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方野還未說話,那個百鍊宗的少年微微皺起了眉頭,冷聲道:「積雲山?哼,鳳來儀,你們鳳頭山敢在我百鍊宗的範圍內設下堂口?是在挑釁我百鍊宗的威嚴嗎?」

鳳來儀秀眉微蹙,冷漠的道:「展夢回,據我所知,鳳頭山只是距離你們百鍊宗相對較近而已,可不算是你們百鍊宗的地盤。」

「嘿,幸虧此人挑了你們積雲山的堂口,否則的話,待我從古滅秘境中出去之後,就會親自去挑了你們積雲山的堂口!」展夢回冷笑出聲。


旋即,展夢回的目光又匯聚在了方野身上,忽然開口道:「墨海古城的至寶軒,是你挑的?」

方野微微皺起了眉頭,沒想到這也被展夢回翻了過來。

眾人更是震驚無比,他們都知道,墨海古城的至寶軒,是百鍊宗的下屬產業,想不到這也被方野給挑了。

他們忍不住猜測,敢挑了鳳頭山的積雲山堂口,敢挑了百鍊宗旗下的至寶軒,這方野,到底是什麼來歷?

「這兩件事情,都是我做的。積雲山的地盤,是我萬道門的了。」方野直接應承了下來,一句廢話都懶得解釋。

「你還真是囂張,受死吧!」鳳來儀嬌叱一聲,玉手中竄出一頭似真似幻的火鳳,迅疾無比的向著方野攻殺了過去。

方野拳頭上綻放出一道璀璨的琉璃光澤,照著那頭火鳳轟擊了過去。

「轟!」


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響起,那頭火鳳轟然崩碎,方野身上的琉璃光澤也快速消失了下去。

場中所有人都看的愣住了,方野的肉身之強悍,堪比三品神器,硬生生抗下了神王境界的鳳來儀一擊,令他們都感到有些震驚。

場中這麼多人,還沒有一人的肉身之力能跟方野相比!(未完待續。。)

ps:感謝肥嘟嘟書蟲投出三張寶貴月票支持!感謝小楊樹葉、bcg朋友投出寶貴月票支持!

… 43_43340鳳來儀微微怔了下,似乎沒料到方野居然如此輕易的就擋住了她這一擊,旋即就眸光含煞,想要動用出更強手段。熱門小說remenxs訪問:。

展夢回腳步輕移,站在了鳳來儀和方野的中間,雙目直視方野,忽然開口道:「在神兵樓中,這幾個光罩對『肉』身力量的抵抗力遠比對道法的抵抗力要弱得多,你幫我得到那柄三尺青鋒劍,至寶軒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方野神『色』微動,淡淡的道:「至寶軒不顧信譽,搶奪我賜給手下的資源,罪有應得。想讓我出手幫忙可以,拿出點誠意來,別再拿至寶軒的事情說事了。」

方野跟百鍊宗之間,並沒有太大的仇恨,就是挑了個至寶軒,宰了個神將,這些事情對於四品神器來說,就是瑣碎小事,不值一提。

展夢回的眉『毛』微微揚了下,稍微沉『吟』一番,再次說道:「萬道『門』可以在積雲山脈中穩定發展,百鍊宗不會對萬道『門』出手,並且在萬道『門』遇到危險的時候,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可以讓百鍊宗出手相助一次。」

「三次!」方野直接說了出來。

展夢回深深地看了方野一眼,沉聲道:「好!三次就三次,前提是你要幫我得到這把劍!」

「好說。」方野隨意的點了點頭。

雖說展夢回只是口頭協議,但是方野倒是並不擔心他會反悔。修道之人, 邪王,約不約 。[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

「展夢回,我要殺了他!」鳳來儀一字一頓的說了出來。

展夢回輕輕搖了搖頭,很乾脆的道:「不行!」


穿越從青銅開始 ,沉聲道:「展夢回,你真相信他能破開光罩?」

「不試試怎麼知道?」展夢回沒有絲毫要讓步的打算。

方野聳了聳肩,淡淡的道:「冥枯想殺我,虎威侯想殺我,可我還活的好好的,你認為你比他們強?」

鳳來儀和眾多修士都聽得微微發怔,看方野的那種表情,不像是撒謊,難道說,他還真的跟煞雲殿和黑虎嶺的天驕都結了怨?他區區一個神師圓滿的傢伙,到底憑的是什麼?

很快,眾人就多少有些相信了方野。

如果方野跟冥枯和虎威侯沒有仇怨,說出這樣的話語,那可真是自找沒趣了。

方野得罪了那兩人,居然還能活到現在,倒也算是不簡單了,眾人對方野再次高看了一眼。

想到方野剛剛用純『肉』身之力,一拳轟碎了鳳來儀的攻擊,眾人對於方野的實力多少有了些了解,至少方野的戰力不會弱於神將圓滿。

神師圓滿的修為,擁有神將圓滿的戰力,這的確令人難以置信,但他們不得不信。

鳳來儀秀眉微蹙,最終還是沒有再出手。先不說方野的實力如何,至少那展夢回現在『插』手了這件事,她沒把握在展夢回的手中擊殺葉空。

「出手吧!」展夢回很乾脆的說了出來。

方野淡淡的道:「光靠著我的『肉』身之力還破不開,需要你一起出手。」

「好!」展夢回直接祭出了一柄青『蒙』『蒙』的長劍,劍芒吞吐,狠狠地劈斬在了那個三尺青鋒劍外面的光罩上面。

展夢回的這柄劍,是一件三品神器,還算不上巔峰神器,所發揮出的威力實在有有限。

方野也不再等候,體內隱隱傳出萬千神魔咆哮之音,似乎將無盡神魔的力量匯聚在一起,全身都閃爍著琉璃晶瑩的光華,握掌成拳,狠狠地向著那個能量守護光罩轟擊了過去。

「轟隆隆!」

那個能量守護光罩一陣劇烈的搖晃,比展夢回造成的影響都要大得多,讓展夢回看的欣喜不已。

那個少年和尚的目光轉移到了鳳來儀的身上,寶相莊嚴的臉龐上掛著一絲笑容,淡淡的道:「鳳施主,他們兩個都在快速破壞禁制光罩了,我們也聯手破除一個吧?你幫我破開這九層寶塔外圍的守護光罩,我給你一顆佛骨舍利作為報酬。」

佛骨舍利,那是歷代高僧坐化之後才能誕生的寶物,類似於修士的道果,擁有著『精』純的能量,對修行有極大的裨益。

眾多修士都暗自心動,這種佛骨舍利,一顆就比得上好幾顆三品神丹了,讓他們心頭火熱不已。

「戒真,佛骨舍利你自己留著吧,我沒興趣!」鳳來儀冷漠的回應一聲,祭出一柄鳳翅鎏金鏜,狠狠地對著那個黑『色』龍紋刀外面的光罩發動攻擊,發出陣陣轟鳴。

「看來還得自己動手。」戒真和尚暗自搖了搖頭,手掌一翻,一串菩提子出現在他手中,總共一百零八顆,每一顆菩提子都散發著祥和浩大的佛光。

「砰砰砰……」

戒真和尚直接將那串菩提子祭了出來,每一顆都綻放出萬道佛光,散發出恐怖的威能,接連撞擊在紫『色』九層寶塔外面的光罩上面,發出一道道沉悶的聲響,將那個光罩轟擊的『波』動不定。

只是,戒真和尚所造成的聲勢雖大,效果還不如方野對光罩的影響大。

至於剩下的其他修士,則是集中火力攻擊那個貼身軟甲外圍的光罩,他們可不敢跟那幾個神王爭搶。

方野跟展夢回一起轟擊那柄三尺青鋒劍周圍的光罩,整個光罩劇烈『波』動,隨時都有可能崩碎的樣子。

鳳來儀手持鳳翅鎏金鏜,一下一下轟擊著那柄龍紋黑刀周圍的光罩,光罩時不時的帶出些許『波』動,跟隔靴搔癢差不多,但是鳳來儀攻擊的不亦樂乎。

戒真和尚比之鳳來儀的效果稍好,但也只是『波』動的強烈了點,跟方野那邊相比,還差得遠。

展夢回的嘴角掛著一絲冰冷的笑容,對於這兩人的心思,他清清楚楚。他猜測,這兩人是打算等他這個光罩破開之後,過來強奪!

展夢回並不在乎,只要他得到裡面的三尺青鋒劍,就算無法馬上完全煉化,也足以應付鳳來儀和戒真和尚的聯手!

「轟隆!」

方野重重的一拳轟出,整個光罩劇烈『波』動了下,最終轟然破碎開來,一股凌厲的青『色』劍芒衝天而起,聲勢浩大,驚天動地。–4933dmth19043294–>

…。

… 到分參的時候了。

慢工出細活,小參花被蕭兮挖了幾個時辰挖出來,參上沒什麼泥土,彷彿感受到匕首的危險,小參花的參體在蕭兮手心中微微顫抖,像個快要被送上斷頭台的孩子。

蕭兮手指微曲,把小參花捏在手心,從單于龍霆手中接過匕首,小參花在她手心中顫抖的更厲害。

蕭兮彷彿聽到低低抽泣的聲音……

蕭兮有些恍惚,是她手心中的小參花在哭嗎?它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蕭兮腦中忽然想起靈耳把曇靈花叼到她眼前的一幕,破敗的曇靈花在她手心中,碎成點點星光,消失的無影無蹤,她當時心中恨極了惜兒。可現在呢,她要手刃小參花,她這麼做和惜兒又有什麼區別?

蕭兮自嘲的笑了笑,抬眸看到單于龍霆臉上的笑容,宛如一道清亮的風景線,她眉眼彎彎的說道:「你笑起來真好看,以後應該多笑笑,別緊繃著臉。」

單于龍霆微微愣了一下,收斂起笑容,又聽到蕭兮說。

「大哥,你看他們都快睡著了,叫他們起來吧!咱們分了這小參花,也好下山了。」

這聲「大哥」叫的頗為親昵,單于龍霆微微蹙了一下眉,順著蕭兮的視線看去,那幾個傢伙還真的快睡著了。

單于龍霆薄唇微啟,正要叫他們起來的時候……眼前一道小影子極快的閃過,接著傳來蕭兮的驚呼聲。

「糟了,小參花從我手心裡逃走了,我去追它。」

蕭兮說罷!身影就從單于龍霆的眼前飛走了。

單于龍霆狠狠的蹙了一下眉,哪裡還顧得上叫他們?跟在蕭兮的身後就追了過去。

蕭兮看到單于龍霆跟來了,她氣喘吁吁的指著前方,著急的說道:「大哥,小參花就在前面,我膝蓋受傷了,疼的厲害,你快點去抓住它。」

單于龍霆不疑有假,順著蕭兮指的方向就運功加快身法追了過去。

樹林的葉子遮住了月色,單于龍霆手中丟出幾個夜明珠,嵌在樹榦上,照亮了此地。

他黑眸朝下面掃去,沒放過一個角落,並沒有找到蕭兮口中的小參花。

單于龍霆忽然明白了什麼,他轉頭,這裡哪還有蕭兮的身影?

那小子獨吞了小參花。

單于龍霆整張俊朗的臉都黑如鍋底,他捏緊手指,眸色憤怒,好個狡猾的死小子,敢騙他?

單于龍霆回到瀑布頂的時候,幾人已經醒了過來,他們聽到了蕭兮的聲音,可惜他們醒來的太遲,睜開眼睛的時候,這裡已經沒了蕭兮和單于龍霆的身影。

「大哥,怎麼樣了?那小子呢?」

單于元清左看看,右看看,沒看到蕭兮的身影,他急忙問道。


單于媚兒手肘拐了一下單于元清這個大老粗,沒看到大哥臉色鐵青嗎?多半是吃了那小子的虧。

單于元清是個神經大條的,不滿的說道:「媚兒,你拐我做什麼?我哪裡說錯話了嗎?」

單于媚兒嘴角微抽,這二哥的智商沒救了。

「他騙了我們。」單于龍霆沉聲吐出幾個字。

「啊?」單于元清粗著嗓門道:「那臭小子居然敢騙我們?他獨吞了參仙子跑路了?大哥,你一向做事沉穩,怎麼也上了那小子的當啊?」

「……」單于龍霆眸色暗沉,臉色極為難看,腦中想到蕭兮誇讚他笑起來好看的畫面,心中冷哼,那小子倒是會花言巧語,鬆懈別人的防備。

他活這麼大,從未上過誰的當,那小子是第一個。

……

蕭兮擺脫了單于龍霆,手中捻著兩根參須,哼著跑調的小曲兒,往山下走去。

忽然。

她聽到悉悉索索的聲音,轉頭看去,什麼也沒有,蕭兮眨了眨眼睛,沒去管它,這灌木叢中有些小生物也是正常不過。

蕭兮趕到谷中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她累的夠嗆,回到房中,就把葯簍丟在地上,把參須放在桌上,脫了鞋子,倒頭就睡下了。

一覺睡到第二天的日上三竿。

蕭兮睜開惺忪的睡眼,看到床邊坐著醬紫色的背影,她張了張嘴:「師傅。」

紫衣轉頭,看到蕭兮醒來,他俊臉揚起一抹妖笑:「小徒兒醒了?」

蕭兮揉了揉有些迷糊的眼睛,從床上坐起身:「師傅怎麼一早就跑來徒兒的房中?師傅又不舒服了嗎?」

紫衣伸手把蕭兮扯入懷中,完美的下巴壓著她的肩膀,輕聲說道:「嗯,為師早就不舒服了,見你睡的香甜,沒忍心打擾你,現在你醒了,可要補償為師。」

蕭兮跌在紫衣的懷中,膝蓋壓在床板上,一陣巨疼,她臉色瞬間變的蒼白,額頭冒出細密的冷汗,悶哼一聲。

「小徒兒,你怎麼了?」紫衣發現蕭兮的不對勁,他小心的把她扶好,見她小手放在膝蓋邊,紫衣蹙眉,拿開她的小手,繼續問道:「膝蓋受傷了?」

不等蕭兮回答,紫衣小心的捲起蕭兮的褲管,看到她的膝蓋紅腫不堪,就像發脹的大饅頭,紫衣眸底閃過一道幽冷的暗色,從懷中拿出一粒丹藥,塞進她的嘴裡。

丹藥入口即化,蕭兮根本來不及阻止,就發生了。

蕭兮張了張小嘴,口中一片丹藥的清香,又看到紫衣握住她的小腿肚,把她的腿直放在他的雙腿上,又捏碎了一粒丹藥,把粉末灑在了她紅腫不堪的膝蓋上。

蕭兮看到紫衣的手掌朝她膝蓋按去,她瞳孔猛縮,小臉發白的抓住紫衣的大掌:「師傅,您老這一掌按下去,徒兒的腿會廢的。」

紫衣幽涼的笑道:「你若真的怕這腿廢了,就不會明知受傷,還強撐著在山上尋葯。」

蕭兮腿上的傷一點兒也瞞不過紫衣的法眼,若是她剛受傷就下山,這膝蓋不至於腫成這樣。

紫衣從她手中抽出大掌,放在她紅腫不堪的膝蓋上,施力按揉。

「疼……」

蕭兮低叫,疼的淚花都冒出來了,師傅下手好狠啊!

「哼,疼了才會長記性。」紫衣雖然嘴上這麼說,手中的力道稍微輕了一點,見她疼的淚水滴了下來,他蹙眉道:「忍著點,這消腫藥不揉進膝蓋中,它很難消腫。」

蕭兮眼淚一邊掉,一邊點頭,嘴裡還低叫著:「師傅,輕點,輕點……疼啊!」

房外。

万俟羽和上官燕兒走過來,聽到房中傳來蕭兮隱忍的低叫,且叫著……輕點……疼。万俟羽和上官燕兒互看一眼,頓時兩人臉紅了。

「咳咳。」万俟羽清了清嗓子,心中暗罵蕭兮不要臉,大白天的和鳳凌然在房中幹這種事情,他壓低聲音對上官燕兒道:「凌然和兮兮似乎都在忙,燕兒,我們晚點再來吧!」

上官燕兒站著不動,看著緊閉的房門,眸色微閃,有些迷茫的問道:「鳳哥哥和兮兮……在忙什麼啊?」

万俟羽心中想到,在忙「妖精打架」唄!

當然,他不會這麼對上官燕兒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