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春桃疼得倒吸了口涼氣,「嘶」了一聲。

「蠢貨!」裴姨娘還在盛怒中,抓起手邊的茶碗就砸了過去,「連這點小事也做不好,要你何用?!」

春桃只覺得倒霉,可裴姨娘這會兒盛怒中,她又不敢吭聲,只得認下。

妙雪素來要比她得臉,見了這樣的情形,少不得站出來,盡量溫和了聲音,「姨娘息怒,今兒這事原就是誰也沒料到的,只怕是寧國公主臨時起意。」

這一大早就為了個庶女而來,一來就要將庶女記到名下去,可不像是天家公主的作風。

「誰又知道!」裴姨娘心裡藏著事,又不能告訴,煩悶不已。

妙雪是她的心腹,可春桃不是,裴姨娘此刻瞧著她礙眼,擺了擺手,「你下去吧!」

得了吩咐,春桃連忙應聲,趕緊從地上起來,躬身退了出去。

屋子裡只剩了裴姨娘和妙雪兩個人。

「姨娘認為,寧國公主是知道了那個事?」妙雪把門窗關好,低聲問道。

裴姨娘滿肚子火氣,憋悶得很,不耐煩地道,「我哪裡知道,可她今兒一大早就派明杏過來,指明了要將那丫頭記名,要是當真不知道的話,為何單單挑中了她?」


她可不信什麼寧國公主覺得趙雙姝討喜之類的鬼話!

「那這就奇怪了,」妙雪微微皺了眉,想了想,又道,「當年那件事絕對沒有第四個人知道,就是當時接生的穩婆也都已經被處決,按理說,寧國公主是不可能知道的。」

「你說的我都知道,可她這幾年對嬌姐兒是越發冷淡了,昨兒你是沒瞧見,老爺那樣責罰嬌姐兒,當著族人的面下她的面子,寧國公主分明瞧見了,也只當做不知!」裴姨娘越說越氣憤,精緻的面容幾近扭曲。

又想起今早發生的事,裴姨娘更是憤怒,「還有今兒一早,老爺狠狠地打了嬌姐兒三十下手板心,寧國公主難道在伯府還能沒一兩個耳目?」

「可她非但沒有為嬌姐兒鳴不平的意思,反而還大張旗鼓地來認個女兒,這又是幾個意思?!」

說到最後,裴姨娘臉都要氣歪了。

妙雪見她說得越來越大聲,連忙勸道,「姨娘!這兒畢竟是伯府,不怕萬一就怕一萬,隔牆有耳這種事難道還少見了嗎?姨娘還是快小聲些說吧!」

被她這麼一提醒,裴姨娘猶如被潑了盆冷水似的,整個人清醒了不少。

「我也就是氣不過,你說她趙雙姝到底有什麼能耐,竟然能讓寧國公主將她記名,我的文哥兒在寧國公主膝下養了這麼多年,也不見寧國公主記名!」裴姨娘聲音壓低了些,但言語間還是頗為憤怒。

她心心念念了這麼多年,忍氣吞聲了這麼多年,為的就是能讓文哥兒被寧國公主記名,從此一躍成為嫡長子。

可沒想到寧國公主偏偏挑中了趙雙姝!

這叫她怎麼能不氣?

「對了妙雪,我怎麼記得當年接生的婆子,總共有四個來著?」氣憤歸氣憤,但眼下更重要的可不是這個。

裴姨娘面上帶著一絲害怕,害怕寧國公主已經知道了當年的事,到時候新帳舊賬一起算,那她可就完了!

妙雪眼底閃過一抹慌亂,卻又不敢被她瞧見,低著頭回了句,「怕是姨娘記錯了,當年總共就三個穩婆,哪裡來的四個?」 「那天夜裡我還見到有個瘦瘦高高的,難道她不是穩婆?」裴姨娘心裡害怕,並未注意到妙雪的異常神色。

她仔細回想了下,當年她和寧國公主於同一天夜裡發作,朝雲居圍滿了人,進去的三個穩婆里,兩個都是她的人。

可後來她生完了,拖著筋疲力盡的身子,緊趕慢趕回了伯府,在二門外曾見到過一個女子。

那女子低著頭,又是大晚上的,她並未瞧清楚女子的容貌。

等寧國公主生下了趙雙姝,她買通穩婆將二人的女兒互換,那女子再次出現在她眼前。


只是當時她也才生完,眼睛還有些花,並不能確定是否真有那個女子。

妙雪一聽,眼底慌亂更濃,拚命地壓低腦袋,盡量平穩地回道,「奴婢可以確定,當時只有三位穩婆替寧國公主接生,姨娘說的那個女子,想來應該是姨娘當時產後體虛,瞧錯了吧。」

聽她這樣說,又這樣肯定,裴姨娘也就信了,自嘲一笑,「瞧我,就因為寧國公主忽然抬舉趙雙姝,竟把自己嚇成了這樣!」

既然當年知情的人都已經死了,那她就是不必怕的。

妙雪沒再接話,生怕一不小心就被裴姨娘瞧見了端倪。

……

趙雙姝被寧國公主記名,一躍成為嫡長女的事,趙長侯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公主怎會忽然想起過繼姝姐兒的?」趙長侯一臉的困惑。

勛貴人家這樣的事也不是沒有過,但那通常都是嫡母膝下沒有嫡親的女兒,庶女也沒有生母,這才會想到過繼。

可寧國公主是有嫡親女兒的,便就是真如明杏所說,寧國公主覺得姝姐兒討喜,那也不必記到自己名下啊!

這可不是一般的抬舉了。

裴姨娘歪在趙長侯懷裡,指尖劃過他的胸膛,嬌嗔了句,「妾身哪裡知道,文哥兒已經給了公主撫養,妾身就只剩下姝姐兒陪伴,如今公主又將姝姐兒過繼了。」

她話里全是對寧國公主的不滿,但在趙長侯面前不會明說罷了。

聽著她這樣說,趙長侯倒是笑了笑,捏了下她的鼻子,「曼娘,難得公主願意將姝姐兒記名,往後姝姐兒可就是伯府嫡長女,你不是一心巴望著嗎?怎的還就不願意了?」

「那哪兒能一樣啊?」裴姨娘從他懷裡探出腦袋來,撅著小嘴兒,「我是巴望著文哥兒被公主記名,又不是姝姐兒!」

文哥兒是她親生的,姝姐兒可不是……

趙長侯不知道她的心思,聞言少不得拉下了臉,「手心手背都是肉,文哥兒自小在公主跟前長大,就是不記名,以後說親的時候誰不高看他一頭?」

見她露出不滿來,趙長侯只得耐心哄道,「可姝姐兒不同,姝姐兒甫一出生就是交給你自己撫養的,她成了嫡長女,對她以後說親也大有助益。」

在趙長侯眼裡,裴姨娘就是頭髮長見識短,沒想太長遠。

裴姨娘還是不滿,但見他已有些不快,只好說了句,「是是是,平日里確實是我對姝姐兒關心不夠,如今她有了公主這個母親,也用不著我對她太上心了。」

裴姨娘跟了趙長侯十多年,她什麼樣的性子,趙長侯心裡清楚,此刻也只剩了無奈。

從沒見過哪個當娘的,這樣不希望女兒好的。

「我今兒還是睡書房去吧!」趙長侯推開她,起身就往外邊走去了。

裴姨娘見他真的生氣了,在心裡罵了趙雙姝幾句,又趕緊追了出去。

……

梧桐居。

趙雙姝拿著過繼文書瞅了瞅,這文書統共三份,人手一份。

她雖然已經成了嫡長女,但趙家族譜上還未記名,外人還不知道此事。

可即便如此,也足夠令周氏多給她每個月的月例銀子了。

「姑娘被記到了公主名下,往後二姑娘再來,看她還怎麼囂張!」禪意是最高興的那個,樂得嘴角都合不攏。

以往二姑娘總是欺負姑娘,覺得自己是嫡女,姑娘是庶女,便自覺高人一等。

如今姑娘也成了嫡女,還是嫡長女,二姑娘便就是再如何,也沒了囂張的地兒!

趙雙姝微微一笑,眼裡也染了三分笑意,催促道,「明兒便是招募考試,還不快替我研墨去!」

禪心聽了,走過來勸道,「姑娘也說了明兒就是招募考試,不如今晚就早點休息,明兒也好有十足的精神。」

姑娘每日都要溫習功課到很晚,姑娘嘴上不說,可她們卻是知道有多辛苦的。

漫漫長夜,功課又十分無聊,旁人熬上幾晚都要受不住。


「我習慣了的,不妨事。」趙雙姝抬頭,朝她淺淺一笑。

勸不動她,禪心也就不再勸了,將燈盞端到一旁的案桌上,提了句,「傍晚老爺回府的時候,原是要在姨娘處歇下的,可不知為何,老爺只在瀲灧居坐了會兒,就一臉不快地走了,轉頭去了菡萏居。」

菡萏居是顧姨娘的院子。

禪心不清楚,可趙雙姝多少猜得到一些,眸子微微暗了暗。

「還能是為了什麼,姨娘不想讓我被母親記名,說給父親聽,以為父親會可憐她,從而找公主理論,誰知道最後反而氣走了父親。」趙雙姝淡然張口,絲毫不避諱。

聞言,禪心禪意雙雙一愣,彼此對視一眼。

禪心猶豫了下,試探著問道,「姑娘,奴婢心裡一直有個困惑,姑娘可是不喜歡姨娘?」

那裴姨娘是姑娘的生母,姑娘沒道理不喜歡裴姨娘的。

「人非草木,從前我一心討她歡喜,可她卻將我的真心踩在腳下,如此生母,倒不如不要。」趙雙姝眸色微暗,語氣淡然如水。

更別說裴姨娘還不是她的生母,而是將她與生母分離的仇人。

禪心禪意聽了,皆愣住了,想了想從前姑娘為裴姨娘做過的那些,頓時就說不出一句話來。

誠如姑娘所說,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可裴姨娘委實是鐵石心腸,對姑娘的付出和討好視而不見,也該當不被姑娘喜歡。

也不對,裴姨娘可不是鐵石心腸,裴姨娘對大公子就好得很,只是對她們姑娘鐵石心腸罷了。

「好了不說她,研墨吧,明兒還要早些過去呢。」趙雙姝斂去眼底恨意,淡然張口。

汀蘭書院,她回來了! 難得睡了個好覺,趙雙姝一睜眼已是卯時初。

趙雙姝白嫩的臉頰透著淡淡的粉紅,雙眸清澈如溪水一般,神色無比從容。

今兒是汀蘭書院入學考試,她前世曾代替趙雙嬌參考過,絕大部分考題她都還記得。

可即便如此,她今日也不敢懈怠半分。


「姑娘,二夫人那邊一大早就送了衣裳過來,說是司織坊連夜趕出來的。」禪心抱著一套嶄新的衣裳進來,面頰帶笑。

她們姑娘入了寧國公主的青眼,一躍成為嫡長女,再考入汀蘭書院,往後便就再沒人敢小瞧了姑娘。

禪心是真心替她高興。

趙雙姝就掃了眼那套衣裳,眸底並無波動,「二嬸娘著實有心。」

送來的衣裳是用雪緞製成,繡的花紋也是她最愛的臘梅,通身並無過多點綴,瞧著倒是不算繁瑣俗氣。

不過……

「暫且把這身衣裳收著放好,今兒換那套撒花純面百褶裙。」趙雙姝收回目光,走到小桌旁坐下。

禪心眼裡露出困惑,少不得勸道,「姑娘,這套衣裳原是老夫人命人趕製的,為的就是讓府里姑娘們穿著赴考,姑娘要是換了其他衣裳,怕是會惹老夫人不快。」

好心替幾位姑娘做衣裳,可到頭來姑娘卻穿著其他衣裳赴考,這不是明擺著無視老夫人嗎?

「無妨,就那套吧!」趙雙姝面上淡然如水,像是毫不在意。

「……」禪心還想勸她幾句,可見她擺手,到嘴邊的話便咽了回去。

罷了!

姑娘想穿哪套衣裳便穿哪套衣裳吧!

禪心取來了衣裳替她換好,又從妝匣里拿了支捻絲金步搖,簪在她的雙丫髻上。

「我今兒是去赴考,被你這般一弄,倒像是赴宴而非赴考了。」趙雙姝瞅了眼銅鏡里的少女,側頭朝她一笑。

禪心手藝好,梳的雙丫髻都要比旁人好看幾分,笑了笑,「那是姑娘生得美貌,倘若換了別人,哪裡還能有這般好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