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林昊扭頭看了一眼,說實話,包括乾元聖女夕月在內,四個萬古絕仙之資,他一個不認識。

看來是前世發跡太快了!

又或者,這四人空有資質,卻沒能順利成長起來!

想著,他也不想理會,準備背著唐婉上去。

不曾想還是被攔住了,乾元聖女身邊一金衣男子淡淡道:「夕月師妹問你話,你難道不曾聽見?」

林昊皺了皺眉。

男子又道:「今日給在場諸多同道面子,自廢修為,帶上你的女人,滾。

這乾元城,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這九重仙塔,更不是你該奢望的地方。」

林昊想了想,道:「若本帝說你即刻自廢修為,便饒你不死,你不會相信的對吧?」

男子冷笑。

夕月滿目鄙夷。

往後,全場鬨笑。

固然不願見到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可此情此景,尹天瑤清楚她已經不夠資格來阻止了,是故也只能眼睜睜看著。

林昊點頭:「看來是不信。」

說著回頭笑問:「小婉,你說怎麼辦,我都聽你的。」

唐婉柔柔一笑,伸手摸了摸他的臉:「今次就隨你吧,別見太多血就好。」

時日無多,今次就放縱他一回吧!

今次一別,卻不知來日重逢又是何年何月,何苦再拘著他?

便也是這話,宛如出鞘之劍,林昊整個人氣勢變了,鋒芒畢露,諸天雲涌。

根本沒有多餘的動作,他連人都沒放下來,只一眼,那萬古絕仙之資的金衣男子便不受控制轟然跪倒,碎裂一地青石,亦破碎一地眼球。 跪下了!

堂堂萬古絕仙之資,偌大修真界一隻手數得過來的絕世奇葩,盡抵不住一個眼神,就這樣於眾目睽睽之下跪倒在地。

這一跪,尊嚴盡失。

這一跪,萬古偉業付諸流水。

這一跪,若不能將這屈辱百倍千倍乃至萬倍討回,則前途終成泡影,萬古鴻途再也休提。

可事實上,根本沒幾個人反應過來這到底怎麼一回事,根本沒幾個人鬧明白為何那金衣男子好端端忽然就跪下了。

即便是那金衣男子自己,也有那麼一瞬間的錯愕,根本不敢相信是真的。

可事實呈現在眼前,他就是跪了!

待到回過神來,金衣男子雙目泣血,呲牙欲裂:「混賬,我殺了你——」

怒氣盈霄,蒼穹一片血色。

不愧是為數不多擁有萬古絕仙之姿的曠世奇葩,雖然目前的實力境界距離萬古絕仙之境尚有著一段十分遙遠的距離,可這金衣男子並不弱,戰力比尋常天仙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刻這男子殺心熾烈,一心只想將林昊挫骨揚灰,復仇雪恥。

便因為這股濃烈的殺意,彷彿沉睡的巨獸從地底蘇醒,忽然大地開始龜裂,咔咔咔咔,一道道裂紋蛛網般擴散之際,一塊塊碎石被剝離出來,緩緩漂浮升空。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一根根屹立不知多少歲月的古老石柱開始搖晃,分崩離析。

可怕!

原來這就是萬古絕仙之資的曠世奇葩,力量竟強大至此,簡直不應該存在於下界,簡直讓人絕望!

只是……

終究起不來。

哪怕真就是擁有者萬古巨獸的力量,哪怕真就是有著覆滅蒼穹的殺意,一切也只是表面好看。

真實來說,這金衣男子的力量相比林昊還是太弱了,再怎麼努力,也於事無補,根本起不來。

等發現這一點,金衣男子才恍然大悟,原來他並不是一時失察,原來他是真正被人一個眼神壓制了。

可越是如此,那份屈辱就越發強烈,那份殺意就越發不可抑止。

「殺!」

「我要殺了你!」

「膽敢侮辱本聖子,本聖子誓要將你挫骨揚灰,碎屍萬段!」

骨頭很硬。

從未想過屈服,也不可能屈服,這個時候,哪怕都七竅流血了,金衣男子依舊努力想要站起來,依舊殺心不減。

這一刻他身後的聖地,以及諸多中央修真界主星聖地都怒了。

「放肆!」

「竟敢來此處撒野,還不乖乖放開!」

「大膽狂徒,竟妄圖以一己之力挑戰天下道門,想死??」

「聖地威嚴不容侵犯,速速放手,自廢修為,否則殺無赦!」

「……」

一尊又一尊強者浮空,皆是隱世不出的絕世強人。

隨著這些人的出現,彷彿天地都被禁錮,充斥著怒氣,也充斥著森冷之氣。

這時乾元聖女也站了出來,淡然道:「實力不弱,難怪有如此自信,難怪不將我等放在眼裡。

可若因此就以為自己擁有在這裡為所欲為的能力,那就大錯特錯了。

現在本聖女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放人,然後立刻離開。」

依然自信。

這種自信來源於自身,同時也來源於身後的諸多道門聖地。

有她和那許許多多的強者站在前面,廣元聖子凌雲聖子等人皆不甘人後,紛紛出來威逼指責。

獨獨尹天瑤,此刻處於獃滯之中,臉燙得厲害。

她終於明白了!

她終於知道自己一直以來的表現究竟多麼可笑了!

一個能不動聲色間就讓萬古絕仙之資的絕世奇葩跪下后根本起不來的人,在她心裡的印象居然一直是妄自尊大。

如此可怕的一個人,如此一個她只能仰望的人,她居然認為他不夠資格成為伊娜的主人,她居然覺得以後不論她還是伊娜,都會遠遠超過他。

可笑!

真的可笑!

其實她沒說錯,不論她還是伊娜,又或者廣元聖子凌雲聖子等人,跟林昊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只是,不是林昊及不上她們的高度,而是她們遠遠無法望其項背。

當日他救了她,她以為是巧合。

當日他說他趕走了龍道人,她以為他吹牛。

當日他說他是從大裂谷底部進的龍之世界,她根本不相信。

而今再回頭看,他真的說大話了嗎?

或許,在他眼裡她一直就是個笑話吧,以他的實力,當日那場冰風暴,根本不用她出手他也定能安然度過。

只是這個時候明白又有何用?

終究還是太晚了,若是早些明白,事情定然又是另一番景象,可現在,她已經無能為力了。

這樣的場合,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一位承載著道門至高希望的曠世奇葩下跪,一跪不起,這與其說是打了某個人某個聖地的臉,倒不如說是打了天下道門的臉。

如此,他就是再強,又如何能夠倖免,她就是再大的面子,又如何能夠幫他脫罪?

只是,她依舊還是小覷林昊了。

準確的說,是這裡所有人都小瞧林昊了。

一群螻蟻而已,這所謂的威脅,林昊至始至終沒有看在眼裡。

在林昊來說,這些人都不值得他生氣。

目光落在乾元聖女身上,林昊淡然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在本帝面前大放厥詞?」

一句話,火上澆油,使得人群的憤怒愈發無法抑制。

乾元聖女面色冰寒:「林昊,你最好想清楚現在什麼處境再說話,否則別怪我沒提醒你。」

話音剛落,一股無形的威壓壓下,根本全無反抗之力,繼那金衣男子之後,這位頗具傳奇色彩的聖女也跪了。

靜!

同樣的情況再來一次,整個天地間一片靜默,鴉雀無聲。

就連乾元聖女都懵了,她一沒想到林昊居然如此大膽,二沒想到在林昊面前她就真的一點反抗之力沒有。

林昊淡然道:「說實話,本帝很不喜歡你這樣自以為是的女人。

你以為上次天道院是你看人面子給了本帝機會,殊不知,其實是本帝看在旁人的面子上,沒有給你難堪。

你覺得自己是至高無上的天之驕女,所有人都應該匍匐在你腳下,遵從你的意志,殊不知在本帝眼裡,你不過是個跳樑小丑,本帝根本不屑於理會……」

一番話下來,乾元聖女被說得一無是處。

可這些話打臉最狠的,其實不是別人,正是尹天瑤。 乾元聖女是個十分高傲的女人,她的驕傲,比那金衣男子有過之而無不及。

是以林昊的言行舉止,帶給她的屈辱是不論如何不堪忍受的。

她的反應跟金衣男子趨同,殺意來的還要濃郁一些。

與此同時,作為東道主,這個時候乾元聖地的人已經忍不住了,直接鋪出蔽天仙網,而後一尊尊強大的仙人顯露真形。

緊隨其後,諸多聖地不甘示弱,一張張蔽天仙網鋪天蓋地,一尊尊強大仙人崢嶸耀世。

只是這樣做的結果,卻只是將他們自己搭進去了。

當葉熏察覺不對匆忙趕來,群仙圍困之中,林昊已經祭出封天牌。

雖然只是冒牌的封天牌,可威力也不是蔽天仙網可比。

隨著封天牌的出現,那一張張仙網瞬間被破開,被遮蔽的天地法則驟然暢通無阻。

根本沒防到這一手,可以說幾乎就在眨眼之間,那一尊尊強大的仙人便徹底暴露天道之下。

與此同時,如乾元聖女一般早已夠資格飛升之人也徹底暴露形藏。

結果是震撼的!

仙人不允許逗留下界,乃是既定的天道法則。

從前那些仙人都是以一種欺騙的方式悄悄駐留修真界,而今這一暴露,瞬間仙門大開,仙樂飄飄,仙光彌天。

根本不受控制,那最強大的一批仙人瞬間被接引,身影消失在浩瀚仙門。

而後一尊尊仙人被迫飛起,朝著仙門而去。

恨!

這絕對是斷人前程了。

這一刻的咒罵聲,這一刻發毒誓的聲音,以此前任何一個時候都來得要多。

也是直到這個時候,尹天瑤乾元聖女等人才真正知道,這人比想象中還要可怕,他的狂妄並非沒有理由。

「阿彌陀佛——」

看著群仙飛升的景象,葉熏苦笑不已:「果然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我已經很努力想要阻止這一切了,不曾想終究還是沒能改變這一切。」

有些事情就是這樣,防得了初一,防不過十五。

原本那個雨天之後,她以為已經不會在出現預想中那種狀況了,沒想到今日依舊逃不過。

只是這樣一來,道門實力大損,元氣大傷啊!

固然佛道之間爭端一直存在,可同為正道,道門實力的削弱,對於佛門是絕對沒有好處的。

這是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晚了,事情已經是這樣,那些被迫飛升的,也拉不回來。

當然,這只是高層次修士心中的感受。

在周圍圍觀的十里群眾來說,大部分是樂於見到這種場面的。

因為這些人眼中,往往能夠順利飛升就是很了不起的事。

是以相對於中間的冷場,外圍觀望的人群中,議論不絕,呼聲一浪高過一浪。

林昊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目光淡然道:「可還有人要攔本帝?」

這話問得霸氣。

話音一落,別說有人跳出來,就是吭聲的都每一個。

實在受不住這等羞辱,乾元聖女厲聲道:「林昊,我道門到底與你有多大的仇,你為何歹毒至此?」

林昊看都不看:「沒仇,但是,辱人者,人恆辱之。」

語畢,再不多話,背著唐婉縱身而起。

鮮妻送上門:老公,輕點 人群抬頭仰望,這一刻,就連乾元聖女都禁不住抬頭,結果也沒用多長時間,幾乎就是眨眼間的功夫,林昊便帶著唐婉落在仙塔之巔。

這又不知打了誰的臉。

尹天瑤捂著臉,越發覺得沒臉見人。

廣元聖子凌雲聖子等人面色漲紅,只覺火辣辣的疼。

乾元聖女幾人,看著那高高在上雄姿英發的身影,一時間也有些獃滯。

也就這個時候,人群中爆出歡呼,如海嘯般愈演愈烈,捲起重重聲浪鋪天蓋地。

某一刻,一個魔性的笑聲傳出,柳夏自人群中長身而起。

「林昊,我來了,接住。」

柳夏成功把自己扔上了仙塔之巔,而後人群眼中,妖靈聖母被林昊抱住了。

緊隨其後,一聲嬌笑傳出:「叔叔,接住哦,不然以後晚上睡覺媽媽都沒空。」

這話有趣,信息量頗大。

可現在人群關注的只是女人的身份,那是魔門的天魔聖子。

也就這個時候,江未雨笑道:「我先上去了哦,你們看著辦。」

話語間輕輕一躍,並沒有讓人接,卻依舊輕鬆落在仙塔之巔。

見狀,尹天瑤廣元聖子等人更加羞憤得想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