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於是,她有些遲鈍了合了照,讓朱鑫與柏琛睿在漫畫本上籤了名,微博上相互關注一下后,被自家眼鏡男拉走了。自家男神們說了,在微博上放出照片來也沒有關係,這是就是公開了吧,還是通過她公開的啊!!!怎麼辦,太激動,走路都不穩了,只能被男朋友摟著走,才不會摔倒。

其實,你們也是恩愛狗的一員吧。

「我們也走吧,下午吃了這麼多,晚上你還要吃嗎?」柏琛睿看著朱鑫的肚子,那裡倒是一點變化也沒有。

朱鑫摸了摸肚子,他還要回味一下甜食的味道,「你不餓嗎?等會我可以吃少一點。」

柏琛睿當然餓,但不是肚子餓,他都已經準備好了,今天還要給朱鑫一個驚喜。「那我們走吧,我還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希望你喜歡。」

「不是吃的?」朱鑫歪頭看柏琛睿,得到了他的一個點頭,「不是吃的,能是什麼?」

然後,朱鑫被柏琛睿帶到一家莊園裡面,這裡有一片區域面積種植著貓薄荷。九月已經過了貓薄荷的花期,進入了結果期,即便這樣,朱鑫在踏入了這裡之後,他的眼神也飄忽了起來,他本能地吸著鼻子,聞到空氣中充斥著一股讓人躁動的味道。

柏琛睿也不敢讓朱鑫靠近大面積的貓薄荷,怕他興奮過頭,而是帶著他走到一間木屋裡,房間裡面有幾株剛被摘下的貓薄荷。朱鑫忍不住湊近一株貓薄荷聞了一下,「它的味道真好,叫什麼名字?」

柏琛睿看到朱鑫獃獃的樣子,他的臉上還露出了傻笑。果然只要是貓,哪怕是貓妖都是喜歡貓薄荷的。「這是貓薄荷,歐洲原產,國內也有引進,你沒有玩過吧?是不是覺得現在很開心?我聽說貓都喜歡貓薄荷,你喜歡嗎?」

朱鑫用實際行動回答了柏琛睿,他摘下了一片貓薄荷的葉子放到嘴裡直接吃了起來,有種陌生的感覺從身體中生了起來,朱鑫覺得身體一下子熱了。朱鑫知道這是貓身體的本能,他覺得自己的神智還有一些清醒,就往身邊比較總是散發涼意的柏琛睿靠了靠,還用他有些紅的臉蹭了蹭柏琛睿的臉,「恩,我喜歡,怎麼說呢,就像是要飛起來一樣。不過就是感覺有些奇怪,好像有些熱,我要喝水。」

朱鑫才說完就吻上了柏琛睿,他知道柏琛睿嘴裡一定藏著水。柏琛睿沒有想到朱鑫會這麼主動,這個反應是不是有些過頭了?他以為朱鑫雖然喜歡,但也不至於像是貓一樣發傻,原來打算讓朱鑫心情high起來,然後他們共進一個晚餐,之後就能醬醬釀釀之類的,現在是不小心按到快捷鍵了嗎?

很顯然不只是按到了快捷鍵那麼簡單,朱鑫想要扒掉自己的衣服,可是他解不開紐扣,於是一個咒語,兩個人都光著了。

「你是涼的。」朱鑫摸著柏琛睿,他感受著柏琛睿的體溫,真好!找到了一塊冰塊,於是他摸得更加起勁了。「我喜歡。」

眼下的情況已經超出了柏琛睿的預計,他被朱鑫摸得都起火了,只是體質原因,身體還是涼涼的。他承認今天自己有些目的不純,只是我們按照劇本來好不好,不對,朱三金,你這隻超重貓不要壓著我啊!

柏琛睿幾度想要掙脫朱鑫的手,因為朱三金已經把爪子伸到了他的背後,還順著背脊摸下去,好奇地說著,「這裡就是菊花了?恩,每個人的菊花都是不一樣的。」

不要這麼用呆萌的語氣說著菊花的問題啊!

顯然這個時候,朱鑫已經完全沒有神智了,他全部憑藉本能做事,想要為自己熱熱的身體,找到涼涼的伴侶。直覺告訴他,菊花是種美好的食物,他應該要吃一下。

「大柏,我能吃菊花嗎?」朱鑫趴在柏琛睿身上,眼睛閃亮地看著柏琛睿,發現柏琛睿的臉都紅了。

「不好吃!」柏琛睿嚴肅地拒絕了著,他才是攻啊,難道真要發展成第一次是被壓的。

朱鑫愣了一下,然後搖搖頭,「騙人不是好孩子!師傅說菊花能清火,所以我要吃菊花。」

從武力值上看,柏琛睿不是朱鑫的對手,朱鑫又處於神智不清中,於是第一次自然是朱鑫贏了!


那個老道士教的都是什麼啊!菊花清火,說的是菊花茶啊!不是我啊!

不過柏琛睿很快也淹沒在快感中,恩,朱鑫的技術意外的還不錯,痛只是一下子,然後就感到有種熱氣進入了體內,驅散了二十多年來伴隨他的寒氣。

朱鑫再次醒來,身體酸酸軟軟一動也不想要動,好像他才是被壓的那個。朱鑫發現自己的尾巴也露了出來,他用尾巴抽了一下身邊的柏琛睿,憑什麼柏琛睿的臉色容光煥發,竟然比以往多了幾分紅潤。「我以後不要在上面了,太累了!你這個吸收了我的妖氣的壞人。說!你是不是蓄謀好的!」

柏琛睿真心冤枉,他是蓄謀著要壓朱鑫,又不是被壓。「你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

「喵?」朱鑫裝傻看著柏琛睿,作為一隻有好奇心的貓,嘗過在上面的滋味了,發現也就那樣,要動太累了。「我不賣乖,是一直都很乖。行了,我知道,以後都讓你來啦,不要這麼小心眼。」 朱鑫與柏琛睿在歐洲玩得開心,國內的娛樂圈卻是這幾天接連爆出了許多醜聞。沒錯,不是捕風捉影的緋聞,而是和諧總局直接貼出公告,其中列了一個黑名單,共計一百零八位演藝工作者在內,包括從導演、編劇、歌手、幕後工作者等等,他們將在十年內不能在出現在公眾視線中,涵蓋禁止出現在電影、電視、網路等各大傳播平台。

這張名單上的人究竟幹什麼了?圈內有些頭腦的人知道他們與前段時間的大老闆倒台有關,這些人不只要面臨和諧總局的封殺,更要面對檢方控告,承擔相關的刑事責任。之所以沒有把他們涉案的罪名都列出來,是為確保社會的穩定。

除了已經公布的一百零八位作為涉案核心人員之外,這個利益鏈條上所牽扯的人遠遠超過了千百人,就像謝霖這種程度的,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的演藝工作已經也被全面叫停了。這段時間要說最忙,就是司法機關的工作者。

娛樂圈這股颶風是前所未有的大,而上面也下定了決心要整頓。官方的原因是華國現在作為娛樂圈大國,正走在向外文化傳播的關鍵時刻,必須要確保娛樂圈的健康發展,才能在面對外來文化衝擊時,有可以對抗的文化競爭力。比如說華國正在把金玫瑰獎推向世界,希望它能達到歐洲電影節獎項與米國小金人的全球高度,所以絕不能讓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不過,私下坊間傳聞這是由羅櫻鬧鬼事件所牽扯出來的,如果不狠狠治理,說不定下一個被鬼找上的人就是你了。

不管娛樂圈這場地.震鬧成了什麼樣子,這個圈子永遠不缺人,舊人下去了,新人也有了出頭的可能,彷彿是為了淡化惡劣影響,這段時間裡反而有不少新人出現在鏡頭上。

朱鑫與柏琛睿在法國的那張合照就是卡在了這個契機,被白豬cp不動搖上傳到微博上面。白豬cp不動搖的微博粉絲不少,裡面還有幾個娛樂工作室的潛伏小號。沒辦法,她畫的朱鑫與柏琛睿漫畫太萌了,一不小心就被這個cp圈粉了。

這張三人合照被她p過,照片用粉紅泡泡做了邊框,她的臉被黃豆的縮小版頭像遮住,然後左邊站著一本正經的柏琛睿,後邊是擺出要吃蛋糕樣子的朱鑫。『左擁右抱,請叫我人生贏家,哈哈哈!』

這張照片一放出來,下面就堆滿了評論,都說樓主運氣太好了,一定說清楚要求細節。

白豬cp不動搖沒有辜負廣大網友的期待,她馬上就甩了一組新的漫畫上來,裡面畫的就是那天看到的朱鑫與柏琛睿在蛋糕店吃下午茶的場景。她也真的聽了朱鑫的意見,要把他畫的霸氣一些,於是這幅漫畫裡面真的還原了當天的場景,朱鑫在為柏琛睿吃東西,配有文字『作為吃貨,愛你的證據就是肯把蛋糕分一半給你。』

現在去買機票來得及嗎:博主別走,朱三金真的把食物分給了柏大人,求說那天遇到的細節啊!!!從來沒有開過粉絲見面會的兩個人,零距離接觸的機會太少了。話說朱三金是不是散發著一股蠢萌的氣息?柏大人只能無奈地看著?

樓上重點錯了:博主,我們的重點應該在兩人真的在一起了啊,居然一起去旅遊,一定是住在一間房裡的吧,然後,你們懂得【邪惡笑】

我們組團去刷三金吧:話說《神探阿發》馬上就要上映了,我們又能看到三金與柏大人的對手戲了。聽說這部戲說的就是阿發與好基友甄道士的破案故事,一定很萌!有些迫不及待了。

……

白豬cp不動搖:大家評論的速度太快了,現在我來逐一回答。朱三金真人比電視上更加有魅力,恩,如果一定要找個恰當的形容詞,不是蠢萌啦,而是比較像只有王八之氣卻只想做吃貨的蠢貓,(不好意思,最終還是沾上了蠢這個字)。柏大人和傳說中一樣不喜歡講話,不過他和三金的關係真的好,只有看著三金的時候,才覺得他不是高冷是忠犬(這也是博主自己的腦補)。

兩人都超級隨和,(總覺得三金是吃飽了好說話。博主遇到他們的時候,那個桌子上的空盤子有很多。以此推測,柏大人估計也是投喂得爽了),博主說想要合影,朱三金主動讓柏大人也同框。不過博主太激動了,沒有能多聊兩句,就被男盆友拖走了。

遇到偶像的必備條件:大家難道沒有發現,博主的話裡面透出了兩個關鍵點,我來提煉一下。第一,朱三金與柏大人關係很好,大家都在坐等他們公開。第二,想要遇到心中的cp,請先給自己找一個cp,沒看到博主也有男盆友了嘛,單身狗們快回母星吧。

霧草這不是真的:不,我不接受這個事實,所以我舉起了火把。


還有半個小時開獎:大家還是把注意力放到頒獎禮上吧,現在網上正在直播,你們說三金今天能得到最佳男演員獎嗎?

語不驚人死不休:我更關心三金的得獎感言會是什麼,上次他感謝了柏大人,這次不知道是不是要再感謝一遍?

**

盧升當然密切關注著國內網上發生的事情,他其實和網友一樣想要知道兩人到底準備什麼時候公開,今天晚上就是公布獎項的日子,但是盧升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盧升問了柯文,最近柏琛睿的狀態還好吧?柯文說柏琛睿與朱鑫在歐洲玩得開心,狀態怎麼可能不好。盧升又問,你沒有用你那對於八卦敏銳的感知發現一些異常?柯文仔細想了想,他與柏琛睿也是在今天頒獎禮前剛剛見面。怎麼說呢,他覺得柏琛睿周身的冷氣少了一些。這些也說明不了什麼,和朱鑫在一起,柏琛睿的心情總是不錯的。

被說心情不錯的柏琛睿,其實心情並不是很美好。五天前,他們有了第一次和諧生活,他的計劃是周詳的,預估是美好的,不過結果是反轉的。但是朱三金也放出話來,他不喜歡在上面動,所以這種耗費體力的事情就交給自己了。

柏琛睿很想要快點讓朱鑫明白,他的這個決定十分正確,還是貓受比較好。但是,這五天裡面柏琛睿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機會,因為他生病了。具體說起來,也不是大毛病,就是有些低燒,去醫院檢查了一下,沒有其他問題,可能是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雖然柏琛睿低燒著,但是他覺得自己的身體是在變好,這麼說有些矛盾,可是柏琛睿就是有這樣的感覺,從小纏著他的寒氣似乎正在逐步地減少。朱鑫說的這很有可能是因為他吸收了妖氣,不過朱鑫沒有對別人實踐過,所以也不清楚真相,還是要找找老道留下的手札。

柏琛睿對於朱鑫沒有對別人實踐過這一點,還是很開心的。他家三金的妖氣絕不分給其他的小妖精(或者人類),但這幾天不方便醬醬釀釀讓柏琛睿不爽,而頒獎禮之後,他會要參演《星辰之旅3》。

去年演的第二部反響很好,今年導演又來邀請他了。這麼一來,他就要去米國,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朱鑫拐過去,但朱鑫很有可能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聽他說想要去老道的藏寶洞里一看,這地方柏琛睿是不能陪著去的。

朱鑫在法力恢復了大半后就打算去看一看,最重要的是為了柏琛睿找些延年益壽的方法,現在柏琛睿對於妖氣產生了反應,就算是為了他們日後的和諧生活,也要弄個明白比較好,所以柏琛睿也不能阻止朱鑫去。

不過,這些都不是讓柏琛睿心情不好的原因,而是他發現朱鑫這兩天有些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網上查一些什麼,總是背著自己。柏琛睿想要查一下朱鑫的上網歷史記錄,被朱鑫用作弊地法術全部清空了。難道朱鑫是在上網查如何更爽啪啪啪的技術貼?所以不能被自己看到。其實,他也是新手,不會嘲笑朱鑫的。

頒獎禮已經快要進行到尾聲,朱鑫與劇組坐在一起,沒有欣賞到柏琛睿糾結的臉色。他有些緊張,一方面是他真的很想要得獎,因為他可以感覺到只要得了這個獎,他就是全球聞名了,而他的妖力也能全部回來。另一方面,他打算真的得獎了的話,他就……

「本屆威尼斯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獲得者,恭喜鑫·朱,飾演《妄情》禩·聞。」

朱鑫的名字被念出來的時候,他反應慢了一拍,外國人說的中文發音總有些不準,但是曼莉在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了,她朝著朱鑫說了一聲恭喜。「快點上台吧,你沒有聽錯就是你。」


朱鑫有些緊張地想要摸摸耳朵,但是還是屏住了,他表面上一派淡定地走上了頒獎台,就像他事前說過的那樣,他不懂英文,只會用中文說頒獎詞。當朱鑫領過了獎盃,對著話筒的時候,那些攝像機也都對準了他,這是全球直播,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看著朱鑫。

朱鑫感到身體中的法力似乎衝破了一個桎梏,然後自然順暢地流動起來,就像是三年前他從終南山從貓化成人形后,那個短短的瞬間,所感受到的天地之力,浩瀚磅礴,能震天動地。他終於拿回了他的法力。

「我很感謝這次能拿到這個獎。」朱鑫無比真誠地說,有了它才讓自己又真的變回一個大妖怪。

「感謝組委會對我的肯定,感謝曼莉導演給我的機會,感謝劇組成員的協力合作。感謝我的粉絲們堅定不移地支持,也感謝公司的栽培。」朱鑫的感謝詞比較乾巴巴的,沒有什麼新意,不過大家都感到了他發自內心的誠意。

還不等人們去想明白為什麼這麼乾巴巴的話,被朱鑫說著就會飽含著感情時,朱鑫把目光投向了台下柏琛睿坐的位置。

「今天是很重要的一天(妖力真的都恢復了),所以我想要藉此機會,向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人求婚。」朱鑫從褲子口袋中掏出了一個小方盒子,他說出來很簡潔的求婚詞,「大柏,你願意和我成為合法的夫夫嗎?」

「那個大柏,說的不是大白,是柏琛睿對吧?」盧升僵硬地問柯文,而就看到柯文眼中竟然充滿了感動的淚水,柯文對著柏琛睿說,「我沒有想到,真會有人向你求婚,這要多大的勇氣,你還不快點答應?」

主辦方顯然是很有經驗的,這些年來在頒獎台上求婚的人不多,但也不少,他們馬上就順著朱鑫的目光,把燈光打了過去,看看有那個傻子做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另外朱鑫是用中文說的,對方也多半是個華國人,又縮小了範圍,鏡頭就能切到那個方向了。

柏琛睿確實是傻住了,還是柯文攛掇著柏琛睿快點站起來,不能讓朱鑫一個傻愣在台上。

柏琛睿當然很高興,他家三金這是向全世界昭告了他們要在一起了,不過他又些不爽了,朱鑫又搶了他的戲!求婚應該是他來的才對啊!

柏琛睿懷著複雜的心情走上了舞台,朱鑫就知道柏琛睿不敢不來,他打開了那個小方盒子,裡面放著一枚戒指。

柏琛睿激動之餘,他很想要cos咆哮帝,朱三金你到底為什麼要動作這麼快啊!!!

朱鑫不明白柏琛睿的眼神為什麼這麼複雜,他是一隻傳統的貓,以前都只有成親了才能啪啪啪,雖然時代變了,但是朱鑫還是這麼認為的,他們因為貓薄荷的意外先啪啪啪了,所以就應該馬上結婚才對。怎麼能說節奏快呢?

「你願意和我結婚吧?」朱鑫正直臉地問。

柏琛睿嚴肅臉回答,「我當然願意。」


不過,柏琛睿的動作比朱鑫快,這枚求婚戒指最終還是被戴到了朱鑫手上。 在大洋彼岸,朱鑫獲得了本屆威尼斯電影節的最佳男主角獎,對於一個才崛起三年的男演員來說,他的運氣著實不錯。而就在那天,華國京城醫院裡面的賈琥也完全康復了。

「今天感覺怎麼樣?我聽醫生說前幾天給你做的全身複檢出來了,各項指標都正常。」秦安霂來看賈琥的時候,發現他正在刷微博,「你打算什麼時候出院?你還想要和朱先生聯繫?」

賈琥肯定地點頭,「我應該見見朱鑫的,他為了我報了仇,我必須要當面感謝他。還有,也許只有他才能解釋我借屍還魂的原因。」

賈琥就是朱糊糊,他再次有知覺的時候,發現自己被困在了一具植物人的身上。十分巧合的是,賈琥在朱糊糊被謀殺的那個晚上遭遇了車禍,朱糊糊有意識的時候,發現這具身軀中已經沒有原身的魂魄了,很有可能那個晚上賈琥死了,朱糊糊才能借用了他的身體。

只是朱糊糊與這具身體的契合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開始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被關在了這個軀體裡面,四周都是黑的,也感覺不到外界。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五感終於慢慢回來了。然後朱糊糊發現他能在晚上的時候脫離這具身體,不過活動範圍必須是在醫院之內,而他也了解到距離他死亡已經過去了兩年。

朱糊糊遇到秦安霂是一年前的事情。秦安霂來到醫院檢查身體時,在衛生間與朱糊糊正面撞上了。秦安霂不知道怎麼就看到了魂魄狀態的朱糊糊,他事後回想覺得自己的膽子真大,還好以後噓噓沒有留下陰影。秦安霂在看到朱糊糊時就知道這才是他的戀人。

同樣被嚇了一跳的是朱糊糊。他沒有想到秦安霂竟然能見鬼,以前這位可沒有這樣的特異功能。也是因為經歷了生死,朱糊糊以前沒有看透的事情,現在已經都釋懷了。

其實, 龍傲天他爹〔穿書〕 。認真算起來這輩子真的對他好的人也就秦安霂一個,可惜生前他們被現實打敗了,或者說被他的不堅強打倒了,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他絕對不會再放手。

朱糊糊不知道他借屍還魂的身軀什麼時候能夠恢復正常,但是秦安霂說他不介意等下去,如果他們連生死之隔都幸運地跨越了,那麼只是等植物人睜開雙眼,這點耐心秦安霂絕對有。

之後,秦安霂問清了朱糊糊這幾年中發生的事情,才知道了他見到的朱鑫原來是另外一個人,怪不得當初與朱鑫見面時,對方看自己就像是面對一個陌生人,事實上可不就是陌生人。

兩人都想過是不是要先去找朱鑫,畢竟朱糊糊說朱鑫有特殊的能力,說不定他知道怎麼讓魂魄更快地融入身體。只是很玄妙的是,朱糊糊一升起這個念頭,他就發現自己會魂體不穩,就連植物人身軀的各項指標也會絮亂起來。秦安霂只能猜測也許在朱糊糊沒有恢復之前不能與朱鑫見面,他猜測也許世界上只能有一個朱鑫,朱糊糊只能變成賈琥,所以之前兩人完全不能見面?

不過其中到底是什麼原因,秦安霂與朱糊糊這兩個外行人也不知道,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秦安霂也不敢一個人去找朱鑫,他害怕萬一讓第三人知道了朱糊糊的事情,說不定會對朱糊糊造成不良影響。

而好消息是只要朱糊糊沒有升起去找朱鑫的念頭,他與賈琥的身體就能越來越契合,朱糊糊在朱鑫獲得金牡丹最佳男配角的時候醒了過來。然而與其他的植物人不一樣,朱糊糊醒來后每天還是會陷入昏睡中。醫生找不出原因,而朱糊糊自己能感覺到,他與這個身軀的牽引還沒有到達百分之百的程度。直到一周前朱鑫拿下了影帝的榮譽,朱糊糊突然就有了一種被打通任督二脈的感覺,他就是賈琥了,那一晚他意識到這一點,這是一種只可以意會不能言傳的感覺。

朱糊糊現在就叫賈琥了,他在這一周里再也沒有出現任何的不適,身體好得彷彿根本沒有經歷過車禍。這時,當他再次升起要去找朱鑫的念頭時,以往莫名而來的那種排斥感也消失了。

秦安霂原來還有些擔心會不會反彈,不過一周過去了,看到賈琥越來越活蹦亂跳,醫生都不讓他繼續占著床位請他出院,秦安霂才放下了一顆懸著的心,看來他們真的可以重新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賈琥看著秦安霂在幫他削蘋果,說起明天的安排,「我準備明天出院,反正媽明天也要來,你不要特地嚮導演請假了。」

秦安霂顯然有些不放心,「你是中午出院,我的戲份只是在上午,反正都是在京城裡面,開車也就是一兩個小時,我還是要的好。媽一個人來,也忙不過來。」

賈琥聽了也不多勸,其實哪裡會是賈母一個人,還有幫忙拿行李的保鏢與司機。不過秦安霂都做了決定,他也就不再多說了。他心中其實也希望秦安霂能來。說起來,要是擱在以前,他真的想不到兩人還有能見家長的那一天。

原來的賈琥是個被寵壞的富三代,他出車禍也是因為自己飆車撞倒了護欄上。而賈琥的家人對賈琥這個熊孩子真的太好了,就算賈琥在醫院當了兩年多的植物人,也是天天都會來看他,幫他做按摩護理,這也是醒來后他能恢復得那麼快的原因之一。

秦安霂是在一年前接手了賈琥一半的護理工作。他與賈琥的雙親見面后表示他與賈琥本來是認識的,他們是很好的『朋友』,只是中間斷了聯繫,這次能意外見面是上天的恩賜,做人要惜福。秦安霂一有時間就往醫院裡面趕,他堅信只要等下去,賈琥總有一天能醒來。

賈琥的家人又不傻,這樣的好朋友能是一般的友情關係嗎?對於秦安霂他們也都認識,那是電視里常出現的明星,這種人最怕緋聞,如果不是真愛,不會在賈琥變成植物人之後,還這麼上趕著湊到賈琥身邊。

對於賈琥的交友狀況,賈家人因為溺愛,也沒有制止過他與狐朋狗友來往,誰知道就釀成了車禍的大禍,然後以前圍著賈琥的那群人就都不見了,而如今不離不棄的秦安霂反而才是患難見真情。

賈家人也在這一年多內,】認可了秦安霂,如果自家兒子醒來接受秦安霂的感情,願意重修舊好,他們也不會阻攔。雖然同.性戀之類的,不在他們的預料範圍之內,但是有什麼比劫後餘生來的重要呢?生命太脆弱了,能有一個不離不棄的人,一定要珍惜才好。

朱糊糊以魂魄的狀態感受著賈家人的關懷,對他而言這是久違的親情,與他從朱家父母那裡感受了十幾年的冷漠對待完全不同,雖然這種溫情是他偷來的,但是真賈琥已經不在了,所以他也不想要點破真相,他會好好孝敬雙親的。

陰差陽錯也好,或者是命運的補償也好,賈琥得到了一段嶄新的人生,這次他有了愛他的親人,還有了一個相愛的愛人。

賈琥與秦安霂在出院后就聯繫朱鑫,卻被聽到了不再服務區的電話提示音。原來他們還以為是由於朱鑫大膽地在全球直播的頒獎禮上求婚後,為了躲避記者圍堵而故意屏蔽了大多數人的電話,問了盧升才知道朱鑫真是去度假了,地點在青藏高原一帶,要七天後才會回來。

朱鑫現在正在崑崙山脈的腹地中,此處是一般人不會來也來不了的洞穴。因為朱鑫是老道默認的開啟者,他進入藏經洞時並沒有遇到過多的阻礙,只是在一個陣法中輸入了自己的法力,就避過了重重機關,直接到了藏經洞的主藏室。主藏室有半個足球場那麼大,裡面堆滿了箱子,多半都是老道留下的經書,還有一些天材地寶。

主藏室的中央位置有一個圓形法陣,法陣中刻著一些糾纏的條紋,分別向八卦方位延伸開去,這裡就是放入『鑰匙』打開箱子的地方。所謂的鑰匙不是別的就是朱鑫的法力,這些東西顯然是老道事先準備留給朱鑫的。不過,朱鑫發現圓形陣法中,有一路條紋的顏色不一樣,那裡曾經被人用法力煉化過。

在圓形陣法的中心有個沒有上鎖的小箱子,朱鑫打開了它,裡面放著一塊玉簡還有一封信。

玉簡明顯是出自老道的手,他製作玉簡的手法朱鑫很熟悉,裡面有他留下的最後留言。

朱鑫先看了玉簡,老道在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布置好了這個藏經處。他終於在玉簡中說了一些他的往事,也說了他對後世之事的預測。

老道是宋朝末年生人,他是師門的最後一個弟子,後來蒙古大軍橫掃中原,發生很多殘忍的事情,師門也滅門了。對於這些老道只是一筆帶過,並沒有詳談,他說朱鑫是他收下的第四個徒弟,他的三位師兄卻是早就以身殉道,所以他對於朱鑫的要求不高,只是順其自然就好。

老道看出來朱鑫並沒有與天一爭高下的心,就算是被他的渡劫天雷牽連,朱鑫不甘心地附身為貓,也只是想要體會做人的快樂。如果是放在兩三百年前,老道剛出師門的時候,朱鑫這樣的修鍊態度一定會被老道斥責,可是世事變遷,老道從小道變成了白鬍子老頭,也許他也是此間最後一個飛升之人,他已經想開了,個人有個人的緣法不必強求。

老道就要離開了,對於變成貓的小徒弟還是不放心,他推演朱鑫的命盤,卻發現崇禎皇帝之後的三百年前後,天機出現了絮亂之態,所以推測不出朱鑫具體能夠化形的時間,只知道朱鑫應該在自己走後的三百年或四百年間化形成功,卻也不能估測那時候天道對妖怪的壓製程度。

不過老道算出了天機絮亂后的三百多年,會有一線生機。也許這一線生機會幫到朱鑫。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這個能獲得生機的人,說不定就是朱鑫的貴人。為此,老道在玉簡中還留下了一段話,是準備說給除了朱鑫之外的人聽的,他有預感這個人也會來到這個藏經洞。

這段話是說,如果這位讀到了這塊玉簡,那麼說明他的推算沒有錯,他希望用藏經洞的八分之一的收藏請這位幫朱鑫一個忙,讓朱鑫能在凡間順利的生活。

八分之一的收藏不算少了,老道留下的八分之六都是經書,至於其他的靈石寶物只佔到八分之二,就是讓這位與朱鑫對半分。

但是到底有沒有這麼一絲生機能幫助妖怪在世間不受天道的壓制而生存,或者這位又會不會來到藏經洞,彼時的老道全是推衍,而世間一絲動萬局變,誰也說不清楚。

老道也只能準備到這裡。不過他在信尾留下了很耐人尋味的一句話,『何為道,天道可逆否?而何為正,何為逆?吾窮其四百載,不甚詳解。今,飛升上界,可求大道否?』

朱鑫知道這句話不是說給他聽的,前面就說過,老道知道朱鑫是個不關心大道的徒弟,那麼這句話也許是說個那個給此方世界帶來一絲生機的人聽的?朱鑫也不能確定。

老道這話的意思是,他用四百年研究了天道,修士們以為天道很殘忍,對於修士是一種壓制,逆天而行才是得道的正途,但這是真嗎?畢竟修士們對於天道的理解都是師門傳下來的,又不是天道自己說的,誰知道是不是理解錯了。而他雖然飛升,但天外有天,他在上界還要繼續研究這個問題。

如果天道不殘忍,那麼又是為什麼這個世界從大能遍布的時代,變成了如今靈氣枯竭的樣子?

朱鑫弄不明白,他也真沒有閑心弄明白。他打開了玉簡邊上的信封,這是一封現代人寫的信,從信封的印刷上就一目了然,上面被施加一種咒語,才讓它沒有隨著時間風化。這封信寫於一百多年前,也就是20世紀末21世紀初,真的有個人來到了老道的藏經洞。

『朱修士,

見信如唔。

我叫木封,是奇門最後一位弟子。閑話不多,我在微末之時,誤入令師的藏經洞,得到了令師的收藏之物才得以化險為夷。之後,我得以修成正道,不敢忘卻令師的恩惠,託大為你推算了一下命盤,你應該會在一百六十年後化成人形。然而此方世界中妖類入籍衙門已經消失,大妖怪要在人間自如地生活並不容易。應對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與凡人命格相連,命格相連的人數越多,那麼效果就越好。

令師飛升於明朝末年,當時想要與凡人命格相連,也就是做到廣為天下知,只有成為帝王將相,可是如今多了不少的渠道,對於你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時代,或者你可以做一個科學家聞名於世,或者成為大文豪,或者演員也不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