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有人驚呼,一下子興奮了起來。

眾人不惜一切的沖入這裡,豈不就是為了那傳說中的天庭!如今,歷經生死磨難,終於看到了希望,沒有人不為之激動。

「這是一座神台,用來連接遠處的天地,同五彩祭壇功效相同!」

有仙王修者仔細觀看后,開口道。

沒有什麼可耽擱的了,眾人興奮,快步闖入了星空之中,開始橫渡,去往那傳說中的天庭。

眼前的光芒閃爍,交織出一條神秘的通道,帶領著眾人在天宇之中前行。時空變幻,彷彿眨眼間迅捷,又彷彿萬載般緩慢,終於,眾人來到了另外一片神秘的地方。

這是一片未知的虛空,無邊無際,看不到盡頭。

同小天地不同,這裡恍若是人為演化而出的空間,沒有太陽,沒有星辰,卻璀璨明。

「不是古之天庭嗎?怎麼來到了這樣一個奇怪的地方?」

人們驚訝,忍不住開始探尋。然而,無論他們如何飛馳,眼前的景象竟然沒有一點變化,就彷彿從來沒有移動過一般,很是詭異。有人心慌,出手瘋狂的釋放神力,想要將這裡打碎。然而,他所釋放而出的神力,無聲無息,竟然被虛空吞噬的乾乾淨淨。

「這,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慢慢的,所有人都開始驚慌起來。

這片空間中,除了他們之外,什麼都沒有,到處都是請冷冷一片,充滿了落寞和荒涼。有的時候,沒有人說話,這裡便安靜的能夠聽到別人的心跳聲,讓人毛骨悚然。

「我們,到底來到了什麼地方!?」

「要被困死在這裡了嗎?!」

終於,在三個月後,人們瘋狂了。

日日夜夜處在這種古怪而詭異的空間中,就連仙王境界的強者都心生寒意,被那無邊的寂靜所吞噬,有些失去理智。

場面,一時之間,有些失控了。

有些修者歇斯底里,只感覺心底有一股難以遏制的邪念和恐懼,非要釋放出去不可! 「啊!」

有修者忍受不了這種無休無止的寂靜,心頭如同有一大片火焰在劇烈的燃燒著,渾身綻放無量光。數名修者同時騰躍而起,化作了一團團火球,朝著天宇中撞了過去。

「轟!」

如同太陽爆炸,如同火山噴發,那一具具身體在此刻放光,化作了最為耀眼的神芒,隨之徹底爆碎。

這是一種瘋狂的舉動,讓人心驚膽戰。

能夠來到這個地方的修者,哪一個不是經歷了無盡的磨難,更是在生與死之間徘徊,天不怕地不怕,心懷偉大的夢想而戰。然而,在這三個月中,他們竟然徹底崩潰了,身體連同神魂一起,炸碎成了虛無,徹底隕落。足以想象,這個古怪的地方,到底有多麼的詭異,竟然能夠讓人心火澎湃,忍受不了那種無邊的寂寞而崩潰!

放眼望去,一無所有。

眾人就如同是被關在一個罩子之中,被一種詭異而可怕的氣息所籠罩著。

沒有未來,沒有希望,沒有前路,沒有結果!

雖然光明璀璨,但是卻如同深陷無盡黑暗,只感覺到一股股冰冷和寂寞在心中陳釀,伴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越發的濃郁,越發的浩大,最終徹底發酵,如同洪流一般爆發出來。

「吼!」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有一位年輕至尊發狂,通體綻放無窮神輝。他舉拳向天,拼盡了渾身所有的力量,發出至強一擊。

若是在外界,這樣恐怖的一拳,足以將蒼穹都給徹底撕裂,將一片小天地都給破滅掉。然而,在這裡,竟然完全沒有效果。那無邊無際的虛空,如同黑洞一般,輕而易舉將那股毀滅性的神力給吞噬了,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這地地方,古怪的可怕,就彷彿超越了世間的一切規則一般,任憑如何變幻,其自巋然不動。就算整個宇宙都毀滅了,它也能夠就這樣安靜的存在下去。

時間,緩緩的過去。最終,就連一些仙王境界的至強者都有些忍受不住了,臉色變得猙獰,漸漸失去理智,快要被無邊的寂寞所吞噬。

「李昊,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應昌小聲的嘟囔著,極力壓抑著心頭的暴躁。他本就大大咧咧,性格外向,最是忍受不住這種無邊的安寧,幾乎要瘋狂了。

「等!」

「熬過去!」

李昊望著他,肯定的說道。

沒有過多的解釋,只是一個堅定的眼神,閃爍著自信的光芒。

應昌點了點頭,緊緊閉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氣,強行令自己鎮定下來。


一點,一點…

時間,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過的這麼緩慢,每個人幾乎都是在心中數著數字在死敖。

當然,幾乎每一日,都會有人承受不住這種無邊的寂寞,神魂被侵蝕,整個身體都被心火點燃了,化作灰燼消散一空。

足足一年的時間,就在這種詭異的地方度過了。

足足有將近百位修者隕落,證道夢成空,化作了絢爛的演化炸碎,連神魂都沒有留下。

「嗡…」

就在這一日,所有人神魂悸動,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可怕的壓力,從每一個角落之中傳遞過來。

隨之,虛空崩塌,天地顫抖,突兀的在眾人頭頂,出現一個模糊的身影。這是一個可怕的存在,恍若萬道復甦,猶如大道的化身一般鎮壓萬古青天。

他就那樣安靜的盤坐在虛空之中,背對眾生,彷彿存在於混沌之中,無法望穿。而伴隨著他的出現,天地轟鳴,萬道呈現,數不盡的光雨從天而降,閃爍著無比璀璨的光芒,流淌出極其驚人的生機,掉落在眾人身畔。

「這是,藥王精華!」

有人驚呼,望穿了那光雨的真面目。一些花雨落在身上,頓時融化成了雨滴,帶著一股清涼,瞬間澆滅了體內的心火,而且,那光雨之中蘊含著無窮量的精氣神力,竟然一瞬間洗禮了全身,將暗傷以及損耗全部補滿。

「古之,大帝…」

所有人,在此刻顫抖,靈魂深處,有種本能的畏懼,不受控制的拜服下去,對著那神秘的虛影頂禮膜拜。

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存在,無法估量,無法揣測,讓人神魂悸動。他就那樣安靜的懸浮在虛空中,身畔周圍有萬道共鳴,有神魔嘶吼,有異象橫陳,有光雨降臨,無比神異。

而且,隱隱聽去,似乎有模糊的道音在響徹,彷彿在誦讀著最為玄奧的經文,甚至有證道混元的無上法門,吸引了每一個人的心神。

「嗡!」

道音不絕,天道不滅。

伴隨著數不盡的光雨綻放,那神秘存在誦讀天音,講述諸天不變的妙理,呈現萬道長存的至言,讓人如痴如醉。

「妖帝古經!」

應昌與應峰兩人震驚,竟然聽到了自己所修的古經,而且是其中最為高深的妙法真義,心中不由震動。

幾乎同一時間,所有人臉上都露出了驚容,滿是不可思議。就連一些仙王境界的強者都忍不住顫抖,臉上不知不覺露出一抹喜悅,顯然也聽到了不俗的道唱。

「模糊的道音,逆天的道行。」


「只憑一種籠統的神音,便能夠讓所有人心頭有所領悟!」


這一刻,能過保持冷靜的,也只有李昊一人。曾幾何時,他也遇到過這樣的存在,只憑一道天音,便讓所有人心頭生出無窮感悟。這是逆天的神威,是對大道感悟到了極致才能夠展現的手段,甚至,一些堪稱無敵的至尊也不是都能夠掌控這種力量。

可是,這個世界上,竟然真的存在過能夠與魔祖相抗衡的存在嗎?這人,到底是誰?

古老的天庭,屹立諸天萬界之巔,統領世間諸神,輝煌到了極致盡頭。據說,能夠進入天庭的,都是一些強大的不可思議的存在,而其主人,更是被譽為古今最為強大的存在,遠超使人想象。

「難道說,他就是那尊天帝?!」

李昊心頭莫名,緊緊盯著那個懸浮的身影。

然而,無論他如何觀察,都難以望穿那繚繞的混沌霧氣。

過了不久,有人清醒過來,顯然也是發現了其中的隱秘,紛紛抬頭,望向那天空中的身影,沉默不語。

這個古之天庭,實在是神秘的不可思議。

先是出現數不清的洪荒異種大軍,吞噬了大量的修者,隨之將他們帶入一片詭異的古地之中,用無邊的寒冷和枯寂逼死了一些存在,現在竟然還有一尊疑似古之大帝的強者出現講經頌道,簡直難以想象,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

「難道說,這是一場場考驗嗎?」

有人心中一動,吐口而出。

異獸大軍,淘汰了一大批人,只有真正的強者,擁有超絕的實力才能夠存活下來。而這個無邊的空間,充滿了枯寂,無時無刻的不在侵蝕心魂,又淘汰了一批人, 超能神醫

如此細想,這一切確實如同是考驗!只不過,這場考驗,所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是硬生生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

「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

「接下來,還會有多少人死去?」

有人心中不安,小聲的呢喃道。

這還沒有進入古之天庭呢,便已經隕落了絕大部分修者,要真的進入了,該有多少人死掉?會不會,如同傳說中的那般,只有一人能夠得道,其餘的都成為墊腳石,為他人徒做嫁衣?

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想知道…

那道身影,消失了,就如同他出現的時候一樣,無聲無息。

眾人無言,心情沉重。就連那些高高在上的仙王,臉色都有些發白。不過,已經來到了這裡,已經沒有了退路,眾人只能夠前行。

也或許真的如同人們想象的那樣,通過了這一場心智的試煉,這片天地開始發生不可思議的變化。

隨著人們尋找,探尋,竟然真的在極遠處發現了一些線索。

「南天門!」

在這片空間最深處,有人發現了一座古老的石門,橫亘在虛空之中,繚繞著無盡仙霧。

而那大門之上,赫然以上古神文刻畫著三個大字,盡顯滄桑大氣,俯視天地萬物無盡歲月。

「通往古之天庭的大門,終於現世了!」

「我們經過了考驗,有了進入的資格!」

有人驚呼,忍耐不住沖向高大石門,想要邁入那萬古長存的天庭之中,尋找仙緣。

然而,事實是殘酷的!

那古樸的石門,並不像看上去那麼平靜,在眾人闖入的瞬間,竟然有諸天神魔浮現,手持神兵利刃,遍放殺伐之氣。這是古老的烙印,是曾經負責守護南天門的強大神明所留下的不朽執念。

在此刻,他們再次復甦,竟然恍若復活了過來一般,強勢出擊, 賊膽

一時間,血雨腥風再起,狂猛殺意縱橫,瞬間便有數條生命被吞噬了,化作血霧飄散。

「真是一場可怕的旅程,是鮮血與屍骨鋪就的天途!」

有人驚呼,忍不住嘆息。還沒有進入天庭呢,便已經死去了如此之多的修者了,前路,讓眾人更加驚懼了。

「區區一些烙印而已,有什麼可怕的!」

「證道之路,本就如此,若是退縮,只能證明沒有成帝的資格!」

有仙王大喝,聲音如同炸雷,頓時驚醒了不少人。

「沒錯,這就是帝路,是我們的宿命!」

「從我們邁上修道之旅開始,便已經註定了!」

「在生與死之間升華,在血與火之中歷練,一路前進到最巔峰!」

有年輕至尊握拳,神色中滿是堅定。

眾人再次鼓起信心,聯合在一起,朝著那南天門沖了過去。

這一次,他們決心要打開那通往未來的大門,在這條大道上,走出屬於自己的神途。

沒有人想要放棄,亦沒有人甘心放棄。能夠走上這條路的修者,沒有凡俗,都期望著能夠終極一躍,成就萬古不朽的至尊神位,踏上諸天萬界的巔峰,走向輝煌燦爛的極致。

那是他們一生的夢想,也是支撐他們走到如今的希望!

「殺!」

所有的話語,所有的心思,所有的情緒,都凝練成了這樣一個字。

諸多修者匯聚,施展出一生最為強悍的戰力,同那神明的烙印撞擊在一起,無怨無悔! 「轟!」


驚世大戰,一觸即發。www.

諸多強者,鼓動渾身的神力,將自身的一切都灌注進了雙手間,開始拚命的征伐。

一座古老的石門,壯闊的難以想象,鏈接著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此刻,在那石門之前,有數不盡的神明烙印復甦,幻化出了一尊尊可怕的存在橫亘在那裡,阻擋一切。

這些,都是上古時代天庭統領的神明,是護衛這輝煌極致天庭的守護者。

其中,共有四尊極其恐怖的存在,無法推算其境界,高高在上,俯視著諸天萬界,有一種強大的壓迫感。而在他們身後,則是數不清的天兵天將,一個個身穿銀色戰甲,散發出驚人的戰意,壓塌虛空。

雖然只是不朽的烙印,只是不滅的執念化形,但是依舊恐怖絕倫,難以用常理衡量。

「嘭!」

一尊高大的身影仰天怒嚎一聲,從掌指間衝出一柄天劍,閃爍著璀璨光輝,將虛空都給撕裂了,朝著一尊仙王斬了過去。這是一種可怕的景象。神明的強力一擊,足以開天闢地,能夠將世間的一切都給湮滅掉。雖然其並不是真實的存在,但是其依舊所向睥睨,有著一種強橫的意志貯存,讓人生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