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末日聯盟,一個並不對外公佈的組織。”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恩格勒,終於開口了。

“末日聯盟?”皺了皺眉頭,腦子裏,還真的一點映象都沒有。

“唉,別想了,你不可能知道的,想來想去傷腦筋……很簡單,跟我們去見老大就行了。”鬆開天賜的肩膀,阿萊約伸了伸手臂,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呃,能簡單的介紹一下你們的組織嗎?”末日聯盟,能擁有這麼厲害的高手,一定不會是什麼簡單的組織。

“讓信仰光輝之神的虛僞者,體驗我們曾經承受的痛苦,讓這片早已墮落的大陸,徹底的籠罩在死神的威嚴之下。”

“什麼意思?”被恩格勒莫名其妙的一句話,搞得有些摸不着頭腦。

“嘿嘿,組織的口號。”賊笑了一下,阿萊約在一旁解釋道。

“怎麼聽上去好像是一個黑暗勢力的聯盟?”

“嘿嘿,答對了,不過沒有獎勵。”

黑暗勢力,呵,怪不得不在乎自己的身份……猶豫了一下,天賜問道,“如果我加入了你們,會得到什麼好處?“

“好處?看不出來,你小子竟然這麼現實……”一隻手隨意的指了指遠處的屍體,阿萊約滿臉深意的望着天賜,“加入我們,至少不會再被這種小雜毛欺負。”

實力,現在最迫切需要的就是實力的提升,想到自己連着受到的通緝追殺,天賜終於下定了決心。


“好吧,我願意加入你們,不過,事先聲明,我現在在菲利王國和藍月帝國都遭到了通緝……”

“通緝?”恩格勒一臉不屑的冷哼一聲。

看着他的表情,天賜完全相信以他的能力,確實不會把什麼通緝放在眼裏。僅僅是三個魔法的簡單組合,就發揮瞭如此強悍的殺傷力,將暗影訓練有素的殺手一舉屠殺乾淨,這在天賜心中完全就是一場震撼。一直以來,他都自以爲是的認爲,所謂的魔法不過是看誰的法力深厚,看誰背的咒語高級,還從來沒有想過,通過有計劃的搭配組合,低級法術也能發揮出高級法術的殺傷力。而現在,在恩格勒的現場表演之後,天賜的心裏,對魔法的領悟,不知不覺間又上了一個層次。

“放心啦,有我們在,小小的通緝,放心,放心啦……”看到阿萊約拍着胸口保證,天賜不由得又想起了他那魔鬼一般的速度以及精確的感知力。雖然他剛纔並沒有怎麼出手,但是,可以在黑幕裏自由行動,這不能不說明了他的實力。

“對了,剛纔爲什麼你能不受黑幕的影響?“

“黑幕?”阿萊約有些好笑的望着天賜,那表情,好像他根本就沒把黑幕當回事。

“你剛纔受到黑幕的影響了?”聽到天賜的話,恩格勒也有些好奇的問道。

“恩……當時雙眼什麼都看不清楚。”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

“雙眼?你用什麼雙眼看東西?”更加好奇的恩格勒追問道。

“呃……怎麼了,不用眼睛,難道用鼻子看東西?”有些不明所以然的天賜,搞不清楚眼前的兩位高手爲什麼會爲一個顯然的答案而感到如此的吃驚。

“你是亡靈?”睜大了眼睛,阿萊約緊緊的盯着天賜問道。

“應該是吧……雖然這個身份並沒有給我帶來什麼自豪感……”悻悻的摸了摸鼻子,天賜有些尷尬的答道。

“擁有心眼的亡靈還需要什麼眼睛?”阿萊約的表情,就好像剛剛聽到一個非常無稽之談的笑話一樣。

“心眼?那什麼東西?”天賜一下子有點懵了,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亡靈還有心眼啊。

“你是怎麼成爲亡靈的?”

“呃……我是被一個亡靈法師召喚起來的,不過,在他召喚我之前,我就擁有了自己的意識,只是不能動彈而已。”覺得恩格勒的問題很突兀,天賜稀裏糊塗的回答道。

“竟然是這種情況?”低頭沉思了半響,恩格勒皺着眉頭說道:“我想,可能是因爲你在快要覺醒的時候,又被人爲的喚醒,所以導致了你並沒有領悟到亡靈的天賦吧。”

“亡靈的天賦?”

“是的,心眼,亡靈一族獨一無二的天賦,可以洞穿一切虛僞的真實。”

洞穿一切虛僞的真實?孫悟空的火眼金睛?

“亡靈一族,因爲身體的殘破,大部分的器官往往會無法繼續使用,久而久之,他們領悟了一種能力,憑藉着氣息和溫度的差別來判定物體。而這項能力,到了高級亡靈那裏,就演變成了一種利用靈魂去感知事物的種族異能——心眼。”發現對方似乎還不太明白,恩格勒又補充了一句。

聽到這個,天賜的興趣一下子給提了起來,“心眼……我還沒有領悟啊……怎麼辦,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也擁有心眼?”

盯了天賜半天,恩格勒緩緩的說道,“雖然以前沒有遇到這種情況,不過,似乎有個辦法可以嘗試一下。” “什麼辦法?”聽到自己竟然還有可能學會火眼金睛,天賜覺得恩格勒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也一下子柔和了許多,不再是那麼冷冰冰的了……

“在戰鬥中完全捨棄自己的雙眼,用心,去感悟敵人的進攻。”

“在戰鬥中捨棄雙眼?不是吧……那不等於站在那讓敵人海扁?”聽到恩格勒的所謂辦法,天賜立刻呆愣在當場。真會說笑,在性命攸關的戰鬥中閉上雙眼,真要那樣做的話,就算是神,也會掛你沒商量的……小命不保,還領悟個屁的心眼啊。

“海扁……呵,小子,想變厲害就不要怕吃苦,知道不?”一副說教的表情,阿萊約故意語重心長的說道。

吃苦……應該和喪命是兩碼事吧……

“誰說一定要和真正的敵人戰鬥?”恩格勒看了阿萊約一眼,“找一個比你厲害的對手切磋就可以了。”

“喂,喂,我說,你不是想要我來扮演他的對手吧?”感覺到恩格勒那不懷好意的眼神,阿萊約立刻出聲抗議,“不行的,我很忙啊,而且最近又精神不好,還老是失眠,現在我需要的是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

“睡不着?那不正好給你找點事情做。免得你無聊?”逮住阿萊約漏洞的恩格勒,淡淡一笑,與此同時,還故意向天賜使了個眼色。


“對,對,阿萊約大哥,你就幫幫忙吧,反正我們馬上就是一個組織的人了。”心領神會,馬上就纏上了阿萊約,如果這樣也可以領悟心眼的話,天賜巴不得和他立刻在原地演練一番。

“去,去,加入組織後,比我厲害的人多呢,你找他們去。”雙手連擺的阿萊約,趕緊躲得遠遠的,一開始的親密勁蕩然無存。

“阿萊約,這樣可就不對了……老大派你來邀請人家入夥,結果你連這點小忙都不願意幫,你怎麼讓人家感覺到我們的誠心?如果,他因此拒絕加入組織,我很想看看老大知道原因後,會怎麼處置你……”

“你,你,你……又要挾我?”瞪大着雙眼,阿萊約怎麼也不相信恩格勒竟然會爲了一個新人,而再次拋棄了自己這個老搭檔。

wωω .тт κan .C〇

“溫暖,我們要讓每個成員深深感受到組織的溫暖……你忘了老大的教誨了?”

“你不可以指導他嗎?”感覺自己又要被恩格勒吃得死死的,阿萊約鬱悶的抱怨道。

“當然不可以,你見過亡靈法師像戰士一樣指導別人嗎?”看到阿萊約的表情,恩格勒的眼角掩飾不住的流露出一絲笑意。

“雖然天賜是一名戰士,可是如果他想要學我的什麼亡靈法術的話,我絕對會很樂意的教他,不會像你這樣的不負責任。”好一招落井下石……

“真的?那我想學你的屍爆術……”沒想到看起來一直冷冰冰的他竟然有着這麼火熱的心腸,天賜乘他話音沒落就立刻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聽到天賜突然冒出的話,恩格勒微張的嘴,一下子合不起來了。

“哈哈……讓你話多,哈哈……”望着恩格勒的表情,阿萊約開懷的大笑起來。

看了阿萊約一眼,不理睬他的嘲笑,恩格勒輕輕皺了皺眉頭,“明天我會將屍爆術的咒語寫給你,你自己好好領悟吧。”

稍微一停頓,他又繼續說道:“不過,屍爆術屬於高級亡靈法術,並不是那麼容易學會的,你一個戰士……”

“嘿嘿,你教你的,能不能領悟就是我們小兄弟的事啦。”笑着摟住天賜的肩膀,阿萊約一臉開心的說道。

“你什麼時候指導我?”望了一眼身邊的阿萊約,天賜最關心的其實還是這個。

“急什麼,明天再說。”立刻鬆開了天賜的肩膀,阿萊約伸了伸懶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一邊晃着自己的頭一邊說道:“喂,我說,我們還是快點進城吧,天色已經不早了,趕快找個地方好好睡它一覺,養足精神,等天亮後就起程返回東奧格阿斯大陸。”

“東奧格阿斯大陸?你們是從那邊過來的?”

“對,爲了你特地趕到西摩伊斯大陸的,如何,是不是感到特有面子?”拍了拍天賜,阿萊約催促道:“好了,好了,別在這裏傻站了,趕快找個地方落腳休息吧,我已經開始想念被窩了。”

點點頭,天賜和恩格勒一起跟着阿萊約朝樹林外走去。

然而,剛走出樹林,天賜突然想到了什麼,“那個,我現在被暗影盯上了,還能進城麼?”

“呃……這還真是個麻煩事,你要進城的話,就一定會再次被他們發現……一被發現,又少不了動手……”稍微思考了一下,阿萊約兩手一拍,“這樣吧,明天太陽出來之後,我們在這裏碰頭。”說完,沒等天賜發應過來,他就繼續朝皮薩城走去。

“你自己進城?”

“當然,難道你想陪他在這裏露宿?”

“不太好吧……不如一起進城?反正暗影也不足爲懼。”

“想帶你帶,事先跟你說好,開打了我可不管。”說完,阿萊約不再停留,繼續朝前走去。


望了望阿萊約的背影,又看看天賜,恩格勒猶豫了一下,“只能這樣了,明天日出之時,我們在這裏見面。”


盯着轉身離去的恩格勒,天賜心中覺得有些好笑。這,這什麼跟什麼啊,就這樣丟下自己?太沒有責任心了吧……難道他們就不怕自己一個人走掉?

不過,說是這麼說,天賜可不會傻到這個時候離開。即使要走,那也得從他們身上把油水撈夠再說,明天,自己可是要跟他們學本領呢。

找了一塊平坦的地方,躺了下去。想到最近發生的一連串事情,天賜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陰謀陷害、通緝追殺,一個接一個的來了,讓自己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而現在,這個突然冒出的末日聯盟,還不知道他們對自己究竟安了什麼心?

死神的威嚴……如果這個組織真的如口號那樣信奉的是黑暗的力量,那他們應該不會對自己的身份產生什麼仇視和抵制的情緒……

可是,加入這麼一個信奉黑暗的勢力,自己會不會因此踏上了一艘賊船,還真的是說不準的事情。

唉,想這些幹嘛,就算是賊船,自己也沒有能力逃脫了。即使現在悄然無聲的離開,但是以恩格勒與阿萊約的實力,自己肯定走不了多遠就會被他們追到的……

撫摸着趴在自己身邊的船長,天賜不由得想起了恩格勒的話。心眼,洞穿一切虛僞的真實,如果真能領悟的話,像今天的陷阱,應該就不會對自己有用了吧……算了,賊船就賊船,從他們那裏學點東西,也不是壞事。

躺在那裏,靜靜的盯着夜空中的明月,天賜又思念起遠方的心上人。慢慢的從懷中摸出信封,取出菲莉娜的秀髮,放在鼻尖,輕輕的嗅着那股熟悉的氣息,腦中,又浮起了她的笑容……

當月亮開始淡淡的隱去,天邊,也呈現出魚肚白般的色澤,然而,並沒有持續多久,黎明的魚肚白就轉變成了淡藍色。緩緩的,在一片霞光之中,初升的太陽跳出了天際。

用手,最後輕輕的撫摸一遍,將那縷秀髮再次貼身放好,天賜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身子。

“船長!”喊了兩聲,卻發現小傢伙竟然不在附近。

此時,在皮薩城中一家旅館的餐廳裏,恩格勒和阿萊約兩人正坐在桌子前吃着早點。

“你……咒語寫好了?”往嘴裏塞了一塊麪包,又灌了一大口牛奶,阿萊約口齒不清的問道。

“當然,別忘了你自己的任務。”

“哼……這事全是你惹出來。”乘着空隙嘟囔了幾句,阿萊約的嘴裏很快又塞滿了食物。

就在兩個人邊吃邊聊的時候,廚房裏突然傳來一陣騷亂。

“抓住它,別讓它跑了!”從裏面衝出一個手拿菜刀的胖子,正在拼命的追着什麼。

當看清楚胖子所追逐的對象時,恩格勒和阿萊約不由得同時一愣。

一隻銀白色的小狗,嘴裏叼着一塊比自己身軀還要大的肉,正左突右衝的往外跑。

“在哪見過?感覺好眼熟?”阿萊約盯着跑出門外的小傢伙,不是很確信的說道。

“嗯……應該就是天賜的那隻寵物。”

“啊?哈,真有意思……”

把小樹林都找了個遍,天賜也沒有發現小船長的蹤跡。

“這傢伙,一聲不吭,能跑到哪裏去?”

還在那瞎猜測,卻突然看到一大塊肉,正從遠遠的地方朝自己飛來。

“嗯?”眼花了?幾天沒吃肉,自己也不至於饞到這種地步吧……

再仔細一看,終於在肉塊的後面看到了一隻非常眼熟的小尾巴。

“你……又跑去偷吃了?”等到船長跑到跟前,天賜笑着拍了它一巴掌。

“怎麼,是給我帶的?”看到船長不停的仰着頭擺着尾巴,天賜伸手接過了它嘴裏叼的食物,“咦,剛烤熟的?還熱乎乎的?”

一把抱起不停的蹭着自己的小傢伙,天賜的心中,涌起了一絲感動。

就在天賜和船長分享着“偷”來的食物時,恩格勒和阿萊約終於睡好吃好回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