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李悼回頭看了矮胖子一眼,冰冷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隻待宰的肥豬。

看到一直都很好“欺負”的李悼突然出現這種可怕的眼神,矮胖子頓時就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媽的!不過就是一普通學生,我怕什麼?”

矮胖子想到這裏頓時就反應了過來,惱羞成怒就要上去教訓李悼,然而這時李悼已經走進了包廂。

老大就在裏面,他再惱怒也不能在老大面前亂來,只好憋着火跟着走了進去。

“等下再收拾你!”

矮胖子看着李悼的背影暗暗罵道。

走進包廂後,李悼一眼就看到了沙發上,坐在兩個陪酒小姐中間的那個男子。

除了他之外,包廂裏另外還有一個穿着黑背心,露着兩條大花臂的紋身青年,和一個大腹便便,一臉和氣的中年胖子。 除了這三個坐在沙發上的人外,胖子後面還站着一個男子,長得又高又壯,看上去應該是保鏢一類的人物。

包廂很大,除了他們三人所坐的這邊沙發外,後面還放了張桌子,正坐着三個人在那邊打牌。

打牌的幾個人身上也都露出這樣那樣的紋身,氣質桀驁,一看就知道是很不好惹的社會成員。

他們一個個全都叼着煙,饒是包廂裏的換風扇一直轉個不停,空氣中也是一片濃郁煙味。

整個包廂裏一片烏煙瘴氣。

房門打開後,那個露着兩條大花臂的背心男便第一個看了過來,在看到李悼進來後,他就眯起了眼睛,遲遲沒有移開視線。

“阿隆,我還有點事要忙,就先走了。”中年胖子看到他們進來後,便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微笑着說道。

“吳總慢走。”坐在兩名陪酒小姐中間的男子也不起身送客,只是這樣說道。

中年男子轉身向外走去,站在他身後的那名保鏢也跟着向外走去,與李悼擦肩而過的時候,他還衝李悼笑着點了點頭。

兩人很快走出了包廂,那名保鏢順手帶上了房門。

“刀疤隆這傢伙現在是越來越囂張了,以前他來這裏,哪次不是陪着笑臉主動來問候老闆?現在都要老闆你親自過來見他了。”

超級護花天王 保鏢一邊走一邊說道。

吳總臉上沒有了在包廂裏那種和煦的笑容,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正常,自從薛仁禮傍上了那位,成功上位後,他手下的這羣小弟也跟着水漲船高,變得風光了起來,人家現在混得風生水起,我們當然要給點面子。”

說完,他又瞥了一眼保鏢,平靜道:“小人得志,猖狂不了太久的。”

保鏢點了點頭。

“剛剛帶進去的好像是個學生,我們就這麼不管,會不會出事兒?”保鏢有些遲疑地問道。

他不是關心李悼的安危,而是擔心萬一出什麼事兒,夜店的生意肯定就要受到影響。

吳總想了想,吩咐道:“讓保安科的人注意一下那個包廂的監控,只要不鬧出人命,那就什麼都別管。”

“嗯。”保鏢點了點頭。

……

另一邊,包廂內。

“老大,人帶過來了。”高個子走到那個男子前面,對男子說道。

男子點了點頭,擡頭看了李悼一眼,夾着煙的手往對面沙發一指,簡單的說道:“坐。”

總裁的雙胞胎女友 伸手的時候,他襯衫的領口因爲動作敞開,露出胸口上一道修長的刀疤。

李悼看了一眼那個刀疤,先是猶豫了一下,然後才聽話的坐了下來。

高矮兩個人站在了他沙發後面。

“你可以叫我隆哥。”隆哥抽了口煙,說話不急不慢,“知道我今天讓人帶你過來,是爲了什麼事吧?”

看得出來,他很想營造出那種大佬的沉穩氣質,只是模仿的痕跡重了點,看上去有些不倫不類。

“知道一點。”李悼遲疑了片刻,“那晚公園的事……”

“很好,是個實誠人,我喜歡。”隆哥點點頭,問道:“八號那天晚上,你在公園看到了什麼?”

看到你的兩個手下在拋屍,然後順手幹掉了他們。

當然這種話只能在心裏說說,李悼在來的路上就已經想好了說辭。

“面具……”

“面具?”隆哥皺了皺眉,“什麼面具?”

“一個戴着面具的人,殺了照片上的那兩個人。”

李悼陷入了回憶,緩緩說道:“那天晚上,我和往常一樣去公園晚跑,跑累了在那邊休息,忽然就聽到林子裏有什麼聲音,我好奇之下就進了小樹林……”

在他的描述中,一個戴着白色面具,身手強得可怕的神祕人出現在那晚的森林裏,三拳兩腳輕鬆打死了光頭兩人,並將他們的屍體拋進了河裏。

若是別人聽到這個回答,第一個反應就是不信,因爲戴面具的神祕人什麼的實在太離奇了。

但隆哥卻皺着眉沒有說話,看樣子竟是有點信了。

因爲李悼描述的太過詳細,而且完全還原了當時他殺死光頭兩人的過程,與隆哥他們發現的光頭兩人身上的傷勢基本符合。

都說的這麼詳細,還怎麼假的了。

“你還記得那個人有什麼特徵嗎?”隆哥問道。

“沒有,當時我距離那邊還很遠,天又太黑了,只看到那人戴着一張白色面具,其他什麼都沒看到。”

李悼搖頭道。

細節說的越多,破綻也就越多,所以他直接略去了這些細節。

“你沒有騙我吧?”

隆哥身子前傾,看着他的眼睛。

“沒有……”李悼‘慌忙‘搖頭,爲自己辯解道:“我保證句句屬實,絕對不敢騙你!”

隆哥微微眯起了眼睛,就這麼靜靜地看着他。

而李悼則低下了頭,坐在那裏一動不動,一副不敢直視隆哥眼睛的模樣。

“行了,你走吧。”

隆哥重新靠回後面的沙發靠背上,將指間快燃盡的菸頭叼回了嘴裏猛吸一口,吐出一口菸圈。

李悼擡起頭略感詫異地看了他一眼。

這就完了?這麼簡單?

他腦海中閃過這道念頭,嘴上卻說道:“謝謝隆哥,隆哥再見。”

說話的同時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話音落下便轉身就向門外走去,匆惶的樣子就像逃一樣。

走出包廂後,李悼依然低着頭,向外面快步走去。

但若有人能看到他低垂的臉龐,便會發現他臉上的惶恐與害怕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像變了一個人。

很快走出走道,穿過人潮擁擠的大廳來到外面時,手上已經多出了一張面具。

那是他在從一個年輕人身邊走過時,順手拿過來的,上面繪着惡鬼圖像,也不知是哪個鬼神。

李悼沒有直接打車離開,而是快步向着另一邊的巷口走去,同時將面具戴在了臉上。

這張面具的做工顯然很好,戴上去後幾乎不感到悶氣,尤其視線受到的干擾很小,讓他頗爲滿意。

進入巷子深處後,竟然意外的看到了一對野鴛鴦,那對男女看到突然出現在這裏的李悼也是大驚。

不過還不等他們有什麼動作,李悼就幾步衝上前,給了兩人一人一記手刀,全都打暈了過去。

乾脆利落的做完這一切後,他正準備繼續往裏走,視線從倒地的男人身上掃過時,突然一頓。

李悼停了下來,蹲在地上就開始扒男人的衣服。

……

另一邊。

等李悼從包廂離開,房門關上後,那個矮胖子忍不住問道:“老大,就這麼放那小子走了?”

他可還記着進門時李悼看他的那種眼神,就等着等會兒狠狠修理李悼一頓。

結果沒想到老大這麼簡單就把人給放跑了。

“那小子說的面具什麼鬼,明顯就是騙你的啊,誰大半夜還戴着面具出來殺人?當拍電視劇嗎?”矮胖子說道。

他倒不是故意針對,而是真覺得兇手是一個戴着面具的神祕人這種說法很扯。

“阿慶,你怎麼看?”

隆哥卻沒有迴應他的意思,而是望向了坐在另一邊的那個背心青年。

“他說的是真是假先不提。”

喚作阿慶的青年搖了搖頭,隨後皺眉道:“但如果真的是戴着面具的神祕高手的話,我們這次恐怕會有些麻煩了。”

矮胖子不由愣住了,這個叫阿慶的青年來歷神祕,是薛老大在半年前從外面親自帶回來的高手之一,武力值極高,在雙方都沒有武器的徒手情況下,他們七八個人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對手。

從阿慶的語氣可以看出,確實存在什麼戴着面具的神祕高手……難道那個小子說的都是真的?

“你是說……”隆哥語氣有些猶豫。

“隆哥你很清楚,就是我出身的那個地方。”阿慶沉聲道:“在我們那裏,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戴上面具,而凡是能戴上面具的……都是真正的高手!”

他語氣十分沉重,充滿了毫不掩飾的忌憚之意。

隆哥張了張嘴,最終沒有說話,而矮胖子和高個兩個人則面面相覷,他們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事情。

……

窗外,一道人影就像一隻大號壁虎一樣安靜地趴在外牆上,仔細聽着裏面交談的內容。

他的臉上戴着一張惡鬼面具,在夜色的映襯下爬在三層高的外牆上,顯得異樣恐怖與詭異。

這人正是李悼。

在巷子裏扒下那個男人的衣服給自己換上後,他就來到夜店的後面順着管道一路爬了上來,很快就找到了隆哥他們所在的包廂。

至於這會兒趴在這裏一動不動,看上去就像吸在外牆上一樣,則是他用手指扣在窗臺邊緣做到的效果。

以李悼現在的力量數值,用五根手指將自己整個人掛住這種事並不困難,稍微用點力就能做到。

“……還真有什麼戴着面具的高手?”

李悼聽着裏面的交談內容,也不由有些愕然。

他跟隆哥說的那些,不過都是在看到夜店裏那麼多戴面具的客人後,靈光一閃瞎編的而已。

沒想到居然誤打誤撞……難怪那個隆哥這麼簡單就會放他離開。

“看來應該能從這件事中脫身了。”

李悼心中想道,他真的不想和這些黑幫成員扯上什麼關係,如果能就這麼撇開關係,那麼無疑是最好的結果。

他一邊這麼想着,一邊繼續聽下去。

……

片刻後,隆哥打破了沉默。

“所以阿慶你覺得那個小子說的是真的了?”

阿慶出身的那個地方,他也只是近些年才瞭解一些而已,更不用說一個普通學生了。

所以他心裏已經傾向於李悼說的是真話了。

他怎麼都沒想到這完全就是李悼瞎編的內容,只不過恰好歪打正着了而已。

但接下來阿慶的回答卻出乎隆哥的意料之外。

“不,那小子肯定撒了謊。”

絕寵小嬌妻 阿慶露出一抹冷笑。

“像那種程度的高手,直覺感應早已敏銳到了一種驚人的可怕地步,如果他當時真如自己所說那樣在遠處偷看,他早就被那個高手發現了。”

“你是說,他在撒謊?”隆哥沒想到還有這層,皺眉道。

“撒謊不一定,但應該隱瞞了後面的事。”

阿慶沉吟道:“他一進門的時候,我就從他身上看到了練武的痕跡,有幾個普通學生能接觸到武功這種東西?我懷疑他就是在那晚和那個神祕高手產生了交集,從那個高手那裏學到了武功。”

“那小子會武功?”隆哥非常驚訝。

剛剛李悼在他面前時,一直都那副惶恐不安的樣子,完全看不出像是個會武功的人。

俗話說藝高人膽大,凡是練過格鬥搏擊這些東西的人一般都自帶那種常人沒有的膽氣,怎麼也不會畏手畏腳到那副樣子。

“有練武的痕跡,但沒學多久,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阿慶想了想,說道:“空有塊頭而已,不然也不會這麼簡單就被帶過來了。”

這也是他認爲李悼的武功是跟那個神祕高手學來的原因,時間太短,和那晚出事的時間恰好吻合。

隆哥問道:“你的想法是什麼?”

雖然名義上阿慶是老大安排給他的小弟,但隆哥心裏清楚,老大的真正意圖是讓他帶阿慶熟悉他們幫會裏的事務,等到阿慶熟悉了這些後,就會被老大另外委以重任。

所以隆哥從不把阿慶當成其他小弟那樣對待,有什麼自己不擅長的事也都會請教阿慶的看法。

剛剛阿慶沒有阻止他放人離開,顯然是有自己的想法。

“那個神祕高手既然會對我們的人出手,那就很可能是針對薛老大而來,現在他在暗處我們在明處,這種情況對我們來說太不利了。”

阿慶說道:“現在既然知道了那個神祕高手和那小子有交集,那麼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只要派人盯着他就好了,到時候他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監控當中,肯定能順藤摸瓜,找到那個神祕高手!”

隆哥聽到後,不由點了點頭,這確實是一個好主意。

只是正當他準備說話的時候,就看到阿慶的臉色突然一變,猛地望向了窗戶的方向。

隆哥轉頭望過去,只見原本空無一物的窗外,不知何時起竟然多出了一道模糊的黑影,就這麼安靜地站在那裏,也不知來了多久。

“什麼人!?”

阿慶厲聲喝道。

便看到那道黑影伸出一隻手,屈指一彈——

砰!

伴隨着一聲脆響,堅固的玻璃直接崩碎,化作無數碎片落了下去。

“聽說有人在找我。”

黑影穿過窗戶,輕輕落在包廂的地上。

他緩緩擡起了頭,燈光的照耀下,一張猙獰恐怖的惡鬼面具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看得所有人心中都是猛地一寒。

“所以,我來了。”

(簽約協議已寄出,大家趕緊投資) 但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多久,在這個包廂裏的沒有一個良善之輩,全都是窮兇極惡的黑幫成員,在經過了一開始的騷動後,很快就都鎮定了下來。

李悼出現的方式雖然詭異,但終究只有一個人,而他們這邊則有七八個人,自然不可能害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