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東方紅豆和雲紫衫聯袂而來。

所有人看著一紅一紫兩朵嬌艷的鮮花都不敢置信,當她們走到蕭浪身邊,巧笑嫣兮的望著蕭浪時才醒悟過來。

「參見公主殿下,東方小姐好!」

疤臉和一群血衛立即滿臉緊張的站了起來,很是局促和不安。他們雖然是蕭家最強的戰士之一,但是地位卻比旁系子弟都不如,能遠遠看一眼這些金枝玉葉已經難得了,沒有想到還能如此近距離站在一起。

美!

除了美還是美!

原本還以為八大胡同里的花魁和這些金枝玉葉差不多,靠近觀看時才發現真的差太遠了。這一笑一顰,一舉一動,這絕頂的氣質是怎麼都模仿不出來的。

「還愣著幹什麼?趕緊去給公主和東方小姐搬座椅來!」

疤臉血衛一陣唏噓,立即朝旁邊血衛瞪眼喝道。

東方紅豆在蕭浪面前表現得潑辣,此刻當著這些下人反而有種大家閨秀的婉約,淡淡笑道:「呵呵,隨便搬個小凳子就行!」

血衛們立即搬來兩張乾淨的小凳子,蕭浪一直沒有說話,只是笑意盈盈的看著兩人,眼睛微微眯起。等兩人在旁邊文雅的抱膝坐下,這才湊了過去小聲說道:「你們兩人玩什麼?是不是想我被所有帝都公子聯手幹掉才甘心?」

雲紫衫莞爾一笑沒說話,東方紅豆卻眉眼都是笑意,笑得和一隻狐狸般,湊過來說道:「那邊蒼蠅太多了,跑你這躲躲,你已經得罪那麼多人,也不在乎得罪多點吧?」

雲紫衫也淡淡點了點頭,深表認同,顯然被無數公子不斷邀請騷擾,兩人煩不勝煩,跑蕭浪著躲難來了。

蕭浪一翻白眼,卻詭魅咧嘴一笑,轉頭和疤臉血衛低聲笑道:「大哥,這兩個是我媳婦,你看長得還行吧?」

「咳咳!」

疤臉血衛這次沒喝酒,旁邊的血衛卻全部借著喝酒掩飾自己的局促和尷尬,他們耳力何等敏銳?一下數人口中的酒狂噴而出,連聲咳嗽,哭笑不得,撓腮抓腦,連看都不敢看這邊。

「好看,比仙女都好看。」

疤臉血衛顯然還沉寂在剛才的震愕中,被蕭浪突然一問下意識的說道。而後陡然驚醒,掃了一眼雲紫衫和東方紅豆,看到兩人的臉都紅得和蘋果一樣,立即知道說錯了,連忙抓著腦袋抬頭望天,無比正經說道:「公子今天天氣不錯啊,月亮好圓啊,嗯…好圓!」

蕭浪敏銳的感知力,立即發現東方紅豆的一隻手朝他腰間掐來,腰間一痛,臉色神情沒有半點改變,順著疤臉血衛的目光朝天空望去,也一臉真誠的說道:「的確好圓,好圓!」

小刀抓了抓腦袋,瞅瞅天空,有些不明白的說道:「哥,這月亮和鐮刀一樣,我怎麼看不出哪裡圓了?」

「噗嗤!」

東方紅豆和雲紫衫都輕輕一笑,篝火映照下,兩張臉無比絕美。一張嬌艷如火玫瑰,一張清純如雪蓮花,看得對面的血衛更加不敢抬頭了,也讓遠處的一些蕭家公子們更加嫉妒發狂。

「嗯,兄弟們,輪到我們值班了,公主殿下和東方小姐慢慢聊,我等先告辭了,對了…刀少爺,你不是說要跟我去拿東西?」

疤臉血衛不敢繼續坐下去了,立即招呼血衛們溜了,還朝小刀使了使眼色。小刀愕然,而後傻笑的跟著離開了。

東方紅豆等眾人一走,立即惡狠狠的瞪了蕭浪一眼,惱羞成怒的咬牙低聲說道:「蕭浪,浪公子!你就不能尊重一下我們?女孩子的清白非常重要,你這樣讓我們以後怎麼做人?下次還這樣,別怪我東方紅豆翻臉!」 東方紅豆一說,雲紫衫的臉也紅了起來。剛才這麼多人在,可能會偽裝一下,但是怎麼說都是黃花閨女,蕭浪直接和別人說兩個都是他媳婦,怎麼能不怒不羞?

蕭浪咧嘴笑了笑,抓起酒罈子悶了一口,絲毫不覺得半點愧疚,嘿嘿說道:「你們坑了我幾次,就不准我坑你們一次?放心,他們不會亂說,我對你們沒想法的,你們不是我的菜!」

蕭浪的口無遮攔,再次說得兩人紅雲漫天,東方紅豆伸手又想掐,卻陡然收住手,發現這個舉動好像過於曖昧,只能氣鼓鼓的瞪著蕭浪不屑說道:「我的蕭大公子,你還真以為自己很搶手了?擊敗一個左鳴就要飛上天了?以為天下女子都要抱著你的大腿,哭著喊著非你不嫁了?」

雲紫衫也淡淡一哼,把臉轉開去,表示自己的不爽。

蕭浪接話道:「我沒說自己優秀,不過這滿城的公子,我也沒看出那個優秀,當然…這是我個人看法!」

東方紅豆嘲弄的哼了幾聲,顯然對於蕭浪的不要臉表示極度鄙視,她說道:「你敢小看帝都豪門公子?哼,比你優秀的海里去了!」

蕭浪眼中露出一些興趣,轉頭問道:「比如左鳴,或者你家東方漠然公子?」

「當然不是!」

東方紅豆撇了撇嘴巴,大大咧咧的說道:「左鳴和我堂弟差遠了,表面道貌盎然,內心齷蹉。優秀的公子大把,比如茶木就不錯,還有你沒有見過的逆蒼哥哥,遠在北疆的東方傲然堂哥和左鳴的大哥左劍。對了,蕭浮屠的兒子蕭魔神也非常不錯,就是性子有些冷!」

一直沒有說話的雲紫衫突然表態:「嗯,紅豆說的這幾人我聽說過,的確是人中之龍!」

巫法無天 :「逆蒼?逆家的公子?東方傲然?左劍?浮屠叔叔還有個兒子,我怎麼沒聽說過啊?蕭魔神,這名字霸氣!」

東方紅豆更加不屑說道:「你身為蕭家公子居然連自己家的人都不知道,不過蕭魔神好像半年前去死亡山脈歷練了吧。逆蒼是逆家第一公子,實力彪悍,人品不用說,長得嘛…比某人好看一百倍。我家東方傲然哥哥和左劍更不用說了,才二十二歲就遠赴北疆,立志不混個將軍不回帝都!」

「北疆…」

蕭浪目光閃爍,投向遠方,似乎看到了遙遠的北疆,大漠鐵騎狼煙殘血。看到了那個丰神如玉的軍神獨孤行,淡淡立在山頭,運籌帷幄指點江山…

心裡一陣唏噓,微微嘆道:「看來還是我小窺了天下英雄啊,帝都卧虎藏龍,王朝能人輩出,天地浩瀚奇人異士何其多?不知道我蕭浪以後是否有機會,有資格征戰這一塊蒼茫遼闊的大地。」

東方紅豆和雲紫衫的情緒被蕭浪帶動,都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後東方紅豆「噗呲」一笑,戲謔的朝蕭浪說道:「你小小年紀想那麼遠幹什麼?還是等你覺醒神魂,有機會成為強者再說,說不定你可能覺醒一個廢神魂,這輩子變成廢人也不一定!」

蕭浪瞥了東方紅豆一眼,卻沒有責怪她烏鴉嘴。兩人也都相信蕭浪幾個月之後的神魂節,一定能覺醒一個強大的神魂。畢竟蕭青帝夫婦資質那麼好,都是天階神魂,蕭浪本身實力也不差,保守都能覺醒一個天階下品。以蕭浪的資質和如此勤奮的修鍊,以後成就顯然可見。

雲紫衫突然站了起來,目光柔和的望著蕭浪,說道:「浪公子,我等神魂節,你再次一鳴驚人!」

說完雲紫衫飄然離去,東方紅豆也點了點頭朝自己家大營走去。蕭浪沒有起身相送。而是目光望向遠方,無比堅定的說道:「我一定能覺醒一個強大神魂,一定能成為強者,我不會讓姑姑失望的!」

第二日,田獵大賽結束,各戰隊的積分也統計出來了,蕭浪的戰隊毫無懸念的取得第一,東方漠然的戰隊取得第二,蕭狂的戰隊第三。這戰績記錄在冊,回報皇室,日後會有封賞。

所有家族開始啟程,各自返回家族。

蕭浪隨著大軍一路急奔,趕回蕭家大院,和小刀徑直回到青衣閣,見過蕭青衣后將田獵大賽的事情和她說了一遍。蕭青衣沒有過多的表示,只是讓兩人繼續修鍊,爭取神魂節前再突破一些。

「浮屠長老,族長請你回來立即去元老閣!」

蕭浮屠剛剛準備回自己大院,一名護衛卻火速來報。蕭浮屠沒有多說什麼,立即大步朝東院走去。

一進元老閣,蕭浮屠發現氣氛不對了,坐在最上首的蕭不死臉色很差,一群蕭家長老也都誠惶誠恐的很是不安。

「拜見族長,拜見大長老,拜見家主!」

蕭浮屠漠然的朝蕭不死和他旁邊的蕭不惑,還有蕭青龍行禮。蕭不死見蕭浮屠來了臉色微微好看了些,擺了擺手讓他落座。



蕭不死拿起旁邊的一個冊子,然後重重的朝地上一丟,怒氣沖沖的說道:「查,查!查了這麼久了,居然連一個小小黑龍會的藏身之地都查不到。你們都是吃乾飯的?蕭家養那麼多探子,都白養了嗎?」

蕭不死震怒,偌大大廳內數十名當權長老,全部噤若寒蟬,唯有蕭不惑臉色依舊如常,蕭青龍都臉色有些不自在。

「黑龍會?」

蕭浮屠眉頭一皺,這個黑龍會他當然知道,這是隱藏在戰王朝內的一股強大勢力。據說當年青帝之死和後來蕭青衣蕭浪被追殺,他們都脫不了關係,難怪蕭不死這麼震怒。

「族長息怒!」

蕭青龍身為家主,管理蕭家大小事務,此刻當然不得不出面。他站起來先是告罪一聲,這才解釋起來:「族長,自從你歸來之後,我們立即下令全力調查黑龍會,也查到一些線索,擊殺過幾人。只是每當我們循著這些線索追查下去的時候。線索立即斷了,不是被人滅口,就是莫名消失了。所以我初步斷定,黑龍會後面有人暗中相助,可能是王朝內的大家族,也可能…是其餘三大世家!」

「這…」

無數長老大驚,紛紛交頭接耳,雖然這東西大家都猜到一些,但是蕭青龍這樣說直接出來,還是有些過於震撼。

「沒有證據不得亂說!」

蕭不死瞪了蕭青龍一眼,有些責怪他說話沒個輕重,沉吟片刻蕭不死站了起來,大喝道:「蕭浮屠!」

「屬下在!」

蕭浮屠沒有半點意外,站了起來躬身道。

蕭不死身上殺機暴漲,冷眼望著蕭浮屠道:「從今日開始,你全權接手這事,家族所有人你都有權調動,給我挖出黑龍會,挖出它背後的幕後黑手。老夫要將他們千刀萬剮,殺我兒子,害我蕭家一萬鐵騎陣亡,此仇不報,我蕭不死有何面目屹立於世?」 蕭家大院,青帝閣!

蕭不死下了命令之後,徑直離開了回到了青帝閣。二十年前蕭不死就是蕭家族長,二十年後從龍虎山脫困而出,實力更是達到王朝最絕頂的幾個人之一。 我來此世開神道 ,他的命令無人敢違背。

「拜見族長!」

蕭浮屠在離開元老閣,直接去了青帝閣,進了蕭不死的書房。

蕭不死背身對著他,望著窗外,蕭浮屠的到來他一點不驚訝。除了蕭不惑和蕭青龍蕭青衣,蕭浮屠也是唯一一個無需通報可以直接進來的蕭家成員。

蕭不死沒有轉身,只是冷冷的說道:「我知道你顧忌什麼,什麼都不用管一查到底,膽敢阻攔者格殺勿論,我還沒死…戰王朝變不了天!」

蕭浮屠眼神一冷,而後卻遲疑起來,最終要是問道:「如果是家族內的人吶?」

蕭不死陡然轉身,矮小的身子釋放出滔天的殺意,讓蕭浮屠都為之一凜,他說道:「殺,如果有內鬼,更加該殺!」

蕭浮屠放心下來,點了點頭道:「族長,最近北疆有變,前夜左萍萍和東方白聯袂去了北疆,如果真的查出什麼,我會低調處理,鬧得太大,會讓王朝內人心惶惶的!」

蕭不死認同道:「嗯,低調處理也好。血王朝那幾個老不死,一心要滅我們王朝。可悲王朝內居然還有內鬼?等找出黑龍閣據點,全部擊殺之後,老夫會趕往北疆會一會他們。」

蕭浮屠躬身道:「好,族長我先退下了!」

蕭不死卻交代起來:「記住,查出據點別打草驚蛇,立即稟報於我。敢殺我兒子,害我女兒孫子的人,老夫要一個個親手撕裂!」

蕭浮屠退下之後,沒過多久蕭青衣居然推著輪椅進來了。

蕭不死一張陰沉的臉立即露出笑容,親切的說道:「青衣,你怎麼過來了?你行動不方便,怎麼不叫個下人幫你!」

「無妨!」

蕭青衣淡淡的笑著,臉上露出一絲愧疚,望著蕭不死頭上的白髮,紅著眼睛說道:「青衣無能,讓父親受累了!」

蕭不死慈祥的擺手道:「沒什麼累不累的,父親還沒老。倒是苟禍那邊還沒消息了?怎麼還不為你治療?」

蕭青衣勉強笑了笑,道:「不急,已經在尋找藥草配置丹藥了,估計最多半年會有消息吧,已經癱瘓了三年多了,不差這半年!」

「黑龍會,老夫一定讓你們後悔!」

蕭不死沉沉一嘆,滿臉蕭瑟,兒子媳婦死了,唯一一個女兒還被害得癱瘓了。只是他空有滿腔怒火,卻無處發泄。

「父親,獨孤行猜測黑龍會後面可能是其餘三家在暗中幫助!」

蕭青衣突然想起軍神獨孤行的話,小心的提醒道。

蕭不死沉吟起來,良久之後才說道:「我又何嘗不知?蕭家這麼多人查了這麼久,都沒有找到他們的老窩,還只是擊殺了幾個小角色。不用猜都知道有人暗中幫助。能有這麼大能量的,除了他們三家只有皇室了。皇室不可能,東方家也不可能,唯有左家和逆家了!」

蕭青衣眉頭蹙起,美眸閃爍,思考了一會,分析起來:「左萍萍和你結怨幾十年了,逆水流當年和你爭奪母親,最終慘敗也恨了你幾十年,都有動機。不過我看左家可能性大一些,女人瘋起來可完全不計後果的。」

「錯!」


蕭不死無比肯定的說道:「左萍萍這人我了解,雖然很恨我,但不至於害死青帝。逆水流這人從小就陰險,這些年逆家更加低調,他們家族的子弟也隱藏的很深,他們的懷疑最大!」

「哼!」

蕭不死突然冷汗一聲道:「我已經讓蕭浮屠全力主持這件事了,以他的能力估計不久就會有消息了。別給我抓到證據,否則我聯合東方白滅了逆家。黑龍會內明顯有血蠻子的高手,通敵賣國,沒人可以救逆家!」

蕭青衣幽幽一嘆,不再理會這些事情,反而說起了蕭浪:「父親,浪兒在田獵大賽的事情你聽說了吧?這樣…是否太鋒芒畢露了?自古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有銳氣是好,太過於剛強了,也不是好事啊!」

「怕什麼?」

完美寵婚:嬌妻,三爺要寵你 :「寶劍鋒從磨礪出,一將功成萬骨枯。要想成為強者,只有不斷的磨礪,就算暫時倒下了也沒事,只要保持銳氣,就能一飛衝天!現在就看這小子能覺醒什麼樣的神魂了,如果能覺醒一個天階上品神魂,他的成就絕對不會青帝差!」

蕭青衣微微一嘆道:「但願如此吧!」

……

「喝!」

青衣閣後院內,蕭浪和小刀一回來,卻立即開始修鍊,一刻都沒有休息!

時間緊迫,神魂節就還有兩個多月,兩人都想在這兩個多月內實力再進一步。

神魂覺醒對於神魂大陸的武者太重要了,覺醒一個好的神魂,比如天階上品的。以後的修鍊速度將會最少提升兩倍,修鍊一年,等於普通武者修鍊兩年,十年等於別人二十年。可以想象一個好的神魂,對於武者有多麼的重要。

最重要的還有神魂戰技,一般覺醒神魂都會附帶神魂戰技,當然也有好和差之分。不過高階神魂附帶的神魂戰技一般都不差,比如八爺的狂獅怒吼,比如蕭青衣的喋血妖刀。

覺醒神魂,理論上武者實力越強,覺醒好的神魂機會越大。歷來資質通天的少年們,覺醒強大神魂的幾率都大得多。

所以蕭浪和小刀都如此拚命的修鍊,為了自己,也為了姑姑。

「公子!」

烈陽高照,蕭浪和小刀背著巨石在梅花樁上狂奔,後院卻響起一道興奮的吼聲。

蕭浪詫異的將巨石朝地上一丟,跳下梅花樁,朝前方望去,眸子卻陡然一亮,立即說道:「千尋,你突破了?」

來人正是千尋,自從蕭浪為他取得丹藥之後,立即閉關了。閉關了幾日卻出關了,滿臉興奮顯然是突破了。

「公子,我突破戰尊境了!」

千尋化作一道殘影飛奔過來,速度明顯快了很多,蕭浪只是看到一道影子閃過,千尋就來到了眼前。

蕭浪大喜,朝遠處的兩名護衛大喝起來:「去整點好酒好菜,慶祝千尋突破!」

兩名家族指派的護衛也大喜,他們跟了蕭浪就是蕭浪的人了,千尋作為他們的首領,實力能提升,他們也好處多多。

千尋滿臉感激的看著蕭浪,無比自信的說道:「公子,等我把家族賜予的秘技掌握,速度還能提升,到時候就算火鳳級別的強者來追殺,我也有把握帶著你逃命了!」 日子在平靜中度過。

蕭浪和小刀兩人都瘋狂的修鍊,沒日沒夜。只求在神魂節前再突破一階。

田獵大賽回來第十天,蕭浪卻意外的接到了蕭不死的傳訊。

蕭不死和蕭浮屠是蕭浪唯一對蕭家有好感的兩人,他召喚蕭浪當然立即停止修鍊,也不換衣裳,就這樣滿頭大汗,朝青帝閣走去。

「爺爺!」

進了書房蕭浪立即行禮,蕭不死卻很嚴肅的說道:「以後見我不用行禮,咱爺倆沒那麼多客套!」

蕭浪咧嘴笑了沒有說話,只是望著蕭不死,有些疑惑他召自己來所為何事。蕭不死指了指旁邊的椅子讓蕭浪坐下,這才慈祥的說道:「聽說你最近都在瘋狂修鍊?怎麼樣?有把握在神魂節前達到戰將中階嗎?」

蕭浪老實的說道:「應該能達到!」

「浪兒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