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林唐又不能把實情說出來,只好老老實實回答道,“是的”。

忽然薛靈芸拿着酒杯的手一搖,將滿滿一杯紅酒潑到了林唐臉上,林唐心中無語,只好承受了薛靈芸的怒火。

這邊的事情已經引起了餐廳其他用餐者的注意,一旁的服務生小心翼翼提醒道,“女士,請您不要影響到其他客人的用餐體驗”。

薛靈芸向來要面子,這件事已經讓她很丟人了,薛靈芸抹掉臉上的淚,恨恨的看了林唐一眼,提起包走了。

林唐臉上的紅酒一滴一滴掉下來,心中欲哭無淚,這也太倒黴了,自己這是招誰惹誰了啊,不會是那掃把星跑到自己身上了吧。林唐抹了把臉,看向一邊的鄭婕。

這貨絕逼是故意的,林唐心想,她是這裏最清楚事實情況的人了,還故意問出這話,讓兩人都下不來臺,真是心機深沉啊。

震驚一眼就看出林唐心中在暗暗罵她了,爽朗一笑,說道,“你看我幹什麼,你欺騙我表姐的感情,還不讓我揭穿了嗎,長痛不如短痛啊,我這不也是爲了她好,反倒是你,幹出這種事,還好意思看我啊?”

林唐真是要瘋了,這個女人是不是妖精啊,她到底要幹什麼,林唐無語了,發生了這些事他也沒有臉再吃下去了,站起身拿上東西準備回家,一旁的服務生走過來,說道,“先生,您這桌的帳還沒有結”。

這服務生對林唐的態度都馬上變了很多,眼中隱隱的藏着不屑,林唐真是有火沒處發,鬱悶的說道,“多少錢啊”。

服務生拿出賬單,“一共是兩萬八,加上30%的服務費,先生,您是刷卡還是現金”。

林唐被資本主義的奢侈震驚到了,就這麼點菜竟然就兩萬八,他連工資都沒發,根本就掏不起這個錢,林唐臉都快綠了,這一天天的什麼事啊這叫。

“我來結賬吧”,薛靈芸說道,邊掏出了自己的卡。

氣氛太尷尬,林唐實在是沒有臉在這裏待下去了,便埋頭走了出去。出門林唐就打了一輛車,直奔家裏,他真是一刻都不想再外邊待着了。

回到家裏,林唐洗了個澡, 拒嫁豪門,前妻太搶手 ,結果不但沒有賺到錢,連小命都差點沒了,林唐真是覺得不如回老家算了。

正想着,手機“叮”響了一聲,去飛來客棧上班的時間到了,林唐鬱悶的點開,進入到了飛來客棧。

沒想到就這麼一天時間,橘貓跟陳如是已經好的跟親姊妹一樣了,陳如是好像一個大姐姐一樣,拿着梳子給橘貓豎着毛,邊按摩着,橘貓微眯着眼睛,一看就很舒服。

林唐撇了撇嘴,說道,“你們的日子過得倒好,我怎麼這麼慘”。

陳如是回過頭,笑着說道,“你這是怎麼了,沒有我在,就不行了啊”。

“你還說,都是你”,林唐不由得抱怨起來,將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了一遍。

橘貓也被吵醒了,蹲在旁邊一起認真的聽起來,兩人聽完林唐說的,哈哈大笑,說道,“林唐,你這可真的是純倒黴啊,也算是我連累了你,這樣,出去之後,我幫你去跟薛靈芸解釋,她這人就是個傻大姐,不會在意的,不過。。。她是什麼時候喜歡上你的,我都不知道啊”,陳如是問道。

“這我怎麼知道,本來就想着給你打個掩護,沒想到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真是丟死人了,橘貓,會不會是我收服了掃把星,沾染上了黴氣啊”,林唐在自己身上左聞聞,右聞聞。

橘貓憋着笑回答道,“也可以這麼說吧,畢竟掃把星是出了名的倒黴,你還直接碰到了它的實體,可能是得倒黴一段時間了”。

“啊!?”林唐如遭雷劈,趕忙問道,“橘貓,你快幫幫我啊,這有什麼辦法可以解除的啊,我真的是受不了了啊”。

“你放心,這掃把星的影響會越來越小的,之後的倒黴事啊,只會比這個輕,不會比這個嚴重的”,橘貓安慰道。


“那我也不想啊,橘貓, 巫師生活指南 ”,林唐說道。

“你想得美,這裏沒有你住得地方,你還是乖乖的回去吧,騷年”,橘貓殘忍的拒絕了林唐。

林唐癱坐在地下,對於自己之後的日子毫無希望,逗得在一邊看着的橘貓和陳如是哈哈大笑。

“說到底,這還是薛靈芸害的我啊,她還敢潑我紅酒!”林唐唉聲嘆氣的說道。 林唐遇到的事情大大的娛樂了這一人一貓,可他們的快樂卻是建立在林唐的痛苦上的,這一下午的時間林唐都愁眉苦臉的,再加上客棧已經好久沒有來過客人了,沒有客人就沒有業績,沒有業績就沒有工資。

一想起這些事情,林唐就腦袋大,很快上班時間就結束了,林唐問道,“什麼時候如是姐才能出來啊,萬一之後再有人要找她,我可兜不住了”。

“哎呀,小林唐,你要是想我就直說嘛,找那麼多借口乾什麼,我又不會笑話你”,陳如是媚笑着說道。

林唐趕忙搖頭,現在他是不敢招惹這些人了,能離多遠離多遠最好,他可不想再遇到這種事情了。雖然橘貓很捨不得陳如是走,但也不能一直講陳如是留在這裏,便說道,“大概三五天就可以了”。

今天依舊是鹹魚的一天,林唐擦擦洗洗睡了,雖然期間各種不同的倒黴事接連而來,但林唐有了心理準備,也就沒那麼難熬了,算一算馬上就要發工資了,林唐就開心了很多,千言萬語就是缺錢。

忽然,林唐的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林唐猶豫了一下,自己平時很少有人會打電話,更別提陌生號碼了,不是推薦就是騙子,自己又在特殊時期,林唐想了想,將手機放到了一邊,沒有接。

沒想到這人還挺執着,一個勁的打,林唐沒有辦法,還是接了,一接就後悔了,果然沒有好事,不知道鄭婕從哪裏弄來了林唐的號碼,竟然打了過來。

“喂,哪位”,林唐客客氣氣的說道。

“林唐,我是鄭婕”,林唐一聽,就想把電話掛掉了。

鄭婕不愧是心理醫生,林唐剛有了這個想法,鄭婕就說道,“你先別掛電話,你見我怕什麼啊”。

林唐硬氣的說道,“誰見你怕了,我不是想搭理你,碰到你就沒有好事,就算我求你了,你離我遠點吧”。

鄭婕在電話那頭哈哈大笑,說道,“你可不能這樣說我啊,我這不是爲了你好嗎,我一進餐廳,就看見你一臉勉強的跟我表姐吃飯,簡直想在吃毒藥一樣,你看,我這樣一說,我表姐當然不可能再糾纏你了啊”。

這話說的,林唐都快被她給說服了,竟然都想要感謝她了,林唐無奈的揉揉額角,說道,“行,就算是你說的這樣,那我就謝謝你了,你到底有什麼事啊,趕緊說,我這還有事呢”。

“林唐,你幹嘛總是對我唯恐避之不及的,我有那麼嚇人嗎”,鄭婕不高興的說道。

“沒有啊”,林唐還真見不得美女傷心,便說道,“我這不是已經是有主的人了嘛,這跟你聯繫的太緊密,我女朋友不高興了怎麼辦”。

“得了吧,你以爲我不知道,你跟陳如是根本就是作假戲,還以爲真的能騙得了我啊”,鄭婕得意的說道。

這話嚇了林唐一跳,他不知道自己是哪裏漏出了馬腳,但現在就是死不承認就對了,“你聽誰說的,我們感情不知道有多好呢,你別瞎說了,我女朋友不讓我跟別的女人說話,我掛了啊,再見!”

說完,林唐就趕忙將電話掛掉了,這鄭婕跟個妖怪一樣,什麼都知道,這種女人還是離得遠些吧,林唐默默的想着。

日子還是照常過着,林唐這幾天只要下了班就窩在家裏,有人敲門就裝不在家,連外賣都是讓人放在門口,儘量避免有什麼倒黴事發生的時候還被人看到,那就太丟人了。

好在橘貓別的不靠譜,這個說的還是蠻準的,林唐的倒黴事也確實是越來越少了,林唐估摸着,等陳如是順利從飛來客棧裏出來,自己應該也可以正常出門了,這幾天把他別的都快發黴了。

又到了上班時間,沒有客人,這班上的都沒勁,林唐蔫蔫的走進了客棧,橘貓和陳如是又不知道在嘀嘀咕咕些什麼,這兩人也不知道一天有那麼多說的嗎,林唐很是奇怪。

陳如是在飛來客棧的日子過得看來很不錯,沒有餓死鬼在,也胖了好多,可能是跟橘貓在一起產生了影響?林唐心中暗暗想道,陳如是要是再跟橘貓一起生活一段時間,這魔鬼身材指定是就沒有了。

“明天如是姐是不是就可以出來了?”林唐問道。

“對啊,哎,還真是不想離開這裏呢,小甜甜,我好捨不得你啊”,陳如是抱着橘貓說道。

“如是姐,就算你出去了也可以再回來啊,就像林唐一樣,隨時可以來看我呢,你看你的手機”,橘貓說道。

陳如是拿出手機,林唐湊上去一看,竟然也有個飛來客棧的APP,可是這個APP好像看起來跟林唐的不太一樣。。。

“如是姐這個怎麼看起來好像跟我的有些不一樣啊”,林唐問道。

“當然不一樣啦”,橘貓高傲的昂着頭,說道,“你是飛來客棧的員工,但如是姐就不一樣啦,她是飛來客棧請來的顧問,而且沒有上班時間的限制,什麼時候想來都可以哦”。

“真的啊,這可太好了”,陳如是高興的說道,這段時間她已經瞭解了林唐在飛來客棧上班的日常以及上班時間,卻沒想到自己竟然可以不受這個時間的限制。

“啊?憑什麼啊,我也算是老員工了吧,你們就這樣對待我啊”,林唐不服氣的喊道。


“切,你算什麼老員工啊,這裏的一切都是我說了算,而且如是姐還有工資呢,一個月一萬塊,怎麼樣呀”,橘貓得意的說道。

林唐瘋了,自己整天累的像狗一樣才掙六千,陳如是已經這麼有錢了,竟然隨便跟橘貓聊聊天一個月就有一萬,林唐嚴重懷疑橘貓是故意的。


林唐被打擊到了,將一腔熱血又投入到了賺業績的事業當中,正念叨着,門口就傳來了一陣吵吵鬧鬧的聲音。

“師父,師父,讓八戒先去看看,萬一這裏頭有妖怪,也先吃了他”。

“你這猴子,淨是想陷害老豬,我,我纔不去呢”。

裏頭的林唐等人互相看了一眼,覺得這聽起來有些耳熟,但又不敢相信,伸着腦袋向外看去。

不一會,一隻白白淨淨的手推開了門,林唐擡頭看去,一身袈裟,竟然真的是唐僧,林唐不由得張大了嘴巴,有點接受不了這個現實,但師徒四人已經陸陸續續的進來了。

大師兄孫悟空上躥下跳,一刻都停不下來,觀察着四周,二師兄豬八戒一進來就找了張桌子坐了下來,嚷嚷着要上齋菜,三師弟沙悟淨則是一直在照顧着唐僧。


林唐已經傻了,根本沒有顧得上照顧客人,橘貓在身後偷偷踹了林唐一腳,林唐這才清醒過來,揉了揉被橘貓踹的地方,心中暗暗腹誹,這肥貓力氣還不小。

“幾位師父,想要吃些什麼”,林唐不敢怠慢,趕忙上前說道。

“上些上好的齋菜來,餓死老豬了”,豬八戒叫喊着。

林唐趕忙避過幾人的視線,在手機上找了一家著名的齋菜館,點了一大桌齋菜,還有些仿肉菜,點了加急,讓人趕緊送過來,林唐從小就喜歡看西遊記,試問哪個小男孩小時候沒有喜歡過孫悟空。

現在林唐家裏還有他小時候買的孫悟空的金箍棒等玩具,這次竟然有機會親眼見到唐僧師徒,林唐心中激動不已。

加了錢果然送的很快,沒一會,外賣就送到了,林唐趕忙接了過來,拿出盤子,跟陳如是一起講所有的菜擺盤,小心翼翼的給師徒四人端了過去。 聖名 。 見林唐端上了菜,孫悟空蹲在凳子上,揪起豬八戒的耳朵,說道,“趕緊起來,師父也一天沒吃了,也沒見成了你這般模樣”。

豬八戒嗷嗷直叫,護着自己的耳朵坐了起來,敢怒不敢言的模樣,林唐暗笑不已。

快速的將所有的飯菜上了上來,擺滿了桌子,唐僧惶恐的說道,“這位小哥,我等乃是出家人,沒有太多銀兩,還請退下去些,不然我們恐怕付不起啊”。

林唐揮揮手,笑着說道,“這頓飯是我們店裏爲幾位長老免費提供的,我們店長對幾位長老仰慕已久,就等着幾位來呢”。

“嘿,師父,我們都出名了呢,你就別浪費人家的一番好意了,趕快吃吧”,說着,豬八戒就率先端起飯碗,呼呼的吃了起來,“可真好吃啊,我老豬在天庭都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飯菜”,豬八戒邊吃邊感嘆着。

林唐心想,你們那個時候的飯菜,哪裏頂的上現代的多種多樣啊。

“咦,這不是魚肉嗎,店家,我們是出家人,不吃葷食”,唐僧看着桌上的一盤“水煮魚”,趕忙說道。

“長老,這可不是魚肉,這是我們店裏的特色,仿葷菜,是用豆腐說的,是假的魚肉,不信,您幾位嚐嚐?”林唐趕忙解釋道。

唐僧半信半疑,生怕破了戒,舉着筷子不敢下手,豬八戒卻是沒有那麼多的顧慮了,一筷子就戳了下去,頓時就兩眼發光,顫顫巍巍的說道,“肉。。。肉味,我老豬已經多少年沒有嚐到過肉味了啊”,又嚼了嚼,皺皺眉頭,說道,“這吃起來是肉味,但好像不是肉做的”。

孫悟空好奇心最重,看着豬八戒豐富的面部表情,也不不禁跟着吃了起來,“emmmm”,孫悟空品了品,說道,“這味道,比俺老孫在玉帝老兒那吃的飯菜還要好,但的確不是肉,師父,你放心吃吧,徒兒已經替你唱過了,這就是豆腐做的”。

見自己的幾個徒弟都這樣說了,唐僧也不再猶豫了,夾了一小塊塞進嘴裏,微微眯起了眼睛,拘謹的說道,“這飯菜確實好吃,只可惜開在大唐萬里之外,不然可以帶陛下一起品嚐”。

唐僧居然吃個飯都不忘記皇帝,林唐心中默默的想,他們不會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吧,難怪一路上那麼多好看的妖精,唐僧都毫不動心,原來是有惦記的人啊,這可是一大發現了。

師徒四人一邊吃一邊感嘆着,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食物,林唐靠在一旁心中依舊激動不已,橘貓覷着林唐,說道,“見到自己的偶像了啊,這麼激動”。

“何止是偶像”,林唐壓低聲音說道,“簡直就是我的夢中情人,我小時候做夢都想成爲孫悟空”。

這種感情橘貓難以理解,哼了哼,說道,“既然你這麼激動,就給你個機會吧,唐僧師徒馬上就要遇到一個大困難了,你跟他們一起去,要是幫他們成功度過了,我想孫悟空應該會教你一些東西作爲感激吧”。

林唐覺得自己好像聽錯了,不可置信的回過頭看着橘貓說道,“真的嗎!你是說真的!我可以跟他們一起!”

這邊的動靜引起了唐僧師徒的注意,他們好奇的看過來,橘貓只好喵喵叫,裝作自己只是一隻什麼都不懂的小貓咪,陳如是便臨時救場,說道,“我臨時要派他出門一趟,這傻孩子很久沒有出去過了,就有些激動,各位長老見諒哈”。

免費吃了林唐一頓飯,唐僧本就心中十分感激了,見狀連忙說道,“這外邊世道不明朗,既然這位小兄弟要出去,不妨跟我們一路,我幾位徒弟雖然樣貌醜陋,但卻是有真功夫在的,可以保護這位小兄弟”。

這可正對了林唐的心思,連忙點頭稱好,陳如是看着林唐這麼丟人的樣子扶了扶額頭,代表林唐跟唐僧道了謝。

師徒四人用完齋飯,就告辭了,林唐連忙跟上,就這樣,林唐進入了自己夢寐以求的世界,從客棧裏出來,一瞬間,外邊就變成了荒郊野外,林唐不知道外邊竟然是這樣的場景,還有些吃驚。

豬八戒說道,“沒想到這荒山裏竟然還有你們這樣的客棧,我師兄開始還不讓我們進,說是怕裏面有妖怪,真是胡說,差點害的我們沒有吃得上這麼好吃的一頓飯”。

孫悟空不好意思的撓撓腦袋,說道,“俺老孫這不是被上個妖怪嚇着了嘛,這位小兄弟,你莫要見怪”。

看着自己從小的偶像,林唐連話都不會說了,結結巴巴沒有說出來一句話,唐僧見狀,趕忙說道,“這位小兄弟,我這徒兒雖然樣貌醜陋,但心地善良,你不必害怕”。

“不,不是的”,林唐連忙說道,“實不相瞞,我很小的時候就聽說過你們的故事,很是崇拜,尤其是這位孫悟空師父,我從小的願望就是跟你一樣,會七十二變,一個跟頭十萬八千里,這一下見到了,還有些緊張”。

孫悟空哈哈大笑,說道,“沒想到俺老孫還出了名了,小兄弟,你不必緊張,你若是想學,俺教你便是”。

“真的嗎!”林唐激動的說道。

“這有何難,反正這一路上也無事,俺可以教你幾個小法術,但比較深的,你沒有功底,不太好學習”。

“沒關係沒關係,我沒有那麼多要求,只要你教我就行”,林唐連忙答應道。

看這裏林唐傻乎乎的樣子,師徒四人善意的笑了。

取經的路上十分艱苦,但林唐只是在電視上看到了,這次自己親身體驗,才知道有多麼的難,這荒山上連路都沒有,只能連走帶爬,還要小心各種蚊蟲侵擾,林唐長這麼大,從來都沒有經歷過這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