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李潔正在想象勝利的時候,敵人顯然已經急紅眼了,不在保留領主專屬法力值了,在李潔的地圖上,一隊隊士兵開始消失,只留下閃電魔法的轟擊聲和急促的慘叫聲。

對於敵人的臨死反撲,李潔也只能咬咬牙,心裡想著捉到老獨眼怪時怎麼折磨他了。

咬牙切齒的挨過這一段困難時間,閃電魔法不在出現,四周的士兵開始心驚膽顫的繼續摸索前進時,黑角也恢復的差不多了,李潔也不在阻止牛血沸騰的黑角,直接讓他上了前線。

看到黑角上前,士兵們一陣歡呼,黑角也不負眾望,大踏步的沖了上去,直接旋風斬開局,頓時來不及撤退的獨眼怪們青紫色的眼睛碎塊亂飛,觸鬚一段一段的噴著血液粘的到處都是,這時候就連炮灰都不用李潔催促,一個個的跟著黑角奮勇向前,朝著撤退的敵人屁股上猛扎,黑暗精靈們也是一邊射擊一邊前進。

靠著這一波攻勢,黑角停止旋風斬時已經來到了明顯是獨眼怪首領的面前,一個等級和黑角差不多的精英獨眼怪,黑角眼睛都全是血絲,剛才就這傢伙躲在人群里對他的傷害最大,現在還有什麼說的,輪起斧子猛砍,被近身了的精英獨眼怪根本就不是黑角的對手,被砍掉三根主要的觸手后怪叫著掉頭就跑,他這一跑,剩下的敵軍沒擋幾下就潰敗了。

看著就像打了雞血般瘋狂追擊敵人的手下,李潔揮揮手,讓莉莉絲也去撿撿便宜弄點經驗,自己則抽出了一根雪茄默默點燃。

一根雪茄沒抽完,莉莉絲就來請李潔過去了,岩漿城的城主要求談判,目前這隻大獨眼怪已經被堵在了一間石室里。

命令手下打掃戰場,清理俘虜,接受財產,李潔這才去了大獨眼被困的地方。

這已經算是岩漿城的最後方了,一間天然的石洞,看起來裡面空間還不小,十幾個大獨眼僅存的手下守著狹窄的洞口,洞穴中間一個並不怎麼大的紫色法陣閃爍著光芒,法陣的正中間,一個碩大的獨眼怪呆立著。

「說吧,什麼條件你才投降。」李潔氣定神閑的彈了彈煙灰。

「投降?不,我要你立刻離開我的地下城,不然咱們就同歸於盡!」

「同歸於盡?看來你不是一般的愚蠢,你現在有什麼資格和我同歸於盡?就算我不打算強攻,守你一段時間,沒有水和食物,你們的結果也只能是被我俘虜!」

「看來你並不了解獨眼怪的歷史,我們並不是這個世界的生物,我們來自異世界,來自你們稱之為惡魔的世界,而我剛才沒去助戰,就是為了布置這個法陣,殺死了你的一些士兵后,我勉強達到了可以布置和啟動召喚法陣的等級,現在,法陣已經布置成功了,只要我一發動,立刻就會有一名強大的惡魔來到這裡,我沒有力量控制他,它會殺死所有人,包括你我在內!」

「很有趣的故事,弄了半天你還是從異世界穿越來的,失敬失敬,啟動吧,讓我見識見識惡魔什麼樣子,是不是比你更醜陋。」

李潔絕不相信大獨眼的鬼話,諷刺的看著大獨眼噴了個煙圈。

「你……!好,你不是想見識下嗎,就讓你見識見識!哈哈哈哈……!」

在獨眼的狂笑聲中,他腳下的紫色法陣開始運轉,一道道妖艷的紫色線條閃現,開始從大獨眼的身體底部切割,一塊塊被切割下來的血肉落在法陣上都會使整個法陣更加的鮮艷,大獨眼顯然極度的痛苦,劇烈的掙扎著卻無法掙脫法陣的中央位置,最終他放棄了掙扎,大眼睛里全是惡毒和報復的快感。

「太好了,一位上位惡魔響應了我的召喚,你們都會死,都會凄慘的死去……!」

李潔驚的目瞪口呆,看著還在噴血詛咒他的大獨眼完全不知所措,扭頭看了看自己的手下,莉莉絲有些畏懼的正在悄然後退,無謂的黑角也很不舒服的握緊了手中的大斧子,其他士兵也畏畏縮縮的發著抖後退,此時大獨眼已經完全消失,他原本的十幾個手下在法陣散發出第一道寂滅的氣息后,立刻鬼哭狼嚎的沖了出來直接向李潔投降,然後四散奔逃。

「小黑呢,立刻去叫莉莉或者是布朗過來,這到底怎麼回事?」

「不用麻煩了,領主大人,您應該立刻撤退,這確實是上位惡魔的氣息,獨眼怪不愧是天生的通靈師,以自己為血祭居然真能召喚出上位惡魔來!」

「……好,真是充滿驚喜的一天,黑角,莉莉絲,帶著人馬立刻撤退,小黑,捲走所有財務,我倒是要見識下上位惡魔什麼樣子!」李潔看了一眼閃現過來的小黑吩咐著。

「嘿嘿,上位惡魔也沒什麼,也就能和一條龍搏鬥搏鬥的東西,祝您好運,我的領主大人!」小黑說完直接閃了出去辦事了,莉莉絲和黑角得到命令后也帶著人手撤退,李潔就抽了口煙的功夫,石洞門口就靜悄悄的剩下李潔自己了。

法陣已經完成,紫色的線條一根根快速的回落,紫色線條開始回落時是第一道寂靜的氣息,線條徹底落下時,第二道氣息傳來,那是毀滅的氣息,比第一道氣息強大的多,甚至李潔的煙頭都閃了閃,隨即法陣中央湧出一片岩漿,逐漸佔滿了整個法陣卻不溢出,整個潮濕的石洞立刻因為高溫而水汽蒸騰,一股子刺鼻的硫磺味鋪面而來,李潔微退了一步,立刻就走回原位,深吸了口氣,理了理有些被吹亂的髮型。

此時岩漿里出現了兩隻血紅的尖角,緩慢上升,同時一道狂亂的氣息肆虐石洞,李潔心臟猛的一跳,差點噴出一口血來,伸手扶住石壁才穩住身形。

惡魔的額頭也浮現了出來,赤紅色的皮膚有著金屬般閃亮的光澤,李潔還沒欣賞完就是一對閃著紅光的眼睛直接和李潔對視。

那一瞬間,李潔看見了一個個燃燒的世界,無數奇形怪狀的生物在一個個魔頭的帶領下摧毀了無數個世界,在惡魔的眼中,有的只是無盡的殘暴和無盡的毀滅,他們天生就是為了毀滅而存在的,如果不能毀滅別人,他們就會把自己毀滅,為了生存,惡魔們冷血無情的征服了無數的種族,毀滅了數不清的文明,現在,他們看到了,也來到了這個世界!

李潔感覺自己腦袋裡全是殺戮的念頭,全是殘暴到極致的想法,這些紛亂的念頭甚至讓李潔頭疼欲裂,就在李潔即將陷入到狂亂狀態時,系統的保護措施起了作用,李潔很快清醒了過來,也看清楚了惡魔的狀況。

那一刻,李潔禁不住想笑,可是想想剛才經歷了的,到底沒笑出來,此時惡魔就露出了地面一個頭顱,長著醜陋的二根直角,血紅的雙眼,菱形的大腦袋,粗大的鼻子上還帶著鼻環,一張大嘴巴里幾根尖利的犬齒露了出來,除了惡魔的腦袋外,地上什麼都沒有了,連法陣都消失了,看來大獨眼實力還是不夠,而這名上位惡魔也太過於囂張,結果是只有一顆腦袋被傳送了過來。

「實在沒想到,弱小的你意志力倒是不錯,哦,你的種族是人類。」低沉而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這樣不會死去嗎?」李潔知道這名惡魔是過不來了,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費心了,我沒那麼容易死去,相反,我確定了這個世界的存在,那麼,包括你在內的一切東西,都將在不久后被毀滅!」

「管他呢,天塌下來有個子高的頂著,我不在乎!」

「啊,我有些喜歡你了,雖然你是那麼的渺小,但是有些地方還是符合我的胃口,你的肉一定十分的香甜。」

「你這樣的威脅有用嗎,這很……!」李潔沒說下去,惡魔眼睛轉到了李潔的身邊,兩道紅光射線般的在李潔身邊的石壁上融化出二道深槽,惡魔用實際行動來證明了李潔的脆弱。

「好吧,為什麼不殺了我?」

「我說了,你有些和我的胃口,並且你的世界註定是要毀滅的,早一點晚一點又有什麼區別呢,拿著我的這滴血,默念我的名字巴爾,我會出現在你的世界中,很可惜,我現在都懶得魅惑你讓你現在就實行,現在你的實力太低了,失去了我的聯繫魅惑的時間也不足以長到等你有實力發動血之召喚,不過我們有的是時間,當你以後遇到危險時,記得召喚我,雖然會以你的生命為代價,不過我也會為你解決麻煩,這是一個很公平的交易……。」

在巴爾冰冷的語言中,一滴晶化的血液從巴爾額頭噴出並緩緩落在李潔手裡,地面也在此出現岩漿,不再是外溢,而是迴流,巴爾的頭顱也開始緩緩下沉,最終隨著「交易」二個字,地面恢復了平靜,再無一物。 李潔再三看了看地面,確定確實什麼都沒有后,長出了口氣,呆立了一會,想把血晶扔掉,不過考慮了下還是留在了背包里,往外走時才忽然想起什麼,急急忙忙的給小黑下令取消搬遷,這要是拆了再蓋又要損失多少金幣呀,可惜晚了,小黑得到命令拿著一堆捲軸很無辜的遞給了李潔,他把岩漿城的建築全拆了,得到了一些圖紙,李潔看著圖紙只得再次嘆氣。

離開了光溜溜的岩漿城,李潔整頓部隊就往土堡城開拔,趕的如此急是有原因的,布朗和莉莉女王過於囂張了,本來李潔給的命令就是阻止黑暗城可能的搗亂就行了,莉莉女王倒是囂張的厲害,直接要求本來已經控制全城的黑暗城勢力讓出一半地盤來,黑暗城的勢力自然不同意,一隻半人馬精英首領要求莉莉女王退出土堡城,否則就動武,結果沒威脅到莉莉女王,倒是惹毛了她,直接開干,和布朗聯手把對方在土堡城的首腦人物全宰了,衝突中莉莉女王倒是沒什麼事,布朗更不會有事,只是李潔派去跟隨他們的手下全部陣亡了,甚至包括莉莉女王的衛隊。

殺光了對方的首腦人物,黑暗城勢力大亂,也沒人是莉莉女王的對手了,可惜這件事也引起了土堡城再一次的動亂,全城混亂,完全沒有了任何秩序可言,面對混亂,莉莉女王和布朗大開殺戒,透過幽魂的視野,二次的混亂和莉莉女王及布朗的殺戮已經讓土堡城血流成河了,到處都是火光和刀光劍影,到處都是慘叫聲和殘肢斷體,李潔讓小黑去提醒莉莉女王注意她自己正在幹什麼,結果殺紅了眼的莉莉女王根本就不聽不說,還差點把小黑也幹掉,李潔不得不帶隊急急忙忙的趕路親自過去。

緊趕慢趕的花了近一個小時趕到了土堡城,這主要是士兵們拖累了速度,李潔沒體力限制,士兵們有,趕了數小時的路,又打了一場戰鬥,緊接著馬不停蹄的再趕路去應付另外一場戰鬥,除了骷髏士兵外其他人都受不了,不過李潔也不敢就帶骷髏士兵趕過去,骷髏士兵們現在都很低級,派不上大用處,李潔不認為他們對付的了這種混亂。

土堡城不是靠山挖掘出來的,而是在空地圈了土牆的小城,帶著氣虛喘喘的士兵到達后,李潔看著燃燒的土堡城下令包圍后一起進入。

「領主有令,殺人者死,盜搶者死,強姦者死!都回自己房子里呆著,既往不咎!」

李潔從土堡城北面土牆缺口進入,莉莉絲按照李潔的要求,吆喝著端著弩箭往前走,李潔沉默的走在莉莉絲的身後,看著街道上燃燒的房子,道路中間的屍體和被鮮血侵濕了的地面,心頭一陣的煩躁。

街道邊上一棟木房的窗戶和門忽然全被打開,衝出來一群暴徒,窗口也有箭只射出,猝不及防的衛兵立刻就被射翻了數人,幾名衛兵也被衝出來的暴徒砍倒在地,一隻羽箭貼著李潔的鼻子飛過,射中了李潔身邊一名黑暗精靈衛兵的脖子,噴出的鮮血濺了李潔一臉。

李潔伸手摸了摸自己臉上熱乎乎的血液,又急急忙忙的在自己的衣服上擦拭著,衛兵已經急沖了過去,阻止暴徒們,暴徒們的人數遠遠不及衛兵的人數,但是這些早就殺紅了眼的暴徒沒一個退卻,全都狠命廝殺著,就算被全滅,在窗戶放冷箭的暴徒依然還在抵抗,莉莉絲不耐煩了起來,示意衛兵點燃火箭,一連串的火箭很快就讓木屋燃燒了起來,以至於李潔走出老遠,依然還可以聽見木屋裡絕望的慘叫,渾身冒著火焰被逼出木屋的暴徒衛兵們非但不射殺,反而嬉笑踢打著弄滅一些他們身上的火焰,好讓他們的死亡路程更漫長一些。

李潔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士兵,正圍著火人取樂的傢伙們,微微搖了搖頭,再次轉頭向前看時,一道黑色的影子從側面急沖向李潔,在李潔來不及反應前利刃破風聲就到了李潔的脖子,死亡的刺激讓李潔頭皮都一陣發麻,李潔深吸了小半口氣才怒吼:「你在幹什麼?你瘋了嗎!?」

當然,李潔能吼出這句話是因為莉莉女王沒有刺下去。

「開個玩笑嗎,領主大人,您激動什麼,今天是我最開心的日子了,殺的好過癮。」

此時的莉莉女王狼狽不堪,頭髮散亂,一身的血污和碎肉,身體上最少插了七八隻羽箭,其他的傷口加起來也有十二三處,生命力已經快見底了,李潔很難想象戰鬥到底有多激烈才讓敏捷異常的莉莉受傷如此之重,看見莉莉的慘狀,李潔想訓斥的話也說不出口了。

「……開心就好,下去休息吧!布朗呢?」

「請叫我布朗紅衣大主教!凡人!」

看了一眼依然炫亮的布朗,李潔就知道這傢伙沒少殺人,魔力值早就空了,魔法捲軸肯定也用了不少,我去!

隨著二大殺人魔王的停手以及李潔士兵的清掃,敢於反抗的陸續被鎮壓,土堡城這才漸漸歸於平靜。

士兵們組織倖存的居民開始救火時,李潔有些頭疼的開始計算此戰的得失。

在攻克岩漿城的戰鬥中除了些建築捲軸外沒得到太多其他的東西,都被獨眼怪兄弟內戰給消耗掉了,倒是接收了土堡城獲益良多,眾多的店鋪本來是三方共有,現在全是李潔的了,包括不少工匠和奴隸,即使是系統不允許李潔擁有的拍賣行和自由市場,也都會抽稅給李潔,除了這些,就是些物資了,武器盔甲礦物食物什麼的,金幣也收繳上來了一千多枚,以土堡城的規模來說很不錯了,不過李潔的損失也同樣嚴重,出征時七百多號人,現在剩下不到四百人,這還是岩漿城殘部投降了的結果。

扔下羊皮紙和炭筆,李潔點燃了一根雪茄,以驅散飄進城鎮大廳的那股令人噁心的焦糊味,腦袋裡想著的是自己手下士兵殘殺暴徒的場景,一時之間有些迷茫。

毫無疑問,今天晚上死去的人絕大部分都是因為自己,別說這是遊戲,你親身經歷了所有這一切的罪惡和殺戮,哪裡是一句輕飄飄的遊戲就可以解釋的!可是自己算是錯了嗎?不這樣做還能怎麼做?戰爭本身就是用暴力制止暴力,其本身都不是絕對的正義,自己要是迷失在這問題里可就真的太傻了,不過要是一直這樣也是不對的,這是肯定的,地下世界也要有秩序,如果沒有人建立秩序,那麼自己就建立一個!

想到這裡,李潔長長的吐出口煙,其實李潔也知道自己有點自欺欺人,靠這一批手下,平時還能約束下,打仗的時候肯定不行,戰爭從來都不是純潔的,從來都不!不過有了秩序最起碼不是能好些嗎!?

看了看系統時間,已經天亮很久了,李潔叫來莉莉絲和黑角,叫她們戒備土堡城,防範黑暗城可能有的反擊,並且特別注意實行三殺的土城法令后,這才去城鎮大廳收信,玉兒的信件早就到了,不過李潔一直沒空看,玉兒的信件也簡單,只是同意了李潔的交易方法,李潔也困的厲害,直接郵寄了五百金幣下線了。

然而李潔還沒睡兩小時就被電話鈴聲吵醒,疲憊欲死的李潔咒罵著拿起了手機,一看號碼立馬閉嘴並給了自己兩耳光這才接聽,原因無他,老娘來的電話!

「上回你弟弟給你說的事你願意不?」老娘倒是也沒廢話。

「……什麼事?」李潔迷迷糊糊的想不起來。

「兔崽子,就是給你說媳婦的事情,怎麼還沒睡醒嗎?又通宵打電腦了!?」

「沒,沒有!絕對沒有,誰通宵打電腦誰就是小狗!」李潔清醒了不少,急忙給老娘賭咒發誓,虛擬遊戲那可不是電腦。

「信你才怪,你早就是條狗了!那個女的願意跟你才是瞎了眼!」

「……,您罵我就可以了,不用這樣詛咒您未來的兒媳婦……。」

「怎麼,媳婦還沒進門呢就把老娘仍一邊去了是吧!兔崽子……!」

李潔無奈的聽著老娘的咒罵,扒拉出來跟煙捲,剛用打火機點燃。

「……怎麼你又吸煙,想早點得肺癌死嗎?是不是想著離的遠沒人管你了……!」

李潔急急忙忙的把煙掐滅:「沒吸,我要吸煙我就是條狗……。」

「你早就是條狗了,哎呀,你個兔崽子,浪費我給你說了這麼久,你不心疼電話費我還心疼呢,你個……!」

「老娘,您再說下去電話費更多……!」

「……不跟你多說了,人家那邊你的伯父伯母都同意他們的女兒和你談談試試看,電話號碼都給了,你們都在上海打工,彼此也都有個照應,你記下號碼,打給人家女孩,要對人家好些,說些好聽話,電話號碼是XXXXXXXXXXX,記住了嗎?」

「記住了,可是,老娘,您還沒問我同意不呢?」

「人家女孩子認倒霉能跟你就不錯了,你還挑三揀四起來了,你怎麼不去照照鏡子,好了,就這樣,記得馬上打給人家,記得說些好聽的,笨蛋兒子,好了,掛了。」

「等等,老娘,你就沒問問女孩願意不!?喂,喂……。」

放下了電話,李潔重新拿起掐滅的香煙抽了起來,期間數次拿起手機按了號碼,可是都沒撥出去,最終掐滅了煙頭,仍下手機,倒頭繼續睡。

李潔倒頭睡下時,楊雯雯剛剛放下電話,臉上紅紅的看著一串記下的號碼發獃,老爸老媽居然就這樣把自己給推銷出去了,自己甚至連對方的面都沒見過,只是看過姐姐從手機上發來的照片,知道對方的名字,了解對方剛從軍隊複員不久,目前也在上海打工而已,這種情況下,自己怎麼可能按照父親的要求主動給一個陌生的男孩子打電話!?可是父親一直重男輕女,家裡姐妹三個就是父親一直想要兒子的結果,楊雯雯不敢想象反抗一向對待姐妹三個都很嚴厲的父親會是怎麼樣的後果!並且一向疼愛自己的母親也希望這樣,自己怎麼忍心讓母親失望!? 呆立了好一會的楊雯雯最終還是撥通了電話,不是給陌生男孩的,那也太羞人了,而是撥給母親的,她要確定母親真正的心意,結果十幾分鐘后,楊雯雯頹然的放下了手機。

母親是同意的,男孩子性格很好,城裡人,參過軍,為人也不錯,勤快並且家裡人口也簡單,雖然就一小套房子,不過他弟弟學習很好,考上名牌大學后也不會呆在老家,這樣的結婚對象還是不錯的,至於楊雯雯提出的感情問題楊母則有些不以為然,提到了她結婚時也是不熟悉就結婚了,不也是過到現在,丈夫雖然因為沒兒子抱怨過,但是還是辛苦養家,沒什麼不好,讓楊雯雯不要想太多,主動一些,早日成婚生兒子。

雯雯對此十分的無奈,說到底,母親也受到了父親的影響,有些重男輕女,特別是姐姐雖然出嫁,但生的也是女兒的情況下,母親想二女兒也早點成婚,生個外孫出來,也好安慰下父親,所以碰上個還可以的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雯雯很是無奈,原地轉了N圈,最終還是咬牙撥通了那一串號碼!

聽到電話鈴響,剛剛睡著不久的李潔狠狠的捶了下枕頭,卻不敢亂罵,恐怕又是老娘或者是老弟,拿起了破手機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立刻詛咒了幾句,然後才接通。

「喂!誰呀?」李潔的語氣十分的不善。

雯雯聽的一呆,這是性格很好所應該有的語氣嗎?

「……怎麼不說話?喂!?」李潔認為這是個無聊的騷擾電話,已經有些憤怒了。

「……你……你好,我叫楊……雯雯。」

就在李潔即將爆發時,手機里傳來的微弱聲音徹底讓李潔沒了脾氣。

「啊……,雯雯啊……嗯,楊雯雯,你好,我是李潔。」

「你……你有時間嗎?」

「有的有的。」

「能不能出來吃個飯。」

「行呀。」

「那就這樣。」說完雯雯臉紅耳赤的立刻掛斷手機,覺的自己丟臉都丟到西太平洋去了,可是自己不能讓父母失望,想到這裡雯雯才好受一點。

「嗯,就這樣……。」李潔話沒說完對方就掛了。

李潔呆了一會才想起來這去哪裡吃飯呀?什麼時間?

這次李潔倒是沒猶豫,立刻回撥電話,人家女孩子都先打過來了,再想太多就不是男人了,對方一接通李潔就先開口。

「喂,你好,我是李潔,你現在在什麼地方?」

「翠山附近。」

「……真是巧,我也在翠山附近,我在煉鋅廠生活區這裡,你離的遠嗎?」

「不遠,前二天還去轉過。」

「那太好了,對著煉鋅廠大門有個老溫餐館,你看你下班了什麼時候有時間?」

「六點半吧,不過……不過我八點前要回來。」

「那沒問題,需要我去哪裡接你或者等你嗎?」

「不用。」

「好的,那就這樣。」

「嗯。」

掛了電話李潔立馬就想行動起來整理狗窩,洗洗衣服,出去修修頭髮,不過最終還是倒頭就睡,說句實話,李潔不怎麼看好這事,女孩先打來電話也不代表什麼,畢竟連面都沒見,人家或許是父母之命,也對自己好奇,早見早決斷拉倒,還是展示真實的自己吧,省的沒接觸多久呢就讓女孩子失望透頂然後離去。

李潔想是這樣想,不過睡前還是把破手機定了表,四點半就起來了,先上了遊戲,查看下受到攻擊沒,確定無恙后立刻奔到信箱收信,玉兒已經回了信,金幣收到了,錢已經打進了李潔的賬戶,自己去查看,李潔隨手再次郵寄了五百金幣,然後不理會布朗的吆喝,直接下線溜走。

先去銀行查看了賬戶,確實多了五千塊,提出了一千后馬上去買了條褲子,新襯衣和皮鞋都有,就是褲子都很舊了,買完褲子,去理髮店修理了頭髮,這才奔回家洗漱,完事後套上新行頭又仔細的擦了鞋子,看了看錶后出發去溫老哥的餐廳。

溫老哥有些驚訝李潔今天一身新還這麼早來,李潔倒是也沒隱瞞,直說是見女朋友,溫老哥沒說廢話,立刻表示今天他請客,給做幾個拿手的好菜,那邊溫嫂子已經開始用力給李潔擦拭一張餐桌了,還把遮陽傘換成了新的,李潔很是感激,但是也沒說什麼,只是扔給溫老哥一根煙捲,一邊等人,一邊抽著煙和溫老哥聊天。

於是打扮的十分的正式,畫了淡妝的雯雯來到這裡時,一眼就看見了那個叫李潔的男孩子叼著煙捲在和飯館大廚聊天,雯雯眉頭微微一皺。

雯雯可以認出李潔是因為李潔的照片是近二年照的,差別不大,然而得到了溫老哥提醒的李潔轉頭看了看雯雯,卻不怎麼敢確定,一是雯雯的照片是十幾歲時的了,二是雯雯當初還是照的藝術照。

不過一身白色衣裙的漂亮女孩子站在路邊看著你,而你之前也約了一個女孩子見面,李潔還不是蠢傻,試探著:「雯雯?」

李潔十分的不喜歡在後面加上小姐二個字,那飽含了太多的不好元素,可是直接帶姓叫也未免太過生分,只好叫名字了。

「嗯。」雯雯微微點頭,雯雯點頭的那一刻,李潔覺的很幸福,這女孩子絕對說的過去,除了個子不高,皮膚微黑,胸並不怎麼大之外沒別的毛病了,眼睛雖然也不怎麼大,但是看起來脾氣不錯完全可以抵消,更別提那標準的瓜子臉了,腰細屁股也不小還高蹺,能如此迅速評定一個女孩子,當兵三年功不可沒。

「坐坐。」李潔想扔掉手裡的煙,不過想了想,沒扔,只是給雯雯拉開椅子時細心的把她放在了上風頭。

安排雯雯坐下,李潔去拿飲料時溫老哥笑了笑什麼都沒說,溫嫂子倒是悄聲告訴李潔:「這姑娘可以,屁股不算小,能生兒子,把握住!」

李潔傻笑一聲點點頭,這才趕緊拿了飲料出去。

看見李潔拿了杯子和飲料出來,一向伺候別人的雯雯也有些不習慣,站了起來要幫忙拿杯子,不過碰到李潔的手指后又忙縮了回來,站著有些手足無措。

「都是老鄉,不用客氣。」李潔笑了笑,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給雯雯倒了杯飲料聊了起來。

不管怎麼說,人生四大喜就有一條是異鄉遇知己,人生哪來的那麼多知己,所以更多的可以說成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男女也同樣適用,特別是雯雯已經被父母特別交代這人就是自己現在的男朋友,未來的丈夫,所有這一切都讓雯雯慢慢的放下了戒備,話題在李潔的引導下也多了起來。

談話中李潔也得知了雯雯的經歷,平淡無奇的上完了高中,由於比較笨,考不上大學,就去上了護士學校,畢業后又實習了幾年,現在給翠山裡的一家人做私人護理。

雯雯介紹自己時有些不自然,李潔沒察覺到,雯雯的不自然是因為她其實比李潔大了近兩歲不說,她的工作也不是護理,而是私人生活秘書,第一點雯雯含糊了過去,第二點則是雯雯怕私人秘書這個職業引起李潔的誤會。

李潔倒是實誠,什麼都說了,坦蕩的很,因為他以前沒談過戀愛,也不想隱瞞自己的家庭狀況和現狀,見雯雯聽了臉上沒一絲異常,李潔就喜歡上了這個女孩,不虧是農村出來的,小時候也干過農活,倒是沒有嫌棄李潔沒錢什麼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