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本來,她也想好好保護無妙的。

「青衣,你有沒有感覺哪裡不舒服?」清流將自己的外衫脫下披在絡青衣身上,他們在流雲中穿梭,四面吹來的冷風的確令她感到不適。

「沒有,我很好,你放心。」絡青衣對清流笑了笑,便轉頭看向灧芳華,「灧姐姐,前面就是炎獄,我不送你了。」

灧芳華點點頭,她對絡青衣道了聲珍重,等崑崙鏡將她放下,絡青衣和清流又重新啟程。

為了不讓墨彧軒看出來,絡青衣吞下了好多丹藥隱去了額間的魔蓮,又讓清流謊稱她是受傷才會降到九段玄技,至於墜魔一事,誰都不會提起。

清流點頭同意,他不想讓墨彧軒的原因和絡青衣一樣,若墨彧軒知道了,他會屠了修羅道吧?

而絡青衣現在的身份,又是那麼尷尬。 等絡青衣和清流回到客棧的時候臨近正午,清流抿著唇站在客棧外,並不知道要怎樣走進去。

「不想進?」絡青衣挑眉笑了笑,清流也有害怕的時候?

「嗯,是不敢進。」清流聳了聳肩,對絡青衣道:「我是怕經過這次事情,爺再也不會讓我跟著他了。」

「如果你不能在跟著他,那就跟著我,意思不都是一樣?」絡青衣推開客棧門,還沒等清流準備好就已經推門而入。

店小二見絡青衣走進來,他走回廚房的動作一頓,立馬弓著身子吆喝上來,「青姑娘,您快請進,爺說只要你回來就讓小的立刻告訴他。」

絡青衣點了點頭,回頭看了清流一眼,硬拽著他走上樓去。

絡青衣拽著清流站在房間門口,絡青衣還沒推開門,墨彧軒就從裡面把房門打開,他先是眸光溫柔的看著絡青衣,隨後目光沒有一絲感情的看向清流。

「回來了?」墨彧軒的視線在兩人身上繞了一圈,最後落在絡青衣的身上,他溫柔開口,嗓音里含著一抹慵懶的笑意。


「嗯。」絡青衣點頭,她對墨彧軒張開雙臂,墨彧軒笑著將她擁進懷中,可絡青衣剛趴在墨彧軒懷裡,就被突然從空間飛出來的斬天劍逼退。

絡青衣向後退了兩步,後背磕在欄杆上,她抱著雙臂,勾唇笑道:「斬天劍,好像並不歡迎我。」

墨彧軒皺眉,他命令斬天劍回到空間,但斬天劍無論如何也不肯飛進去,它只是在絡青衣身邊轉來轉去,最後離得遠遠的。

絡青衣眸色一沉,心知斬天劍是知道了她已經是魔的事情,不然斬天劍不能是這樣的反應。

「唔,這一趟好累。」絡青衣故意岔開話題,她揉了揉胳膊,再次撲進墨彧軒房間,在斬天劍飛來時將清霜劍甩了出去,清霜劍瞬間帶著斬天劍飛離。

墨彧軒眉頭依舊深皺,絡青衣笑著從他懷裡仰起頭,在他唇角親了一下,道:「看來是斬天劍想清霜劍,瞧瞧,剛看見清霜就把它帶跑了,這以後還得了?」

絡青衣的話打消了墨彧軒心底的疑惑,他擁著絡青衣走進房間,對清流懶聲道:「進來吧。」

清流身子一顫,還是硬著頭皮跟著兩個人走進去,隨後將他們的房門關上。

「一天都不到,你怎麼瘦成這樣?」墨彧軒比量了一下絡青衣的身形,最後在絡青衣笑嘻嘻的目光下不悅出聲。

「跑瘦的,我一直都沒吃東西,你打算一直餓著我?」絡青衣對他眨了眨眼睛,這讓墨彧軒頓感無奈,唉,他就是拿小青衣沒辦法。

「奕風,叫小二送吃的上來。」墨彧軒對著虛空喊了一聲,奕風立刻回應,隨後閃身出了房門,親自替絡青衣端吃的去了。

墨彧軒轉而牽著絡青衣的手,手指向下滑時不經意的滑過她的脈搏,笑盈盈的臉色當即一變,聲音沾染了一絲怒意,「怎麼傷的這麼嚴重?」

「啊?」絡青衣還有點沒反應過來,她立刻看向清流,隨後對墨彧軒乾笑道:「受了點傷而已嘛,會好的,你看我現在還不是活蹦亂跳的?」

墨彧軒眸中的神色逐漸冷卻,他將絡青衣按在椅中,擼著衣袖道:「爺不放心,爺要讓聖初給你檢查檢查。」

「啊?」絡青衣又啊了一聲,她有些哭笑不得,連忙擺手,「不用,真的不用。爺,我的醫術你還信不過嗎?」

倒不是信不過小青衣的醫術,只是她對會自己隱瞞,想來就是怕他過於擔心著急,可是這件事擱誰身上誰不著急?

「你若不瞞著爺,告訴爺真實情況,爺就不去找聖初。」墨彧軒向來知道要怎樣威脅絡青衣,在這種情況,他不威脅一下能行嗎?

絡青衣嘴角一抽,這話聽起來像是在商量,可是說出來嘛……

絡青衣皺了皺眉,墨小賤這不是為難人呢嗎?她怎麼能說自己現在已經墮魔不再是人身了?

「說不說?」墨彧軒低聲逼問,使得絡青衣渾身一個激靈,墨彧軒更覺得這不正常,他直接走到門口拉開房門,站在隔壁直接推門而入。

完了。絡青衣無聲的看向清流,清流攤手,他現在自身都難保,給絡青衣也出不了什麼主意。

絡青衣咋舌,墨彧軒這關果然還是不好過啊,他這雙眼睛能不那麼毒辣嗎?她還想吃了飯好好休息一會兒呢,說實在的,到現在她的神經都很緊張。

墨彧軒將凌聖初領了過來,凌聖初神色清淡的跟在墨彧軒身後,進門後手指一彈,一縷銀絲綁在絡青衣的手腕,採取不觸及肌膚的號脈方法。

這招她也會。

絡青衣看了看天,想著要是在腋下夾兩個紅薯脈搏就會自己就會變通,只是她不能在墨彧軒眼皮底下玩手段,不然還不得被墨彧軒收拾哭?

凌聖初斂眸,眸底劃過一抹微訝,但這抹微訝轉瞬即逝,因此墨彧軒和絡青衣誰也沒看見凌聖初的表情變化。

「內傷較嚴重,絡青衣自己煉製的丹藥就可以醫治,其實你沒必要把我叫過來。」凌聖初收回銀線,他抬起頭看著墨彧軒,薄唇似乎彎了一下。

「有多嚴重?」墨彧軒還在糾結絡青衣的傷勢。

「休息七日才可痊癒,算不算嚴重?」凌聖初反問,他見墨彧軒點頭,冷淡的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

墨彧軒沒有攔著,他抬袖將房門關上,這才看著絡青衣,一手覆在她的手背上輕輕摩挲,道:「怎麼會得內傷?你和清流在忘贇都發生什麼了?和爺說說。」

敢和你說么?

神級司機俏千金 ,不然她就從這裡跳下去。

「說不說?」墨彧軒見絡青衣沉默。他挑起眉,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

「說。」絡青衣咬著牙點頭,好歹她說比清流說要好,不然清流將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要是那樣,她心裡還不好受呢。

墨彧軒坐在一邊,靜靜的等著絡青衣開口。

清流始終站著,倒不是墨彧軒不讓他坐,就算墨彧軒開口了,他也不敢坐。

「在忘贇我先去皇宮找清流,結果清流先一步去了不嶗山,於是我就追去不嶗山,結果驚動了闕天休和絡如音,然後清流想拿出女媧碎石,但是後來被我刺了一劍。原本應該是早就能回來的,因為我刺了清流一劍又替他治傷的原因所以才在忘贇多耽擱了幾個時辰。」絡青衣直接跳過了重要內容,清流開口想要反駁,卻見絡青衣一個凌厲的眼神兒殺來,使得他又將話憋了回去。

來時說好的不提呢?清流要是開口,她苦心隱瞞的一切可就白費了。

「小青衣。」墨彧軒慵懶清柔的嗓音驀地響起,他輕抬食指,敲了敲桌子,漫不經心的說道:「你好像忘說了一件事。」

絡青衣心裡咯噔一下,莫非是被他發現了?


「什麼事?」絡青衣面色不變,笑嘻嘻的轉頭,緊緊的扣住墨彧軒的手。

「你刺了清流一劍,他可有還手?若沒有,又為何你會受傷?」

「之後我想帶清流離開,結果……遇上了修羅道的魔妖獸,斐然開陽他們想要搶奪我空間里的神器,於是我與他們大打了一架,最後負傷跑回來的。」絡青衣這個信口胡謅啊,反正她不說,清流不說,墨彧軒也不會知道真正的原因。

所以絡青衣沒有一絲的愧疚將責任全推在魔妖獸的身上,又將自己主動去修羅道說成了被半路攔截,嗯,她覺得這個理由找的非常好,是她這十八年來說得最真的一次假話了。

「當真?」墨彧軒雖是對絡青衣發問,眸光卻落在清流身上,清流毫不遲疑的點頭,心底愧疚萬分。

「是開陽和斐然把你打傷了?」墨彧軒一定要確認這件事,因為下次相見,他定要將這筆賬還回來!


「嗯嗯,除了他們沒別人。」絡青衣笑著咧嘴,隨後搓了搓手,癟嘴道:「飯呢?我和我哥快一天沒吃飯了,你真想餓著我?」

我哥?

墨彧軒聽見絡青衣對清流的稱呼,他挑起眉,拍了拍手,站在門口多時的奕風立即將飯菜端了進來。

「九皇子妃,你請用。」奕風將飯菜放在桌上,他退到墨彧軒身後,並沒有看清流一眼。

「怎麼只有一碗飯,一雙筷子?」絡青衣沒有動,她不高興的擰緊眉頭,對奕風的語氣已然是怪責。

墨彧軒明白絡青衣話里的含義,他側過頭對奕風吩咐,「在拿一碗飯,一雙筷子來。」

「是。」奕風這才悠悠的抬起頭看清流一眼,清流正好看向奕風,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交匯,奕風神色冷冷的將頭轉開。

清流無奈的苦笑一聲,想來沒有人是不怪他的,可是又能怎麼辦?若想怪,便怪吧。因為他不覺得自己哪裡做錯了,只是他千不該萬不該將絡青衣牽扯進來,最後還讓她為了自己墮入魔道。

奕風神速的將碗和筷子拿來,因為他怕絡青衣餓著,他再次站在墨彧軒身後,一言不發的低下頭。

「哥,過來吃飯。」絡青衣將清流的碗筷放在另一側,她看向清流,清流點了點頭,動作優雅的走到絡青衣身邊坐下。

「吃。」絡青衣將菜推到他面前,然後自己夾起一大筷的肉,邊嚼邊含糊不清的說著:「真是餓死我了,若我沒回來,那一定是餓死的。」

墨彧軒笑悠悠的吩咐奕風又拿了一副筷子來,隨後不緊不慢的給絡青衣布菜,「慢點吃,不夠的話廚房還有,爺之前都叫他們留著了。」

「怎麼可能不夠?」絡青衣瞪著他,狠狠的咀嚼,「我哪有那麼能吃?再餓也頂多一碗飯,你見我什麼時候吃了兩碗?」

「爺就是那麼一說,小青衣倒是較真起來了。」墨彧軒輕笑,他倒情願小青衣能多吃點,也不至於現在身上沒有二兩肉,他抱著都開始覺得硌得慌了。

絡青衣嘟囔著,「你嫌棄我還不讓我說說了?哼,你不知道女人最怕男人說她胖嗎?墨彧軒,我告訴你,這個詞在我這裡也是禁忌,以後你不能再提了。」

「好好好,爺不提,你乖乖吃飯,吃了飯再躺一會兒,看你眼底的青黑,這一趟累壞了。」

絡青衣瞥了他一眼,哼唧一聲,隨後給清流夾了兩道菜,「哥,吃菜啊,你干噎白米飯吃的下去?」

清流感覺心裡很暖,他對絡青衣笑了笑,滿足的吃起絡青衣給他夾的菜來。

墨彧軒眸色一濃,眸底有著深深的嫉妒,小青衣對清流太好了,好到他這個身為丈夫的人都開始吃醋了!他給小青衣夾了這麼久的菜都沒有一句表揚,反而小青衣還當著他的面給別的男人夾菜,小青衣皮癢了是不?不過他看小青衣的臉色這麼蒼白,他也不忍心下手,最多動動嘴。

等吃過了飯,奕風將兩人吃剩下殘羹收拾乾淨,便沒有再進來。

清流從椅中站起身,他彆扭的站在那裡,看著墨彧軒先將絡青衣哄睡著了。

人形自走招式目錄 。」絡青衣抓著墨彧軒的手指,墨彧軒很是吃味的點頭,輕輕的拍了拍絡青衣的身子,使得她能更快入睡。

絡青衣折騰這一趟當真是累極了,再說她剛吃完飯本來就想睡覺,有墨彧軒低聲誘哄,她自然睡得更快了。

等絡青衣睡著,墨彧軒才從內室走出,他慢悠悠的踱著步子,不緊不慢的走到桌邊坐下,腦中想著絡青衣那句話,拚命?小青衣為了清流要和他殉情,是這個意思嗎?

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於是某爺也不繼續想下去了,他抬起頭,似笑非笑的看著清流,敲了敲桌子,清柔的嗓音落下,性感的薄唇內吐出一個字,「坐。」

清流緩緩坐下,神色緊張的看著他,唇瓣輕咬,等待墨彧軒接下來的話。

「你和小青衣在忘贇究竟都發生了什麼?小青衣可還有隱瞞爺的地方?」

清流低下頭,他就猜到墨彧軒會問這句話,所以他也一早就想到要怎樣回答。

「發生了什麼青衣都和爺說了,若她有意瞞著爺,爺能察覺不出來嗎?」

墨彧軒笑了一聲,他不吃這套!

「清流,爺將醉璃苑交給你,可不是讓你今後學會要怎樣欺瞞爺的!」墨彧軒的聲音很沉,沉到讓清流聽著無端有一種壓抑的感覺。

清流神色晦暗,墨彧軒這是在提醒他,他們就算瞞著,又能瞞多久?

於是,絡青衣還在睡夢中的時候清流就把她出賣了,清流將所發生的經過一字不落的告訴墨彧軒,包括絡青衣為了她墜魔的事情。

這件事對墨彧軒的打擊最大!墨彧軒捏緊手指,那一瞬間,有種想將清流捏碎的衝動。

但隨後他就想起了絡青衣跟他說的話,若他對清流不利,小青衣就要找自己拚命,小青衣太過維護清流,他心裡更不舒服了。

「你說小青衣現在是魔身?」墨彧軒紫眸悠悠,想到凌聖初剛才的話,眉心微擰,難道聖初是在騙他?

「嗯。」清流滿臉羞愧的點頭,「爺,對不起,從今天起我給青衣的疼愛必不會比您給的少!」

墨彧軒冷嗤了一聲,「你這條命是小青衣給的,你若還對她如以前那樣,爺便真的會殺了你!」還在看在小青衣的面子上,他能留給清流一個全屍。

就算是跟了他十年的人,也比不過絡青衣重要。

他早就說過,絡青衣是別人不能碰觸的逆鱗,為救清流,小青衣付出的太多,甚至淪入魔道,要不是清流是她的哥哥,他現在就想把清流挫骨揚灰!

誰讓在這世上,他就只珍惜一個絡青衣呢?

「你下去吧,爺現在不想看見你。」墨彧軒對清流的語氣稱不上太好,他壓抑著怒意,只覺得內室里睡著的那個女人太傻了,也太可恨!

清流頷首,他走出房間,細心的將房門關嚴,等他走回房間,卻發現屋裡站著一名藍色錦袍面容清俊的男子。

「水無痕,正好我要把青嵐還你,謝謝。」清流遞給水無痕一個空間戒指,水無痕接過後揣在懷中,如霧的眸子落在清流身上,他道:「青兒如何了?這一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連你也這麼問。」清流苦笑著搖頭,他走到桌邊坐下,徐徐道:「青衣為了救我墜入魔道,現在已是魔身。」

「什麼?」水無痕大吃一驚,他快速向前幾步,一把抓住清流的衣襟,將清流歷來沒有褶皺的衣襟揪出了數道摺痕。

「是真的。」清流點頭,他沒看水無痕,將頭一瞥,看著窗外繼續道:「青衣現在在房間里休息,我希望等她醒來你不要提起這件事,想來現在凌聖初和媚香也都知道了。」

「青兒並不知道墨彧軒知道了?」水無痕凝眸,既然凌聖初都知道了,那麼墨彧軒必定也會知道。

「嗯。」清流點頭,雖然水無痕的話說起來有些像繞口令,但是他明白水無痕的意思,現在除去當歸和獨活,該知道的應該都知道了。

然而,絡青衣還不知道這件事已經被眾人所知,又被眾人所藏。

「等青兒醒了我去看看她。」水無痕放開清流,他徑自向後一步,與清流隔開了很大的距離。

清流低頭瞅了眼,隨後走進內室,好聽的聲音隨之響起,「你回去吧,記得等青衣醒來后,萬般不要與她提起這件事。」

「我明白。」水無痕走了出去,他突然後悔自己將青嵐借給清流了,不對,不是後悔,而是萬般懊惱,他想不透那時候怎麼自己就答應清流了呢?不然,也不會有今日之事。說到底都是他的醋,都是他的錯。

絡青衣這一覺睡得很久,也睡得很沉,當她醒來后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墨彧軒正好端著早飯進來,「醒了?下床洗漱,過來吃飯。」

「噢。」絡青衣揉了揉眉心,問道:「接下來我們去哪裡?」

「就去玿涎大陸,不管有沒有崆峒印,我們都去玿涎大陸走一遭。」

「好。」絡青衣點點頭,她並不知道,玿涎大陸的生活方式竟有些現代化,而且玿涎大陸可以稱得上是與世隔絕,他們想到玿涎大陸,就必須要穿過九曲十二山。


所謂九曲十二山,就是九道連環路與十二座危險的山峰,九道連環路還好說,起碼沒設陣法之類,可這十二座山峰就不一樣了,這些山峰的形狀是十二生肖的模樣,據說,每當有修鍊者經過這十二座山峰的時候,山峰就會變成*,將他們阻攔在外,甚至埋骨在內。

但是也有人說,其實不止只有十二座山峰,還有第十三座,可是從來沒有人見過第十三座,因此不少人都認為這是謠傳。

故而,眾人給這十二座山峰起了個名字,就叫十二生肖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