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東方辰當然不可能坐以待斃,等著王力的猛然攻勢,要想佔取先機,必須先下手為強。

因此,東方辰沒有絲毫的猶豫,踏起鬼魅般的步伐充斥向王力。與此同時鬥氣全然灌輸在掌心中。

「戰技,奪魂掌!」

「什麼?」

這些可是打個王力措手不及,他哪裡知道東方辰會戰技,因此東方辰攻來的時候也是隨手一擋。

但萬萬沒想到東方辰竟然會戰技。

噗!

來不及再次抵擋和閃身躲的王力結結實實的挨了這麼一掌,瞬間就跌飛出去。

五臟六腑受到震蕩,氣血倒逆,喉嚨間一甜,哇的一聲吐出一口血。

還沒來的及站起來,東方辰就又是同一戰技攻擊過來。

王力見狀,惡惡的大罵一聲,「該死!他不會有虛弱狀態的嗎?」

戰技發出之後,之所以有虛弱狀態,完全是因為使用戰技的時候,要猛然的將鬥氣灌輸,最後釋放。在這中間就有一小段鬥氣間隔,在這個時間段里人會變得很虛弱。想要再次使出鬥氣必須再次將鬥氣從斗丹中提升到經脈中。

東方辰因為悟道之後,鬥氣一邊使用一邊吸收鬥氣,他自然不會有這個間隔,因此他現在完全沒有什麼虛弱狀態的存在。

暗罵的同時王力猛然單掌拍地,橫翻而起,腳下的滑步迅速后移躲過一記。他當然不可能就這麼完了,與此同時鬥氣再次提升出來。

下一刻,飄移般的射向東方辰。

撲空的東方辰大驚,他可感受到了這一擊的威猛,如果被擊中不是半死就是半殘。

情況緊急之下,東方辰只得躺地躲過,王力的一擊同樣撲空。東方辰自然也不會就放過這麼一個大好的機會。

后空一翻,仰身起來凌空一躍一記旋風腿,凜冽的絞殺而去。

王力悶沉的哼一聲,手上開始結印。

「戰技,土星拳!」

喝完,王力的一拳駭然之間迎了上去。他怎麼也沒想到東方辰會怎麼強,早知道就先將其他人先殺了!不過世界上沒有後悔葯,現在他只能硬著頭皮與東方辰一戰。

當然,他可不會認為東方辰會將自己擊敗,而是自己想要將東方辰擊殺掉,還是有些麻煩。 面對王力的土星拳,東方辰沒有絲毫閃躲的一聲,就在王力疑惑東方辰的腦袋是不是壞了的時候。

東方辰動了,速度很快,閃身躲過。但,王力似乎早就有保留一般,對於東方辰的閃躲絲毫不起作用。毅然不知道怎麼的改變方向,擊中東方辰。

噗!

東方辰吐血倒飛出去,這麼一拳可是打得他頭昏眼花的,但生命危在旦夕。東方辰迅速的穩定好身姿,突然手裡多了一塌什麼東西。

落在王力眼中卻是駭然大驚,他可知道東方辰手裡的是什麼東西,那可是一級行符。

很顯然既然東方辰拿來出來那麼肯定就是用來對付他的,那肯定就是爆破行符,王力定眼仔細一看,這行符果然是爆破行符,爆滅符。

這種符雖然是一級行符,但對付武人境界的武者,一個不小心就會灰飛煙滅。就是對付武士境界的強者也是有一定作用,何況東方辰的手裡至少有上百張。

也難怪王力會驚駭,不過現在的王力可是有了必殺東方辰的決心,要知道是他弄得自己家破人亡的。

「混蛋,老子滅了你!」


王力現在有些感覺殺東方辰非常吃力了,就剛才自己的土星拳都沒有給他多大的傷害,要知道那是王力的殺招啊。

現在他徹徹底底的暴怒了,原本以為殺東方辰只是費一點時間而已,現在看來絕非是他想的那樣。

經過交鋒多次,王力終於知道東方辰的肉身強度有多麼強悍了,還有使不完的鬥氣。

這不僅讓他仇恨東方辰,還更加嫉妒。自己堂堂一個武士八重天的武者,居然在比自己等級抵下的人里吃虧。

這如何讓他不發狂?

突然,王力的手中也多了一張黃色行符,這是一張三級爆破符,毀滅符。威力相當於武兵強者的爆丹威力那麼強大。

東方辰看見的第一眼就心裡大驚,小碎步退了一步,旋即穩住身形,他知道自己不能慌亂不然更讓王力有機可乘。

王力猙獰的殘忍笑著,看樣子十分恐怖。

「小雜種,沒想到你實力這麼強,這可讓我嫉妒得很呀!不過沒關係,你馬上就歸西了!」


聞言,東方辰內心狠狠驚駭一下,掀起了滾滾巨浪,久久不能平靜。

「你應該知道我手中的是什麼吧?三級行符,毀滅符!相當於武兵境界的爆丹那麼大的威力!」說道這裡王力頓了頓有哈哈的殘忍大笑,繼續道,「你想想那個場景,碰的一聲,這裡全都灰飛煙滅了!所以給你一個選擇,是你死,還是那屋裡的人死?」

越說王力臉上猙獰的表情更加得意。

聞言,東方辰的臉上嘩然一變,呼吸急促起來,扭頭看了一下身後的屋子。

「我死!」東方辰知道行符的威力,如果自己不死那整個屋子的人都將會死絕。

突然,東方辰再次扭頭,在王力不經意間從兜里摸出一個什麼東西,丟向遠方。

「你看也看完了,那就死吧!你放心你死後,他們不會像你這般死得慘的。」

王力意氣風發的猖狂大笑。

「你······卑鄙!」東方辰義憤填膺滿腔怒火的指著王力,憤恨的說道。

「死吧!」

話落,王力默念行符之上的咒語。但與此同時他的目光卻也露出疑惑。

因為他看見東方辰的眼神之中並沒有露出害怕或絕望的表情,相反還有一點嗜血的目光。

就在王力疑惑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的身後有一股劍氣,極為霸道濃郁的劍氣。

王力感覺十分不對勁,趕緊停住念咒語,橫移閃身。

但這樣的速度遠遠不夠,拿行符的那隻手臂瞬間就被砍了下來。慘絕人寰的叫聲殺豬般的響起。

王力抱著斷臂瞥視自己先前站的那個方向,心裡一驚,難道有絕世高手在場?

只見虛空中一般巨劍凌空劍身震蕩,意氣風發,絕武霸氣,劍身刻有雷霆二字。

王力見勢不妙,有絕世高手相助,自己絕對會死無葬身之地,那隻能走為上計了。

嗖!

王力抱著血流不止的斷臂奔射出院牆,逃去。

「東方家族,就讓你們再活幾年,此仇不報,非君子!哈哈哈哈!」

王力大笑的聲音越來越遠。

東方辰本來想乘勝追擊,但想到自己父親的命還危在旦夕,也就將先前丟在地上的九幽冥戒撿來起來,再將雷霆劍收了回去。

如果剛才不是雷霆劍可以受他的神識控制,恐怕自己早就被王力的行符炸成渣了。

撿起王力斷臂上抓住的行符,踱步跨入房間。

「我父親怎麼樣了?」

東方辰推門而入,急忙道!

東方霸嘆息一口氣,搖搖頭,「情況很不好,肺部和經脈被傷,恐怕······」

「不,不會的!」東方辰失神的踉蹌來到東方朔躺的床邊,東方朔臉色毫無血色,重度昏迷。

東方辰連忙拿出一張治療行符,默念將東方朔的傷口修復。

「一定有辦法的,我不相信我父親這麼薄命,他還想和我娘見面的,不可能就這麼死了。」

東方辰情緒極其不穩定,喃喃自語道說道。

突然東方辰似乎想到什麼,連忙起身,道,「你們將我父親照顧好,我出去一趟!我不信我父親就這麼死掉了!」

話音還沒落,東方辰就撞門出去,他知道東方朔正在和死神搏鬥,自己一刻都不能耽誤。不然就會後悔一輩子。

打開大門,人群沸騰的問東方辰。

「東方少爺,怎麼樣了?老爺呢?」

「是呀!那個抓老爺的人被你制服了嗎?」

人群嘰嘰喳喳的吵著東方辰的心情更加的煩。

突然,東方辰憤怒的暴喝一聲,「滾!」

一字可以感受到他現在的憤怒。人群迅速安靜下來,頓時鴉雀無聲,全部迷茫的看著東方辰。

「全部給我讓開,該幹嘛幹嘛去」

一聲落下,人群迅速讓開,東方辰奔騰射去,離開武鎮。

「東方少爺這是怎麼了?難道他沒有救到家族嗎?」

「對呀!剛才他那副殺人的樣子好可怕。」

「走吧!進去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綿綿大山裡,東方辰在無盡的奔跑,幾個時辰下來東方辰沒有做任何的停息。

因為他歇息的話,那就是拿東方朔的性命在開玩笑。本來他的速度就是十分的快了,有著速度加持符和耐力加持符的支撐,東方辰一直如同箭矢勻速的前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東方辰知道東方朔絕對堅持不了一天,他必須在這一天的時間度過一個來回,現在他巴不得多長几條腿。

半天的時間東方辰就走了他們走了七八天的路程,當東方辰走出來的時候顧不得喘息一口氣,奔向天一宗。

拿起劉默言拿給他的令牌,直接進入幻劍峰,找到婉兒。

東方辰給婉兒講了所發生的事,聞言婉兒立馬回去向他的師父借火鳶和東方辰立刻啟程。

火鳶之上,婉兒不停地開導東方辰。

「東方辰,你不要擔心,東方伯父一定不會有事的。」

「嗯,他不會有事的。」東方辰的眼神繁衍出淡淡憂傷,他雖然嘴上說著沒事,但他知道東方朔傷得有多嚴重。

即使真的能救回來,經脈被斷也一定是一個不能修鍊的廢人了。

火鳶在速度加持符的加持下,速度快的令人無法想象。僅僅一個時辰,東方辰兩人就在藍天城外停下。

兩人迅速奔向皇宮,這次那些守城的士兵和御林軍一眼就將婉兒認了出來。

「是婉兒公主!」

「婉兒公主!」

士兵和御林軍齊刷刷的單膝下跪,拜見婉兒。

「嗯!」

婉兒只是嗯了一聲,沒有多說就東方辰往皇宮之中走。

御書房中。

藍殤聽了東方辰的闡述二話沒說,直接答應了。

「我皇宮之中正好有一位七級行符師,我叫人讓他過來。」

「謝謝父皇!」東方辰十分感激藍殤,沒想到藍殤這麼直接就答應了自己。

沒過多久,一位老者就推門而入,此老者和雲長老一般,頗有一副仙風道骨的氣息。

「參見陛下!」

「免禮!」

「謝陛下!」老者聞言彎弓的身子直了起來,頓了一下道,「不知陛下喚我前來所謂何事?」

「尊老,我這乾兒子的爹受傷了,不知道你是否能救的回來?」藍殤指著東方辰道。


聞言,被稱為尊老的老者又將目光移向東方辰。

「我父親的肺部和經脈被刺了一劍,不知道是否還有救?」東方辰尊敬的問到。

聽話,尊老沉思了一下,用手捋著鬍鬚,道,「如果不是傷的太重應該是有辦法,但還是有些麻煩!這樣,我和你前去看看!」

「那麻煩尊老了!」東方辰道。

「辰皇子說的哪裡話,這本來就是卑職應該做的。」尊老道,「我先回去拿幾張有關這方面的行符。」

尊老和藍殤告退後,東方辰也相繼給藍殤告退,時間刻不容緩,不能多做停留。

東方辰在御獸房等待尊老,沒過一會兒,尊老就來到御獸房。

東方辰和尊老坐著飛禽衝天而上。

婉兒在皇宮待一兩天再回天一宗,當然她不是不想隨東方辰一起去,而是東方辰要求婉兒不要去。

因為她如果一起和自己前去的話就會暴露行蹤,那樣被皇宮之中的一些有心人看見,可就對婉兒大大不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