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2 日

時聚大口大口的喝完葯,便到院子里替女孩劈柴,十幾天過去了,時聚白天和女孩一起勞動,晚上自己就會調理身體,期間經常有人來女孩家治病,看來女孩和這老者是附近的醫生,經過十幾天的修養,時聚雖然沒有恢復通玄境界,但修身境界已經恢復,他想試著用玄心療術替老者療傷,沒想到老者也能下床走路了。

家裡的草藥不多了,上山採藥老者肯定不能去,女孩只能自己前去,而老者又不放心,只好示意時聚一起陪著去,畢竟時聚是個大男人,遇到山禽野獸也可以對付一二。

一路走來,時聚了解到他們本身就住在山腰上,這裡人家不多,也就兩百多號人,都是木質房屋,家家有自己的菜園,時而靠打獵食肉,村裡人很團結經常一起出入深山,遇到事情好有個照應,但是採藥這樣的事,平時都是老者自己,人多了怕破壞葯區,結伴去的人只能在葯區外等候。

女孩熟悉的走過一條條山道,時聚緊跟其後,很快走進了葯區,一陣葯香撲鼻,時聚感受到這裡靈氣十足,女孩示意時聚在此留步,自己慢慢的走過蔓藤區,回頭向時聚微微一笑,便向里走去。

時聚只好自己盤坐下來,等待女孩回來,時聚看了看頭頂上射下的光線,自己開始修練起玄脈心法。

一個時辰過去了,女孩還未出現,時聚從修練中醒來,他知道這裡確實是修練的好地方,以前修練從來沒有感到過這麼強的靈氣。

一聲女孩的喊叫,時聚起身穿過蔓藤區,很快的找到女孩的位置,女孩的眼睛里含著淚珠,雙手掐著腿部,鮮血已經染紅了雙手,看上去表情很痛苦,時聚看了看女孩腿部的傷口,白凈的皮膚上是一排深深的牙印,皮肉已經翻起,而且牙印周圍有些黑紫,看來這野獸雖然個頭不大,但有劇毒,不然老者也不會在床上呆了十幾天。

時聚輕輕的拿開女孩的雙手,他用玄心療術一道真氣輸入女孩體內,很快女孩的傷口變了顏色,女孩好奇的看著時聚,他居然這麼短時間就逼出了毒素,而且已經止住了血,如果是時聚自己被咬,他可以很快的恢復傷口,可是女孩只是普通人,他沒辦法讓傷口復原,除非達到凝光境界。

時聚知道女孩聽不懂自己說話,指了指自己的後背,示意背她回去。

女孩眨了眨眼睛卻不好意思讓時聚背,時聚只好強行背起女孩順手撿起葯筐,小心的走出蔓藤區,大概走了半個時辰,女孩拍打著時聚,好讓他休息一會。

重生,廢后庶女要翻身 女孩從腰間取出水袋給時聚,時聚只喝了一小口,便還給了女孩,女孩同樣喝了一小口,又放回腰間。

山路很遠,回到家起碼要三個多時辰,時聚拍了拍肩膀立刻啟程,女孩沒有什麼不好意思,便趴到了時聚的背上。

接下來的幾天,時聚則照顧這個女孩和老者,時聚的境界也漸漸的恢復,他偷偷的為老者和這個女孩用玄心療術恢復了傷口,女孩和老者都很驚訝,被啼獸咬到竟然沒有留下疤痕,還真是奇迹。

時聚來到這裡應該有二十多天了,他幻出光能手機,可是這裡沒有一點信號,顯示的日期居然還是自己離開神兵隊的那天。他無奈的收起光能手機,用意念查看這個世界的一切,這也許是魔君創造的那個世界。

一個月的時間裡,接二連三的人來到女孩這裡上藥,他們的傷口都是一樣的,時聚知道這是一隻有毒的獸類,如果不能及時醫治,會導致傷口處嚴重感染,最後毒性漫延致死。

時聚決定在離開前一定解決這種獸類,也算報答老者和女孩的相救之恩,這晚,女孩和老者都休息了,時聚自己來到深山處,四處尋找著野獸,幾個時辰過去了,還是不見獸類的動向,時聚自己盤坐了起來,周圍簡單的布下一個禁制陣法,開始修練玄脈心法。

這裡的星空和月亮格外明亮,空氣清新沒有受到一絲污染,完全是大自然的氣息,時聚的身體發著玄光,天很快就亮了,四周很靜,一陣風吹草動,一隻可愛的小獸出現在時聚的護陣外。

時聚觀察著小獸,這是一隻看似可愛卻十分兇猛的獸類,從牙齒上看那些村民都是被它所咬,時聚沒有殺死他,只是用玄心讀術改變了他攻擊人的本性,讓它見到人就會跑掉。

片刻后,這隻小獸一聲鳴啼便跑掉了,時聚用意念查看了方圓百里的範圍,沒有發下其它小獸才放心的回到老者家中,並且時聚帶回很多乾柴。

於此同時,大城中一個灰衣中年人大怒道:「誰這麼大膽子,把我的啼獸殺死了,來人給我去查。」

老者見到時聚一大早就開始劈柴,滿意的去了女孩房間,和女孩商量著什麼,時聚並不在意女孩和老者的對話,反正他什麼也聽不懂,這麼多天過去,他只知道吃飯和休息幾個字。

時聚用玄法為老者和女孩備下了一年的乾柴,並且全部儲存好,他準備這幾天就離開這裡,就算一時不能回去,也要找到另一塊玄令,也許只有找到另一塊玄令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

女孩明白了時聚要走有些傷心,她送給時聚一塊玉石般的東西,上面的圖案很漂亮,如果在自己的世界肯定價值索菲,時聚的拒絕,女孩不能聽懂,但女孩執意要送給時聚,時聚只好收下。

時聚幻出一把光能手槍,這是神兵隊員配備的隨身武器,也是世界上最新型的光能武器,它沒有光能步槍的威力大,但每張光能卡,可以釋放二百次光能,只要在五十米內,都能殺人於無形中,比普通的槍械可強多了。

時聚把槍遞給女孩,並且教女孩如何使用,女孩很快的掌握了使用方法,並且在時聚的指導下,女孩可以說是百發百中。

時聚要離開了,老者帶一群人氣勢洶洶的向時聚和女孩這裡趕來,女孩抓起時聚就往山下跑,時聚也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只是跟著女孩跑。

女孩是山裡長大的,體質很好,他們跑了五六公里,女孩停了下來,女孩的衣服都濕透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女孩示意時聚自己離去,時聚又拿出兩張光能卡遞給女孩,在大山裡生活,護身應該沒問題了。

時聚轉眼離去,女孩看著時聚消失的背影,充滿惋惜之情,女孩揉了揉眼睛,轉身向山上走去。

「那些人為什麼要追女孩和自己?」

時聚不想知道那些人為什麼會追自己,卻怕女孩回去後會受到什麼傷害,於是他悄悄的跟了回去。

女孩一路走來,時聚緊跟其後,大概走了兩個時辰,才回到村口,意外的是,村口處躺著兩三個人,女孩迅速的跑了過去,經過檢查他們都是剛剛死去。

女孩一路跑回家中,時聚看了看死者,都是被錐形利器刺入胸口所殺,看樣子行兇的人都是武功高強者。

時聚跟著女孩一路回到家中,老者也躺在院子里一動不動,女孩放聲大哭起來,天空漸漸凝起紫雲,金色雷電劃破天空,傾盆大雨瞬間落下。

時聚望著這突如其來的景象都感到震撼,這個女子只是凡人,這驚天動地景象絕非巧合,緊接著七八個黑衣人站在了院子中間,把女孩圍了起來。

女孩望著這些黑衣人,害怕的縮躲在雨中,懷裡抱著的老者已然死去。

時聚用意念查看了整個村莊,除了女孩已經沒有活口,其中一個黑衣人見到女孩的容貌露出淫色,示意其他幾人先行離去,那個黑衣男人撕扯著女孩的衣服,女孩情急之下都忘了自己的光能槍。

時聚看到女孩確實只是凡人之軀,瞬間出現在黑衣男子面前,一掌將黑衣男子打死,其餘幾人還沒走出院子,紛紛趕了回來,時聚一陣風就殺死了其他幾人,只留下一個活口。

時聚扶起女孩,女孩盯著黑衣人腰間的掛牌,一動不動,那個活著的黑衣男子瞬間自爆身亡。

時聚這樣的大仙都沒來的急用玄心讀術詢問,女孩嚇得撲在時聚懷裡繼續哭著。

大雨不停的下著,時聚看了看天空用手一指,一道靈力衝天而起,頓時天空紫雲散去。

時聚和女孩把全村人的屍體都聚集在一起,女孩磕了幾個頭,全部點燃。 第91章紫域城

在時聚的靈火下,這些屍體很快的化為灰燼,時聚看著女孩仇恨的眼神,這個女孩定是一個不簡單的人,雖然她是凡人之體,但她身上佩戴的一切,其他人都沒有。

女孩並沒有在意時聚的突然出現,只是不明白那些黑衣人為什麼要屠村,時聚看出了女孩的心思,為了弄明白此事,只好對女孩做了玄心讀術。

女孩像做夢一樣,很快的從夢境中醒來,時聚從空中飄然落下,和女孩說道:「月穎,不要傷心了,如果你想報仇我帶你去。」

女孩眼睛直直的看著時聚,說道:「你能說我們的話了?」

「是的,我剛剛學會,我對你做了玄心讀術,我要了解這個世界,必須要懂你們的語言。」

月穎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普通人,我要跟你學功夫,我要親手為死去的村民報仇。」

此刻天空又是一陣驚雷,時聚看著月穎的眼神,這個傷感的女子有種看不透的意念,驚雷不會真和此女子有關吧。

時聚猶豫了一下說道:「功夫?好,我教你,不過……」

「不過什麼?」

「報完仇之後,不可隨意傷人。」

月穎點了點頭,說道:「我答應你,不過我還不知怎麼稱呼你?」

時聚笑了笑,說道:「你這些天不是一直叫我啞哥嗎?」

「啊!那是我隨意取得,不要見怪。」

「那好,你就喊我時聚大哥吧!」

月穎點了點頭,只是好奇時聚這個名字,時聚的玄心讀術只能掌握月穎的語言,並不像當年水瑤那樣,時聚想什麼水瑤都能感受到。

通過聊天時聚知道,月穎只有二十歲,她也沒有父母,從小是老者把她帶大,老者是一村之主,月穎十八歲那年就打算給找個人家,可是男孩和月穎只見兩面,就無緣無故死去,接著又有一個男子和月穎見面,同樣沒過多久還是死了,從此在也沒有年輕人和她交往。

不久前又發現她的皮膚只要接觸到別人的皮膚,別人就會全身潰爛,老者也是如此,不過她和老者都是醫者,已經研製出解藥。

時聚明白,當日背月穎時,月穎總是讓他休息,肯定也是怕自己的皮膚受到傷害。

而老者和月穎的那些談話,是讓月穎嫁給時聚,畢竟他們在一起這麼久時聚也沒發生什麼,而且時聚和月穎的皮膚接觸是唯一一個沒有潰爛的人。

想到這時聚摸了摸頭,老者找的那些人是為了留下時聚和月穎成親,沒想到他們離開后,卻發生了全村都被殺害的慘案。

時聚決定先教月穎水瑤創的那套劍法,畢竟月穎只是凡人之軀,短短的半個月,月穎就練的出神入化,比起當時的秋揚和夏琳還要高一些。

月穎每日除了吃飯、睡覺都會練習劍術,她本身體質就很好,經過一個月的訓練她都可以跟電視上的輕功媲美了。

萌嫁豪門之甜品小妻 而這一個月的時間裡,玄令再也沒有出現過相吸的現象,月穎的劍術已經很到位,時聚以為呆在這大山裡與其等待,還不如去四處尋找另一塊玄令,也好看看這個世界。

月穎知道了時聚要離開,已然決定跟著時聚,在她心裡時聚可是她的唯一支柱,而且她告訴時聚,那些兇手正是紫域城裡的一個門派。

時聚隱約想起那些人腰間的佩物上有一個紫字。

月穎沒下過山,只是聽老者像講故事一樣說過,很遠的地方有一座紫域城,那裡有軍隊,而且有很多門派。

時聚好奇的問道:「紫域城在哪個方向?」

月穎搖了搖頭,說道:「聽爺爺說那裡很繁華,人也很多,不過我不認識路。」

時聚用意念感應到人多的地方,說道:「我們一直向東走,你去收拾一下行李。」

月穎很快收拾完,隨時聚一路走去,像自己居住的村莊很多,大的只有幾百人,少的幾十人,條件和月穎的村莊差不多。

半個月的路程,他們終於走出了大山,一條寬闊的大路通向遠方,看上去不像是水泥打成的,仔細一看卻是一塊塊體積巨大的石頭砌成的,石面平整光澤,石塊與石塊之間幾乎沒有縫隙,這樣的工程應該算得上奇迹。

時聚和月穎沿著石路走了兩天,水和食物都差不多用完了,在山裡還可以取水、打獵,而平原地帶卻見不到任何活物,四周看上去光禿禿一片,寸草不生。

路上也見不到行人,也許這就是山裡人不去紫域城的原因,天空很快暗了下來,月穎正好也有些走不動了。

「時聚大哥,我走不動了,休息一下吧!」月穎可憐的說道。

時聚看了看月穎的狀態,回道:「好,你先坐在這,我去找些食物。」

「不要,我怕黑,你不要離開,天亮了我們一起去找食物。」

時聚搖了搖頭,說道:「你已經一天多沒吃東西了,這怎麼行?我布下一個禁制,坐在裡面不要出來。」

他們一路走來,在山裡遇到很多山禽猛獸,誰知道這裡會出現什麼,說著時聚雙手一揮,禁制形成一個大大的圓,時聚把光能手機幻出,打開光照,遞給了月穎。

月穎看到這神奇的物品不停的打量著,時聚說道:「這下不黑了,不要走出這個圈子,我去去就回。」

月穎「恩」了一聲,便欣賞手機,當月穎想問什麼的時候,時聚已經一道光不見了,月穎都沒注意到。

月穎四處張望著,也沒能見到時聚,只好再次研究起手機,不知不覺中月穎按到的一個功能,一張張照片出現在手機上,那正是時聚在死水之域為水瑤拍照的。

月穎嘆道:「這女子太漂亮了!」

也就一刻的時間,時聚便帶著山果、野味回來了,月穎吃著山果,時聚烤著野味,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時聚看著星空不語,月穎問道:「這裡面的人是和你什麼關係?」

時聚拿過手機,回答道:「用你們這裡的話說,她是我的伴侶。」

「伴侶?她現在在哪?你在到處找她嗎?」

時聚笑了笑說道:「不是,她已經不在人世了。」

月穎低著頭說道:「對不起,我不該問這些。」

「沒事的,野味好了,給。」

「你先吃。」

眨眼功夫,天亮了起來,他們繼續走著,這時天空飛過一個船類的飛行物,速度不是很快,時聚問道:「那是什麼?」

月穎說道:「那應該是紫域城的大戶人家去山裡採集藥材,我們那裡以前也見過一次。」

時聚想到這裡確實和地球不一樣,那個飛船沒有燃料,也不像法寶卻能飛行,也許這裡比地球的科技還要先進。

他們走了幾個時辰,月穎不停的擦著額頭的汗,時聚問道:「累嗎?休息會。」

「不累,我們繼續走,也許天黑前可以見到人家。」

不遠處果然有一家客店,老闆客氣的迎了過來,說道:「二位肯定是山裡過來的,你們是吃飯,還是住店,我們這裡可是通往紫域城的唯一一家客店。」

月穎高興的說道:「我們要吃飯,也要住店。」

老闆神氣的說道:「住店可以,不過我們這裡的房間過夜費很貴的。」

月穎拿出一顆寶石似的東西遞給老闆,說道:「我要兩間,這個夠嗎?」

「夠,夠,這樣的晶石,紫域城的大戶人家也不是很多,是我看走了眼,對不起,對不起。」

老闆吩咐下人帶時聚和月穎去了房間,時聚知道剛才的晶石交易應該就是這裡用的錢。還好當時殺那些人時,他們身上不少的晶石被時聚隱入體內。

晚上,時聚找到店裡老闆問道:「紫域城離這裡還有多遠?」

老闆說道:「如果飛行,很快就能到,如果是走路,就算有獸車,也要十天半月,你們走路時間就更長了。」

「哦,你這裡有地圖之類的東西嗎?」

「我以為你們是從山裡過來的,沒想到你連地圖都知道,我這到是有一份紫域城的全圖,不過我剛從朋友那購來,就算你在有錢,也不能賣給你。」 總裁大人,情深入骨 老闆神氣的說道,他知道時聚肯定不是簡單的人,不然紫域城中沒有多少人會知道地圖的事。

時聚笑了笑,他知道這個老闆是個生意人,他把隱起的晶石一下拿出五塊,說道:「我只想看看,總可以吧!」

霸道首席你別跑 「好,好,我就借你看一晚上,明日離開必須歸還,不然……」老闆沒有說下去,只是淡淡的笑了兩聲。

時聚知道,在這裡開店,店裡肯定有一些打手之類的,只不過時聚剛來這個地方,不想招惹是非,道:「不用一個晚上,兩個時辰便歸還。」

老闆滿意的說道:「那好,你先回房間,我馬上叫人給你送去。」

也就一刻的時間,兩個壯漢來到時聚房間,把地圖遞給了時聚,他們兩個卻在門外站起了崗。

時聚用玄心讀術,查看著地圖,很快便熟記了紫域城的一切,時聚了解到,紫域城擁有二十億人口,是一個凡人城,它分十二個小城,每個小城都有一個門主管理,並且特別規定任何仙人不允許在凡人城打鬥,所以在城主和十二大門主的維持下,紫域城內還算平靜,而且每年還會有幾十個甚至幾百個人去參加仙人選拔賽,不過選上的卻少之有少。

凡人如果沒有仙人帶路,是不可走出通往仙域的禁地的,一旦走入禁地,凡人只有死路一條,所以凡人只能生活在紫域城中,紫域城外西面、北面、南面為無邊無際的大山脈,東面則為仙域,至於那裡有多大,地圖上也沒有記載,只是有一些範圍描述,可以肯定仙域比紫域城大很多倍,而那條石路是由仙人所鋪,石路並不是直線,而是貫通了紫域所有的資源區,可謂工程複雜。

這裡居然有仙域,那仙人肯定很多,這樣看來,這裡比地球可大很多,也許鐵妖就在其中。 很快時聚就讓二位壯漢帶走了地圖,簡單的在月穎房間布下一個禁製法陣,自己才慢慢入睡,夢中時聚見到了一個嬰兒,這是時聚進入靈力之體后第一次做夢。

時聚聽到嬰兒的哭聲從夢中醒來,這時天已經大亮,月穎早早的起床並準備了早點,等待著時聚。

「時聚大哥,看你樣子昨晚睡的不好嗎?」

「好,很好,快吃吧!」

二人很快的結束了早飯,月穎帶足了食物和水,便開始上路,時聚說道:「我們也飛過去吧!」

月穎驚奇的看著時聚,說道:「我們怎麼飛?」

時聚幻出一把劍,劍體發著青芒,正是那把自己煉製的靈劍,時聚單手一指,靈劍瞬間變大。

「站上去。」

時聚說著,自己就站了上去,接著月穎跟著站了上去,靈劍迅速的升起,月穎緊緊的抓住時聚的胳膊,眼睛都不敢睜開。

「速度很慢的,你可以欣賞一下群山景物。」

時聚說完月穎才慢慢睜開眼睛,看著眼下的一切,群山起伏,清湖水碧,各種樹木、花草,在月穎看來都是第一次見到,時聚也為之震撼,他們只飛行了幾百米的高度,偶爾可以見到幾隻飛行的船隻,那是紫域城大戶人家的飛行器具,他們都是凡人,飛行的高度只有幾十米,速度也不很快。

很快前方一座大城展現在眼前,這座大城一望無際,時聚和月穎落了下來,高高的石牆上寫著紫域城三個大字。

大門口兩排士兵,個個威武強壯,一身黑色盔甲十分氣勢。時聚和月穎走近,士兵給了他們每人一塊腰牌,這是進城必須佩戴的,也算是紫域城的身份證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