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未動手前,江雲轉過身,看向在場的幾位女子,目光一一在她們身上掃過,而後回身,劍式后拉,腳下搓動,攻了過去。

當,江雲與女子對了一劍,激出水幕般的波紋,閃開身道:「水系劍法。」

女子不動,等著江雲繼續發招,江雲卻掃了李冰荷一眼,而後對迎夢道:「迎夢,去把鹿鳳兒和翟亮都叫進來。」

原本十一人進入此地,但萬濤與師可竹陷身在幻境中,以江雲對眾人的了解,適合水系功法的,只有李冰荷、鹿鳳兒與翟亮三人。翟亮雖是男子,但男子生有水命者比比皆是,叫他們進來,是想讓他們看清這幻靈的招式,一會兒也好破境。

「好」迎夢朝虛空中喊道:「鹿姐姐,你們快進來啊!」

似乎是在很遙遠的地方,鹿鳳兒話語清靈的道:「來了,來了……」冒冒失失的一頭闖進來,懷中似乎還抱著什麼東西。

「抓住它了?」迎夢稀奇的道,那毛茸茸,靛藍色的大松鼠正在鹿鳳兒的懷中鬧騰,迎夢瞅了一眼,忙道:「姐姐,你都被咬出血了!」

鹿鳳兒毫不在乎道:「沒事,沒事」開心的不得了。

而後翟亮也進入洗劍池,但神色凝重的道:「有人來了!」

眾人聞言紛紛拿寶劍,江雲急忙出手,與那女子再次動起手來,同時提醒道:「周兄,你帶著白原和迎夢姐妹,還有江容出去擋一下,多做拖延,小心性命。」

周錦聞言道:「好!」便帶著白原和迎夢率先出去,唐曉華看了江容一眼,催促道:「江師姐,我們走吧。」

江容猶豫,好不容易來到此地,就憑江雲的一句話,便讓她放棄仙緣,她不甘心!

但唐曉華強拉著她出了洗劍池,這時戒備中的翟亮也道:「我也去,江兄,你要快!」

不等江雲說話,翟亮也沖了出去。

李冰荷和鹿鳳兒也想跟去,江雲忙叫住她們:「你們別走,這套劍法只適合你們。」

二人聞言愣住,只適合她們?

江雲來不及解釋,說道:「快看清這幻靈的劍式,此套劍法總納百川,含有汪洋無際,囊括乾坤之大,又有升沈日月之光,清濁之分。水乃思變,多智容大,只適合你兩人修行,等我一會兒敗下陣來,你們一定要將此幻靈拿下。」

李冰荷與鹿鳳兒不住的點著頭,都沒想到,江雲此舉,竟然是想成全她們求取仙緣,頓覺壓力倍增。

但二人所表現出來的神情,卻是不同,李冰荷面色沉練,認真觀察著劍式變化;鹿鳳兒則有些慌亂,時而,又有所發現般,驚奇的瞅出幾眼。

江雲在與幻靈對劍之時,分心環顧兩人,發現李冰荷更合適這套劍法,因為鹿份兒的資材雖然也適合水法修行,但卻是眾水中的滔滔不絕,混混無窮之勢,難怪精於細水長流,財金之道,但卻沒有此套劍法中蘊含的海納胸懷。

反觀李冰荷,心沉浩海,雖不善言辭,卻是極有擔當的女子。

江雲記得半年之前,在黑水澤遇到李冰荷,那時候與她青梅竹馬的晁俊賢意外身死,葬身鱷王之口,此事對李冰荷打擊不小。但李冰荷從不向任何人提及此事,也沒有提過晁俊賢之名,只是把那個可憐人,默默的祭在心中,塵封久遠。

江雲看的出來,那人一直都在她心裡。

天下間,擁有此等胸襟的女子不多,就像浩海,寂靜平潮下裝載天地,但若山呼海嘯起來……這套劍法,肯定適合李冰荷!

江雲高聲道:「李冰荷,記住此套劍法奧義!」

江雲劍招轉變,與那女子對劍,慢她半拍,但又無驚的演義起相同的劍法道:「海中憑山勢,金清化吉方,槎木乘雲起,通海裂天河……」

一招一式,演義的比那幻靈還要出神入化。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魔再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魔再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空明的洗劍池中,江雲儘可能細緻的,為李冰荷講解著眼前這套劍法的納音奧義,還有破解它的方法,本來幾次都能輕而易舉的破鏡,但江雲沒有出手,點到即止。

因為同一套劍法,在每一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意境,他說的只是自己的看法與見地,至於創出這套劍法的人,心中意境到底如何,江雲也無從知曉。

因為這套劍法同樣不全,只有起手三式,翻來複去的演練,至於材變后如何,江雲無法預料。

但很快,外間傳來了刀劍碰殺的聲響,異常激烈,江雲急切的問道:「怎麼樣?有把握破鏡嗎?」

鹿鳳兒搖頭,她理解不了江雲所推演出來的劍訣奧義,但李冰荷思索片刻,重重的點頭。

江雲忙道:「好,那此地交給你,速速破鏡,把大家都送出去,我在外間等你們,要快!」

與幻靈交手,撤出境外便為輸,所以江雲沒辦法出去禦敵,他只要一離開洗劍池,便會被逐出仙冢之外。眼下的做法可謂兇險之極,他自己雖然無憂,但李冰荷若是拖得久了,周錦與唐家姐妹,處境堪憂!

所以江雲再次確認道:「速戰速決,可以嗎!」

李冰荷的神色變得更加堅決,重重點頭。

「好!」江雲凌空虛度,殺向洗劍池外,但迷蹤幻影過後,他並沒有出現在墓室中,而是來到了清冷的仙冢外,引起聲聲尖叫。

「江雲!江雲出來!」

「好!真是活該,他也有今日!」

「哈哈,真是報應,報應!」

江雲身邊團聚的是武磊等人,在這些人中,還有被捆縛住手腳的師可竹與萬濤,武國眾人眼見江雲出現,全都幸災樂禍,拔劍弩張。

江雲掃了這些人一眼,發現仙冢外的護持陣法,已經被人破去,便問道:「是誰進入了仙冢?」

「哼!」有人冷哼,這人江雲不認識,小梁王范明皺著眉頭,說道:「是趙庸等人」先前他也動了搶奪仙劍的心思,此時再次面對江雲,神色莫辨,說不出是友善還是敵視。

「江雲,你又得了把神劍?」武磊則眼盯江雲手中的三品神劍問道。

江雲不理他,心中默默掐算著時間。

「江公子,我家小王爺呢!」這時萬濤高聲道,江雲看了一眼,怒視武磊道:「放人!」

眾人沉默片刻,一眾女子叫嚷起來:「不放,憑什麼放,好處都讓你們佔了,當我們就那麼好打發?」

「就是,快將仙冢內的寶物交出來,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這些人已在仙冢外等待多時,都憋了一肚子悶氣。

她們聽了武磊的鬼話,朝反方向走,結果莫名其妙的出了仙冢,出來的時候,正好碰上趙庸帶人攻破了仙冢大陣,便說明了被江雲算計之事,趙庸急匆匆的帶著人進入仙冢,而他們這些人,已與仙冢無緣,再也無法進入。

之後,萬濤與師可竹相繼出現,憤怒中的眾人,將他們兩人拿下,武國學子商議決定,等江雲出來,合趙國眾人跟之力,逼他將到手的東西吐出來,出口惡氣。

不想江雲先眾人一步,出現在冢外,手中還又多了一把神劍,這更令眾人眼紅。

但學子們忌憚江雲先前的手段,才沒敢貿然圍攻與他。

對此,江雲不解釋,也不理會,大步上前,朝師可竹兩人而去,並對看守著他們的人道:「讓開!」

這些人有男有女,見走江雲過來,心中惶惶,尤其是江雲手中寒光閃現的神劍,似乎隨時會劈出雷光,像對待武磊的侍衛一樣,將他們轟殺……偏偏武磊,范明一眾小侯,面對江雲都一言不發,江雲很順利的為師可竹和萬濤解開了繩子,並問道:「你們的劍呢?」

「我的劍呢!」萬濤喝問身邊的人,一名聽雨書院的女弟子,主動把劍還給了師可竹。

「把劍還給他」范明也開口道,一人把劍還給萬濤,萬濤詢問起周錦的狀況,江雲皺眉——但願不會出現意外。

這時,異彩紛呈,很多人出現在仙冢外,距離武國學子幾十丈遠,姿態各異,眾人眾象,但顯然是在打鬥中。

突然出現在仙冢外,這些人無不顯出驚愕神色,紛紛收招,愣住。

但這一幕很短暫,隨著白原的一聲吼:「趙庸!我殺了你!」


白原本扶著翟亮,但見翟亮少了一隻臂膀,怒急而起,揮劍殺來。

翟亮與白原,都是周家『死士堂』安排在崇明書院的暗樁,熟識已久,自然有非比尋常的情誼。如今翟亮被人砍去一條臂膀,白原豈能不急。

瞬間,這些人再次打了起來。

迎夢被周錦護在身後,其他人都無礙,江容和李冰荷沒有出手,但二人表現的不同,江容在後退,李冰荷在發獃,不知在思索什麼。

「宰了這些傢伙!」江雲對萬濤道,率先沖了上去。

萬濤與師可竹毫不猶豫,跟著他一同上前。


「江雲!」圍攻唐曉華的一人戾喝,朝江雲而來。

是江楓,見到江雲,如同瘋狗見了血,離弦之箭,寬劍揚起,朝江雲狠狠的斬殺下來。

江雲毫不客氣,也掃出一劍,砰,江楓飛了出去,但卻不是被江雲一劍掃飛,而是滿弘斜著衝出來,將他撲倒在地。

江雲一劍,掃在了滿弘的重劍上。

「公子,你不是他的對手,他確實已入九重!」滿弘高聲提醒,這兩個傢伙的境界也見長,滿弘九重,而且將入大成境界,江楓卻只有八重。

江雲掃了一眼,三四名身穿淺銀色武袍的趙國學子,便朝他圍了上來。

「江雲在這裡!」這些人叫道,在場的趙國學子聞言,也都朝江雲投來了裂目敵視,似乎江雲是他們的殺父仇人,滅國讎敵。

「宰了他!宰了他!」

不約而同,趙國學子開始圍攻江雲,其他人的壓力驟減,剩下的武國學子則冷眼旁觀,因為搶奪仙劍的事情,他們與江雲等人隔閡以生。

本被周錦保護在身後的迎夢,見江雲被人圍攻,想趕過來,但卻被爬起身的江楓阻攔住。

江楓怒目圓睜的道:「唐迎夢,你還想護著那個廢物嗎?」

從前江楓羞辱江雲,唐迎夢沒少為表哥出頭,仗著唐家的家勢,與江楓等人作對。但那是在琞京,江楓不得不讓步,可如今……

江楓恨恨的想——若是殺了這丫頭,江雲一定會心疼的要死吧。

江楓扭曲的面孔上,露出殘忍的笑容,他真相當著眾人的面,將唐迎夢這個身材不錯的丫頭給大辦了,讓江雲也嘗嘗,刻骨銘心的疼!

他永遠忘不了自己小時候,便是下人,也對他和江雲也另眼相看,江雲不管走到哪裡,都前呼後擁,生怕他會摔一個跟頭。而自己,因為不用功,每日都要遭到母親的責打,母親還總罵他:「哭什麼,就你這個樣子,連那小畜生萬一都不如!」

那時的江楓並不明白,母親是在激勵他奮進,當真以為自己那麼不堪,連江雲的萬一都不如。

他恨透了自己,更恨透了江雲!

因為這個敵人不是他自己選的,而是母親,是老天為他所選,刻骨銘心!

江楓呲牙裂目,迎夢罵道:「你給我滾開!」

迎夢的脾氣,就是個急火鎚子,天不怕,地不怕,見江楓攔路,『漢苑輕舞』祭起搖曳如柳,但與江楓對了還沒有幾招,便急忙轉入材變招式,高高躍起,如騰飛玉兔,人還在空中,玉府二十八象中的『日曜精華』甩手而出,舞起漫天劍雨,鋪天蓋地的朝江楓而來。

轟!

不要看江楓的修為比迎夢要高出一重,但再此殺招下,毫無還手之力,雖然因為迎夢出招急切,被他退了出去,但滿身衣著盡被斬碎,如洪荒野人般衣不遮體,清白乍現,血肉模糊……

觀戰中的武國學子見此一幕,無不睜大的眼睛:「是『小神通』嗎?唐迎夢竟然變得如此厲害,堪比閣中弟子!」

只有閣中弟子,才有緣得成神通之術。

唐迎夢先前迅猛的一招兒,絕對脫胎於神通!

但令他們刮目相看的,不止迎夢一人,出神中的李冰荷這時也動了起來,不知使的什麼劍法,舞劍如弄波濤,大開大合,如有捲雲之勢,朝著江雲身邊攻了過去,三四名趙國學子圍攻,都阻止不住她的腳步!

那真是:浩海連天河,不擇通百川。

海水不擇細流,故能成其大也,李冰荷橫掃趙國眾人……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魔再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魔再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給我擋住他們!」

仙冢外,趙國學子圍攻江雲,周錦等人極力解圍,身量極高的趙庸呼喝手下,已然打定主意,要將江雲留在此地!

因為進入仙冢前,就有武國學子向他透露,半年前陰山東岸一戰,梁楚趙薛晉五國血拚,是江雲和周錦一手策劃出來的,目的是為了削弱他國實力,也好讓武國有機會染指仙冢。

今日看來,此事確鑿無疑,江雲等人不但染指了仙冢,就連自己人也算計,搞的武國學子同樣怨聲載道。

得此良機,趙庸豈會錯過,他要除掉江雲等人,並將他們在仙冢內得到的好處,尤其是唐曉華手中的那把劍,全都搶過來!

唐曉華手中的劍,竟然可以御劍傷人,如此劍家寶器,誰不眼紅!

如今,唐曉華被五人圍攻,不讓她有間隙御劍,她要敢祭出手中仙劍,圍攻她的五人,定要將她分屍當場。鹿鳳兒雖然幫著她,但一手軟劍,一手抱著果兒醉,能力有限。

兩人身後,則是身受重傷的翟亮,少了條臂膀,臉色煞白。

白原雖舍下命去,但修為有限,勉強能抵擋住兩人。

迎夢衝出后,周錦便趕來這邊兒幫忙,保護著翟亮。趙國人如同瘋子般想要殺掉翟亮,因為在仙冢內,翟亮斬殺了一位身份不低的趙國女子,是趙庸的族妹,若非江雲的出現,趙庸誓殺翟亮。


李冰荷的異軍突起令人側目,雖然只有八重修為,但在場的武國學子都能看出來,她今非昔比,八成是得到了仙家真傳!


每一座仙冢內,能得到真傳的只有一人,雖然事後這些人,會將得到的劍法抄寫出來,流傳後世,但後學與親傳者相比,實力有若鴻溝。比如唐曉華,她也學了『景城劍法』,但與當年的武思敏相比,天壤之別。

因為仙家劍訣中藏有奧義,只有得到真傳的人,才能洞悉所有,可此事無法言傳,只可意會,便得到真傳的人,也寫不出劍訣奧義。

不過這十幾年,天下出了位奇人,可以破解仙術奧義,那便是武國安陽候江君羽!天下流傳下來的仙術,只要讓江君羽研究上一段時日,他便能整理出奧義。

為此,各國對江君羽奉若上賓,無不求他幫忙,破解早已失傳的個門仙術。

但江君羽唯利是圖,每次幫忙,都會索取天大的好處,被人稱作偽君子。

相信不遠的將來,陳國也會去找江君羽,求他幫忙破解已經失傳的『千菱劍法』,因為此套劍法的真傳者陳醮,已經被江雲等人大卸八塊,死在了清明境內。

相比陳醮,趙庸的手段要弱上許多,雖然他也會仙家傳承,但只得其式,難得其要,運用的明明是一套『陶洗為珍』的砂中金氣劍法,但施展起來,一味求狠,求快,亂用火氣,木氣,演義的一塌糊塗。

所以趙庸有求與江家,想讓江君羽幫忙,破解此套劍法中的奧義。若是他知道,自己求錯了人,江雲的破解的奧義本事,比江君羽強出千山萬重,會不會抱頭痛哭。

可惜晚了,一招錯,滿盤即輸,此時的江雲怒火攻心。趙國這些傢伙是在跟他玩命,一聲聲小人罵著,江雲已然聽出來,自己被人賣了,有人向趙國透露了他當日的籌謀,這些傢伙!

江雲得空兒,朝武磊等人狠瞪過去,同為武國學子,說好了進退一體,他才為眾人籌謀大事,但利益在前,誓約與國親一錢不值,這些人將江雲賣的乾乾淨淨!

圍攻著江雲的有近二十人,身邊的師可竹首先不敵,一聲悶哼,腿側中了一劍,江雲忙道:「萬兄,送我師姐出去!」

雖然他與師可竹從前的關係不好,但這幾日,師可竹所作所為,無愧於崇明書院大師姐的身份,她幫江雲只是因為,江雲是崇明弟子。

萬濤聞言道:「好,你小心。」

萬濤護著師可竹殺出圈外,朝武國眾人而去,趙國學子也未追殺,繼續圍攻江雲。

趙庸見此高喊:「武國學子聽著!今日我等只找江雲算賬,無事的都閃開,既往不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