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林逸也是忍不住點了點頭,雖然相比較地下世界那些個兵王來說,這切斯特的身手算不上多麼好,可是沒辦法,身居切斯特這種高位的人,能有切斯特這樣的身手已經是非常不錯了,月無瑕沒有看錯人,這切斯特有兩下子。

林逸和美姬子二人來到了切斯特的指揮室,當然了,這指揮室相比較刀鋒雇傭軍團在中東那簡陋的指揮帳篷來說非常先進了,起碼在屋子裡面,而且裡面各色設施都有,最主要的是還有中東地區的沙盤圖,林逸忍不住有些好奇了起來,難不成月無瑕對中東那一片地方有想法?

再一想,中東盛產石油,基本上可以供應了這個世界上的石油消耗,大筆大筆的錢往口袋裡面裝,要說月無瑕沒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不過月無瑕也就是想一想,中東那邊涉及到的勢力可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大月氏現在尚且不穩,又有什麼精力去弄整個中東呢?

切斯特看到了林逸眼神當中的詫異,沉聲道:「實不相瞞,林先生,我們的女王陛下一直想要恢復以前貴霜帝國的疆土,就是沙盤圖上面的這些,當然了,這也只是一個想法,要實施起來實在是太難太難了,再者,我們大月氏現在的情況也不太穩定……」

林逸輕輕的點了點頭:「切斯特將軍,我明白你的意思,月無瑕女王是一個好的領導者,雖然現在看上去非常難,但我相信總有一天會變成現實的。」

切斯特使勁的點了點頭:「多謝林先生,我也希望有那麼一天。」

「嗯!」林逸應了一聲,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

切斯特則是不解的問道:「對了,林先生,我還要感謝你,為我手下的兄弟們每人弄到了兩萬美金的執行特殊任務補貼,我的那些兄弟們都非常感謝林先生,只要林先生一句話,我相信我的那些手下們定然會勇往無前,哪怕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林逸笑了笑道:「其實這些錢都是女王陛下為你們爭取來的,要感謝也去感謝她吧。」

「是,是,林先生說的對,我明白,我明白!」切斯特陪著笑臉道。

切斯特則是趕忙問道:「對了,林先生,你這一次來找我們是要執行什麼特殊任務?林先生儘管吩咐!」

「其實很簡單,就是想要消滅掉羅斯才爾德家族在中東這邊的勢力,」林逸深吸一口氣道:「你或許也聽說過我和羅斯才爾德家族之間的事情,我與羅斯才爾德家族之間已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趁著現在,我要給羅斯才爾德家族致命的一擊!」

切斯特愣了一下:「對羅斯才爾德家族動手?」

「沒錯,」林逸笑著道:「怎麼,你不敢嗎?」

…… 她很可憐嗎?

葉靈收到舍友們同情的目光,雖然她們表達的不是很直接。

葉靈在考慮要不要下午放學自己去買一盒回來。

超大盒那種!

有什麼好可憐的,想吃她隨時可以買好嗎!

呵呵,放學買了也沒意思,星期五,回家的日子。

葉靈早早收好東西,離開了學校。

回家躲過了今天,什麼事都沒了!

不過,她也不是真可憐。

沒有走之前,關之卿攔住她,送她禮物,不像巧克力。

葉靈今天被情緒影響的有點嚴重,被關之卿說了幾句話,竟然接了禮物。

關之卿走了。

她拿著禮物有些後悔,想追上去還給人家,卻看見陸夏初站在不遠處。

她收回邁出的腳步,裝作沒看見。

心裡數了十秒,人家還是沒過來的意思。

怕是自己擋了路?

那她讓好了。

葉靈走向車站,那裡有回家的車。

回家。

嗯,她應該回家。

可是,車站明明到了,腳步還是沒有停下來。

一直走,一直走……

越走越快,心也越來越無從適從!

最後,葉靈跑了起來。

跑吧,跑到下一站。

她想直接跑回家,可是有點遠。

最後還是上了車。

回家的路,這一刻,她真的很想那個家,那個只有她自己,可以蒙頭大睡也可以大吃大喝的家。

想一想自己可以做點什麼當晚餐?

葉靈掏出手機,給母親發了個信息,想問下家裡有什麼菜?

母親表示抱歉,沒想到她會回家,說她會在外面吃飯。

葉靈沉默了一會,然後回了句沒關係。

今天,好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節目呀?

這樣看來,只有她是單著的?

好吧,好吧,自己本來就是單身狗。

葉靈整理著心情。

等回到家的時候,看見父親在家裡。

見到她也是驚訝。

「怎麼回來了?」

看來她不該回來。

「學校放假了。今天周五。」

「回來就好。感覺才把你送走一樣,吃飯沒?」

「沒。」

「那爸跟你出去吃吧,爸也沒吃。」

葉靈想問,為什麼不約母親出去吃?但是父親不提,她也就沒有提起。

這個節日,母親有約,卻不是父親,父親應該介意吧?

她想錯了。

父親看著街上的行人,感嘆道:「哎呀,真是好久不陪女兒逛街了,周末到了街上就這麼熱鬧……」

不是因為周末到了,是因為今天是情人節。

葉靈沒有拆穿,配合道:「是啊,爸你想吃什麼?我們先吃飯吧。」

「你說了算。想不想吃牛排?」

「都可以。」葉靈話一出口,想想這個時候的西餐廳氣氛可能不對,於是改口:「不過,我想吃火鍋,這天氣火鍋還不錯。」

「可以,你喜歡就行。我來找找看……」

「就那一家吧。」葉靈指了指路的前方,有點高檔,應該有包廂。

「就我們兩個人……」服務員建議他們在大堂吃。

葉靈卻堅持要了包廂。

就今天,她不想看見別人秀恩愛的場面。

一一一

「爸,你跟媽是怎麼認識的?」葉靈最終還是聊到了這樣的話題。

「我跟你媽呀?」像回憶一件很久前的事情,樂三生長長的嘆了口氣。

「說來話長啊……」

「沒事,你說吧。」葉靈表示願意傾聽。

父母的故事,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在這個時候,她想藉著某些事,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

「你們既然相愛,為什麼不一直愛下去?」葉靈著實疑問。既然愛了,一直愛下去不好嗎?為什麼要改變?

現在的父母,她已經不知如何去分辨他們的愛還在不在……

「小語呀,感情的事,很難說的……」樂三生已經無數次嘆息。

「爸,如果兩個人開始相愛,後來又會不愛的話,是不是不開始比較好?」

「如果不愛了……」樂三生像陷入了深思。

看父親似乎無法回答她的問題,葉靈沒有再問。

手機傳來震動聲,葉靈打開,看見某人給她發信息:「在?」

思考數秒,葉靈沒有回復。

「小語呀,你是不是有喜歡的男生了?」樂三生看著她,笑言。

「不算。」葉靈淡淡的說了句。

「不算是什麼意思?」樂三生倒沒想到會是這個答案。

「就是,他好像有表現出他喜歡我的樣子,但是我沒有說自己喜歡他。當然了,他也沒有說喜歡我。」葉靈覺得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說了就說了。

「這樣呀,他是在追你嗎?」樂三生有些慎重的問。

「也不算吧。」葉靈覺得追求應該不是他那樣的吧?一頭半個月不理人家,過年過節也沒有送點禮物什麼的,這樣能追得到嗎?

「不算?」樂三生斟酌著女兒的用詞,一時有些疑惑,「那,他有對你做過些什麼嗎?」

「嗯,一起吃過飯,逛過街,玩過遊戲。」有些不太方便直言的,葉靈選擇了跳過。

「這樣呀,就你們倆嗎?」

葉靈遲疑地點了頭。

樂三生把女兒看了又看:「小語呀……」

該怎麼說呢?女兒似乎還蒙在鼓裡沒有開竅的樣子,若自己點醒的話,會不會就會讓她為情所困?如果不告訴她,又會不會被男生輕易騙去?

要是老婆在就好了……

他拿起手機,看了看,今天她說有事不回家,所以吃飯也是自己跟女兒吃的,如果打電話給她……

「爸你有事?」葉靈察覺他的動作。

「沒事……」樂三生收起手機,隱晦地詢問著女兒跟那男生的進度。

「你是說,那個男生做錯事不跟你道歉還不理你?」

葉靈點頭。

「這樣的男生……小語呀,如果什麼的話,就少來往吧。」樂三生結合自己的了解跟經驗給出了建議。

葉靈一愣:「為什麼?」

「你現在還小,自然不懂。但是爸爸跟你說,這樣的男生缺少擔當,不管他做錯了什麼,如果連承認錯誤的勇氣都沒有,也代表著這個人不敢負責任,不想承擔後果,一個連後果都不願承擔的人,怎麼會有擔當?跟這樣的人在一起,說句現在年輕人喜歡的話,滿滿都是負能量,看事情都是消極的,無法帶你一起進步,不管交友還是戀愛,都不是良選。」 ……

「不……不是……」切斯特趕忙道:「只要林先生決定了,我們都會盡全力的去做。」

林逸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道:「現在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主力都已經收回他們的總部了,中東這邊沒有多少人,你們的損失不會太大的。」

「嗯?」切斯特眉頭緊鎖了起來,不解道:「林先生,既然羅斯才爾德家族在中東這邊並沒有多少人,可你為什麼不直接動手,而是選擇了我們?當然了,我不是質疑林先生的考量,而是覺得林先生沒有必要花這筆錢,林先生,你說呢?」

林逸點了點頭道:「你說的很對,可是你忽略了中東那些雇傭軍團,雖然他們現在並不為懼,可是他們勝在人數眾多,女王陛下幹掉了八個雇傭軍團,都是比較大的,可小的如同螻蟻一般眾多,到時候會給我造成無窮無盡的麻煩,所以我現在要用最快的速度剷除羅斯才爾德家族在中東的勢力。」

「好,我明白,原來如此!」切斯特微微一笑:「林先生儘管放心,在林先生的帶領下,我們一定會所向披靡,剷除羅斯才爾德家族在中東這邊的勢力。」

「嗯?」林逸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聳了聳肩道:「忘記告訴你了,這次我不會去,你自行解決,不管用什麼辦法,反正要用最快的速度解決了羅斯才爾德家族的那些勢力。」

切斯特明顯詫異了一下,這麼重要的事情林逸居然不參加,不過他的反應也是極快,趕忙道:「林先生放心,我保證在五天之內解決所以的麻煩,讓林先生沒有白花這筆錢。」

林逸笑著擺了擺手,沒有再說話,這麼重要的行動,按道理說他是應該參加的,可林逸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這個,而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總部,養精蓄銳,屆時給予羅斯才爾德家族致命的一擊,徹底的剷除這個麻煩,林逸才能高枕無憂。

切斯特和手下人去商量該怎麼對付羅斯才爾德家族在中東的那些勢力去了,而林逸則是和美姬子兩個人走在切爾城裡面,切爾城並沒有藍氏城繁華,相反人煙稀少,不過也比以前強多了,以前大月氏在世家大族的把控下,紛爭不斷,外界的勢力也時不時的來侵擾大月氏,切爾城就是他們最主要的目標,常年的戰亂讓切爾城變成了一個荒無人煙的城市。

不過自從月無瑕上台了以後,用雷霆手段整合了大月氏內部的勢力,支持某些勢力比較大的世家大族,進行兼并整合,大月氏內部的矛盾雖然還有,不過大家已經開始團結一致對外了,大月氏是中東第一大國,更是號稱有百萬大軍,就沒人敢再侵擾切爾城了,所以以前那些切爾城的居民也就回來了。

望著四周那些貧窮的人,美姬子有些忍不住,在一旁的食品店裡面買了很多東西,準備交給這些貧窮的人,林逸知道美姬子的好心,不過還是道:「美姬子,我勸你還是別這樣做,會引來麻煩的。」

美姬子不解的望著林逸:「主人,難道我們就要看他們這些人就這樣餓死嗎?我有些於心不忍。」

林逸不好再說什麼,既然美姬子願意,那就讓她去做吧,沒有做過怎麼知道這裡面的道道?

美姬子開始散發食物,那些餓紅了眼的貧民俱是沖了上來,甚至開始動手去搶,美姬子雖然極力大喊不要搶,可這些餓紅眼了的人哪裡管那些多,美姬子都差點掌控不住。

可最糟糕的事情還不是這個,遠處那些貧民看到了這裡有食物,一個一個的也沖了過來,眼看這裡的人越來越多,甚至都把美姬子包圍了起來,林逸一看情況不妙,立刻衝到了人群當中,擋在了美姬子的面前,美姬子的臉色蒼白,並不是說美姬子害怕這些人動粗,只是沒想到她本來出於好心,可是現在卻引起了混亂。

讓林逸沒想到的是他已經保護在了美姬子的面前,可仍舊有些把手伸向了美姬子,意圖不軌,林逸有些怒了,一把抓住了這個手,往過一拉,緊接著就是一腳,這名貧民的身體飛了起來,重重的砸到了地上,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

「誰要敢再過來,這就是下場!」林逸冷冷道。

那些衝過來的人一看到這種情況,一個個面面相覷了起來,不敢再往前,畢竟面前的這位凶神惡煞的傢伙看上去就不是好惹的。

林逸冷哼一聲,拉著美姬子趕忙離開了,一刻也不想待在這裡了,倒是美姬子,臉色蒼白,仍舊在剛剛的事情裡面沒有回味過來。

等兩個人一直走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之後,林逸這才鬆了一口氣,忍不住苦笑了一聲,好傢夥,還好跑的快,要不然這群人還不知道能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麻煩呢。

望向了美姬子,卻發現美姬子低著小腦袋不說話,林逸則是拍了拍美姬子的肩膀:「好了,美姬子,這不是你的錯,只是那些人太不識抬舉了,一群刁民。」

王者風暴 美姬子抿著嘴道:「主人,我想起了一句話。」

「嗯?」林逸不解的問道:「什麼話?」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美姬子深吸一口氣道。

林逸點了點頭:「你說的太對了,你能救得了一個人,可是救不了那麼多人,能拯救這些人的,也就只有月無瑕了,不過月無瑕現在要處理的事情太多太多……」

「是啊!」美姬子趕忙點了點頭,心中特別認同林逸的觀點,那麼多人想要去當皇帝國王,可是誰有知道他們的艱辛呢,幹得好了沒人說你好,乾的差了還會被人罵,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切斯特從遠處帶著手下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把林逸和美姬子兩個人圍在了中間,有些焦急道:「林先生,聽說您這邊出了事情,我趕忙就過來了,那群刁民呢?」

林逸趕忙擺了擺手:「沒事沒事,我已經把那些人給擺平了。」

切斯特這才鬆了一口氣:「那就好,那就好,只要林先生沒事那就好,不過林先生放心,我一定會給那些刁民一點教訓,簡直是太過分了!」

「算了算了,他們也是不容易。」林逸道。

切斯特愣了一下,在他看來,林逸一定是那種冷酷無情的人,可是沒想到林逸會說出這樣的話,當下也是有些詫異。

林逸確實是冷酷無情,不過是對於他的敵人而言,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個道理林逸還是懂的,只是這些貧民對林逸而言根本不算什麼,就算是殺光了那些人,也沒人會說刀鋒厲害如何如何,根本不是一個等次的,林逸和他們過不去幹什麼?

要說切斯特也是不容易,林逸來的時候月無瑕就交代過了,不管怎麼樣,這個姓林的一點事情都不能出,出了事情,切斯特一定要說出一個一二三來,切斯特苦笑一聲,看來這位林先生來這裡並不是一件事情,那是來了一個麻煩呀!

「行了,該忙忙你的去吧,不用管我,我和美姬子四處走走就行了。」林逸擺了擺手道。

切斯特點了點頭,不過還是囑咐道:「林先生萬萬小心,早點回來,這裡的夜晚可不像藍氏城那邊,混亂得很,萬一林先生出了什麼意外,那我可就真沒辦法對女王陛下交代了。」

林逸微微一笑:「好,我知道了,多謝切斯特將軍關心了,稍後我就會回去,給你添麻煩了。」

「好說好說……」切斯特笑了笑,然後一揮手,帶著自己的眾位手下離開了,不過切斯特還是留下了幾個人,盯著林逸,萬一林逸這邊出了什麼事情,他也好有個準備,他可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了,簡直是在挑戰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么。

林逸也看出了切斯特留下了一些人,並沒有說什麼,切斯特也是為月無瑕辦事情,並不容易,留下了就留下了,只要不耽誤林逸和美姬子兩個人談情說愛就行,至於別的,無所謂了。

…… 「做朋友也不行嗎?」葉靈猶豫的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