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林嶽砍柴可不敢怠慢,不然,柔姐一不高興,就沒有晚飯吃了,在這裏,林嶽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沒有晚飯吃,那可是柔姐親手下廚煮的,單單是那從廚房傳出來的香味,就讓林嶽和龍爺爺兩個大男人,不停地流口水,當開吃的時候,林嶽和龍爺爺這兩個吃貨,不停地往嘴裏塞,一下子,飯桌上的食物就被他倆給吃光了。

林嶽揹着一大擔柴,走在林間小路上,突然,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一頭棕黑色大狗熊,竄了出來,擋在林嶽的身前,惡狠狠地看着林嶽。

林嶽清楚,這是一種熊類魔獸,本來,這裏應該不會有魔獸出現,現在,突然出現一頭體型巨大的狗熊魔獸,嚇了林嶽一跳。

不過,林嶽並沒有驚慌,因爲,越驚慌,就會讓自己的行動越亂。

吼!

狗熊朝着林嶽吼了一聲,聲音非常巨大,震得林嶽的耳膜差一點破掉,周圍落盡了樹葉,林嶽除了感覺到狗熊的聲音太大之外,還有一個感覺,這傢伙,是有多久沒漱口了,口居然這麼臭,林嶽可以肯定,狗熊憑着它的一嘴口臭,就能夠輕易打敗他。

“你想要幹什麼?”林嶽沉聲說道,眼神中充滿了戒備。

“吼!”狗熊沒有回答林嶽,而是直接衝向林嶽。


林嶽看見狗熊朝着自己衝來了,卻沒有一點兒驚慌,而是當狗熊差不多要跟自己零距離接觸的時候,林嶽拿着砍刀,緩慢地往前一刺。

噗!

毫無疑問,這聲音,是從狗熊的身體響起的,正是砍刀刺入狗熊腹中的聲音,狗熊的熊掌,就差五釐米,就拍到林嶽的頭上了,但是,卻沒有繼續拍下去。

林嶽將砍刀抽了出來,狗熊直接倒地不起。

看着這把砍刀,他似乎覺得,自己剛剛的那一刺,似乎非常熟練,前刺再收回,行雲流水的動作,如果不是練過,肯定不可能做得到。

“不管他了,現在得快點回去了,不然,柔姐又要生氣了。”林嶽將砍刀收好,然後,輕鬆地拖着這個體型比他大了幾倍的狗熊朝着小道走去。

“柔姐,我回來了,看看我給你抓回了什麼。”林嶽來到小竹樓下,喊道。

“小天回來啦!有什麼東西給姐啊?”小柔從竹樓中走出來,笑嘻嘻地看着下面的林嶽,說道,“喲?狗熊! 名門老公壞壞愛 ,小天,今晚姐給你加菜,燜熊掌!”

“哦,耶!太好了!”林嶽高興地蹦起來,完全沒有顧及周圍的目光,直接擡着狗熊上到廚房。

剛剛圍觀的衆人都走到林嶽剛剛放狗熊的地方,那裏已經有了一個大坑,他們紛紛議論着。

“爲什麼這奇怪的龍家,居然又多了一個人,又是龍小柔的弟弟,太奇怪了。”

“對啊!我以爲,他們只是祖孫兩而已,沒想到,現在又多了一個能夠殺死狗熊的弟弟,這龍家,看來不簡單啊。”

“對啊……”

“沒錯……”

“咳咳。衆位鄉親父老,能否聽村長我一句,龍家的人,我們惹不起,你們要切記,切記。”一個拄着柺杖的老人咳嗽幾聲,說道。

且不說圍觀的鄉親,小竹樓上,本來有一扇門微微開了一道縫隙,這個時候,它卻已經閉合起來,龍爺爺躺在裏面的躺椅上,呵呵笑道:“這孩子,看來是可造之材。”

龍爺爺說完,呼吸均勻地躺着,好像是睡着了。

“好了,小天,你去給姐看火吧,這頭狗熊,可是有最重要的東西哦,那就是魔核,這東西,可珍貴了,這狗熊,應該出產的是土系三階魔核,還是可以用做藥材的。”小柔說着,手起刀落,便在死去的狗熊的頭部開了一個口子,玉手伸進去,掏出來了一顆棕褐色的晶核,這就是魔核。

魔核上,還有着狗熊的鮮血和那一灘灘白色的東西。

小柔手上,也自然是沾上了鮮血,不過,她卻毫不在乎,拿去洗洗乾淨,然後,就回來了。

林嶽看着小柔手中把玩的魔核,此刻的魔核,已經被小柔連着她的右手給洗乾淨了,晶瑩剔透的魔核,非常好看,如果不是魔核,那它就肯定是普遍的裝飾物。

“姐,你不覺得,你剛剛很血腥嗎?”林嶽一邊放柴火,一邊問道。

“不覺得, 舌尖上的精靈大師 ,你就不會感到血腥了。”小柔說道。

“那是四千多年前的事情了,曾經,我們人類遭受過一次魔獸的大規模進攻,正因爲那次進攻,害得我們人類,再也很難出現最強者。那羣魔獸,衝入人類城鎮,看見人類,就直接抓住,再從他們身上,活生生的撕下一條手臂或是一條腿,就在那些人類面前,給吃了下去,吃完一條,又撕下一條,繼續吃,那痛苦,可想而知,如果是直接吃了腦袋,那麼,他就不會承受到這些痛苦的,可是,那羣魔獸,就是爲了看人類看着自己的手腳,被撕下來,當場吃掉的痛苦表情,所以,慢慢折磨這些人類。很快,不夠一個時辰,魔獸軍團就滅了幾個大小差不多相等的城鎮,那時候,我們什麼也不知道,當魔獸軍團蔓延到帝都附近的時候,我們才發覺,這個時候,人類早已經被滅個乾淨了,所剩無多的,都是躲在大家族中閉關的強者……” 小柔講着這麼一段辛祕,林嶽聽得,那叫一個憤怒。

“當那些強者聯合起來,共同對抗魔獸軍團的時候,魔獸軍團已經發展得異常強大,靠着無源無盡的人類作爲食物,它們各個都身強力壯,我們的人類強者,最多隻能以一敵十,在交戰數個月之後,人類強者實力皆不濟,只剩下三大帝都還未被侵佔,到了最後,他們聯合在一起,佈下了一個大陣,耗盡人類天賦,纔將魔獸給打跑,也因爲這場大戰,我們人類才漸漸變弱,直到今天,都還沒有恢復過來,連一個涅槃境的強者,都未曾誕生……”

林嶽聽到了這段自己從未聽說過的辛祕之後,非常憤怒,直接將手中粗大的木材給直接捏碎。

“沒想到,我們人類,如此差勁,就是因爲那場大戰!”林嶽憤怒的道。

“不過,我們現在也休養生息了幾千年的時間,也是擁有了一定的積累,我們現在並不懼怕魔獸了,我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人類,將在大陸上重現當年的輝煌!”小柔激昂地說道,“好了,別在那裏捏木材出氣了,姐我給你做燜熊掌。”

“謝謝姐。快點,我餓了。”林嶽將這段辛祕牢牢記在心裏頭,他暗暗發誓,絕對不會再讓魔獸欺壓人類的事情發生!

“別催嘛,燜熊掌就是需要時間,如果你沒時間等待,那麼,柔姐我就自己吃。”小柔氣鼓鼓地說道。

“別啊,柔姐,我錯了還不行麼,讓我吃嘛。”林嶽看着小柔親手砍下兩隻大熊掌,眼裏的貪婪,頓時放大,緊緊盯着那兩隻熊掌不放。

……

林嶽在香味與肚子的嚴重抗議之中,艱難地度過了一個時辰的時間,終於,燜熊掌出爐了,林嶽二話不說,就拿起一個噴香的大紅熊掌吃了起來。

“吃慢點,別吃噎着了,你看你柔姐我,吃得多慢條斯理啊,多優雅,多有文藝範啊。”小柔手裏也拿着一隻大熊掌,慢慢地撕下上面的鮮肉,還冒着股熱氣呢,然後,張開紅脣,將熊掌肉放進嘴中細嚼慢嚥,還不忘提醒林嶽。

“我沒……”林嶽“事”字還未脫口,就因爲吃得太快,劇烈的咳嗽起來。

“你看吧,說你也不信,你柔姐我,說的可都是真理,誰叫你不聽的。”小柔給了一個白眼給林嶽,弄得林嶽臉紅了一陣子。

“什麼東西,這麼香?”爺爺從廚房外面開門而入,用鼻子聞着香味,發現林嶽和小柔手裏都啃着一個去掉半邊肉的熊掌,不禁一氣,鬍鬚都飛起來了:“小天、小柔,居然有好吃的,都不叫我這個糟老頭子,是不是忘了還有我這個糟老頭子啊?”

林嶽看見爺爺要發怒了,趕緊說道:“爺爺,我們這不是剛剛夠兩個人吃嗎?而且,那邊還有這麼大一隻熊,夠你吃的,我讓柔姐幫你弄了它啊。”

“我……”小柔看着這麼大一隻狗熊,她怎麼弄啊,剛剛想要說些什麼,就被林嶽拉了出去。

“爺爺,我們先去幫你洗好這隻熊先!”林嶽一手拉着小柔,一隻手拖着那狗熊的腳,就跑下了竹樓,跑到離竹樓不遠的小溪邊,將那隻狗熊給洗個乾乾淨淨。

林嶽洗乾淨狗熊之後,先把它的頭砍了下來,扔在一旁,狗熊的嘴這麼臭,怎麼敢吃啊,然後,就將身上的毛給剃去,用刀割成一塊一塊的,然後,用一個籃子盛着,遞給小柔,說道:“姐,這就交給你了哦。”

小柔接過這堆狗熊肉,小嘴嘟着,明顯不滿:“這老頭,不就是嘴饞想要叫我幫我弄吃的嗎,哼,我就給你做一餐,小柔特製!小天,走。”

林嶽不知道什麼是小柔特製,不過,聽小柔的語氣,看來,不是什麼好東西,他也只好暗暗爲爺爺祈福了……

小柔特製,小柔不用半個時辰就做好了,放在餐桌上,然後,請來爺爺,讓他就坐,品嚐,爺爺聞着那香味,不停地流着口水,二話不說,拿筷子開始吃起……

“咳咳。水……”爺爺掐着自己的脖子,舌頭伸得老長老長。

小柔就給爺爺遞來了一杯水,爺爺想都沒有想,直接喝了下去,一入腹,更加鹹的味道,漫上了脖子,爺爺看了一眼微笑的小柔,便知道自己又中計了。

“丫頭,算你狠!”說完,他便消失不見了,一下子,他就出現在小溪邊,一個頭扎進去,不停地喝着小溪中的水,喝得爺爺的肚子都漲起來了,他才罷休。

“丫頭,你不怕鹹死你爺爺麼?跟你爸一個樣!就愛調皮!看我不收拾你!”爺爺又回到了剛纔他做的位置上,看着依舊面帶微笑的小柔,伸出了手掌。

樣子,好像要打小柔。

不過,爺爺舉了幾秒鐘,又放了下來。

“唉,我還是下不了手啊,小天,過來。”爺爺指了指在一旁看戲的林嶽,然後,勾了勾手指。

“爺爺,幹什麼?”林嶽受到爺爺的召喚,屁顛屁顛地走了過來。

“幹什麼?呵呵,當然是……打你啦!既然丫頭打不成,那就打小子吧。”爺爺說道,然後,手裏一陣吸力,將林嶽吸到自己身邊,然後,對着林嶽的屁股就是來了幾掌。

“哎呀!哎喲!啊!呀!媽呀!天哪!爺啊!姐啊!救我啊!”林嶽雙腳又動彈不得,站在原地,被爺爺,一掌又一掌不留情的打在自己脆弱的屁股上。

他看着小柔,他是替小柔受罰的替罪羔羊,所以,只能求救她,沒想到,小柔居然坐了下來,看着他被打,無動於衷。

“姐!我恨你!”林嶽忍着屁股的火辣辣的疼痛,說道。

“恨姐?那你以後的晚餐取消……”小柔笑嘻嘻地說道,直接讓林嶽沒火了,直接慫了。

爺爺一掌又一掌打在林嶽的屁股上,一掌比一掌還大力,看着林嶽身體沒有什麼變化,滿意地點點頭,然後,繼續加大力度,“撫摸”林嶽的屁股。 是夜。

林嶽趴在牀上,臉上呈現着痛苦的神色。

爺爺下手,那可不是一般的狠吶,林嶽的屁股,直接被爺爺打得,肉又“多”了一圈,現在,連坐都坐不了了。

“小天,睡了嗎?”門悄悄地開了,溜進來一道倩影,看見林嶽一動不動地趴着,以爲林嶽已經睡着了。

“沒呢,睡不着啊,爺爺下手太重了,現在我還疼着呢。”林嶽睜開眼睛,偏過頭來,看着跑進來的小柔,說道,語氣中還有一股生氣的味道。

“哎呀,我知道是我不對,好了吧,你看,我這不是來給你賠罪了嗎?”小柔歉意地說道。

“哎,別、別,姐,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沒事,你回去吧,天黑了,要回去休息了。” 我有一個立方體(都市之步步崛起)

“你是在認爲,我做了手腳?”小柔頓時不高興了,小嘴撅得可以掛油瓶了,“哼,你姐我好心好意給你帶來爺爺特製的金瘡藥,你居然不感謝我就算了,居然還懷疑我,早知道我就不費這麼大的危險去偷爺爺的金瘡藥了。”

“好啦,對不起啦,我錯了,行麼,”林嶽聽說小柔居然跑去偷爺爺的特製金瘡藥,心裏也是一陣感動,不禁暗罵自己,爲什麼要懷疑她,“給我吧。”

伸出手來,就要拿藥。

“給你?你能夠敷上去麼?”小柔瞧不起地看着林嶽說道。

“也對,那……”林嶽這纔想起,無論怎麼樣,自己都不能夠好好地敷上藥。

“讓我來吧……”小柔輕聲說道,林嶽看到,她已經低下頭來了,耳邊通紅,顯然害羞了。

“這、恐怕不好吧,姐,還是給我自己來吧。”林嶽說道。

“有什麼不好的!你是我弟弟,我是你姐,有什麼大不了的!”小柔突然擡頭,大聲說道。

然後,直接走過來,扒下林嶽的褲子,露出了他那通紅通紅還留着許多大手印的屁股。

“爺爺下手還真是狠啊。”小柔一邊說着,一邊給林嶽的屁股敷藥。


一陣冰涼的感覺,從林嶽的屁股傳遍全身,林嶽不禁打了一個冷顫,柔若無骨的小手剛剛觸碰到林嶽的屁股,被突然的冷顫嚇了一笑,又收了回去。

“怎麼了?”小柔臉色通紅地問道,林嶽只是沒有看到而已。

“沒、沒事……”林嶽搖搖頭。

小柔“哦”了一聲後,便沒有了聲息,頓時,整個房間顯得無比地寂靜,小柔慢慢地幫林嶽敷上金瘡藥。

“好了。我走了。”小柔幫林嶽將褲子拉上來,然後,轉身就走出去,林嶽一句話也沒有說,她就走了,林嶽看到了她半邊臉都是通紅通紅的,不禁笑了。


“哎喲,爺爺的巴掌,還真是不好挨啊……”林嶽喃喃一句,然後,就睡着了。

第二天,剛剛破曉,林嶽便是被第一縷陽光照射到眼睛,而醒來,他醒來之後,習慣性的動作就是翻身。

他正面朝上躺着,神智漸漸清醒,他頓時醒悟,他的屁股還沒好,他剛剛想要喊幾聲,卻發現根本不疼了,他也摸了幾把自己的屁股,發現不再臃腫了,高興地下了牀,看來,爺爺的特製金瘡藥,果然有用。

林嶽早晨起來,必須做的事情,那就是去砍好今天所需要的木材,今天也不例外,他因爲屁股好了,意外地沒有偷懶,拿起砍刀,就朝着小樹林走去。

一路上,再也沒有魔獸的阻攔,林嶽的行動力,那是相當的快的。十分鐘的時間,就已經是砍好了柴,包紮好柴火之後,他就是走了回去。

當他回到村落的時候,卻發現,許多村民都聚集在村口處,他也好奇,放下木柴,拿着砍刀,就走了過去。

“借過,讓讓。”林嶽在數多村民中,艱難地擠着,因爲他手裏拿着一把鋒利的砍刀,所以,所有的人都是讓開了一條道。

林嶽順利擠到最內圈,看着面前的陣勢,問身旁的老大爺:“老大爺,這是在幹什麼啊?”

“你不知道吧,這個是附近匪幫的少幫主,他是來迎娶龍小柔的。”老大爺也不看來人,便指着坐在馬匹上的那身着新郎官服的年輕男子,說道。

“什麼?那我姐答應了沒有?”林嶽問道。

這個時候,老大爺才注意到是誰向他打聽的,正是龍小柔的弟弟,龍天,便說道:“你姐自然不理會他,當然沒有答應了。”

“沒有答應就好,就算答應了,我也不會讓我姐嫁給匪徒的!”林嶽在小柔面前,經常聽到她提起她有多麼憎恨匪徒,所以,小柔自然是不會答應的。

匪徒可是作惡多端的,而且這個還是少幫主,肯定做更多的惡,更多的壞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