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景笙不吱聲,看著她站著沉思片刻,才轉過臉看也不看她,伸手便拿走了葯碗,幾乎是倉皇出逃。

景笙極為諷刺的一笑,這面鏡子已經破了,試問還能重圓嗎?

他靠在床榻上沉思了片刻,掀開了被子,套上了衣袍,走出來。

「哥哥,你怎能下床了?」果果看他面色不好,小心問,「哥哥是不是和師父吵架了?」

景笙笑對我很僵硬目光看向廚房的位子,「若是吵架或許還會好點。」

果果重重嘆息,「可是師父都哭了。」

他猛然看向它,然後抬腳走向後院,到了門口又生生駐足。他過去該怎麼說?是求她留在身邊想還是安慰她不哭?

「哥哥,你要知道師父心裡是有你的。」果果站在他的腳前,「鈺小王在她心裡難以磨滅,可畢竟是前世了,你才是這一世的唯一,不能讓師父在哭了。」

果果的話猛然敲醒他心,他抬頭看著廚房的位子,大步走過去。

廚房裡,簡言一直站在灶前,梓染站在門口,雖然不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之間能夠讓兩人彼此沉默的只有凌瑾鈺,所以,梓染不用想就知道。

一個高大的身影籠罩下來,他猛然回頭,看到景笙驚訝一瞬,隨後又看看魂不守舍的簡言,即便是前世的凌瑾鈺也沒如此大的影響力,只是他們自己不知道罷了。

他悄悄的拉住果果退了出去。

「你拉著我幹什麼?」果果抗議,「我還沒看到……」

「看什麼看呢,別看了。」梓染將後院們關上,「你不是希望他們永遠在一起嗎,他們需要好好談一談,別去打擾了,乖。」

果果撇撇嘴巴,點點頭,「好吧。」隨後仰頭滿是疑惑,「你不是向著自己主人嗎,今天怎麼如此反常?」

梓染白了它一眼,「還不是你說的沒準兒他娶了妻子,我總不能讓美人姐夫一直這樣傷心難過下去吧?」

「知道就好。」果果轉而白了他一眼。

景笙站在門口,盯著她柔弱不堪的身子骨,心疼不已。頓時懊惱自己為什麼不好好跟她說話。讓她一個人站在這裡,面對這冰冷的竹牆。

他腳下似有千萬重物一般,難以移開。

鍋里濃煙滾滾,他心下一驚慌忙走過去,像平時一樣,「發什麼呆,水都滾了。讓我看看有沒有燙著手。」

簡言眼神有了焦距,愣愣的看著他低頭吹著自己的手,她慌忙擦了眼淚,可是越擦反而流的越多。最後卻變成了無聲抽泣。

他緊握她手,長臂伸出將她攬入懷裡,眼裡閃出淚花,他眨了幾下眼睛,鼻翼撲顫幾下,「乖,別哭。都是我的錯,讓你這麼傷心。」

簡言將頭扎在他懷裡,聽他如此寵溺。原本是自己傷他至深,他卻如此包容自己,不管從那點看來,他和他都一樣,就是這樣才會讓她一直想起凌瑾鈺。

凌瑾鈺是她抹不去的傷。

景笙卻是她不忍傷害的人。

這世間有兩種人對她無微不至關懷,一種就是霸道寵愛她的人,一種是溫柔溺愛她的人,一個是抹不掉的凌瑾鈺,一個人不忍傷害的景笙。

一個是前世一個是今生。

然而,她只有一個,作為素姻,為了愛情義無反顧,哪怕最後落得投胎轉世,仙骨廢除,她也無怨無悔。

作為簡言,她是被玄宗道長從現代拉過來的,和她景笙同樣經歷了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可是現在變成一個人,她的心比誰都疼。

她仰頭掛著淚水看著他,「你知道我心好痛嗎?前世今生,我都沒法將記憶剝離出去,他的身影抹不去,而你我也忘不了,如果有選擇,我能不能……」

「不能!」

他伸手擦了她眼淚,「你不要做任何決定,順其自然。若是他出現,那就來一場決鬥,若是……」

「怎樣?」

「只要能夠留在身邊,怕是一妻二夫,我也……願意。」

他忍著心疼,屏住了呼吸才說出這樣的話來。 重生七零逆襲路 ,伸手捶打他肩膀,「你在說什麼混話,我又不是風流女王,要那麼多的夫君做什麼?」

他伸手抓住她手握,「我都如此卑微奢求,你不想要我?」

她咬著唇瓣使勁搖頭,「我們已經是合法夫妻了,以他孤傲的性格,他是不會和任何一個人分享一個我,他會殺了你。」

「如果殺了我,能夠讓你幸福,我也願意!」他一字一句看著她的眼睛。

簡言面色一白,「那你們還不如殺了我!」

她突然甩開他手臂,使得他的身子猛然退後,直直撞在灶前,手撞在滾燙的鍋蓋上,他眉頭一皺,慌忙看著她毫無焦距的一點點後退。

「言兒?」

他心急道,「你要做什麼?」

簡言仰頭一笑,「我什麼時候被逼迫如此了,活著太累,還不是一死百了。」

「我不准你說胡話。」

他面色寒氣,胸口一股熱氣直衝著嗓子而上,被他生生壓制下去。他緊張的看著她張開了雙臂,真氣在她周圍亂竄,及腰的黑髮,四散開來,想魔爪一樣。一道刺眼的紫色光芒顯現,她的手裡多出了一把紫色長劍。

「那是紫魂!」梓染和果果趕來,「發生什麼事情了?紫魂不是不會出來嗎?」

景笙搖搖頭,「我不知道。言兒,你聽我說,你放下劍。」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緊握著劍柄,帶著銳氣一步步向他走來。他愣愣的站在原地笑著,只要她不傷害自己,殺了他也好。

他若死了,她就不用那麼揪心了,也不會因為他讓自己娘心不安。

他若死了,大家都會好過一些,整個天下都知道他們才是真愛,她遲早都要回到他身邊的。

「素姻上仙,你瘋了!」梓染變幻成人,上前阻攔,「他是美人姐夫!」

簡言紅著眼睛斜了他一眼,甩開手,「滾!」

「梓染哥哥?」

梓染現在根本就是不她的對手,簡言等級猛然提升看兩級加上紫魂的威力,他根本就不能阻止。他倒在木柴上,猛然吼道,「美人姐夫你快跑!」


景笙笑著搖頭,「她要命,我就給她!」

「師父,他是哥哥,你最愛的哥哥!」果果哭喊著,「哥哥快走,快走!你殺了哥哥,一定會後悔的!」

「誰說我要殺了他?」簡言噬魂一笑,拿著劍指著景笙,凜冽的朝他刺去……

「哥哥?」


「美人姐夫……」

「唰」的一聲響,簡言揮劍,斷了他的一縷發,伸手窩在手上,看著他那滾落下來的眼淚,深深刺痛她心。

果果和梓染嚇的心跳加速,嚇的緊緊閉上眼睛,可半響沒有聽到聲音,他們睜開眼睛,卻看見她抓住他的一縷發,深情的看著他。

簡言抓住頭髮退後幾步,揮著劍削了自己胸前的一縷煩髮絲,拿在手裡。

「我要你看清楚,也記清楚……」

她扔了紫魂,目不轉睛的看著他,「我是結髮夫妻,我是幾明媒正娶,且拜過天的,喝過交杯酒的妻子,你還敢說一妻二夫嗎?」

景笙身子猛然一顫,他該如何說?

如此決心,他還想這讓嗎?

不,他不讓,這是他的妻子,為什麼要讓?就算是九重天宮人人敬畏的素姻上仙又如何,那也是他的妻子。

他大步走過去,雙手捧著她小臉,顫抖的吻著她,「為什麼要讓,我不要讓,你是我娶回來的,生死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有你今日話,他來了我也不怕。」

他吻干她淚水,「是我不對,我不該那麼傷你,你要原諒我嗎?」

簡言長長的睫毛撲動幾下,她抓手他的大手,心疼的問道,「疼嗎?」


他搖頭一笑緊緊將她抱在懷裡,「不疼,有你在我那都不疼,你就是我的心,沒有你我肯定活不下去,所以我們以後要好好生活。我的餘生都只為你一個人而活著,你生我生,你死,我義不容辭的追隨你。」

簡言含著眼淚笑著將手放在他腰身上,「有我在,任何人都不休想動你一分一毫,就算,是他也不行!」

梓染垂下眸子,緩緩從地上怕起來。她和凌瑾鈺就完了,上一次因為掌門,這一世卻輸在一個平凡男子手上。梓染仰頭看著天空,他是不是也該放棄了?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從他懷裡退出來,「讓我看看你的手。」

他含笑搖頭,「沒事,這點小傷不礙事。」

她忽而一笑,想起不久前救下江氏那次,情況和這次相差雖然很大,可性子都是一樣,都一樣被傷了。

看到她那自責的眼神,他收起手,「我餓了,我們先做飯?」

簡言不由說,硬拉著他出了廚房,朝著房間走去。

他站在一旁閑著她找出白色布料,面色凝重的走過來,乾淨利索的將他手包好。仰頭一笑,「好了。」

他笑著點頭,對她深處手,「去做飯?」

她卻不動抓住他手,眉頭緊起,「你需要休息。」


「這點小傷無傷大雅。」景笙依舊不放手,可簡言倔強的不動動,他無奈的回頭商量道,「我廚房看著你總好吧?」

簡言思索片刻,點點頭,「你等著,我將搖椅搬廚房,你坐在搖椅上休息。」

景笙扶額,含笑看著她去廳堂,搬著搖椅大步近了廚房,他悠悠的跟在後面進去。

「你坐這裡,我去給你倒杯茶水。」睡著她又匆忙倒來一杯茶水放在一邊,「別愣著,快坐下。」

景笙還沒緩過神來,見她催促,才走過去躺下來。

簡言轉身彎腰拾起地上那把紫魂,它和紫魄是一對,紫魄在凌瑾鈺身上,也不知道他還在身上戴著沒。她想了想,收回紫魂,它依舊是一個紫色鐲子掛在她的手腕上。

「今天想吃什麼?」簡言換了笑容轉身問他。

「只要是你做的希望喜歡。」景笙面色溫柔,眸光快要溢出水來,至寵無上。

簡言撇撇嘴巴思索片刻,想著還有什麼沒有做過?

她正糾結著,突然廚房門口一陣響聲,她和景笙扭頭看過去,詫異的看著地上兩隻母雞,旁邊站著梓染。

「哪裡來的雞?你殺生了?」簡言走過去蹲下來看著還有溫度的兩隻雞。

梓染白了她一眼,「你和美人姐夫都需要補一補身子,這是我去村裡時候,準備是想開口問二嬸要的。結果二嬸和李氏問你們的情況,我就如實說了。然後……」

他指著地上的雞,「他們給我是活的,我知道你肯定捨不得殺,於是,我就幫你殺了。」

簡言抽了抽嘴角,「你倒是狠心,這麼好的兩隻雞……唉!敗家!」

「看吧看吧,二嬸說你就是這樣。然後吩咐我還是殺了好,免得你下不去手。」梓染彎腰抓起雞,「別惋惜了,已經死了沒得救了,你想想美人姐夫的身子吧,繼續要大補。」

簡言回頭看了他一眼,再一次嘆息,梓染直接白了她兩眼,「閃開,我要拔毛。」

她於是很聽話的閃開,看著他將燒開的開水,一瓢飲破在那兩隻雞的身上,然後彎下腰,很速度的將兩隻雞給剝光。然後開膛破肚,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最後還拿著在火上過了一道,確定雞身上那小雜毛都給燒光之後,才往砧板上一甩,「後續交給你了,我去洗菜。」

他沒走兩步轉身道,「對了,二嬸和你婆婆,讓我轉告你,別想著省,都燉了,好好補補身子,那啥不急,慢慢來,總會有的。」

那啥是啥?

簡言傻眼,「你能不能把哈話說清楚?」

景笙輕咳幾下,「依照現在的情況看來,那啥也不行了。」


簡言瞪了他一眼,打啞迷呢這是?

梓染聳聳肩膀指著景笙,「讓美人姐夫告訴你,那啥是啥!」

「哈哈哈,我都知道的事情,你還裝傻。」果果笑著指向簡言,「還能啥就是感覺生個娃娃唄。」

簡言挑眉沉下臉來,「又不是我一個人就能生的。」

景笙忍不住又咳了幾聲,「嗯,這是兩個人的事情,這事兒要慢慢來,不急不急。」

簡言抿著笑轉生拿著菜刀,唰唰幾刀,兩隻雞就被她給剁成了小塊,放在大缽子裡面。

「你想紅燒,還是燒湯?」

不待景笙思考,梓染道,「燒湯!」

簡言沉目,他又說:「二嬸說了,燒湯才能將精華給熬出來,紅燒都讓油給燒沒了,浪費!」

景笙還是第一次瞧見簡言吃癟對我樣子,他修長的手指擋住嘴邊輕笑出聲,卻糟了她一記白眼,他愣愣道,「既然二嬸和娘都說了,那就燒湯吧。」

簡言扯了扯嘴角菜刀穩紮在砧板上,「燒湯就燒湯!」

於是,在兩位威逼之下,簡言燉了一大鍋雞湯,她端著一碗雞蛋,抿了幾口,嘗了味道,「不錯不錯,美味佳肴。這是來這裡吃的最好的一頓大餐了。」

景笙將碗里的雞肉都放在她碗里,「喜歡就多吃一點。近來又清瘦了不少。」

「鍋里還有很多呢,你不用給我。」她又將肉夾給他,「說我瘦?你還還不是一樣?抱著都顯烙身子。」

景笙瞥了一眼梓染和看戲的果果,含笑的點點頭,「二嬸說的對,我們都需要補一補,那就一起補一補。」

簡言瞥了他一眼扭頭問梓染,「外面現在什麼情況?」

梓染扒了一口飯,吧唧幾下咽下肚,「外面,開了很多人,大都是那些老闆的找來的夥計在裝飾自己的攤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