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李雲霄輕喝道:「乾坤鎮魂,禁衍!」

黎叔整個人靈魂一震,頓時心神失守,一口心血猛地噴了出來。

「黎叔!」夢舞姐弟兩俱是大驚,在他們眼中,李雲霄的確沒動沒躲,也沒動用元氣,但黎叔就這麼莫名其妙的當場吐血起來,似乎還受了不小的傷。

「哼,給我跪下!」李雲霄輕喝一聲。

黎叔整個人好像失了魂似的,雙眸之中一片茫然之色,隨著李雲霄的輕喝,雙膝直接「撲通」跪在了地上。

夢白整個人徹底獃滯住了,他腦子一片空白,怎麼也看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他猛然大叫起來,「黎叔,站起來,快站起來,用你的金剛拳打飛他啊!還有鐵砂掌,一掌打的他吐血!」

「過來給我舔鞋!」李雲霄再次命令道。


黎叔沒有絲毫的反抗,直愣愣的跪著爬過去,到了李雲霄腳下,便低下頭伸出舌頭,真的往鞋底上舔去。

「啊,不要!」夢舞大急的掩嘴失聲叫道。

「哼!」就在黎叔伸出舌頭要舔鞋底的時候,他一腳迅捷無比的踢出,直接踢在黎叔胸前,將他整個人踢飛了出去,「就你,還不配給我舔鞋。」

懵了,夢白這下徹底的懵了!

在他心目中強悍無比的黎叔,在李雲霄面前,竟然跟小狗似的被一腳踢飛了……

李雲霄冷冷的看著獃滯的夢白,寒聲道:「你不是想死嗎?現在輪到你了。」


一股死亡的氣息頓時籠罩在夢白心頭,他嚇得哆嗦起來,「別,別過來!」

夢舞急忙上前拖住李雲霄,哭道:「雲少,你原諒他吧。我弟弟年少不懂事,要怪就怪我這個做姐姐的沒教好。」

李雲霄嘆了口氣,道:「原本他資質不錯,算了。這個徒弟我不要了。」他說完,便要拂袖而去。

夢白一呆,突然間他猛地省悟過來,猛地喊道:「慢著,你別走!」他雙腿依然站立不起,急忙爬了過去,抱著李雲霄的腿道:「我不要你走,我要跟你學武技。師傅,師傅教我,我錯了!」

「哼,我李雲霄可沒有這種廢物徒弟。」

「我真的認錯了。師傅,您就原諒我這一次吧。」夢白說完,急忙老老實實的磕了幾個響頭。

夢舞也是急忙道:「雲少,你就原諒他吧。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讓他去挖礦了,一定會讓他老老實實的在家修鍊。」

夢白說道:「姐,我不能還讓你賺錢養家。挖礦我還會去,但是師傅教我的,我也一定會好好的完成。師傅,你就原諒我吧。」

李雲霄冷聲道:「再給你一次機會,五天時間,五天內你能打通七道脈輪,進階一元境武士,我就依然認你這個徒弟。否則,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五天?」夢舞傻眼道:「雲少,我弟弟才開啟五道脈輪,五天怎麼可能呢。」

夢白也是一愣,但隨即轉過一臉堅毅之色,咬牙道:「好!五天就五天,師傅給我五天時間,肯定是認為我可以的!」

李雲霄冷哼一聲,頭也不回的就走了,遠遠的聲音傳來,「五天之後,我便會來檢查你的成績。」

他原本是氣惱夢白竟然敢忤逆他的吩咐,從來沒有弟子敢不聽他的話。後來覺得此子心性不錯,的確值得培養,於是決定再給他一次機會。

他在郊區附近隨便找了一間酒店便入住了進去。直接取出黑妞劍,開啟十倍重力,打坐修鍊起來。

上次吸收的體毒元力,幾乎完全吸收消化了。只留下一團毒素還被包裹在丹田之上,加上在術鍊師公會煉製后的恢復,體內的元氣運轉提高到了三星巔峰的層次,李雲霄不敢怠慢,小心的控制著體內真氣,開始周而復始的隨著小周天的方向運轉起來。

五天時間轉眼就過,但這五天內卻發生了一件不同尋常的大事,只不過跟普通人無關。

那就是術鍊師公會會長許寒和宮廷首席術鍊師張清凡大人,竟然聯手宣布閉關起來,時間不限。兩名三階術鍊師同時閉久關,這可是幾十年來頭一次。

平時一定會有一名大師在外頭主持工作的,而這次術鍊師公會的事物全部交給了二階術鍊師梁文宇。而張清凡的事務也交給了另一名二階術鍊師時珍。

頓時讓外界猜測紛紛。特別是王國的高層人士,都在分析其中所蘊含的意義。派人多方打聽之下,也一無所獲。兩位大師閉關之前什麼也沒有說,並且也不讓旁人多問。

相比兩位大師閉關之事,被譽為最有前途的一階術鍊師賈榮的悄然閉關,就顯得無足輕重了,也沒有人特別關注。 李雲霄閉關五天,沒有踏出外面一步,對這些事自然不知道。

五天後,他終於從自己的客房走了出來,只不過身上的氣勢再次上升了一個層次,順利突破到了四星武士。

他再次踏入夢舞姐弟家中的時候,頓時聽到夢白的陣陣慘叫之聲和夢舞的哭泣聲傳出。

「弟弟,弟弟,別練了,快停下來!」

「不行,我感覺就差一線我就能突破了!」

「你身上的毒發作的好嚇人,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

「死了也要突破,啊!~」

一陣痛苦的慘叫聲傳來,夢白身上生出了點點綠斑,整個人就跟發霉了的蘿蔔似的,不少皮膚上開始出現潰爛,但他周身的元氣卻越來越旺盛,一道道的氣旋直接在體外形成,旋轉后朝著丹田內匯聚而去。

「啊!~」

他仰天大吼一聲,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間從七道脈輪之中綻放出來,匯聚一線沖向丹田。體內「轟」的一聲震響,丹田被沖開,猶若星雲旋轉,氣海誕生。

「成,成功了!哈哈,姐,我成功了!~」夢白欣喜若狂。

夢舞一臉的淚珠,心疼道:「你看你全身的毒,我這就去找雲少!只有他才能解你身上的毒!」她剛轉身,就發現李雲霄已經站在門口了。

「嘖嘖,又生出了不少毒。不錯,不錯,我又可以好好大補一下了。」李雲霄砸了砸嘴巴,笑眯眯的走了過去。

「師傅,我突破了,我真的只用五天就突破到了武士!~」夢白還處在極度興奮之中。

「嗯,不錯。為師都看見了,你現在趕緊盤腿坐下,讓為師把你身上的毒吸掉。」李雲霄不由分說,直接五指按在夢白肩上,將他按下。然後施展出造化一氣神功,瘋狂的從他身上吸收起本源之毒來。

一炷香時間后,夢白痛苦的神色完全緩解,身上的綠斑也全部消失不見,皮膚上一片光滑如玉。

夢白詫異道:「師傅,為什麼你把我體內的毒吸收掉后,我覺得痛苦沒了,但感覺力量也流失了許多。」

李雲霄笑道:「那是因為你的體質是天地毒身,你的毒乃是毒之本源,蘊含有先天之氣。毒越強,你的實力就越強。但你現在的修為根本無法承受這些毒性,隨著你修為的精進,承受之力越來越強,毒性也會越來越強,等達到一個平衡的時候,就不僅不會被毒性侵蝕,反倒可以將這本源之毒施展出來。」

李雲霄眯著眼睛正色道:「等你能夠利用自己體內的本源之毒時,除非也遇見其他的天生絕強體質,否則同階之下,絕無敵手!」

「其他絕強體質?」夢白詫異道:「這麼說我體內的毒反倒是好東西了?」

李雲霄笑道:「當然是好東西,要不然我吸收來幹嘛。這世上除了你的天地毒身外,還有許許多多的特殊體質,都有著不俗的力量。只要朝著武道這條路永不停歇的走下去,以後你自然會遇上的。」

夢白鼓著眼珠子,道:「原來師傅一直在占我便宜……」

李雲霄臉上一紅,從戒子中取出那十枚解毒丹給夢白道:「這解毒丹每一粒都可以抑制你身上的毒性三天,為師不在你身邊的時候你可以用來壓制體內毒性。但是根本的解決之道,還是要自己實力的提升,依靠自身修為壓制。」

夢舞大喜道:「還不快謝謝師傅。」

李雲霄取出一枚沖元丹給夢舞道:「你的天賦也不錯,就是整天忙著打工賺錢,也沒去修鍊,這才一直卡在武徒境,這枚沖元丹服下后,你立即可以晉陞武士了。」

「沖元丹?」夢舞吃了一驚,隨即大喜的接過來,感激道:「這東西可貴了,市面上品質最差的也要上千金幣一枚。」

李雲霄暗想自己前世煉製的丹藥,一千萬極品元石都未必買得到。

「夢白,夢白,今天去不去挖礦啊?」門外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黎叔的身影走了進來,一看見李雲霄,頓時臉色蒼白,呆在門口。

「黎叔,你看,我突破到武士了!」夢白興奮道。

黎叔一愣,眼中閃過一絲震驚,苦笑道:「真是個小怪物。」他低聲嘀咕起來,「你師傅更是個怪物。」

李雲霄冷聲道:「你,過來。」

黎叔渾身一震,眼中露出驚懼的神色,他不敢違逆,老老實實的走了過去。房間內的氣氛頓時緊張了起來。

夢白緊張道:「師傅,您別為難黎叔。」

李雲霄道:「你叫什麼名字?」

黎叔內心忐忑不安,急忙道:「大家都叫我黎叔,您也就叫我黎叔好了。」

李雲霄臉色一沉,微怒道:「還沒人敢在我面前稱『叔』的,你想死?」


黎叔嚇了一跳,哆嗦道:「黎……,黎大元,我叫黎大元。」

李雲霄這才點頭道:「你們平時挖礦都是在什麼地方?」

黎大元老老實實回答道:「以前是在五峰礦脈,後來那裡被官方接管了。現在都是在五峰礦脈旁邊的一些小礦脈,因為存量少,所以官方也不管。但也因為官方不管,所以競爭還是挺激烈的。不過我可是五星武士,一般沒人敢跟我搶。」

五星武士還去挖礦,的確是比較異類的。李雲霄再次問道:「那你挖了這麼多年,可曾遇到過紫陽原石?」

夢白急忙將那紫陽石的形狀和特徵描述了一遍。上次李雲霄說值錢后,他也特意留意了這種礦石,但卻一直沒有發現。

黎大元歪著腦袋沉思了片刻后道:「以前好像在五峰礦脈見到過,但現在那裡已經被封起來了。」

李雲霄皺眉道:「官方?國王陛下封的?」

黎大元搖頭道:「不是,是靖國公府,李家派人封的。說是戰略儲備礦脈,不許私人亂挖。」

夢舞愕然的看了李雲霄一眼,李雲霄:「……,黎大元,你以後不用去挖礦了,我交給你一個任務。你潛入李家的挖礦隊伍中,替我尋找這種紫陽石,只要提供線索就行。無論結果如何,五百金幣一個月。」

「五百金幣一個月!」黎大元和夢白都吃了一驚,若不是知道他實力駭人,黎大元肯定會以為是唬他的。他頓時高興起來,拍著胸脯道:「小師傅您放心,他們那個挖礦隊伍很多都是以前跟我一起乾的熟人,幾次邀我去我可沒去,那裡才十個金幣一個月。您放心,只要礦脈里有這種石頭,我一定給您找出來!」

李雲霄點了點頭,道:「你去忙吧,我還有事跟他們姐弟商量。」

黎大元頓時興高采烈的離開了。

李雲霄看了他們姐弟一眼,道:「都去換件乾淨些的衣服,跟我去參加一個宴會。」

「宴會?」夢舞愕然道:「哪裡的宴會?」

李雲霄淡然道:「皇宮。」

兩姐弟:「……」。

女人就是麻煩。

夢白隨便換了身乾淨的衣服。夢舞把所有衣服全部拿出來換了個遍,最後還是不滿意,死纏著李雲霄和夢白陪她上街逛了大半天,最後才買到一件粉紅色的長裙。

就在李雲霄和夢白鬆了口氣的時候,她又拖著兩人去買脂粉、耳環、叉子、繡鞋……

李雲霄額頭上滲出絲絲冷汗,「我突然想到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旁晚時分,皇宮門口等你們。」

說完一溜煙的跑掉了,逃了幾條街,這才鬆了口氣。隨手在路邊買了串烤撒尿牛丸,邊吃邊悠哉的走在馬路上,「還是一個人自在。」

突然一道黑衣人影出現在他身後,輕喝了一聲,「李雲霄。」

在李雲霄回頭的時候,那黑衣人便施展步伐,飛快的隱沒在人群中。

「哼,裝神弄鬼!」

李雲霄吃掉最後一個牛丸,手中的竹籤輕輕彈出,「嗖」的一聲破空而去。雖然人群細細囔囔,那竹籤卻好似長了眼睛一般,直追黑衣人影。

黑衣人雙目中爆出駭然之色,千萬人中竟然飛針如此精準!他急忙轉身運氣,一掌狠狠的拍出,想要把竹籤打斷。

「嗯!」

一聲沉悶的痛哼,黑衣人駭然的發現竹籤竟然直接穿破他的掌風,將手掌刺穿!

「怎麼可能?」他獃滯的看著自己手掌,一枚普普通通的竹籤上,還散發著淡淡的烤撒尿牛丸香味……

「嚇!」

他突然覺得一陣清風拂面,猛然抬起頭來,卻看到李雲霄的臉孔貼了過來,嚇得驚叫一聲,連忙後退。

「哼!」

李雲霄冷哼一聲,腳下輕點,貼著他的身子而上,有如復骨除蟲…………。。,驅之不散。在黑衣人大驚失色之下,李雲霄五指如爪,狠狠的直接插入那黑衣人肩膀上,將那人提了起來,腳下輕點,飄然而去。

黑衣人只覺得肩膀上一痛,頓時全身元氣運轉好似被外力強行打斷,使不上半分氣力,就這麼被李雲霄如同小雞般提起,飛奔而去。

「砰!」

在一個無人的巷子里,李雲霄扔垃圾似的把黑衣人砸在地上,冷冷說道:「你是誰?有什麼事?說吧。」

黑衣人落地的瞬間,肩膀上一松,頓時覺得外力撤走,自己周身的元氣再次運轉起來,暢通無阻。他頓時大驚失色,眼中儘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原本是想將李雲霄引到無人的地方傳達信息,想不到卻被對方抓著走,黑衣人無奈的苦澀道:「雲霄少爺,是我。」

他一把將自己的黑衣面罩取了下來,露出一張無奈的面孔,正在苦笑不已。

李雲霄雙目微凝,才道:「哦,原來是李顯。你不跟在四叔身邊,來找我何事?」李顯是李家的旁系子弟,實力不俗,故而被提拔在李雲霄的一位堂叔李白楓身邊做事。

李顯眼中露出震驚之色,道:「雲霄少爺,原來關於你的那些傳聞竟然是真的!一招打敗九星巔峰武士的藍玄,金針刺穴救治公主,雲霄少爺隱藏的好深,瞞的大家好苦哇!」

李雲霄微微道:「直接說主題。」

李顯道:「您今晚是不是會參加皇宮盛宴?」


李雲霄淡淡的看著他,顯然沒有多少耐性,「再廢話,我就走了。」

李顯這才搖頭苦笑道:「雲霄少爺,現在李家的情況您也是知道的。這段時間您的傳聞風風雨雨的,已經引起了李逸的注意。四爺得到了消息,若是您今晚參加盛宴的話,他一定會想辦法針對您。現在還不是和他抗衡的時候,所以四爺希望您今晚能夠退避,以免和李逸衝突起來。」

李雲霄淡淡笑道:「無聊,一個跳樑小丑,本少爺從未放在眼中。」他目光微凝,冷聲道:「但若他不識趣,自己跳到我面前的話,我不介意順帶把他碾的粉碎。」

順帶把他碾的粉碎……

李顯搖了搖頭,暗想雲霄少爺果然還是太年輕了,他肅然道:「李逸絕不像表面上的這般簡單,現在整個李家幾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雲霄少爺已經隱忍了這麼久,切莫急在一時啊!四爺和幾位家族長輩也都在暗暗籌劃,等時機成熟再同此賊子一戰!」

李雲霄冷笑道:「一個李家義子,做奴才做的好才被賜予了李姓,能興風作浪?」

李顯正色道:「雲霄少爺切不可輕敵,這李逸不僅自身實力強悍,而且其背後肯定有勢力在支持著他!大爺也是顧慮著老爺和雲霄少爺,所以才遲遲未敢動手。雲霄少爺只要避開他的鋒芒,等四爺和大爺他們籌備完畢,自然可以一舉殲滅這些宵小。」

他說的大爺正是李雲霄之父,飛龍將軍李長風。

「哼,你們這些過家家的玩意,我沒興趣參與。至於李逸背後的勢力,其他我不敢說,至少當今國王陛下是肯定有一份的。否則一個名將世家,功勞蓋世,老爺子也是四象境武君巔峰,豈是一個小丑能夠掌控的。」

李雲霄一席話說得李顯目瞪口呆,駭然的額頭上爆出冷汗淋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