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早在聖戰之前,甚至是更早的時候就歪曲教廷教義,想要削弱教皇權柄的迪龍毫不在意這位損友的挖苦譏諷,只是翻過一頁,淡淡地回道:「總比某些人花了將近半輩子去信任一個人,然後又被人欺騙了要好吧?」

還在喝酒的梅勒希斯頓時手一停,然後這個老頭放下酒杯,很是鄭重地拿乾枯的右手食指指關節敲了敲桌子,沉聲道:「當初那場大爆炸里的奧本海默已經死了,亞特蘭蒂斯的狗雜種也不可能擁有全部的爆金技術,誰也別想在這個時代里再製造那麼一場毀滅星球的大爆炸!」

「那這次出現的神秘魔法師呢?能夠知道你和柯思拉這傢伙身份的人,除了奧本海默,還有誰?」

迪龍不經意地抬頭看了一眼梅勒希斯說道,眼神里一片嘲弄,「其實無論是你,還是柯思拉,都沒有放棄過擁有爆金全部技術的**吧?能夠毀掉一個星球的力量,嘖嘖,當初的教廷和帝國到底釋放出了怎樣的一頭怪物?」

梅勒希斯眼角的皺紋有些深邃,他似乎想到了那天自己被帝國騎士抓走,硬生生塞到星艦駛向遠處的時候,想到自己耳邊不斷響起奧本海默那個平靜的倒計時聲音,想到最後那彷彿無聲的爆炸和一圈圈絢麗的火光,心中一片茫然。

「也許是他意志的繼承人吧?還有誰能夠在那片可怕的爆炸中活下來?就算是星空騎士也不能吧?」

「誰知道呢?或許是那個將爆金技術交給你們的神秘女人?」

「那個女人……或許真的是神吧?不然手中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力量……不過我相信奧本海默,如果不是他,帝國和教廷早已攻陷聯邦,哪裡還會有如今三分天下的格局?」

「三分天下……嘿嘿,我只知道我們的奧古斯丁陛下才不會甘心這點點姆斯法林星系,他的目光可一直緊緊盯著深淵星系吶!」

「……」

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在懺悔地里多年的他們早就習慣了這種生活,看似平和的這片土地上,不知道有多少目光在看著這他們,其中不僅僅有來自帝國裁決所的人,也有來自教廷審判庭的人,所以放鬆心情,活的更加長久,才是正道。

「或許你應該看看這本書。」梅勒希斯將不久前自己得自安東尼奧神父的書遞給迪龍,翻開后直接來到了第四章的末尾。

「安東尼奧神父將來一定會一個偉大的人!」

看著言語中對安東尼奧頗是狂熱的梅勒希斯,迪龍搖了搖頭,這位當初在教廷內以一己之力對抗教皇的經學家撫摸著自己手中那本蛀蟲,神色間有了幾分複雜。

「《教皇權杖里的蛀蟲》頂多只是斥責了教皇,但我們的安東尼奧神父卻似乎有點想要從根源處挖掘教廷弊端的意思啊!」迪龍輕輕出聲。

「所以?」梅勒希斯看著自己這位老友,花白的眉頭朝上一挑。


「我想要《救贖》成為教廷內的第四本經典教義。」迪龍沉默了一會兒抬起頭說道,在他昏黃好久的目光中,似乎有了幾分奇異的神采。

「也許我的想法是對的,但我一直以來都走錯了路,那樣根本改變不了這個內部腐朽的宗教,神雖然拋棄了他的子民,但是他的子民卻不應該輕易拋棄自己,也許《救贖》可以達成我一直以來想要做到的事情。」

聽著這位老友說出這個或許旁人聽起來天方夜譚的話語,但在梅勒希斯的耳中卻是絲毫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因為他知道迪龍可以做到。

「算了,隨你吧!反正站在教皇陛下面前公開說他的不是都沒能讓你死在火刑場中,我想幫助我親愛的安東尼奧神父登上聖徒之位,應該也算不上什麼大事吧?」

梅勒希斯從《救贖》里抬起頭,望向小屋子窗外逐漸亮起來的天空,突然邪惡地笑了。

「相比於這個,我更加關心某場正發生在咱們懺悔地之中的戰爭。」

「什麼戰爭?」一輩子俯首研究聖經教義的經學家迪龍顯然不明白這個笑容的意思,頗有些不解地問道。


「嘿嘿,那是傳自帝都紫曜星里一句有名的戲言,男人和女人的戰爭終歸是要在床上解決……我就是在想,我們高貴的聖女騎士有沒有向那朵紫荊花的繼承人獻上自己濕潤的小嘴?那可真的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呢!」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黃昏,

京城內。

秋雨已停。

此時正是晚膳時分,也正是天下第一樓最爲熱鬧的時候。一樓大廳內人山人海,衆人的喧譁聲,杯盞交錯聲還有時不時傳來的小二吆喝聲,交雜在一起,不絕於耳。

每個人雖然表面上都嘻嘻哈哈地談笑敬酒,但是眼神卻都有意無意地往門外面瞟,似乎是在等人。

這時候,門外忽然出現了兩個身影,衆人眼神一緊,仔細看去,原來只是一對老夫婦……

可是大家還是不約而同的安靜了下來。

“咳咳……..咳咳。”

這對老年夫婦顫顫巍巍的住着柺杖,走了進來,邊咳嗽邊說:“敢問店家能不能收留下年邁無去處的老人家過夜?咳咳…….咳咳。”

大廳內鴉雀無聲,每個人眼中都充滿了期待。

“咳咳…..咳咳,才走了一下午的路就走不動了,真是老了。”

天下第一樓向來樂善好施,馬上就有小二將這對老人帶到廳內角落的一個桌位,並端上好酒好菜。

無疑衆人失望了,見兩位老人並無異常,衆人不再給予理會,回過頭來,廳內又重新喧譁起來。

那對老夫婦坐在角落裏觀望了一會,也嘀咕了起來。

“老頭子,不對啊。”老婆婆低聲說道。

老頭笑道:“怎麼不對?”

“人不對,這本是吃飯的時候。但是並沒有人動過桌上的菜。”

老頭道:“他們本就不是來吃飯的。”

老婆子道:“他們只是在喝酒。但是從咱們進來到現在,他們雖然不停碰杯,卻沒幾人真的喝下去。”

老人笑了笑道:“今天來這裏的人也不是爲了喝酒而來,真是一羣蠢貨。”

“蠢貨?”老婆子不解道。

“天下第一樓美食,美酒天下第一,他們竟然不好好品嚐,反而都心事重重的樣子,不是蠢貨麼?”

老婆子笑了。

老頭道:“距離天下第一大賽的日子還有些日子。但是****英雄卻來了不少。我們這樣的老傢伙,進來的時候本不該有這麼多武林俠士注意的。”

“但是每個人神色都很緊張的看着我們。”

“所以他們表面上歡聲笑語,其實都心懷鬼胎,他們正在等。”

“那他們在等什麼?”老婆子問道。

“自然是天下第一樓天機童子的情報。”

“什麼情報?”

老頭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婆子道:“除了那件事,還有什麼能吸引這麼多武林俠士?”

時間飛逝,轉眼間夕陽緩緩沉下,天也開始黑了下來,廳內的喧譁聲也漸漸消失,衆人均默默無聲的坐着,桌上的菜還是無人去動,氣氛變得越發怪異。

“要開始了。”老頭子喃喃自語道。

“開始什麼?”老婆子剛問出這句,就聽見噼裏啪啦的一聲,再一看,只見坐在門口的一個黑衣大漢將一桌酒菜都掀翻在地,“媽的!老子從今早五更時分就坐在這裏等,等了一天了,連個什麼狗屁天機童子的人影都沒看到,我要的消息呢!”

店小二慌忙跑來賠笑招呼,大漢隨手一揮,就將小二摔飛了出去,只見“呯咣呯咣”的撞到好幾個桌子。

衆人大笑,那菜啊酒啊撒了這小二一身,小二邊呲牙咧嘴的喊痛,邊吃力的站了起來,還沒站穩,他身邊的另一個紫衣大漢一手將他提了起來,說道:“我們這飯也沒心情吃了,你也滾回去吧!”然後把他扔了出門外,衆人也均掀翻桌子大喊道:“老闆娘出來!給我們一個交代!”

那老婆子縮了縮脖子,躲到老頭身後道:“怎麼這麼兇。”

老頭笑道:“放心,他們掀不起什麼風浪。”

眼看小二飛出門外,就要摔在了地上的時候,一個綵帶突然從二樓射出,捲起小二的腰,又把小二拉了回來,竟將小二又平平穩穩的送到那紫衣大漢身旁。

此時樓上傳來一個甚是好聽的聲音“秋幫主,你再把他扔出去讓我瞧瞧.。”

那綵帶又飛速收回二樓,羣雄心中都吃了一驚,這一手功夫,實在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這時一個傾城美人從二樓緩緩走了下來,只見她身材高挑,穿淡藍色裙子,雙臂上挽着一條彩。白嫩之極的瓜子臉。柳葉彎眉下,一雙極爲靈動的大眼睛,風情萬種。挺拔微翹的鼻子下脣紅齒白,當真是絕世美人。

大廳內又一次安靜了,甚至可以聽到每個人微微急促的呼吸聲,加劇的心跳聲。誰也無法從這女子身上移開眼光。

那女子緩緩從二樓走了下來,以略帶嘲笑的語氣說道:“秋幫主,你倒是再將我這不成器的店小二扔去,也好讓我開開眼界。”

大廳內鴉雀無聲,秋幫主尷尬之極,背手不動。

“好美的女子,好厲害的功夫”老婆子小聲讚歎道。

“她就是天下第一樓的老闆娘。”老頭子笑了笑,“一年不見,她的武功又精進不少。”

“呦,各位英雄好大的脾氣,難道是我第一樓招呼不周,酒菜不佳,惹了各位的雅興麼,可掀了一地的酒菜豈不浪費?”

大廳內再無半點聲息,看到這位絕世美人,任誰也再也不好意思發出半點脾氣來。大家你瞅瞅我,我瞅瞅你,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氣氛再度怪異起來。

但是該辦事情總是要辦的,有些事總是要問清楚的。

於是一位白面書生拱手道:“老闆娘,咱們明人不說暗話,天下第一樓天機童子的情報向來是武林中情報的最準最快的。可爲何這次我們帶着酬金寶物在這等上了一天了,還未聽我們要的消息?”

老闆娘一看,此人正是崑崙派的玉面書生,微微一笑,正要解釋,一位又瘦又高的男子陰陽怪氣的說道“是啊,難道他天機童子不知道情報最重要的就是迅捷麼,若早一步叫別人知道了,我們豈不是落空了!”

衆人也七嘴八舌的應和了起來,吵雜不堪。

老闆娘高聲道:“請衆英雄我容說一句話。”

待衆人安靜下來,老闆娘道:“我天下第一樓自創立起,武林中樣樣都都被尊崇爲第一,情報更是如此,這情報既然天機童子還未得到,別人也自是無法先我們知曉的,衆人還是安靜等待吧。”

“等!老子等了一天了還等!”門口的黑衣大漢大怒“讓我們等了這麼久,你們也太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裏了!”一掌排在廳內柱子上,柱子上立刻深陷下去,留下一個掌印。

“好暴躁的脾氣,他是誰?”老婆子悄悄的問道

“鐵掌幫幫主鐵峯”老頭子嘿嘿一笑說:“武功不見得多厲害,脾氣倒是越來越厲害了。

卻見老闆娘並無懼色,伸出玉手,鼓起掌來,笑道:“我天下第一樓的柱子盡是由鐵樺樹所造,乃是天下最爲堅硬的樹木,尋常刀槍根本破不其分毫,可是鐵幫主只是輕輕一掌就留下一個手印,看來您的鐵砂掌又精進了一層,但是不知道鐵幫主敢不敢上到三樓去,試試你的掌法能否敵得過尤一笑?”

鐵幫主臉色忽然變得甚至難看,不敢再有言語動作,尤一笑自然是他惹不起的。大廳內再次陷入沉寂,樓上的那些人也是他們惹不起的。天下人誰不知道,天下第一樓裏除了一樓大廳供客人喝酒作樂外,老闆娘住在二樓,住在二樓以上的盡是當今武林第一人:

掌法第一:尤一笑

拳法第一:唐傲天。

腿法第一:葉風。

劍法第一:劉洪濤。

刀法第一:陸逍。

力氣第一:洪大。

硬功第一:洪二。

輕功第一:風揚。

暗器第一:月心。

醫術第一:醫道人。

用毒第一:毒夫子。

計謀第一:天機老人。

情報第一:天機童子。

琴技第一:花曼。

易容第一:鬼臉。

機關第一:朱老大。

盜術第一:卓二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