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林希羽和秦崢兩個人同時竄了出去,瞬間就和對面的兩個武修打了一個照面。

兩個隊伍採取的都是差不多的站位,兩個近戰武修在前,剩下三人在後,不過區別的是,金元寶隊伍後面那三個都是強力的遠程攻擊手。

而秦崢這邊,陳浪注重靈活多於威力,而小胖子只能算個輔助。

一個隊伍的配置的優勢在於穩妥,進可攻退可守,還有一個則是在於無比強大的集火能力。

秦崢他們的策略很簡單,基於他和林希羽的強大實力,他只給陳浪他們交代了八個字,「不用管我們,放手打。」

但是小胖子他們也針對秦崢隊伍的特徵制定了特殊的情況。

秦崢隊伍最需要注意就是秦崢、林希羽還有風鈴兒三人。

而他們早就猜到,作為魂修,實力稍差的小包子定然會退在後防線上保護,因為他的防護能力是幾人中最強的。

遠,他有金蠶傘,根本破不了他的防禦。

近,他有落髮成陣,近戰根本無法近身。

所以風鈴兒就像是躲在最堅實的壁壘之後,暫時動不了的。

那麼他們集火的最佳選擇便是另外兩人。

而秦崢的身法詭異難辨,又可能擁有空間系的能力,所以小胖子的隊伍最終決定,先把林希羽打廢在說,爭取在起手就讓對方措手不及的失去一名主力。

一個大號的銅板帶著勢如破竹之勢在擂台上滾了起來,一路帶著咯咯咯的聲響,速度飛快地撞向林希羽,金元寶把自己碩大的身影藏在銅板之後,忽左忽右,讓人眼花繚亂。

另外那名木著臉的武修武器是一根長鞭,長鞭一甩,啪一聲巨響猶如撕裂了空氣,然後整個鞭身往前一探,直直抽向林希羽和秦崢的中間。

這一鞭抽得極其精準和老道,封住了林希羽的一條閃避路線的同時,還將她和秦崢隔絕了開來,讓他們無法互相支援。

同一時間,金元寶隊伍的三名魂師傅也出手了,頓時,一根輕柔曼妙的緞帶載著波光粼粼的水光從天而降,猶如一條咆哮的水龍。

然後,又是漫天的雷光和風刀,三個魂師上手就使用出了威力最大的元素技能。

魂修其實和力修一樣,走得是一種極端,所謂魂,便是靈魂。

每個人都有靈魂,但是分強大和弱小,天生靈魂之力強大的人便分了出來成為了魂修,然後在已有的靈魂之力的基礎上修鍊出衍生的魂力。

也有些人,會把這種魂力稱呼為精神力。

魂力的攻擊可以分為三種,一種是對敵人的靈魂直接產生衝擊,但是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攻擊者會冒著巨大的反噬危險,所以這類攻擊,現在的魂師幾乎很少使用。

一種就是魂力化實體的攻擊,類似於之前王沁的漫天魂刀或者風鈴兒的類聲波攻擊,這類攻擊的形態較為隨意,但是因為人的力量有限,所以施展出來的威力也有限。


但是一旦使用者的修為到了某種程度,這樣的攻擊是十分可怕的!

第三種,便是利用魂力震蕩空氣中已有的親和元素,產生類似蝴蝶效應的結果,借天地之力釋放出強大的攻擊。

但是魂力震蕩對釋放者要求極高,消耗也很大,所以一般的魂修都會把元素技能作為殺手鐧來使用,可是這一戰,金元寶隊伍的三位魂師,竟然同時請出了自己的殺手鐧,只為擊傷林希羽一人。

按照金元寶的說法就是,這叫戰略性的孤注一擲。

在他們的策略里,這樣的攻擊密度打在林希羽一個人身上,無論如何都無法繼續戰鬥了,只是他們想錯了,林希羽並不是一個人。

在他們料想中,就算秦崢速度再快,在這種措不及防的情況下怎麼也趕不及支援了,更何況他們之間還有一根正在飛速甩落的長鞭。

但是他們不知道,秦崢有個技能,叫做守護。

他從來不會讓自己的隊友,陷入一個人被包圍的境地。

只見得場上,淡黃色的光芒一閃,他就在眾目睽睽下,幾乎是瞬間就移動到了林希羽的身邊,甚至那根長鞭都還沒來得及落下!

這個速度!這份冷靜!這種對場上戰鬥的洞察力!

「大局已定……」江璃笑了笑,轉身離開看台,這場比賽已經沒有必要再看下去了。

孤注一擲?

一不小心,就變成了一籮筐碎掉的雞蛋。 「姐姐什麼意思啊?」喬安心裝作聽不懂。

「你知道我什麼意思。」喬綿綿忍著怒火道,「你怎麼會在這裡,還成了白伯母的女兒。你……」

喬安心抬手,打斷她的話,勾唇笑著說道:「姐姐不要著急,這件事情我會跟你慢慢解釋的。不過說來話就長了,所以我們還是先進去吧,趙叔茶水都準備好了呢。」

喬綿綿皺眉看著她。

喬安心笑盈盈跟她對視。


片刻后,喬綿綿深吸一口氣,點頭道:「好,進去說。」

喬安心轉身前,目光極快在墨夜司身上掃了一眼。

看著男人高大修長的挺拔身軀和俊美無雙的面容,她心臟砰砰砰的瘋狂顫動。

墨夜司。

雲城四大豪門之首的墨家二公子,墨夜司。

早在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身份必然不凡。

可她再怎麼也沒想到,他的真實身份會顯赫尊貴至此。

天下間,怎麼會有如此完美的男人。

這個男人,就像是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

他的方方面面,都那麼符合她的要求。

只可惜……

這麼完美優秀的男人,竟然讓喬綿綿這個小賤人給勾走了。

可這也代表不了什麼。

她連白家千金的位置都能搶到手,何況一個男人。

她現在有了白家千金這一層身份,便足以般配得上墨家的男人了。

以喬綿綿現在的身份,是肯定進不了墨家的門的。

而她可以!

只等小賤人被踹了,她何愁以後沒有機會。

*

喬綿綿和墨夜司剛進大廳,就看到了系著圍裙從廚房裡走出來的白夫人。

重生凰寵傾天下 綿綿,夜司,你們來了啊。」

白夫人一看到喬綿綿,忍不住上前握住了她一隻手,親昵道:「綿綿,你餓了沒有?再等等,伯母馬上就可以把飯做好了。」

喬安心看到白夫人對喬綿綿依然那麼親熱,臉色不由得一沉,心裡暗罵了幾句小賤人後,佯裝吃醋的嬌嗔道:「媽,姐姐一來,你眼裡就只有姐姐了。」

「我都要吃醋了。」

白夫人聽到她喊的那一聲,臉上神情僵了下,過了幾秒后,才訕笑著說道:「你是自家人,綿綿和夜司都是客人。何況綿綿是你姐姐,你難道不希望我對她好一些嗎?」

「……當然不是。」喬安心臉色也僵了下,咬了咬唇,擠著笑容道,「我當然希望媽你可以對姐姐好一些啊。我就是……開開玩笑嘛。」

哪怕喬安心並不是很在乎白家人對她好不好。

但是,她看著白夫人對喬綿綿這般親熱,對她這個「親女兒」卻一直淡淡的,心裡便不平衡了。

她才是白夫人的「女兒」。

喬綿綿不過就是一個外人。

可白夫人對一個外人比對她還要好。

「媽。」喬安心不肯在這種時候輸給喬綿綿,她走過去,親親熱熱的挽住了白夫人的手臂,輕晃著她的手臂嬌滴滴的撒嬌道,「你快別去廚房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下人去做嘛。我知道你是想親自下廚做頓飯給我吃,可是我捨不得你那麼累嘛。」 被她挽著的白夫人身體僵了下,臉上露出不自然的神情。

她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道:「這頓飯是我昨天答應了你姐姐的。」

從白夫人知道喬安心極有可能是假冒的后,本來就對她不喜,現在更是厭惡透頂了。

要不是白玉笙讓她忍著,以免打草驚蛇,她現在已經忍不住把人趕走了。

再加上相處了大半天,在見識過了喬安心的脾氣秉性后,白夫人可謂是極其討厭她了。

她忍了忍,又淡淡的說了一句:「還有,白家只有員工,沒有下人。現在不是封建社會那樣的年代了,什麼主子下人那一套,我們白家不興這些。」

喬安心接連被打臉,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

她原本是想在喬綿綿面前秀優越的。

可白夫人現在卻讓她在喬綿綿面前失了面子。

她臉色頓時就有點不好看了。

可在白夫人面前,她也不敢使性子,就算她不在乎白夫人喜不喜歡她,但也不想讓白夫人厭惡她。

尤其是現在她還沒在白家站穩腳。

她還是需要表現的乖巧一點,懂事一點,博取白夫人的歡心的。

「媽,對不起,我沒注意到這些。」喬安心咬咬唇,一副可憐又委屈的模樣,「我並沒有瞧不起誰。以後我會注意的,不會再那樣稱呼他們了。」

白夫人淡淡的「嗯」了一聲。

一個小時前,白玉笙打了電話給她。

現在幾乎可以確定,她這個「女兒」是假冒的了。

她真正的女兒,應該是喬綿綿。

白夫人雖然很氣憤被騙了,可一想到喬綿綿會是她女兒,心情很快又愉悅了起來。

她本來就很喜歡喬綿綿。

現在再有了母女這一層關係,就更是時時刻刻都想去親近了。

她敷衍的應了喬安心一聲后,又拉著喬綿綿親熱道:「你們怎麼來這麼早了?夜司工作忙完了嗎?對了,你不是想看橘子嗎,我現在就帶你過去看看它。」

「橘子可是最喜歡漂亮的小姐姐了,它肯定會很喜歡你的。」

「現在可以過去看它嗎?」

喬綿綿在白夫人朋友圈裡看過那隻大橘,雖然白夫人說大橘是流浪貓,可是大橘那體型和毛色一點也不比養在家裡的寵物差。

被白夫人喂得油光水滑的,看著就特別好擼的樣子。

白夫人笑眯眯的說道:「當然可以啊。玉笙剛打電話給我,說要回來吃晚飯。反正他還有一會兒才到家,我們就等等他吧。」

喬綿綿這個時候倒沒有很想擼貓。

她只想找個機會和白夫人單獨談談,問清楚喬安心的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

不管怎麼樣,她覺得她得把真相告訴白夫人。

不能讓白夫人繼續被喬安心矇騙下去。

所以當白夫人提出帶她去擼貓時,她便點頭答應了。

「那夜司,我就先借走綿綿一會兒了。你不介意吧?」白夫人玩笑語氣的和墨夜司說道。

墨夜司勾勾唇,鬆開牽著喬綿綿的手:「當然不介意。」

「那我可就把人帶走了。」 金元寶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崢真的趕上了,而且分秒不差。

先是長鞭落在了空處,打碎了一地的地磚,上演了什麼叫做鞭長莫及。

然後只見秦崢攬住林希羽反身一擁,所有的攻擊全打在了他一個人身上。

守護盾破,然後觸發NPC保護。

「好機會!」金元寶見秦崢在戰鬥中竟然敢露背,手上用力一推,推著銅板就用力撞了上去。

誰知,眼看就要撞到了,突然好像碰到了一層透明的薄膜似的,然後,他就被彈了回來。

秦崢的NPC保護有足足三秒鐘的時間,這段時間,他想正對就正對,想背對就背對,誰能奈他何?

金元寶的攻擊失效,接下來,他們隊伍就受到了秦崢和林希羽兩個人極為恐怖的絕地反擊。

秦崢甚至都沒有全然轉過來,便只是轉頭看了他一眼,就以極為詭異的姿勢撞了過來,然後金元寶就感到了一股無法抗拒的暈眩。

等他清醒過來,瘋狂旋轉的秦崢已經在他的胸口上劃了數刀,刀口很淺,卻血流不止,而且四肢赫然變得極其沉重。


這時候,陳浪的箭也到了,兩束綠光直接扎進了反應異常遲鈍的金元寶的肩膀,綻開了兩朵妖冶的血花。

另一邊,林希羽的扇卻是和木臉武修的鞭碰撞在了一起。

狂風四起,漫天的扇形中,一名少女恰似在翩翩起舞。

「風之輪舞!」這時,台下有不少曾經聽說過這招的人失聲叫道。

墨無影身邊那身材修長的男子也突然神色大變,脫口而出,「怎麼可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