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 日

林玉蓮臉色一怔,便是感覺笑道:「老爺子,我有什麼好辛苦的,只是這些年一直都沒能好好孝敬您,我跟藍政心中也是很愧疚。」

「有什麼好孝敬的,你們的心意我知道就成。再說了,這些年有雪兒陪在我身邊就足夠了。」藍老爺子哈哈一笑,說道。

「雪兒會一直陪在爺爺身邊的。」藍雪一笑,說道。

「哈哈,我就知道,雪兒是最乖的。 皇家六少戀上千金女 一會兒回去了你跟我說說,方小子到底有沒有欺負你,要是欺負你了你不怕,有爺爺在他橫不起來。」藍老爺子朗聲說道。

方逸天聽著,心中一陣心虛,只想躲到後面去,不過這時藍老爺子的目光卻是轉眼看向了他,他也只好一笑,說道:「老爺子,我哪敢欺負雪兒啊,呵護她還來不及呢。要說欺負也就是……咳咳,老爺子,你不是一直想要抱個重外孫嘛,可雪兒……」

「啊——你、你不要胡說,我、我哪有……」藍雪臉色一紅,連忙羞聲說道。

藍老爺子與林玉蓮在旁聽著,臉色怔了怔,而後便是禁不住的笑了起來,這下,藍雪一張臉更是嬌艷欲滴。

沈顏夕在旁也是輕輕一笑,只不過,偶爾看向方逸天的眼眸中似乎是蘊含著別樣的情意,有點失落悵然。

最後,方逸天他們便是陪同著藍老爺子走出了機場,準備驅車朝著雪湖別墅飛馳而去。

方逸天與吳劍鋒走到後面,方逸天看著吳劍鋒,笑了笑,說道:「小吳,自從我隱退出龍組之後好久沒跟你切磋了,還真是有點懷念。」

「呵呵,方哥,你就別取笑我了,什麼切磋啊,我是跟你討教學習呢。」吳劍鋒一笑,說道。

「哈哈,你這小子還這麼謙虛,要說交手起來,讓我打得最酣暢淋漓的就是你了。既然跟老爺子過來了,那麼有時間帶你去跟我幾個兄弟見面,都是你的兄長,也他媽的是熱血爺們。」方逸天一笑,說道。

吳劍鋒一笑,便點了點頭,說道:「好的。」

而後,藍雪、林玉蓮與沈顏夕三個女人坐了一輛車,方逸天則是載著藍老爺子與吳劍鋒,朝著雪湖別墅飛馳而去。

…………

就在方逸天他們離開機場不久,從天海市的機場中剛剛下機走出來了三個西方男子,兩個白人一個黑人,他們體型高大,身上隱約有種宛如猛獸般的恐怖爆發力量,就算是他們臉上都帶著墨鏡,可依然是遮掩不住從他們眼中閃動而出的犀利寒芒。

「泰格,也不知道這次過來要對付什麼人,僱主竟然同時僱用了我們三人,我還真是想不出華國這個小城市裡面有什麼人值得讓我們出手的。」一個白人男子用英語低沉說道。

「不管怎麼說,既然接了單子那麼就把事情做漂亮點。傑克,你聯繫僱主吧,他們不是說派人來接我們的嗎?」那名黑人男子開口說著。

「我這就打他們提供的聯繫方式。要不是因為這次任務,我還真是來過這個美麗的東方國度,聽過這個臨海城市的美女不錯,任務完后得要去見識見識。」另外一個白人男子笑了笑,接著便是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

約莫五六分鐘后,一輛豪華的黑色賓士轎車飛馳而來,接著,這三個外國男子便是依次坐上了車子。

如果銀狐在現場看到這三個人那麼心中一定會很詫異,因為她認識這三個人,說起來這三個人跟她還是同事關係,都是身為國際殺手聯盟中的殺手!

而且,這三個人的實力在國際殺手聯盟中都是前十級別的頂尖一流的殺手! 中午將近兩點鐘,方逸天他們已經是驅車回到了雪湖別墅。

「老爺子,到了,下車吧。」方逸天挺穩下了車,對著裡面的藍老爺子笑了笑,說道。

從機場到雪湖別墅這一路來,可謂是接受了藍老爺子一路的訓斥,說他什麼不務正業,二十五六的年紀都該談婚論嫁了也還這樣弔兒郎當,一拖再拖的。

方逸天聽著心中只想發笑,這位老爺子明明是暗中期盼著他跟藍雪早點晚婚,早點生個孩子,卻又不明說,一個勁的訓斥他。

「爺爺,爺爺……」藍雪下車后已經是走了過來,將藍老爺子從車裡面扶了出來,她笑著說道,「爺爺,到家了,進去坐吧。」

藍老爺子點了點頭,臉上帶著掩飾不住的笑意,在藍雪的陪伴下走進了別墅中。

方逸天看著藍老爺子的背影,對著身邊的吳劍鋒說道:「小吳,老爺子這次過來沒有驚動到任何人吧?要不然天海市的一些領導或是省裡面的一些大人物聞訊要過來看望他那麼可真夠熱鬧的了。」

「方哥,你又不是不了解老將軍的本性,他也不喜歡那些排場什麼的,沒有驚動什麼人。只不過在京城跟軍委那邊打了個招呼,說是來天海市散散心,順便看看他的孫女。」吳劍鋒一笑,說道。

「那就好。」方逸天一笑,便也朝著別墅內走了進去。

「爺爺,從京城坐飛機過來累不累?你今天先休息一下,明天我帶你出去逛逛。」藍雪笑盈盈的說著,將泡好的茶倒了一杯遞給了藍老爺子。

「不累,不累,爺爺雖然歲數大了,可身子骨還硬朗著呢,要是坐個飛機都累那麼以後我怎麼抱你跟方小子的孩子?」藍老爺子呵呵一笑,說道。

藍雪一聽,臉頰便是忍不住滾燙了起來,撅了撅嘴,說道:「爺爺,你、你們怎麼有扯到這種事來了……」

「呵呵,雪兒,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跟方小子也該選個日子把你們的婚事給落實了。我這次來天海市,除了過來看望一下當年的一些老部下之外,最大的一個心愿就是帶著你還有這個混小子去古松鎮一趟。」藍老爺子笑呵呵的說道。

「古松鎮?這是個什麼地方啊?」藍雪臉色一怔,忍不住問道。

方逸天在旁一聽,臉色微微一怔,眼中閃動著絲絲精光。

「古松鎮就是這個混小子出生長大的地方,我那個結拜兄弟也就是方小子的爺爺現在就居住在古松鎮。我已經是好幾年沒見過他了,這次來天海市就是準備去看看這個脾氣犟得跟頭牛一樣的老弟。還有,你跟小方之間的婚事也得要跟方老弟說一聲的嘛,俗話說醜媳婦總要見公婆。」藍老爺子說道。

林玉蓮聞言后也是一笑,說道:「老爺子說得對,我們是該去看看親家,到時候我有時間那麼也跟你們一起去。」

「啊……」藍雪忍不住輕呼了聲,雙手有點不好意思的搓揉著,暗中咬了咬牙,一雙眼眸瞥向了方逸天,囁嚅說道,「原、原來是這樣啊……那、那雪兒就聽爺爺的安排吧。」

藍老爺子呵呵一笑,說道:「方海這老弟要是看到我家雪兒這樣漂亮乖巧的兒媳,一張嘴只怕要笑歪了,哈哈。小方,你也是有段時間沒有回去過了吧?」

「……呃,差不多一年多沒回去了。」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你看你,你家裡的老頭子一個人住在那山溝野嶺中,你倒是好,也不懂得回去看望一下他,這如何是好?」藍老爺子一瞪眼,說道。

方逸天不由苦笑了聲,說道:「老爺子,你又不是不了解老頭子的本性,他還真是看不得我無所事事的呆在家裡面。我跟他還真是話說不了兩句就要吵起來。」

「這方海老弟,脾氣還是一如當年一樣的暴烈如火。這次過來,我先去看望一下一些老部下,然後就跟你還有雪兒坐車去你老家那邊。我倒是要看看這個方老弟,我都親自帶著他孫媳過來了,他還肯不肯上城市裡來。」藍老爺子說道。

「呃,老爺子,你這次來天海市還要去看望一些老部下?不會又是要去軍區吧?」方逸天忍不住開口問道。

「南方第一軍區在江南省那邊,那裡就不去了。不過南方第二大軍區就離著天海市也沒多遠嘛,當年你走出來的獵豹特種部隊也在第二軍區中,當然要過去轉一轉。上次在京城,你這個混小子說要跟我比試射擊槍法,最後不了了之,這次非要跟你分個勝負。」藍老爺子說話間神采飛揚,一臉的嚮往之色。

方逸天卻是暗自苦笑著,人人都說人老了都會童心未泯,返璞歸真,看來此話不假。他還真是沒有想到藍老爺子居然還惦記著比試射擊槍法的事情,看來藍老爺子擺明了是不依不撓了。

「這個……那麼老爺子準備什麼時候去?」方逸天只好笑了笑,試探性的問道。

「也就是個兩三天就動身過去一趟。」藍老爺子說道。

方逸天臉色一怔,兩三天就要動身?只怕那時候說不定正是虎頭會強勢反撲的時候,還真是無法脫身。

「爺爺,你看你,都這麼大歲數了,你過來天海市一趟就好好休養嘛,非要去什麼軍區,那多累啊。」藍雪有點不滿的說道。

「是啊,老爺子,你既然過來了那麼我們陪著你去海邊或者去其他景點逛逛就是,何必要大老遠的跑去軍區那邊呢。你也老了,這路途顛簸的也不好。」林玉蓮連忙說道。

「老了?哼,你們以為我是凌老頭那老傢伙嗎?一整天就知道釣魚爬山,沒點情趣!我大半生就是在戰場度過的,這一生離不開軍區的那種嚴肅凌厲的氣氛,你們都別勸我了,軍區我肯定是要去一趟的。」藍老爺子語氣不容置疑的說道。

「老爺子,要不打個電話就讓你那些部下過來看望看望你不就好了?」方逸天一笑,說道。

「你這混小子說的什麼話,是不是怕跟我去軍區了?跟你說,你怕也得跟我去,不怕也得跟我去。」藍老爺子說道。

方逸天摸了摸鼻子,目光偷瞟了眼藍雪,示意她開口勸說勸說藍老爺子,畢竟也只有倍受藍老爺子寵愛的她才不懼於藍老爺子的威勢了。

然而藍雪卻是暗中搖了搖頭,示意她也是無能為力,藍老爺子決心要去軍區還真是沒人能勸解。

藍老爺子心意已定,方逸天他們勸說無效后也就放棄了,而後便是閑聊了起來。

藍雪隨後跟沈顏夕在一旁說這話,約莫到了下午五點鐘左右,藍雪便拉著沈顏夕的手臂朝著外面走,說是帶著沈顏夕出去逛逛,順便買幾套衣服,因為沈顏夕過來似乎沒有帶著行李箱,也沒有帶什麼隨身衣服。

「雪兒,你跟小沈要出去?要不要我跟你們去?」方逸天看著藍雪跟沈顏夕朝著外面走,便開口問道。

「不用啦,我跟沈姐姐開車出去買點東西,很快就回來了。你一個大男人的,跟我們去幹嘛?」藍雪嗔了他一眼,說道。

「那好吧,早點回來,有什麼事就打電話。」方逸天一笑,說道。

「雪兒,還有顏夕你們早點回來,李媽都要開始做飯了。」林玉蓮一笑,囑咐說道。

藍雪一笑,而後笑嘻嘻的跟藍老爺子告別之後便拉著沈顏夕走了出去。

「小方,來來,我們繼續下棋,發覺現在你的棋藝有點長進了啊,再來殺幾盤!」

藍老爺子朝著方逸天招了招手,迫不及待的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也只好走過去陪著藍老爺子下棋起來。 方逸天與藍老爺子以楚河為界,各執棋子,往來爭殺,完全是投入了其中,也不知道下了多長的時間!

轟!

這時,一聲轟然炸響的聲音將方逸天與藍老爺子從廝殺的棋子中回過神來,方逸天目光朝著外面一看,竟是看到外面天色陰沉,厚厚的烏雲壓低上空,狂風怒號,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接著,又是『轟!』的一聲悶雷炸響之聲,一聲驚雷憑空炸響,耀眼的閃電劃破當空,將那深沉的黑暗撕破開來。

「要下雨了?」方逸天一怔,說道。

「怎麼打了這麼大的雷聲啊,是不是要下雨了?這雪兒跟顏夕怎麼還沒回來?」林玉蓮這時也走了過來,看著外面那烏雲密布的天空,忍不住急聲說道。

「現在已經是六點半鐘了,雪兒跟小沈她們兩人也該回來吃飯了。玉蓮,你給雪兒打個電話問問她們回來了沒有。」藍老爺子說道。

「媽,還是我來打吧。」方逸天說了聲,便掏出手機撥打了藍雪的電話。

然而,一撥之下倒是打通了,不過竟然沒人接,隨後,原本響著的手機突然被掛斷了。

方逸天皺了皺眉,再次撥打了藍雪的手機,這一次,竟然是處於無法撥通的關機狀態。

「雪兒為什麼不接電話?明明打通了卻又掛斷,而且還關機了,這可是前所未有的啊!」

方逸天皺眉沉思,猛地,他心中一驚,眼中閃過了一絲尖銳的寒芒,當即他連忙說道:「老爺子,媽,我直接開車去找雪兒她們吧,剛才發簡訊她們說是在國貿商廈那邊逛著,我開車過去看看。」

「小方,小方,剛才你打電話給雪兒了嗎?怎麼沒看到你跟她說話?」林玉蓮連忙問道。

「雪兒電話關機了,我過去看看。」方逸天說著已經飛快的朝著門外走去,這時,一道矯健的身影跟了過來,方逸天回頭一看,是吳劍鋒。

「方哥,我跟你去一趟。」

吳劍鋒低沉說著,眼中隱有精芒閃動。吳劍鋒也是個訓練有素的頂尖高手,剛才他已經是注意到了方逸天眼中一閃而過的森冷寒芒,憑著他的敏銳觀察力,他心知應該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小吳,你不能走,必須留在這裡!目前情況不明,我一個人過去就行。老爺子跟媽都在這裡,你負責保護他們的安全。記住,不管有任何人靠近這裡,只要情況不妙那麼直接——你知道什麼意思!」

方逸天低沉說著,接著拍了拍吳劍鋒的肩膀,整個人朝著外面停放的車子竄了過去,坐上車之後便驅車朝著外面飛馳而去。

…………

「小吳,剛才小方跟你說了些什麼?」藍老爺子站了起來,一雙睿智的眼睛看著吳劍鋒,問道。

「老將軍,也沒說什麼,方哥說要去接藍小姐,我想跟他一起去,可他讓我留下來。」吳劍鋒說道。

這時,林玉蓮放下了手中的手機,顯然她剛才正在嘗試著撥打藍雪的電話,可一打之下卻是關機狀態,她當即喃喃自語的說道:「咦,真是奇怪,雪兒怎麼就關機了呢?難道她手機沒電了?」

「雪兒手機關機了?小吳,你給小沈打個電話看看。」藍老爺子連忙說道。

吳劍鋒點了點頭,當即便直接撥打了沈顏夕的手機,一撥之下他臉色微微變色,沈顏夕的手機竟然也是關機的。

藍老爺子看著吳劍鋒的臉色,語氣一沉,說道:「怎麼了?打不通?」

「老將軍,沈顏夕的手機也是關機的。」吳劍鋒低沉說道。

「什麼?」藍老爺子的聲音陡然提高了幾個分貝,他眼中閃過了絲絲嚴厲深沉的目光,說道,「雪兒的手機如果說意外停電關機那麼說得過去,可是小沈的手機呢?我記得她跟我來這邊的時候手機電池可是剛充過的,怎麼會無緣無故的關機?小吳,剛才小方到底跟你說了些什麼?是不是雪兒跟小沈她們遇到什麼問題了?」

吳劍鋒深吸口氣,說道:「老將軍,您先別激動,也許是暴雨雷電的,因此藍小姐跟沈顏夕才把手機關了。不會出什麼問題的,再說方哥已經趕過去了,您也是清楚方哥的能力的。」

「不、不行,我也得要出去一趟,快,你去備車,我也要出去一趟。」藍老爺子記得直跺腳,口中急促的說道。

「難道……雪兒跟顏夕她們出什麼狀況了?這、這怎麼會呢?」林玉蓮臉色一陣慘白,口中不可置信的說道。

「林阿姨,你放心吧,方哥已經開車去找她們了。現在外面下著大雨,也不好外出!老將軍,我們先耐心等著,現在我們就算是出去了也沒什麼用,我們先等等方哥那邊的消息,說不定發生了些小意外什麼的。」吳劍鋒連忙開口安慰說道。

「我就雪兒這麼一個孫女,你說我如何能不著急?現在電話打不通,人也見不著,外面又是打雷下雨的,誒,真是急死我了啊!」藍老爺子臉色一陣急慮不安,急得團團轉,可是卻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林玉蓮臉色蒼白不已,或許是源於女人的敏銳直覺,她總是有種不祥的預感。

「雪兒會不會是半途中遭遇到了什麼事,被人欺負了?」藍老爺子喃喃自語,心急如焚,說著他眼中忍不住閃現出了一絲的怒意,大喝說道,「難道天海市的治安就這麼差嗎?天海市公安局局長是誰?讓他現在就過來見我!小吳,你聯繫一下,讓這個局長過來,讓他立即調派人手出去給我查找雪兒她們。要是雪兒她們出了什麼事,我非饒不了這些人!」

吳劍鋒聽到藍老爺子這麼說后也只好點了點頭,而後便是走到一旁撥打了幾個電話起來。 轟!

雷聲滾滾,閃電划空,滾滾烏雲排山倒海般的席捲而來,氣勢驚人,整片天空一片黑沉昏暗,給人一種極為壓抑之感!

嘩啦啦!

緊接著,那漂泊大雨便是傾盆直下,豆大的雨水砸落在了車頂上,砰砰作響,車窗前更是不斷的滾流下了白嘩嘩的雨水。

方逸天打開了車子的雨刷,一張臉陰沉得讓人心悸,雙目中寒光爆射,身上隱隱有股濃烈深沉的殺機透射而出。

之前在雪湖別墅中與藍老爺子下棋的時候他曾與藍雪發過簡訊,藍雪說她正跟沈顏夕在國貿商廈逛著,買了些衣服,準備開車回來。

方逸天看了簡訊后便回復讓她們儘快回來吃飯,而後就沒再發簡訊了。

誰知,過了十多分鐘后他打電話過去的時候藍雪的手機明明是打通了,可卻又被掛斷,而後竟然直接關機起來。

這當中顯然是太過於蹊蹺了,非常的異樣,很不正常,平時的時候藍雪從不會掛斷他打過去的電話,更不會掛斷之後直接關機。

那麼,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藍雪的手機只怕已經不是控制在她的手中,而是落入了他人之手,也就是說,藍雪跟沈顏夕極有可能遭遇到了不測!

想到這,方逸天心中已經是騰起了憤怒無比的殺機,他無法想象,在天海市還會有什麼人膽敢威脅到藍雪,難道說——

突然,方逸天渾身一個激靈,想起了虎頭會的勢力!

昨晚他與小刀他們聯合行動,直接將虎頭會位於中天市與臨海市的勢力給端平了,更是殺死了華天虎的唯一兒子華天龍。

華天虎盛怒之下,只怕是早已經開始了反擊,如此推斷來看,難不成是虎頭會的人已經提前對藍雪她們下手了嗎?

「混蛋!華天虎,要是雪兒受到任何的傷害我他媽的將你碎屍萬段!」

方逸天口中忍不住怒吼了聲,一拳重重地砸在了方向盤上,同時心中懊悔不已,為什麼藍雪跟沈顏夕出門的時候不跟著她們一起出去呢?

如果是在平時的時候或許沒什麼,可是現在正是他跟虎頭會勢如水火瀕臨最後決戰的時刻,卻是讓藍雪跟沈顏夕兩個女人單獨出去了,方逸天心中可謂是懊悔之極!

他一路飛馳,加快了車速,只想儘快趕到國貿商廈,同時心中也暗暗祈求著藍雪跟沈顏夕能夠平安無事!

呼!

這時,方逸天的車子剛剛駛到前面的十字路口,冷不防的,從右邊的路口上一輛呼嘯而來的黑色轎車直接朝著他的車子沖了過來,速度極快!

方逸天眼中目光一沉,瞬間殺機畢露,濃烈無比,瞬息之間,他突然一踩剎車,接著方向盤猛地朝著左邊打轉,原本朝前飛馳的車子瞬間車頭朝著左側倒轉而去,與右邊那輛飛撞過來的車子方向保持了一致。

車子驟然間朝著左側打轉,加上下雨路滑,整個車子的地盤便是要失去重心,朝著左側傾斜起來,眼看著就要翻車。

方逸天臉色一沉,低沉的怒喝了聲,接著他的右腿抬起,后便是重重一腳踩踏在了右邊的車底上,瞬間,眼看就要失去重心的車子地盤在方逸天那一腳的狂暴力量之下便是沉悶的晃動了一下,車子恢復了平衡!

而這時,那輛車子已經是飛撞了過來。

方逸天踩著剎車,方向朝著左側打轉,車子的尾部在慣性力量之下產生了漂移側滑,而後——

砰!砰!

兩聲沉悶的聲音驟然響起。

右側路口上飛馳衝撞過來的車子車頭撞在了方逸天這輛車子右手邊的後車車門上,與此同時,方逸天車子漂移打滑的車子尾部也重重的撞在了這輛車的前頭位置!

方逸天的車子被撞后一陣劇烈的晃動,而這時他也已經挺穩下了車子,他眼中寒芒閃現,直接打開車門朝著那輛車子沖了過去。

這時,那輛車子車門也打開,走下來了一個高大陰沉,身形宛如幽靈,而身上卻是散發著一股股濃烈煞氣的男子!

這個男子一下車,一雙森冷的目光直視方逸天,眼中閃動著濃烈深沉的殺機,他身上的氣息深沉如獄,帶著一股凜人之極的煞氣,身上隱隱彌散著一股血腥濃厚的氣味,可想而知,他的身上也不知道沾染過多少對手身上的鮮血!

「你是誰?」

方逸天雙目微微赤紅,就像是泛起了一絲的血色,犀利如刀的目光冷冷的盯著眼前這個男子,低沉的開口問道。

從這個男子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絲濃烈危險的氣息,比起曹天豹這樣的強者更是濃烈深沉數倍不止,可想而知,對方的實力絕對是非比尋常,強悍之極!

「方逸天,我等你很久了!今天,我就為我的兄弟還有虎哥的兒子報仇!」

這個男子冷冷說著,身上爆發而出的氣勢更是如深淵般的毫無止境,洶湧狂暴之極!

「你是虎頭會的人?哼,居然敢一個人來找我,簡直是送死!」方逸天目光一沉,冷冷說道。

「是嗎?那麼就讓我天煞來會會你吧!」

這個男子說著身形一動,魁梧的身體卻是宛如幽靈般飄渺靈動的朝著方逸天疾沖而來。

「天煞?虎頭會十煞強者之首的嗜血天煞?」

方逸天目光一沉,頓時明白這個在半路攔截他的男子就是虎頭會十煞強者之首的嗜血天煞! 灰濛濛的磅礴大雨中,兩條身影如同兩頭猛獸般的怒吼咆哮著沖向了對方,彼此的眼中都閃動著嗜血兇狠的光芒,不將對方殺死誓不罷休的狠勁!

「天煞,你敢攔截我,就算是你是所謂的十煞強者之首也逃脫不了被轟殺至渣的命運啊!」

方逸天怒吼著,一拳轟殺而出,清晰的可以看到那直瀉而下的磅礴大雨在他的拳頭之下紛紛飛濺四方,激射開來,兇猛的拳頭中蘊含著的乃是他那強橫兇猛的爆發力量,頗有天下誰是敵手的氣魄!

「方逸天,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給我破!」

天煞目蘊凶光,怒吼了聲,腳踏九宮,也是一拳轟擊而出,毫無忌憚的迎上了方逸天的拳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