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1 日

林森:「我其實更想聽你叫我爸比。」

當然這話肯定是不能說的,他只是溫和的將準備去搶雞腿的喬英子抱在懷裡,順手給姑娘投餵了一根烤肉。

小姑娘嬌柔的身子靠在懷裡,雖然不能吃,但是聞著也香不是。

「小森哥,你快放開我,方一凡還在呢!」英子羞紅著臉,低聲說到。

「那是不是,沒人就可以抱。」林森壞笑著在她耳邊說到。

溫熱的氣息,讓英子的小耳朵,變得如同紅玉一般。

林森見她實在害羞,還是將她輕輕放在一旁。

臨放下的時候,輕輕在她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你媽媽已經吃飽了,你文潔阿姨還餓著,你不能這麼自私,知道嗎?」

「給不給方猴雞腿,跟我媽和文潔阿姨有什麼關係。」英子顧不得害羞,疑惑的看著林森。

糟了,一不小心,把心裡話說出來了,林森臉色一滯。

「額!這個嘛,你得這麼想。」

「宋倩阿姨那麼愛你,你吃飽了,就相當於她吃飽了,對不對。」林森張嘴就開始忽悠。

喬英子獃獃的說:「好像,對吧!」

「那麼同樣的道理,文潔阿姨也很愛方一凡,所以…………。」

「好……好吧,好那看在文潔阿姨的份上,就讓方一凡吃吧!」英子萌萌的說道。

林森抹了抹額頭上不存在的汗水,大大的舒了口氣,年紀小終究還是好哄一些。

方一凡:「森哥,我替我媽謝謝你,大愛無疆啊!」

「行了行了,別得瑟,再惹著我們家英子,我可不幫你了。」林森嫌棄的揮了揮手。

喬英子和方一凡吃的歡快,林森卻有些神遊天外。

宋倩不在家的第一天,想她!

想著想著,一個想法突然出現在林森腦海你中,他看著方一的眼神,突然變得危險起來。 朝陽的光芒還灰濛濛的,宮裏的人已經開始忙碌起來,沒有人注意到一個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一閃而過。

片刻之後,這個身影出現在了仁壽宮,李慕雪正對着鏡子梳妝,見他來了也不吃驚,而是緩緩的問道:「查清楚了?」

那人點點頭:「四年前,前宰輔江舜滿門被攝政王屠盡,不知為何他並沒有殺江漣漪,而是把她丟進了乞丐堆。」

李慕雪一挑眉毛:「乞丐堆?」

「沒錯,三年前她誕下一子,就和孩子一直在京城一處貧民區生活,整日坑蒙拐騙偷才活到現在。」

「這三年內他們沒有聯繫?」

那人繼續點頭。

「這就怪了,照你這麼說,他們兩人應該是死對頭,為何如今……」

「屬下還聽說,幾日前,他們母子已經在攝政王府住下了,是……是攝政王要求的。」

李慕雪臉色一下子冷了下來,她起身來回踱了幾步,道:「早朝過後,讓攝政王來一趟仁壽宮,不……」她想了想,咬咬唇道:「來御花園,就說哀家有事與他相商。」

那鬼魅一般的人應聲消失在黑暗中。

李慕雪雖然不爽他如此區別對待另一個女子,但一想到要見他,還是忍不住心跳加速。

她看着鏡中的自己,明明風華正茂,就算他礙於禮法不能和自己在一起,等到小皇帝成年,只要他願意,她定會放棄宮裏的一切和他一起離開京城,去外面過無憂無慮的生活。

這一直都是他的理想。

李慕雪的眼前又浮現出他們小時候的點點滴滴。

那時候,她爹還只是一個京城的小官。

老皇帝昏庸無道,殘害忠良,江舜助紂為虐,不僅替老皇帝殺了許多人,還因為得老皇帝重用濫殺無辜。

沈家就是其中之一。

那天,她跟着她爹正在街上走着,就遇見了渾身髒兮兮的沈瀚辰,他因為偷了一個包子正在被店家毒打。

李慕雪看見,他雖然被打了,可眼神里沒有一絲慌亂和害怕,反而異常堅定,並且還充滿了仇恨。當時她就覺得,這個和她年紀相仿的男孩一定經歷過什麼。

她素來心善,就給了那個老闆一錠銀子,老闆這才滿意的離開。

隨後她想去扶起他,卻被他粗暴的甩開手,連一句謝謝都沒有留下就跑了。

再遇見他時,是聽說老皇帝收了一個屢立戰功的少年作義子,特意大辦宮宴慶祝。

在宮宴上,她一眼就認出老皇帝收的義子,就是那天自己在街上救下的那個男孩。

一晃已經五六年了,男孩也已經褪去了稚氣,可那雙眼睛卻依舊帶着恨意,只不過他似乎學會了隱藏自己。

從那天起,他們就經常碰面,有時候能說上幾句話,有時候只能遠遠的看着他。

李慕雪覺得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也未嘗不可。

可偏偏事與願違,為了巴結老皇帝,李承澤竟然不惜把自己的親女兒送進了後宮。

她哭過,鬧過,甚至用自殺來威脅父親,可都沒能改變父親的心意。

某天她吃過晚餐就一睡不醒,再睜眼的時候已經在一張陌生的床上了,身邊躺着一個正打着呼嚕的老頭。

她就這麼成了宮裏最年輕也是最得寵的妃子,他的父親李承澤也因為她得寵而當上了現任宰輔。

從此再見那個翩翩少年郎,就只能行君臣之禮。

「啟稟太後娘娘,早朝已經結束了,攝政王正在去往御花園。」一個太監輕聲說道。

「知道了。」

她又看了一眼鏡子裏的自己,皺着眉把頭上那支鳳釵拿下來,換成了前幾日生辰時候他送的那支素雅的簪子,這才滿意的離開。

隔得老遠,李慕雪就看見沈瀚辰正坐在御花園的一個亭子裏,背對着自己,似乎正在想什麼。

「你還是這麼喜歡發獃。」她笑着走了上去。

聽見聲音,沈瀚辰連忙起身行禮:「見過太後娘娘。」

「原是私下聊聊罷了,此處也沒有外人,你不用這麼拘謹。」李慕雪說着伸手想拉過他,沈瀚辰不動聲色的後退了一步道:「凡事都有禮法,不可僭越。」

李慕雪的手頓了頓,不甘心的放下,坐在石凳上道:「聽說你府上來了個女人?」

沈瀚辰還是行着禮,姿勢十分標準:「回娘娘的話,是的。她是江舜的獨女,江漣漪。」

「哀家屬實好奇,你當年怎麼留了她一命?」

「當年,她爹也沒有殺臣。」沈瀚辰答的不卑不亢。

「那是因為你恰好偷跑出去玩了!」李慕雪不滿的情緒非常明顯。

這麼多年,李慕雪對自己的心意,他沈瀚辰又豈會不知?

可是,他真的不愛她。

他甚至都沒有把她當做妹妹過。

除了當年她救下自己的感激之情,剩下的就只有一般的友誼。

對於她被親爹算計嫁給老皇帝這件事,沈瀚辰表示遺憾,但絕不心疼。

是以他看見她今天的精心打扮,看見她的不滿,也只能假裝看不見。

他們兩個,是註定沒有結果的,就算她當年沒有嫁進宮。

「他原是有機會殺臣的。」沈瀚辰低聲道。

「他那是愚蠢,是自大!根本就不是好心!」

沈瀚辰頓了頓,道:「當年之事,臣不想多說。不過,如今臣留她一命,是為了尋找那半本《荀氏醫書》和那兩味最難找的藥材。」

李慕雪一挑眉:「哦?她和這些有什麼關係?」

「娘娘,請相信臣。」

從他們見面開始,沈瀚辰就一直保持着彎腰行禮的姿勢,這句話一說,李慕雪也愣了一下。

是啊,我剛才怎麼說出了這樣的話?他是不是以為我不相信他了?

李慕雪調整了一下呼吸,沉着的臉終於帶上了微笑:「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哀家自然是信你的,快坐。」

沈瀚辰這才得以坐下。

微風拂過,那些花草和大樹輕輕摩挲著,發出沙沙的聲音,兩個人就這麼對坐在亭子裏沉默著,氣氛有些莫名的尷尬。

「你看這些菊花開的多美。」李慕雪率先打破了沉默。

「是挺美的。」沈瀚辰附和著。

「下個月,哀家打算在這裏舉辦一場遊園會,邀請京城裏年輕的公子和小姐來賞菊。」李慕雪盡量用隨意的語氣道:「你把她也帶來吧,怎麼說也是前宰輔之女,也稱得上貴女。」

沈瀚辰知道李慕雪要她來肯定沒這麼簡單,指不定會怎麼折騰江漣漪呢。

一想到那個女人囂張的樣子,沈瀚辰就非常期待她在宮宴上受欺負的樣子。

「好,臣會轉告她的。」

而此時的江漣漪…… 戰鬥在史萊克學院旁邊的森林深處持續著,一人群毆六人,雙方打鬥的異常激烈。

半年多時間不見,眾人都有很大的提升,尤其是馬紅俊,徹底煉化掌控了他的武魂,大家自然極為期待他這涅槃后的火鳳凰會有什麼變化,又該有多強。

而最能直觀表達這種變化的方式就是放開了打一場,加之馬紅俊也同樣期待大家這半年的成長。所以眾人就這般草率的決定了這次的交手,也可以說是心照不宣,或者彼此之間的默契。

戰鬥尚未開始,唐三首先向戴沐白五人大致介紹了馬紅俊的三個魂技情況,同時佈置這次戰鬥的作戰方案。其中最主要的一點,唐三囑咐眾人,一出手就要用自身威力最強的魂技,但即便如此,他心中還是鴨梨甚巨。

雙方交戰,馬紅俊那如野獸般兇悍狂野的英姿在唐三、戴沐白六人之間縱橫捭闔。同時,在他身邊還有一隻翼展超過四米,身長超過五米的金紅色火焰鳳凰,拖着五道極為漂亮,有着五彩的翎羽,隨他一同攻擊唐三六人,或是抵禦他們六人的進攻,配合的極為默契。

「獨孤前輩,紅俊這半年多都在您那,您可否給我們說說他的魂技情況?還有這打鬥大半天了,怎麼始終不見他使用第三魂技。」場外觀戰的眾人中,大師對身旁的獨孤博問道,在他身邊還有弗蘭德、林宇、柳二龍、秦明、水冰兒、墨子淵、唐辰、柳青玄,以及七寶琉璃宗派來的魂斗羅墨塵封。

古書記載,「荒古時期,大陸之北有敖岸之山,常出黃金、赭石、美玉;北望河林,其狀如茜如舉;有獸焉,其狀如白鹿而四角,名曰夫諸;貌似溫柔潔凈,卻喜四處角戲,見則其邑大水。」

這位白髮披肩,面容姣好,氣質溫潤如玉的墨塵封,便是七寶琉璃宗派來鎮守天焚鍊氣塔的長老,而他的武魂便是古書上記載的這種荒古異獸,四角白鹿夫諸。

魂師的性格大多都與自身的武魂息息相關,所以別看這位墨塵封面容姣好,氣質溫潤如玉,其實卻是個十足的好戰分子,就跟他的武魂夫諸一樣,這位墨老很喜歡四處找人比斗,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寧風致才會派這位前來常住史萊克。

事實可能正如弗蘭德、大師他們所預料的那樣,這位看着溫潤如玉的鶴髮童顏老者,不僅和他們年歲相仿,不過半百之齡,目前還很年輕;而且自從他來史萊克之後,就已經找柳二龍切磋不是一兩次的事了。

林宇、廖晗堉兩人是封號斗羅,他打不過;弗蘭德、趙無極等人只是魂聖級別,又打不過他;所以能和他乾的也就只有勢均力敵的柳二龍了。

不過這也正好,兩人不僅性格、相貌極為般配,就連實力也是旗鼓相當。一個藍電霸王龍變異武魂火龍,八十一級強攻系魂斗羅;一個上古異獸夫諸武魂,同樣也是八十一級強攻系魂斗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