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旁邊的服務員看到薛玉仁走出來,忙上前問道:“先生,你需要什麼?”

薛玉仁搖搖手:“廁所在哪裏?”

“在一樓。”

“哦”薛玉仁搖搖晃晃的扶着樓梯下了樓。

一泡尿下去,頓時覺得輕鬆多了,薛玉仁打了個尿顫,拉起褲子,走到洗臉檯洗了一把臉,靠在旁邊的牆上低下頭點了一根菸想醒醒腦。上去搞不好又會被趙巖那小子猛灌,能再下面多待一會便是一會。

“你喝酒了?”

薛玉仁擡頭看去,原來是之前站在外面迎接他們幾個人的女服務生。

“恩。”薛玉仁笑笑。

“不能喝就少喝點嘍,看你的樣子,感覺都喝的不行了…”那女生還想說些什麼,卻又不再繼續說下去。

薛玉仁尷尬的撓着頭:“恩,不喝了。”

“恩,我還要去工作,再見。”那女生對他一笑,轉身離開了洗手間。

雖然兩人只是說了短短的幾句話,可是當這個女生離開了以後,剛纔那小女生的幾句對話卻在薛玉仁腦子裏一直重複着,一顰一笑,都那麼的誘人。

薛玉仁把還在燃着的煙,用水衝滅,丟進了洗手間旁邊的垃圾桶,

向二樓走去,走在一樓的大廳的時候,他偷偷的在大廳內掃視了一遍,

卻沒見到剛纔那個小女生,或許是跑到廚房什麼地方忙去了。

心裏有一點小失落。薛玉仁被自己嚇了一跳,這是怎麼了?難道自己這麼大的人了,

還學這羣二十出頭的大學生玩起一見鍾情來了?

等他重新回到包間的時候,菜都差不多上齊了。


看着趙巖和其他人正在一起拼酒,薛玉仁感嘆自己剛纔出去是對的。

“老大,你回來了。”趙巖看到薛玉仁忙過去抓住他的手。

“都在等你呢,老大,來,跟兄弟們接着喝。”趙巖拉着他就往酒桌走,

“不了吧,我是真的不能喝酒。”薛玉仁連連擺手。


已經喝的興奮的趙巖哪裏肯就這樣結束:“老大,今天咱難得出來聚會,不醉不歸啊。”

薛玉仁苦笑,話都說到這裏了,他也不好再推辭,

一人拿起一瓶啤酒乾了起來,薛玉仁心道媽的,不就是酒嘛,我喝,今天我就捨命陪君子了,

再者,我是閻王的大哥,我看那馬面敢不敢把我勾走。

那趙巖一瓶酒下肚,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拍大腿道:“對了,老大,你還記得不記得我今天上午說的話?”

薛玉仁疑惑的搖搖頭,他說了那麼多話,自己哪裏知道是哪句?

“就是我們一起在教學樓蛙跳的時候,遇到的那美女老師,你不是說你喜歡嗎?兄弟我有辦法幫你追上,晚上告訴你辦法。”

“得了,趙巖趙大哥,我什麼時候說喜歡人家了。”薛玉仁恨不得喊這小子爹爹了。

趙巖從口袋裏掏出手機看了看:“恩,現在才八點,那女老師平時晚上都會學校的籃球場打籃球,不到個十一點多是不會回寢室睡覺的。”

沒想到趙巖這小子還這麼八卦,薛玉仁一笑:“我看是你喜歡人家吧,人家的行蹤你弄的那麼清楚。”

趙巖慌忙搖手:“我可不喜歡老師,我比較喜歡小女生,那女老師是剛分配過來咱學校的,和女學生一起住在女生寢室。平時沒什麼愛好,就愛打打籃球,我平時也偶爾打打球的,每次去都會看到她….”

趙巖說到這裏,嘿嘿的笑着道:“而且老大你也知道的,打籃球一般女生都沒興趣的,所以每天晚上她都是自己打完球一個人回寢室的。回女生寢室迴路過一個安靜的小路,到時候兄弟幾個扮成打劫的劫匪,老大你來個英雄救美,然後把那老師送回寢室,這就算認識了。”

陳勝一拍手:“對,經過這次英雄救美之後,那女人肯定會對咱老大產生好感。”

趙巖得意的道:“那還用你說,我的妙計不錯吧。”說着在趙興的頭上又是一拍:“媽的,還說你是軍師呢,出謀劃策從來就是我。” 薛玉仁被這趙巖這孩子的幻想力深深的折服了,

“好了,時間還早,咱幾個先喝酒。”趙巖眼看啤酒沒了,喊了服務生進屋又叫了一箱。

薛玉仁被他這一瓶一瓶的灌下去,整個人就開始暈暈乎乎,還帶着興奮勁了。

這興奮勁一來,是誰來跟他喝酒都喝,恐怕這個時候,就是那討厭的蘇幕來跟他喝,他也會痛快的喝下去了。

幾個人喝到十點多才離開,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已經喝的興奮。

“老大,晚上咱還行動不行動啊?”劉星看着薛玉仁問道。

趙巖本就心直口快,加上喝了不少酒,整個人都很興奮,口沒遮攔搶在薛玉仁前面道:

“當然要行動,你沒聽說過“酒壯慫人膽嗎”咱老大就是個悶騷,平時清醒的時候他肯定是不會幹這種事情的,所以今晚我故意讓他多喝了點。”

幾個人在酒精的刺激下都顯得很是興奮,抱在一起,站成一排進了學校。

“運氣不錯,那小妞真的在呢。”趙巖指了指籃球場上正和一羣男生打着球的一個女人道。

“那咱幾個先去她回寢室必經之路埋伏好?”陳勝看着趙巖問道。

“恩,老大走,咱先去藏好,商量一下細節。”趙巖拉着還望着那女老師的薛玉仁就走。

“好了,老大,今晚一定讓你和她親近親近。”趙巖看自己老大看着那女人,魂都快勾跑的樣子笑道。

要是平時,薛玉仁可能還會保持理智,不會去做這樣幼稚的事情,可是喝酒之後,在酒的刺激下,也不再拒絕。

幾個人躲在那女老師回寢室的一條小道的草叢裏計劃着。

“老大,一會我說“兄弟們,給我把這女人綁了”的時候,你就跳出來。”趙巖邊說還拿着樹枝在地上畫着每個人的站位圖,看那樣子也是像模像樣。

“那我們先出去了。”趙巖拍了拍薛玉仁的胳膊道,

“爲什麼我不出去?”

“老大,你出去,和我們站在一起,那不是和我們一夥的嗎?”



趙巖這麼一說,薛玉仁覺得有那麼點道理,點了點頭,看着他們幾個在外面涼快,而薛玉仁自己待在草叢裏,身上被蚊子咬的一身包。

“天了,我薛玉仁也會幹這麼蠢的事情!”薛玉仁自己給自己扇了一巴掌。

這條小道路燈很暗,而且每盞燈都隔開的很遠,站在這小道上,根本就看不清臉,所以趙巖他們幾個也不怕被那女老師記住臉,以後認出。

幾個人等的都打起哈欠,

“老大,你不困嗎?”陳勝突然想到今晚的主角被遺忘了。

“不困。” 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我

趙巖點頭:“恩,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我們都困的要死了,老大都一點睏意都沒。”

薛玉仁躲在草叢裏哼了一聲,心道你到草叢裏來試試,這麼多蚊子,咬你一身包,你看你還困不困?

“哎,來了,來了。老大。”趙巖興奮的差點大聲叫出來,還好壓低了聲音。

薛玉仁提了提神,那女老師老遠看見他們幾個站在這邊。

走過的時候,還望了一眼陳勝,

眼看着這老師就要離開,“打劫。”趙巖拉着她道,因爲緊張,聲音都有點變調,而且明顯聲音有壓小。

“什麼?”雖然趙巖的聲音沒什麼底氣,那女老師還是嚇了一跳,

“打..打劫,不知道啊?”陳勝又重複了一邊趙巖的話,無奈他的語氣也開始打顫。

薛玉仁在草叢裏聽的想笑,這世界上哪裏有這麼軟弱的搶劫犯?


那女老師雙拳緊握,擡起胳膊:“你們到底想幹什麼?”聲音雖然像個溫柔的小女生,但是卻一點也沒有慌亂的意思。

“大哥,我們想幹什麼?我們是劫財還是劫色?”趙興看着趙巖問道。

“都劫,媽的,兄弟們,給我把這個女人綁了。”趙巖一咬牙,哥今天拼了,不就是演一次壞蛋嗎?

薛玉仁聽到趙巖之前說的暗號,偷偷的從草叢鑽出,走到那女老師的背後,

大喝道:“你們幹什麼!”

這一聲大喝, 天后養成記,總裁保護我

“你他媽少管閒事!”趙巖指着薛玉仁道。

“無恥敗類,光天化日之下…”薛玉仁此話一出,自己都被自己雷的說不下去了。

趙巖拍拍自己的頭小聲嘀咕道:“老大,你當真是以爲在拍武俠片啊。”

“少給我囉嗦,把這個男人和女人一起給我綁了。”趙巖伸手一揮,陳勝幾個人衝了過來,打破了薛玉仁的尷尬。

薛玉仁上去就直接放倒了陳勝他們幾個,只剩下趙巖一人還站在那裏,

薛玉仁衝上去就一把抱住趙巖,扭打了起來。

“老大,過了,過了,我知道你能打,可是別個老師不知道啊,你這麼輕易解決我們,別人還懷疑我們在做戲呢。好歹你也倒地一次,吃我一拳啊。”趙巖被薛玉仁按在下面,小聲反抗着。

“啊?過了啊。哦哦,那你打我一拳。”薛玉仁慚愧的笑笑。放開了趙巖。

趙巖一拳打在薛玉仁的臉上,薛玉仁順着這一拳的力道,向後退了一步,倒在地上。

趙巖提起腳向薛玉仁的肚子踢來,薛玉仁抱住他的腳,左腿一個橫掃,

趙巖結實的摔在地上。這一摔可是真摔,旁邊的幾人都看的傻了。

“媽的,小子算你狠,我們走。”趙巖爬起身來,吐了口口水,轉身跑了,其他幾人看趙巖離開,忙也撒腿裝作逃命去了。

薛玉仁咳嗽兩聲,爬起身來。

“你沒事情吧?” 穿越八零:農妻太紈褲 ,遞給他一張紙巾。

薛玉仁搖搖頭笑道:“沒事情,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哦,打球了的。”

“女生這麼晚一個人回寢室不安全,我送你吧。”

那女人點點頭,一路上,兩人並沒說話。

這老師住的女生寢室是學校的大三女生樓,比較偏遠,和薛玉仁的大二男生樓不在一個區。

等薛玉仁把她送到樓下的時候,看門的阿姨看到他熱情的打着招呼:“林老師,你回來了。又去運動了。”

那女人微笑的對阿姨道:“是啊,阿姨,還沒休息呢?”

“還不是要等人都回來了鎖門才能睡哦,你要想阿姨早點睡覺,你就別天天這麼晚回來啊。”阿姨雖然嘴裏這樣說着,但是不難看出,這個阿姨還是挺喜歡這羣小女生的。

“啊,你是老師?”薛玉仁故作誇張的道。

“對啊,怎麼了?”

薛玉仁搖搖頭:“一點也看不出來,你好年輕啊,都當老師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