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林東面色一沉,這傢伙竟還是個開靈三重的修士,之前體內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如果這個時候選擇硬碰,或許能有一戰之力,但肯定是兩兩之數,若是被其他人趁機撿了空子,那就得不償失了。

思及此,林東抻了抻胸口的衣服,幾乎沒人看見一個黑色的小點從胸口處一閃而過。

「哼!老子許久不出手,今天你小子倒是榮幸了!就讓你嘗嘗我獨創的成名絕技!」

柳福繼續囂張的說著,一把握緊手中長刀,靈氣源源不斷的湧入其中,整個長刀瞬時間被蒙上了一層暗光。

「喝!三品靈技,陰擊!」

說是遲那時快,隨著柳福一聲爆喝,只見他動也不動,但原本瀰漫在長刀上的暗光卻突兀的消失不見。

林東表情一頓,心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幾乎是下意識的向旁邊錯了錯身子,就在他剛剛挪動的剎那,剛才所站之地,一束勁氣詭異而出,濺起一些碎石。

林東身上驚出了一聲冷汗,暗道:「好陰險的招數,根本無聲無息,讓人防不勝防。」

但柳福嘴角的笑容更添一絲詭異。

咻!

林東再度挪動,又是一縷勁氣從地底噴吐而出。不光是這樣,就在林東剛剛移轉身形落腳的剎那,一縷勁氣像是提前有了預判似的,準確無誤的從林東落腳之地射出。

「該死的!」

縱然林東反應速度很快,但仍是有些躲閃不及,側身的剎那,被一縷勁氣擊中肩膀。

頓時間,一個只有拇指蓋大小的血洞呼呼的向外流血,林東更是吃痛的叫了一聲。

「好難纏的傢伙。」林東吃痛的暗罵一聲。

柳福則是陰冷的獰笑道:「小子,老子的陰擊耗費不了多少靈氣,等你全身被破出數百個血洞,老子在帶你去見老爺。」

說完,又朝著那些圍觀群眾的方向看了看,心頭略顯得意。

然而,林東卻抬眼直對柳福,突兀的冷笑一聲:「你先去死吧。」

「恩?」


柳福正是有些疑惑,突地,背後傳來一股揪心的刺痛,一道血柱噴射而出,身體就彷彿被定住一般,僵在了原地。

就是這個當口,林東不顧鮮血直流的傷口,靈氣噴涌在腳下,如流星一般從原地一閃而過,直衝柳福。

「你……!」

柳福瞪大著眼睛,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覺得體內的五臟六腑好像被什麼東西吞噬著,那揪心的刺痛讓他眼前陣陣眩暈。他很想盤膝坐地,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但已經臨近的林東卻讓他空不出時間,轉頭對著幾個有些傻楞的家丁咆哮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阻止他!」

林東速度再度加快,現在這是難得的好機會,他現在也不管是不是有人看著,也不管對方是什麼人,既然要殺他,就要付出代價。不過被這個家丁纏上,一定會浪費時間。

「小子!你敢傷害我們福老大!」

就在林東離柳福不足一米之時,其餘幾個家丁總算是壯著膽子走了出來,人手一把長刀,四人連排擋在林動的身前。有一個還直接拉響了一個光彈,直衝半空,囂張的叫道:「小子!你敢對我們柳家出手!不出一分鐘,柳家的其他人都會趕來!你死定了!」

「哼!」

林東當即冷哼一聲,還是差了這麼一點兒,若不是這幾個傢伙擋著,剛剛很可能已經有機會湊過去殺了柳福。畢竟現在的噬魂蟲還處於新生期,只能做短暫的陰人之用,時間長一點兒,就可能被驅逐體內。

「若是我在三息之內湊近那傢伙的身邊,或許我還有機會。」

眼看著一個家將的長刀砍了過來,林東避也不避,身體直接轉了一個圈,向右移動了半分,躲過半分。

正欲出手,一條鑲著鉚釘的長鞭卻悄無聲息的從身邊擦過,徑直捲住揮刀家丁的身體,隨即被硬生生的拉扯起來,重重的扔到一邊。

林東趕忙回頭兒看去,只見原本隱匿在人群中的官微手揮長鞭的站在身後不足兩米的位置,一手叉腰,臉上滿是笑意:「東林,本小姐說過,出了事兒我負責。你干你的,本小姐親自出手替你搞定這些雜碎。」

說話間,又是長鞭襲出,捲住一人的身體壓在剛剛倒地的那一個。

而此刻,林東回頭的剎那,眼前已經少了兩人的阻攔,柳福正盤膝而坐,身上冒出洶湧的靈氣波動,嘴角帶著一絲狠色。

「該死的東西!快從我的身體裡面滾出去!」

「小蟲,回來。」

林東心中一動,心底喝了一聲,噬魂蟲可是個寶貝,絕不能因此受了什麼損傷。


與此同時,林東不會浪費這個機會,再度踏前一步,體內氣海轟轟而動,猛地揮動拳頭,看似是平淡無奇的一拳,實則暗藏殺機。

「兩倍拳力,爆!」

柳福也在這時猛地睜開眼睛,抬眼看著近在咫尺的一拳,臉上的憤怒更顯猙獰。

「小子,你竟是陰招偷襲我!老子定要把你挫骨揚灰!」

對此,林東完全不為所動,拳頭狠狠的下落,眼中毫不避諱的充斥著殺機。

柳福一隻手緊握住長刀,另一隻手也同樣轟過去,身體仍保持坐的姿勢。

「小子,老子一定把你砍成三截。」柳福眸中神色跳動,心中暗想著。 暝山墓穴,也就是龍炎真人的墓穴,是劉封此次的目的地。

經過一番長談,劉封才知道,原來兩年前,白蒼與猛離開莽大陸之後,就到了飛龍大陸,在暝山生存。

他們都擁有着絕佳的天賦,即便是在莽大陸那種廢棄之地,也能修煉突破大士境界,數百年的積累,真正的厚積薄發,所以到了飛龍大陸之後,立即便取得了一個難以想象的進步,修爲幾乎是一天一個層次,現在的猛和白蒼,都已經是暝山最爲強大的獸王之一。

不久前,白蒼髮現有一些煉氣師不斷闖入暝山,經過多方打探之後,終於確定了關於暝山墓穴的信息。

不過,他們僅僅知道,這是一個高人前輩的墓穴,既不知道更多的細節,也不知道,這背後操縱的人物,乃是飛龍七霸中的神兵主和翻山海。

劉封和張凡有約,也不好把事情全部挑明,只是選擇性的透露了一些信息,讓猛與白蒼瞭解到插手暝山墓穴之事,可能帶來的危險性。

“幹!竟然是神兵主和翻山海兩人在背後搞鬼,我正好會會他們!”哪裏知道,在得知這些事情之後,猛擡手就把手中的酒罈砸得粉碎,高聲吼叫:“暝山說什麼也是我的地盤,寶物出世,竟然想偷偷吞了也不分我一份,門都沒有!”

他威風凜凜,戰意勃發,竟然絲毫不因對手是七霸人物而有所動容。

事實上,以劉封的感知,也根本無法查探到,猛此刻到底處於什麼境界。

接下來的日子,劉封一邊安心養傷,一邊修煉鴻蒙破身決。

注入氣海的神念,已經不再虛無,而是漸漸有了血肉,似乎是在劉封的氣海中,孕育出了一個胎兒。

以劉封的瞭解,至少等到自己進入到大行者高階之後,這“胎兒”就能破繭成蝶,真正化作陽神分身。

半月之後,劉封傷勢全復。

甚至,在白蒼和猛的幫助下,他的修爲也有所精進,只需要一個契機,就能再進一步,邁入到大行者中階。

不過,劉封的進階和其他人有些不同,畢竟他需要三大流同時修煉,所以這所謂的契機,可能隨時會出現,也可能會耽誤較長一段時間。

依據白蒼和猛得來的消息,暝山墓穴應該在半月之後就會開啓,劉封和猛、白蒼一起上路了。

在得知了劉封的具體目的之後,猛是直腸子,他不放心張凡,擔心劉封被算計,說什麼也不肯放劉封離開了。

劉封本來覺得自己此次行動有太多不測,不想拖累了兩個好友,但是白蒼和猛的修爲都遠高於他,而且熱忱難當。最主要的是,即便自己不和他們一起,他們也還是會摻和這事情,在明處甚至可能和飛龍七霸中的人物直接對話,劉封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

思慮再三,劉封決定帶兩個好友一起,偷偷潛入暝山墓穴。

用了數天的時間,在暝山中,劉封找到了張凡留下的暗記。

龍炎真人的墓穴,深埋地底,連通地面門戶,但是有着護穴大陣守護,隱蔽在暝山之中,即便是飛龍七霸這樣的人物,也察覺不出。

時日久遠,過了數千年的時間,護穴大陣逐漸衰敗,墓穴的氣息便漸漸顯露了出來,直到被張凡幾人發現。

只是,這大陣雖然破敗,卻依舊有着不可估量的威力。當日張凡三人,試圖強行進入其中,並未能打開墓穴門戶,結果無功而返。不過,飛龍七霸也是見多識廣之人,通過一番對詩,知道這個大陣只會越來越衰弱,不久就會更加破敗,到時候要打開門戶,就不成問題。

不過,如果擁有龍炎地火,打開門戶的機率自然就會更大一些,甚至可能通過地火感應,直接穿越門戶,進入墓穴之中。

龍炎地火屬於煉兵閣,神兵主和翻山海暗中協議,出手打傷張凡,隨後唆使李家和仙煉宗前往奪取地火閣樓的所屬權,想要暗中把龍炎地火據爲己有。


只要把地火閣樓拿下,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進入其中,獲取龍炎地火氣息。

不過張凡先一步進入了地火閣樓,在六層療傷,震守閣樓,而後劉封的出現,更是解了張凡的困擾,把李家和仙煉宗徹底逼退。

神兵主、翻上海雖然聯手打傷了張凡,但是幾個勢力之間,卻也沒到翻臉幹架的程度,只是在暗中較勁,各使手段。

張凡保住了龍炎地火,神兵主和翻山海卻封鎖了暝山,在他們看來,得不到龍炎地火,門戶依舊可以強力破開,真正需要防備的,僅僅是張凡而已。

不過,劉封的暗中潛入,和白蒼於猛的出現,卻已經成了一個變局。

龍炎子火緩緩的在手心涌現,忽閃忽滅,雖然還不具備太過強大的力量,但是屬於龍炎地火的氣息卻已經十分濃烈。

劉封把龍炎子火打入地面,龍炎子火鑽入地底,很快消失不見。

這也是張凡所交之法,護穴大陣一旦感應到龍炎子火,必然會有變化。

半晌過後。

“劉封兄弟,這東西真管用?”猛壓的聲音無論怎麼壓低也依舊粗狂嘹亮:“還不如直接找出這個大陣,強力破掉了便是。”

“飛龍七霸三人合力都不能破除,即便現在,他們也只是等待大陣自然破敗,你我又有什麼能力強力破除。”白蒼說道。

這兩妖獸,一向都是白蒼比較沉着,所以他的話,猛一般也不會反駁,只是有些不耐煩的接了一句:“幹!那張凡的小子,也不知到底靠不靠譜!”

突然之間,劉封的神情凝重起來。

他和煉化了龍炎子火,能感應到龍炎子火在地底的動靜,而此時,他就感覺到了,龍炎子火已經接觸到了護穴大陣,一陣陣的悸動,正從大陣內部傳出。

劉封的神念無法控制的也發出了一陣悸動,然後他似乎看見,從地底深處,一圈圈的奇特的波動漣漪,如同在地底打開了一條通道,在龍炎子火的帶領下,飛速的往自己衝了過來。

“做好準備,護穴大陣的通道開啓了!”劉封急聲叮囑。

話音未落,龍炎子火就從地底衝出,一條看不見,但卻事實存在的通達,直接往劉封三人衝了過來。

“這是破虛之法,空間通道?”白蒼驚呼出聲,下一刻他就被波動淹沒。

一息之後,波動驟然消失,而地面上的劉封三人和龍炎子火,也一同不見。

一個纖細的人影,從黑暗中涌現出來。

他表情麻木,眼神呆滯,走到剛纔波動漣漪消失的地方,伸出雙手,五指張開,似乎在摩挲着什麼。

他五指纖細,柔美,說不出的好看,根本不像男子的手指。

五指在空中劃過,莫名的出現了一道傷痕,血跡一滴滴的掉落,滲透進入了地面。

突然間,一圈圈的空間波動再次泛出,地底的空間通道又一次涌現。


然後,他也消失在原地。

半晌之後,一前一後,兩個人駕着騰雲從天而落。

這兩人,一個身形瘦長挺拔,如同出鞘的利劍,鋒芒畢露。一個是高大魁梧,如山一般強壯。更主要的是,這兩個人明明是煉氣師,身上卻沒有任何的元氣波動。

煉氣師徹底收斂自身的元氣波動,除非有祕法掩蓋,否則至少也要宗師修爲。

如果,有飛龍大陸的大人物在此,就會認出這兩個人才是飛龍真正的大人物,七霸中的人物,神兵主和翻山海。

“這是護穴大陣的波動。看來這裏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神兵主嘴角浮現出一抹自信的笑容,低聲說道。

“還有龍炎地火的氣息,難道是有人通過龍炎地火,打通了墓穴的通道,先行進入其中了?”翻山海聲音也如洪鐘大呂般響亮,他說道:“我們已經派人盯着地火閣樓,龍炎地火肯定還在其中,這段時間,也沒有任何人進入其中獲取到地火氣息,這裏應該不會出現龍炎地火氣息纔對。”

“你忘了數月前的,有很多人進入地火閣樓,最終只有一個叫做劉封的小子進入了五層以上,並且活着出來了?”神兵主沉吟道:“當日吩咐李世傑把他抓來,結果李世傑反而失去了蹤跡,我們一直在暝山關注護穴大陣的動靜,就把這事情給拉下了,現在看來,這個小子,恐怕並不簡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