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0 月 31 日

林逸笑著說道。

「這麼說的話,這件事基本就妥了!」

孟園篤定道。

「應該是穩了!」

林逸滿面笑容。

他彷彿看到,很多貢獻點,在向他招手。

7017k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她只求,保住自己一命啊!

錢財沒了,還可以再賺。

可命沒了,一切可就全破滅了啊!

陳燕飛顫抖著,從地上爬起身子。

她來到辦公櫃前,蹲下身子……輕顫焦急的,取出了世貿大廈的產權證書。

然後,遞交給了秦蒼穹。

「秦公子……大廈的所有產權,都在這裡……全都…全都交給您了……」

「從今天起,您就是這棟世貿大樓的主人……」

陳燕飛驚恐顫抖,將產權證,遞給了秦蒼穹

「我陳燕飛,今日起,從這棟大樓辭職。我現在就離開……」而後,她趁機,便想顫抖著,逃離辦公室。

可,她的高跟鞋,剛跨出兩步……

就突然感覺,自己的身子,定格在了原地。

然後,再也挪動不了腳步了?!

這?!

怎麼回事?!

陳燕飛額頭,驚恐的冷汗直冒!

「陳經理,何必著急走呢?」

就在此時!

秦蒼穹那淡漠如幽靈般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大廈這麼高,樓下人這麼多。你想走,我送你一程便是……何必,走出辦公室呢?多麻煩。」

轟~!

聽到這句話,陳燕飛整個人驚恐一顫!

雙腿膝蓋間……一股溫熱的尿騷味兒,瞬間溢出!

她,被嚇尿了!

「求求……秦公子……饒我一命……我……我剛結婚,還有一個兩歲大的孩子……需要撫養……求求你……我上面,還有兩個年邁的父母……」這一刻,陳燕飛徹底驚恐顫抖,求饒道!

她上有老,下有小!

她不想死啊!!

可,面對陳燕飛的求饒。

秦蒼穹卻面色淡漠,無動於衷。

他叼著煙,微微抬眸,掃了陳燕飛一眼。

「陳經理,你上有老下有小……關我什麼事?」

陳燕飛:「……」

秦蒼穹眸光深邃,盯著她。

「你曾與藝芸合謀,背叛宋憐星的時候。你曾暗中構陷,栽贓嫁禍給憐星集團的時候。你可曾想過……宋憐星她麾下,也還有一對需要撫養的雙胞胎兒女?」

「你們將別人逼到死路的時候,可曾想過……宋憐星……她只是一個單親媽媽?」

秦蒼穹語氣冷漠,一字一句,冷冷質問道!

陳燕飛:……

她整個人,被這一番話,給逼問的啞口無言!

幾個月前。

她還是宋憐星的手下。

幫助宋憐星,打理這棟世貿大廈。

可。

隨著藝芸的介入。

陳燕飛很快,便被藝芸買通了。

聯手,合夥藝芸一起,栽贓陷害宋憐星。

傾吞憐星集團的資產,將這棟世貿大樓,佔為己有!

種種罪孽,因果報應!

有時候,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啊!

陳燕飛以為,這幾個月,她位居高位,還搶佔到了世貿大廈的股權,身價暴漲。

她自以為,可以高枕無憂。

可結果卻未曾想。

而今這一天。

報應,來了。

秦蒼穹。

今日,代替天道,執行懲戒!

陳燕飛嬌軀顫抖驚恐,接連倒退……

此時的她,徹底崩潰了。

而,就在她驚恐倒退之際。

「嗖……!」一道殘影,已倏然而起。

秦蒼穹,身軀爆閃瞬移。

眨眼間,便瞬息移動至陳燕飛面前。

他那隻白皙的手掌,狠狠一把……掐住了陳燕飛的脖子。

將她整個人,直接懸空,提了起來!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扭轉門把手的動作一頓,落也琛偏過頭,狹長的瑞鳳眼凌厲非常,開口淡淡說道:「先把傷養好再說,其他的事,不要想那麼多。」

人已經出去了,溫軟軟躺在床上,旁邊就只剩下一個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也沒有說話的慾望,對溫軟軟點點頭,隨意的擺擺手:「有事叫我。」

然後自己就去沙發上坐着玩手機了。

————

溫軟軟這一傷,一直養了一個多月才好。

在養傷的期間,除了白衣青年和落也琛,她沒有再見到任何人。

今天上午,白衣青年解開了她胳膊上纏着的繃帶。胳膊生長的良好,沒有留下什麼疤痕。

落也琛靠在床側,認真的看着白衣青年解繃帶,蹙著的眉頭一直都沒消下去。

他的目光落在了溫軟軟身上,眼眸深處飛快的略過幾道光。

繃帶解開了,溫軟軟活動幾下胳膊,有點小痛,但是已經不成問題了。

「我的傷好了。」溫軟軟抬頭看着落也琛。

落也琛挑挑眉,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溫軟軟停住了話,目光卻瞥向了白衣青年,眼中帶着歉意。

白衣青年瞭然的聳聳肩膀,自覺的收拾東西出去。

溫軟軟這才重新看向了落也琛,啞著嗓音問:「我親身母親,在哪?」

落也琛深邃凌厲的目光暗沉些許,心中閃過很多想法,最終還是沒準備瞞着她,直截了當的說:「她死了。」

溫軟軟呼吸一窒,手握緊成了拳頭,抓緊了被角:「她是怎麼死的?」

雨夜裏的那個女人狼狽的身影一直回蕩在她的腦海里,揮之不去,讓她的心臟都沉重的像被大石壓住。

看着溫軟軟臉色蒼白憔悴的模樣,落也琛暗了暗目光,然後挪開了落在她臉上的目光,斂眉淡然說道:「你母親生你的時候,流了太多血,沒來得及治療,所以死了。」

這語氣很淡然,好像她母親的命在落也琛的眼中輕飄飄的,不值一提。

溫軟軟當即怒了,漂亮的瑞鳳眼裏盛滿了怒火,冷聲質問道:「我母親死的時候,你在哪?!」

漆黑的眼睛又轉變為了深紅色,怒火悲傷幾乎燃燒光溫軟軟的理智。

落也琛沉默幾秒,面對溫軟軟生氣的質問,擰起眉頭:「我在哪裏,跟你的母親沒有任何關係。」

「換句話來說,」落也琛面色淡淡的看着溫軟軟,「我毫不在意你母親的生死。」

怒火直直湧上腦子裏,溫軟軟深吸一口氣,儘力壓下去,聲音纏繞着深濃的火氣:「為什麼?」

「哼。」落也琛輕聲的哼一聲,唇邊勾起一抹毫不在意的弧度,「關心你母親,是你父親的責任,不是我的。」

怒火一時之間堵在了喉嚨里,腦袋裏好像斷了弦,崩的腦袋一陣空白。

溫軟軟愣愣的仰頭看落也琛:「你,你到底在說什麼呀?」

「聽不懂?」落也琛唇邊掛着嘲弄的笑,「我不是你的親身父親。」

溫軟軟啞然,嘴唇翁動,好像什麼都說不出來。

過了好一會兒,溫軟軟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那我的父母是誰,他們又在哪裏?你告訴我好不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