了酒,搖搖晃晃對着楚軒有意無意的說道。

“聽說你將一對母女佔爲己有了?是不是真的?”

楚軒聽聞一愣,接着說道。

“我恩怨客,雖然講究恩情,可是卻不是那麼畜牲的人物,那欺負那對母女的惡魔,也不值得這個價,所以我救下她們後,只是要了兩個雞蛋而已。”

林陽點了點頭,看起來流言蜚語什麼的確實不可信啊。

不過這樣的話也好,要不然的話,這個楚軒的品行,林陽真的不知道能不能信得過。

但是林陽沒想到,這楚軒和江離的感情看起來似乎是很好。

難道說這其中還有什麼不爲人知的故事。

“剛剛那真的就是你的全部實力嗎?”

江離在一側突然冷不丁地冒出了這一句,林陽聽聞一愣,接着扭過了頭和江離對視。

“你覺得呢?”

江離聽聞笑了笑,接着兩個便沒再說下去。

心中卻都猶如明鏡一般。


“我的酒館!這是什麼情況!!!”

一道厲喝從酒館門口處傳來,三人不約而同的轉過了頭,看到了一個白鬍子老頭,一臉愕然的看着四周。

林陽見狀皺了皺眉頭,其實他一開始和楚軒對戰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一直有人在暗處盯着他,可是林陽卻一直鎖定不到氣息,如今這個老頭子一出現林陽就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說不定一直盯着自己的人,就是他!

江離和楚軒此時看到這個老頭子後哈哈大笑,隨後站起了身噠噠噠跑向了老者。

“仁老,好久不見啊!”

“你們兩個兔崽子呦,又把我的酒館禍害成這樣,罷了罷了,誰叫你們對我有恩呢,呵呵呵。”

老者說完伸出手摸了摸那白鬍子,隨即扭過了頭看向了林陽。

“不知道這位是?”

江離見狀介紹道。

“這是林陽,就是當初斬了金雨劍客一臂的那個林陽。”

老者點了點頭,呵呵笑着,眼中時不時還有精芒流出。

“好啊,現在的年輕人,果然不一般啊,真是老了老了啊。”

“仁老說笑了,您老可是魔城出了名的百事通,怎麼可能會老呢,哈哈哈,我們這些小輩可都是無比仰仗您呢。”

“哎,也就是你們兩個孩子這麼看得起我了啊。”

說完老者拉着兩個人坐在了林陽的身邊,四個人各自圍在了一起。

只不過林陽自始至終都在盯着老者,而老者也不甘示弱和林陽一直對視。

過了一會後,林陽嘆了口氣,這老者雖然氣息不凡,和剛剛那股氣息也很相像,但是他身上卻沒有任何的煞戾之氣。

或許是自己感應錯了?

“小夥子,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路仁。”

… 林陽點了點頭,也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路仁則是繼續開口說道。

“小夥子,不知道你的劍境究竟在何等地步?要知道能將劍氣化形,還不止一種,這種實力即便是當初的魔城最強也無法做到!”

“我只是一個無名小卒而已,不足掛齒,劍境若是說的話,前輩你就把我當成是個三重劍境的宵小罷了。”

“呵呵,三重境界的宵小,小夥子真夠謙虛啊,哈哈哈。”

林陽和路仁的對話裏面其實包含着很多的意思,這也是苦了一旁的江離和楚軒兩個人。

聽聰明人說話雖然舒服,但是真的是特別的累。

隨即路仁繼續開口道。

“不知道小夥子,做這一切的意義何在?而你來到魔城究竟有何目的?”

楚軒聽聞則搶先開口道。

“他想要打敗魔族,解放這魔城。”

路仁點了點頭,臉上的沒有任何的震驚,這也是令林陽大感興趣。

江離和楚軒聽到自己想解放魔城的時候,不亞於被雷劈了一般,可是這老頭兒居然如此淡然,看起來他的心境也一定很高。

“打敗魔族,解放魔城?呵,不知道該說你是愚昧還是無知,你瞭解魔城嗎,瞭解魔族嗎?你們兩個和他說過嗎?”

楚軒和江離對視了一眼,接着便搖了搖頭。

其實就連他們兩個也對這魔城,魔族的瞭解頗淺。

“老夫,在魔城待了將近二十多年了,所以素有百事通之名,據我所知,這魔城似乎並不是憑空冒出來的,而是真實存在的,並且我感覺到,我們所處的這個地方,根本不是一個世界,也不是大陸。”

林陽聽聞一愣,繼而問道。

“前輩請明說。”

“這裏是一個人創造的大陸,這裏的所有的物件都是假的,甚至是我們!都可能是假的!”

這一番話說完反應最大的就是江離和楚軒兩個人。

這地方甚至於連自己都是假的?

誰會信啊。


而林陽則輕輕挑了挑眉,聽路仁說完,他也心生了一些差異。

之前上宇和他說過,這裏面的一切,除非自己死了,那麼這裏面一切都不會消失,裏面的人和物也都是真人真物。

當初林陽也沒有細想,可是林陽現在突然感覺到。

江離楚軒金雨劍客,甚至路仁,他們可能都是真的存在的,或者說這魔城也是真的存在的。

那麼要是這麼想的話。

假的人或許只有林陽和上宇兩個人。

林陽越想越感覺到奇怪,雖然上宇叮囑過他,這裏面的人其實沒有真的,除非自己死了,否則他們也不會消失,那麼若是這麼說的話一切都是自己想象出來的。

想象是發現的本質,那麼或許就是說,這裏面的一切都是林陽腦海裏的東西,也可能是上宇的!

林陽趕忙搖了搖頭,他越想越感覺到毛骨悚然。

若是到最後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是假的。

那麼得有多可怕。

隨即林陽回過了神,繼續看着路仁,可是他發現路仁自始至終都在盯着林陽,那眼神看的林陽直發毛。

難道說這老頭子感覺出來什麼了?

可是林陽的心理素質很好,表面上依舊淡然對着路仁說道。

“前輩怎麼不繼續說了。”

路仁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場面上的氣氛瞬間變了。

隨後路仁便咧開嘴笑了,跳過了這個茬繼續開口道。

“你應該知道爲什麼魔城這麼多年,每過四十九天,都會有魔族入侵,如今自己過去了十天,你也應該發現這個城市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了,對吧,這都是魔城的特性,每一次魔族的入侵,就好像是控制着人口平衡一般,所以這個魔城長年以來才能屹立不倒。”

“而那些來到魔城的人,他們的記憶都是模糊不堪,每個人的腦海裏,只會留下自己至深至親的人,以及最重要的那些事,其他的或許什麼也不知道了,就比如江離,他只知道自己有一個弟弟,並且是劍客,修煉極劍術。而楚軒,則只是記得自己有一個娘,刀客,修煉霸刀決。那金雨劍客,則只是記得自己有一個兄弟,修煉金光劍術,所以我敢斷定,這魔城的背後,一定有一雙滔天的大手在控制着這一切!”

江離和楚軒對視了一眼,林陽也皺了皺眉頭,路仁這一番話,邏輯嚴謹又縝密,僅憑一點信息就推斷出瞭如此之多,這個人讓林陽感覺到了害怕!

江離此時扭過了頭對着路仁說道。

“仁老,那麼若是這麼說的話,我們其實自始至終都是棋子?都在別人的眼裏看的一清二楚?”

路仁點了點頭。

“不錯!若是可以命名的話,我願意給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叫掌上界,我們可能全部都在一個驚世強者的手中,看的一清二楚,這個世界這個魔城都是他所創建,而我們就是他們的囚徒,被洗煉了記憶!什麼也不知道!只知道最親的人,可是卻回不去,讓我們飽受折磨痛苦!”

林陽也點了點頭,其實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師父他老人家究竟隱瞞了他多少,又只是告訴了林陽他多少。

“那前輩,魔族又是一羣什麼東西?”

路仁聽聞扭過了頭看向了林陽,接着對着林陽露出了一個神祕莫測的笑容,開口道。

“他們沒有思想,他們沒有目標,他們無窮無盡,他們充滿了殘忍野性,並且他們一生只聽命魔王上宇一個人的命令。”

林陽點了點頭,接着路仁又繼續開口道。

“聽我說完這些,小夥子你還想打敗魔族嗎?你要知道,那羣野獸可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魔王上宇的實力更是深不可測,當年我們城的最強劍客,都被上宇一個人一隻手給單純的虐殺!”

林陽無奈的笑了笑,他不打敗魔族,他就回不去家,所以林陽無論如何,都要打敗魔族。

“前輩,我心意已決,不必過多勸說,你可否給我講講當年之事?據說你們曾經也有過想打敗魔族的想法,可是失敗了?”

路仁點了點頭,神色也變得異常的嚴肅了起來,看着林陽一字一句說道。


“不錯,當年我們就這麼做過,老夫當年也是其中的參與者,那一場戰鬥,包含了魔城將近百分之六十的散修。”

林陽聽聞有些詫異,問道。

“那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呢!”

“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呵。”

路仁笑了一聲,接着說道。

“剩下的百分之十是女人,其他的三十都是一羣廢物,懦夫,沒有血性,若是當初我們擁有了這百分之三十的人,說不定真的可以成功!可是就差一點就差一點!那個最強拼死到了最後,就差一點!”

說完路仁猛地拍着桌子,看起來很是氣憤。

過了一會,路仁平復了情緒後,又繼續開口道。

“當時那一場戰鬥的人基本全部都死了,只活下來的兩個人,一個是我,還有一個人卻沒有了蹤影,誰都不知道他去了哪裏,不過那一次我們掏空了整個魔城,魔族也基本是死傷殆盡,但是結果也是可想而知,魔城依舊有着源源不斷的鮮血注入,魔王上宇又一次創造出了無數的魔族,又回到了曾經的循環,本來我們一開始還有人願意阻擋,可是到了現在所有人都麻木了,現在啊,每一個人都只是希望能夠多活一天是一天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