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2 月 24 日

曼茹一聽,剛才的氣一下煙消雲散了,心裏又恢復甜滋滋味道。

小狗哥哥和桂花姐姐幫忙挑了幾件適合爺爺,婆婆穿的衣服賣下,牛亮又給媽媽姐姐,妹妹,弟弟賣了一些衣服,又賣了許多食品,大寶,小包的提着,扛着,走上了回村的路。

因為回家的路不好走,公路還沒有通到老家,所以不能開車回家,只能走路。

一路上,曼茹充滿了好奇,新鮮感,看看山,看看風景,說說笑笑的,累了就歇一下,歇夠了又繼續趕路。

茅屋邊,張婆婆手裏做着針線活,縫着衣服之類的事,爺爺卻拿着斧頭砍柴剛從山裏扛回來不久的柴,目光卻時不時的看着通向茅屋的一條小路,希望有人會出現在小路上。

爺爺看一次失望一次,看一次失望一次,終於忍不住道「我說老婆子,鍋里的臘肉都燉了煮,煮了燉的,都好幾遍了,還不如我們吃飯吧!」。

張婆婆聽了瞪了爺爺一眼道「怎麼啦!老頭子,你是不相信自己,還是不相信會笑的火焰,那麼還是不相信喜鵲呢?」。

爺爺聽了張婆婆的話,咽了一下口水道「相信,相信,都相信,我們繼續等吧!」。

路過村子,大家見牛亮和小狗哥哥都回來了,身邊還帶兩個漂亮的女孩,都是又羨慕嫉妒的,有些小孩子還一路悄悄在後面跟隨着,為什麼呢?因為那些小孩子見牛亮和小狗哥哥手上,背上有大包小包的東西,很希望裏面有什麼糖啊!果啊!之類好吃的東西,跟着就有希望吃到好吃的東西,所以那些小孩緊追不捨的跟着走到了通往茅屋的小路上,嘻嘻哈哈之聲傳來!

張婆婆,爺爺一聽小路上有聲音傳來,立即放下手上的針線,放下手上的斧頭遙望着小路,心裏歡喜激動,但路程有大遠,看不清楚來的是誰!

張婆婆張望了一會道「老頭子,你說會不會是小亮找到了小狗回家來了呢?」。

爺爺目光注視着小路上的人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有點像,又有點不像,因為我看見有兩個女孩子跟着他們的」。

張婆婆一聽,心裏興奮道「真的嗎?不會是小狗找到女朋友,把女朋友帶回來了吧!」。

爺爺聽了哈哈笑道「你想得挺美的嘛!我也希望是這樣的嘛!」。

小狗哥哥見茅屋邊兩個老人在觀看着他們,一下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跑到一塊石頭上大聲嚷道「媽媽……爺爺……我們回來了」。

張婆婆,爺爺一聽確定是小狗哥哥的聲音,張婆婆也控制不住自己日日夜夜思念兒子的心情,一下沖跑到小路上去。

爺爺一見,微笑一下追上張婆婆嘴裏道「慢點!慢點!你跑什麼跑,他們會到的就是」。

張婆婆心情激動慌亂,眼睛看不清楚路,一下差點摔倒,還好爺爺手疾眼快,伸手一把抓住張婆婆的手,一下把張婆婆攬入懷裏。

張婆婆差點摔倒,身體里氣血上涌,一張老臉通紅著,心跳得碰碰的道「我沒事……我沒事……你快放開我,這讓孩子們看見了……多不好意思的!」。

。 談什麼不想與神庭開戰?

這根本是當婊子立貞節牌坊!

雲尊的子嗣,這得有多大年齡?

至少上千歲!

而林希呢?

不過至多二十!

怎麼般配?

說什麼資質無雙,談什麼修為高絕?

若林諾應承這等婚事,整個天下,會如何看他?

神庭傲骨不再!

「呵呵,也怨本座,想要聯姻,但卻是連男主角都沒出現。」雲尊笑著。

隨後,諸人眼前,便出現一個老者。

他笑著,滿臉皺紋與溝壑,走到人前來,站在林諾身前,他抱拳,準備開口——

「殺!」林諾猛然爆吼,一拳便直接轟殺而出,砰的一聲,這老者直接被轟爆了。

什麼緩衝都沒有,林諾動手既殺人!

「哈哈哈……好一個雲家!好一個雲庭,何必如此假惺惺,要戰便來,本尊今日奉陪!」林諾衝上蒼穹,怒氣勃發!

這是奇恥大辱!

「吼……」

雲家之人一個個怒吼,煞氣沖霄!

「少主……」

「少主……」

諸多雲家強者痛呼,隨後睚眥欲裂,有人點指林諾,咆哮道:「哪怕你是神庭少神,膽敢殺我雲家少主,也必死!」

「殺了他,為少主復仇!」

「殺啊……」

喊殺聲太多了,且,只在剎那之間,林諾便被包圍了!

諸人臉色皆大變!

他們猜測的果然沒錯。

林諾不會接受屈辱的聯姻,但沒想到他反應這般決絕。

他們的猜測果然沒錯。

今日,這林諾,果真是走不出雲庭。

雲隕全程冷笑。

哪怕那所謂的雲家少主被誅,他眼中也沒有絲毫波瀾,只是一臉譏誚的看著林諾。

林諾被諸人圍困,但眼中沒有任何懼意,已經準備好血殺一場。

「住手!」便在此時,一聲怒吼響起!

他,屬於雲尊!

「林諾,你可不應承這樁姻緣,可,你為何斬死吾兒?」雲尊痛心疾首的大呼。

林諾眼中冷冽一片,沒有什麼可說的,他沒有對方這般的不要臉。

一片死寂。

雲尊開口,沒有人對林諾動手,但依舊殺氣凜然的盯著他,將他圍在最中心。

「哎……本尊不想與神庭開戰,可此時……」雲尊嘆息,此時,他終於出面了,仙風道骨,背著雙手,一臉悲痛的看著林諾,道:「你走吧。」

「家主不可!」

「家主,他殺了少主,必須留下他。」

諸多雲家之人都大吼。

雲尊冷哼:「連我說的話都不聽嗎?」

他冰冷道:「林諾為神主獨子,本尊敬神主林凡,他解救此世不止一次,此次放了其子嗣,算是謝他救世之恩。」

諸多雲家人低頭,讓開一條路。

雲尊道:「今日後,本尊不會制止雲家之人,為吾兒復仇。」

林諾譏誚看著雲尊,收起三叉戟,就這般仰天大笑,從那包圍圈中,慢慢走出。

府邸外,鷹團諸人與雲家之人對峙,林諾走出,飛上鷹山背上,向神庭疾馳而去。

他心中,沉重一片。

他林諾不懼廝殺與交戰,可就怕雲尊這等不要臉,且智慧如海的人物。

今日之事,要儘快的與諸人商談,要怎麼應對。

神庭真的到了最危急的時刻,一個應對不好,絕對要覆滅,所有與神庭有關者,都逃不了,會全死。

雲庭之中。

雲尊看著林諾與鷹團諸人退去。

眼中,是極致的冷漠。

今日之後,神庭將處於雲庭無止境的攻殺之中。

畢竟,此時的雲庭暫居了大義,為少主復仇!

他回首,看向下方,悲嘆道:「本不想與神庭交鋒,只因神主於天下有大恩,我等都算是其用命庇護下的生靈,可……獨子被誅,這個仇,又豈可不報?」

下方,諸人皆心中冷笑。

到了此時,只要不是白痴,都已經看出了雲尊的謀划。

神庭執掌天下太多年,*民心。

最重要的是,在神庭治下,萬靈安寧,且,在屢次的大戰之中,神庭在已故林凡的率領下,一次次的挽救天下萬靈。

這就讓得神庭的光輝萬丈,在天下萬靈心中,他們都對神庭抱著敬意,將神庭當作神土。

若是有勢力進犯神庭,會被萬靈唾棄,會被責罵忘恩負義等等。

天下民意與民心如水,可覆舟!

這雲尊,之所以鬧了這麼一出,便是為了將出兵神庭找理由,且找一個無人敢置喙的理由。

為獨子復仇!

這個理由,何等強大?

最主要是,雲尊一再強調,不願與神庭開戰,至始至終,都沒有對神庭以及林凡有絲毫的不敬。

是林諾先殺人。

殺人後,雲尊還放了他一命。

你看,這是何等高大上?

在加上雲家有意的宣傳之下,雲家的形象絕對會無比的高大,而林諾則是會被形容成一個不識時務的小人。

呵呵,有趣了。

諸人眼神都眯起。

看來,他們是要提前站隊了啊。

……

神庭。

「什麼?」小武咆哮,殺氣升天!

「戰!戰!戰!沒有什麼可說,直接殺,哪怕把這天下打沉了也管不了!」小武怒氣勃發,在怒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