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方淵鑠能夠爲柳寒月連命都不顧,這股兄弟之情,足以能夠讓辰夜爲之敬佩,儘管前者二人,與自己等人不是朋友,柳寒月更是敵人!

略是停頓片刻,念晨揮手,玄氣侵入柳寒月體內,一路遊走,直達後者丹田中。

伴隨着柳寒月一聲的慘叫,在場衆人都是感應到,他多年的修爲,從此不在擁有,並且今生今世,再也不會與武道有半點關係。

“方淵鑠,帶着柳寒月回方家,從此後,若我在聽到他的名字與劍宗與我們,有着任何關聯,那麼你方家,也將隨着楓葉谷一樣,永遠消失在北域地界中。”

念晨淡漠道!

方淵鑠抱拳道:“多謝姑娘,但請姑娘放心,寒公子之名,就此徹底不見,以後,方家中,只會多一個普通人度過此生也請姑娘放心,安頓好了柳寒月,我自會來找尋姑娘,履行我的承諾!”

“不用了!”

念晨揮揮手,道:“回去告訴方家之主,若想和劍宗交朋友,這是個機會!”

“多謝姑娘,在下先行告辭!”方淵鑠心中大喜,可當此之際,他可不敢在柳寒月面前表現出來。

看到方淵鑠帶着柳寒月離開後,念晨嗔怪着道:“這個人情我送的有點大吧?你以後可得好好來回報我。”

“這是自然,自然”

柳寒月固然被廢了修爲,他的智慧並未被廢掉,而對念晨,對劍宗之恨,會更加激烈,斬草不除根,始終後患無窮。

爲了自己對方淵鑠的那份欣賞,念晨將劍宗可能存在着的禍端都是放在了後面,辰夜無法不感激。

“你得記着纔好,別很快就忘記了。”

一起結婚吧–好 念晨冷哼了聲,揮手殺了楓葉谷的那幾個高手後,目光遠眺,淡淡的出聲:“黃老爺子,你們看戲,怕也是看累了吧,不如出來聊聊?”

“晨姑娘,黃家的人,交給我來解決吧?”黃雨說道。

辰夜輕聲一笑,看了黃雨一眼後,道:“他們始終是你的親人,這一點無可更改,所以,這些麻煩,就讓我和晨姑娘一併幫你解決好了。”

話落,其聲頓時凌厲無比:“黃天雷,滾出來!”

比起柳寒月與孫濤,辰夜對黃家衆人有着更加濃烈的殺機,前者二人,多少都是在爲他們所在勢力謀劃,這些人,禽獸不如,連自己親人都不放過。

若黃雨母女無情無義也就罷了,可整個星雲城的人都知道,若非秦新月,黃家焉能有今天?

這樣的人,該殺!

片刻之後,黃家衆人,在黃天雷與黃天霆兄弟帶領下,慢慢走了過來。

辰夜等人眉心不覺冷意在涌動着,以黃天雷爲,這一衆的黃家人,不僅沒有半點懼意與內疚之感,反倒是充斥着凜冽的殺機。

想了一想,便也明白了,只是,黃家人真的以爲,他們就穩操勝券了?

“這位姑娘,老夫敬你是劍宗弟子,但也不要太過分了,我黃家人,可不是仍人拿捏的軟柿子!”看着念晨,黃天雷沉聲道。

聞言,念晨笑了:“聽黃老爺子的意思,是想親自來見識一下我劍宗的手段了?”

左右都不會有好果子吃,既然已經決定了,那就沒什麼好怕的,黃天雷冷聲道:“劍宗手段,歷來凌厲無匹,老夫自認不是對手,不過請問姑娘,你的本命神劍能夠施展多少次呢?有老夫拿命來擋,你那一擊,能否殺了我黃家所有的人?”

“一個黃毛丫頭,也敢在老夫面前擺譜,你是嫌命太長了。秦新月,黃雨,是你們背叛了黃家,今天,就別怪老夫痛下殺手了!”

黃家要的不是求得念晨的原諒,而是要將這些人,永遠的都留在這裏,唯有這樣,黃家纔會有生路。

三千清幻流的弟子,他的親人,黃天雷都敢囚禁,殺一個倆個劍宗弟子,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他更加不會猶豫。

“好,好!”

辰夜怒極大笑,這些年中,所見過的無恥之人當中,還沒有誰可以比得上他黃家一衆人,實在是大開眼界啊!他們讓自己大開了眼界,那麼,自然就不能小氣,也讓他們開開眼界。

“小子,就你讓人看了最討厭,所以,你就先死吧!”

黃天霆暴掠而出,與此同時,黃天雷也是向着念晨,怒衝了過去。

二人的度,不可謂不快,尤其是爲了活路而出手,自然攻如雷霆,然而,沒有人會想到,無論是他們的攻擊,還是度,均是到了辰夜與念晨身前的時候,嘎然而止,在也無法前進半分。

“二伯,爹,這片空間,被禁錮下來了!”不遠處,黃中行驚恐的喝道。

“皇玄高手?”

黃天雷與黃天霆臉色大變,旋即雙雙的看向秦新月,後者依然靜jìngzuò着,閉着眼什麼都沒有做過,可他們倆人,再也不能視若無睹了,他們終於現,那顆大樹,刺眼的在天地之中。

“辰夜,收了他們,本姑娘要讓他們永遠生不如死!”

辰夜笑了笑,手掌中,天地洪荒塔射入古帝殿的紫芒之中,頓時,一股強大的吸力,自塔底暴涌開來。

黃家衆人,修爲弱一些者,此刻,在吸力面前,毫無半點反抗力,身不由己的,向着那尊鐵塔閃射而去。

一道道的驚恐,在那些可以抵抗住吸力的黃家人臉龐上慢慢呈現出來,他們想逃,可週身之外的紫芒,猶若銅牆鐵壁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以黃天雷爲的,那些還能抵擋住天地洪荒塔吸收的人,此時此刻,終於有了沮喪的後悔

要是在這之前,低頭向黃雨母女認錯,真誠的認錯,雙方畢竟是親人,或許看在這個份上,會放過他們一命也說不定,

眼下,卻是半點機會都沒有了,

可儘管沒有機會,一道道的求饒聲,還是不斷的響了起來,

“小雨,放過我們吧,我們總歸是你的長輩啊。”

“大xiaojie,求求你,我們也是身不由己的,我們都是被逼的啊。”

“新月,是我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們,我們誓,從此以後,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們說到做到。”

“新月,如果你殺了我們,九泉之下,你父親和你丈夫,都不會心安的新月,放過我們。”

遠處的秦新月,突然張開了眼睛,這令得黃天雷等réndà喜不已,可旋即他們瞧見,那漆黑眸子中,沒有半點人類的情感,掃視過這些人的時候,全都是冷冰冰的一片,

“新月,你不能這樣對待我們,我們始終是你的長輩和親人,你不能的”

辰夜眼瞳頓寒,喝道:“晨姑娘,地玄境界以下的,我可以讓他們毫無反抗力,可這幾個人,必須得先讓他們受重傷才行。”

“這個看我的。”

念晨皓腕輕動,半空之上,紫芒長劍如電般的掠下,

“晨姑娘,這個可不行”辰夜不禁苦笑了聲,他說剛纔那句話的意思,可不是要念晨來拼命的,

念晨輕笑:“別擔心,我又不動用本命神劍的最強大力量,不礙事的,放開條口子,讓它進去。”

“你沒騙我。”

“騙你是小狗,好不。”

“好。”

辰夜裂牙一笑,凜然目光中,放開紫芒長劍掠進古帝殿籠罩下,

“嗡。”

紫芒長劍,陡然有若流星一般,就連辰夜,都只能察覺到有着紫se影子飛快的從黃天雷等每一個地玄高手身邊掠過,

僅僅是一剎,包括黃天雷在內,所有地玄高手,都是在胸口上,劃出一條長長的血痕,

這本命神劍的威力辰夜,孫偉和黃雨,以及遠處的秦新月都是動容不已,這還只是念晨隨意而爲,如果全力施展的話,難怪可以讓孫濤是那般驚懼,

黃天雷等人一受傷,便是感應到,他們的實力,就在也無法抵擋住鐵塔中傳來的強大吸力,在一會過後,先是黃中行黃中乘兄弟,隨後黃中凌,再接着,黃天雷和黃天霆,一個接一個的,被鐵塔吸收而進,

天地洪荒塔中,無數凌厲之氣,交錯縱橫,宛如萬劍在破空,辰夜即便是沒有動用天地洪荒塔馬上煉化他們,無時無刻要應付這些凌厲氣息,足以讓他們生不如死,

“秦新月,黃雨,你們倆個jiànrén,他ri魂歸地府,看你們如何和我大哥他們交代。”

聽着黃天雷傳出的聲音,秦新月雙眼微寒,淡淡道:“黃天雷,黃天霆,當年的意外,你真的認爲是意外,你敢誓,那真的是意外。”

天地洪荒塔中,自此安靜了下來,或許接下去後,會有着源源不斷的淒厲聲,直到死亡到來,但這些,都不會有人聽見了,

“公子,姑娘,謝謝你們。”秦新月站起,遙遙一拜,

辰夜和念晨慌忙讓開,同聲道:“您這是做什麼,您是存心想讓我們不安嗎。”

但二人知道秦新月的意思,黃雨的爺爺和父親不管怎麼樣,他們都與黃天雷父子,與黃天霆父子都是兄弟,

秦新月儘管有心也有力,可她不能出手,黃雨爺爺和父親在臨終之前,必定也是有過交代,所以就算她可以動手,也不能動手,

辰夜與念晨心中感嘆,這個女子,實在太難了,

“好了伯母,我們都知道您的意思了,就快起來吧,不然,我和晨姑娘就開溜了。”辰夜再道,

“什麼開溜,說的這麼難聽。”念晨嗔怒了聲,

就是這平常的一句話,卻是讓辰夜猛地楞在了當場,這句話,怎會如此熟悉,

念晨馬上回過了神,趕忙道:“辰夜,你的傷怎麼樣了,快些療傷吧,別留下什麼後遺症了。”

辰夜使勁的甩了甩頭,怔怔的看着念晨,後者心神已經平靜了下來,故而那雙面紗背後的漆黑眸子,清澈無比,

“看什麼啊,好像不認識我似的。”

願深情不負歲月 孫偉也是走上前手道:“辰公子,你不是要去禁忌峽谷的嗎,快去聽聽娘說的可以準備的法子。”

有些想不通,辰夜這才收回了目光,四人來到了秦新月面前,那九死還魂草的藥力果然非凡,起碼現在,看不到她是一個只有半年xing命的人,

“姑娘,先向你說聲對不起了。”對着念晨,秦新月有些內疚的說道,

以孫濤的實力和地位,殺了他,無疑對三千清幻流來講,是一個打擊,劍宗如今與三千清幻流,不可能會有合作的機會,註定了敵對局面,那麼,殺了孫濤,削弱敵方實力,就很有必要,

念晨笑道:“阿姨,您多慮了,殺了孫濤,那就直接導致了三千清幻流與劍宗之間的對立,我行走在外,也會有很多麻煩,他已經廢了,我也達到了目的,而三千清幻流還不能以此爲藉口做什麼,這是倆全其美的事兒,多好。”

“是我太自私。”

秦新月感激的笑了笑,話是不錯,可誰不知道,孫濤不死,三千清幻流同樣不會放過念晨的,回去後,孫濤必定會更加誇大念晨的實力,從而

“對了阿姨,進入禁忌峽谷,是可以有準備的嗎,您快說說。”這纔是念晨着急的,

秦新月點點頭,道:“禁忌峽谷,極冷極熱之地,兇險萬分,但,絕處都會出現生機,就看有沒有被現。”

“禁忌峽谷中,在那極冷與極熱的交匯之地,就是唯一的生機。”

秦新月接着說道:“至於要穿越峽谷外的極冷與極熱,如果擁有三清涎神丹,以你們的實力,加上所擁有的手段與底牌,成功穿越進去的機率會很大。”

“三清涎神丹,我知道,我知道。”

念晨嚷嚷了聲,旋即沉沉道:“這種丹藥,只怕整個北域,都不見得會有,而即使擁有了煉製成丹藥的材料,恐怕,也不會有人可以煉製的出來。”

“恩。”辰夜有些不懂,

念晨解釋道:“所謂三清涎神丹,需要三味主藥材,以及一味輔助藥材,三味主藥,乃是凝形清草,火靈清蓮,地心幻清獸之血,必須最新鮮的血,也就是說,必須得到一隻地心幻清獸,輔助藥材,乃是化幽鯤鵬的口水。”

“這主藥材或是輔助藥材,都是天地間極爲難得的,尤其化幽鯤鵬,可謂兇名赫赫,在妖族世界中,它的桀驁,就連龍族都不放在眼中。”

“即使這些都得到了,三清涎神丹的品質太高,無論是多麼傑出的煉丹宗師,都不敢保證,可以將之成功煉製出來,而我們也不可能準備太多份材料的。”

念晨黯然的說道,這是她最大的心結,無法阻止辰夜進入禁忌峽谷,自己縱然可以陪他進去,可怎能眼睜睜的看他遇到不可想像的危機,

“既然這麼難搞,那就算了,反正在這之前,我就沒想過,有什麼其他外物可以讓我平安在禁忌峽谷中行走的。”辰夜笑道,

“其他外物。”

念晨眼神亮了一亮,忙問:“辰夜,你的意思是說,你本來就有一些把握可以進去的。”

“不然呢,你當我願意去送死嗎。”辰夜笑着說道,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念晨已經爲他做的夠多了,不能在讓她爲自己冒險,尤其禁忌峽谷,早知道,當時就不告訴她要去這條峽谷了,

“你可不能死的。”

WWW⊕ ttκan⊕ ¢ Ο

念晨低低的嘟嚕着

“好了,這裏的事都解決了,該是離開了。”

辰夜抱拳道:“伯母,還有半年時間,我很相信一句話,這世間,就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事,只要我們不放棄。”

“孫兄,黃雨姑娘,以後再來問你們討喜酒喝,如今,先告辭了。”

“多謝。”孫偉夫婦同樣抱拳說道,沒有辰夜和念晨,他們的結合,怕是不會這樣簡單和順利,

“恩,你們好好的生活,早點生個大胖小子出來。”

念晨握了握黃雨的手,隨即正se道:“孫偉,你馬上將這裏生的事傳回劍宗,楓葉谷不能留,三千清幻流,讓那些老怪物們多注意一些,別yin溝裏翻船了。”

孫偉無奈搖了搖頭:“晨姑娘,我是原封不動的把你這話傳回去呢,還是。”

念晨冷冷道:“他們就是老怪物,你當我怕他們啊,哼,那些賬,本姑娘都記着的,總一天與他們算清楚。”

四人莞爾輕笑,孫偉眼中有着一抹憐惜之se掠過,只有他最清楚,這個少女在劍宗,到底吃了多少的苦,而又爲什麼肯吃這些苦,絕不僅僅是爲了得到常人所沒有的實力,

“辰公子。”

孫偉yu言又止,沉默了半響後,才終於開口說道:“前往禁忌峽谷的路上,或許,你還會遇見很多事很多人,如果,不是你覺得非常信任內的人,千萬不要把你名字說出來。”

“爲什麼。”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爲什麼?”

辰夜眉頭緊皺着問道,心中也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認識孫偉和黃雨到現在,之前還可以說彼此之間不太相熟,相互都客氣一些,什麼公子啊什麼的。

但到了眼下時刻,經歷過這些事情,算得上是有了足夠的交情,而孫偉和念晨的關係,也用不着這麼客氣了,可孫偉和黃雨,從來對自己都很客氣,這種客氣,顯得有些太見外!

聯想起天劍門李一行臨死前知道自己名字後的那種暢快笑聲,以及孫偉第一次來見自己時候的表情,加上現在的說法,辰夜已經可以肯定,已有一個自己不知道的天dàmá煩出現在了北域。

辰夜當真是有些好奇了,如果這個麻煩是針對自己而來的,麻煩又怎會知道,自己一定會來北域?

念晨目光也是緊緊的盯着孫偉,她早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離開之前,要是孫偉不主動說出來,她都要去追問孫偉的。

任何牽扯到了辰夜的事情,念晨都要搞個一清二楚,絕不容許辰夜被傷害。

孫偉看了眼黃雨,雙雙皆是苦笑了聲,好一會後,黃雨說道:“大約半年前的左右,突然之間,我接到一個信息,讓我密切關注,一個叫辰夜的年輕人”

“這是什麼意思?”念晨看向孫偉和黃雨,問道。

孫偉搖頭道:“什麼意思,沒有人會知道,剛開始得到這個信息的時候,誰也沒有把這個當成一回事,誰是辰夜?我們爲什麼要關注這個年輕人?”

“恐怕整個北域世界中,也只有公主殿下和劍宗中寥寥的幾個人,包括我在內,會知道誰是辰夜!”

念晨一驚,忙道:“你的意思是,連劍宗內,都是接到了這個信息?”

孫偉應道:“不錯!先前沒有人理會,可後來,凡是相互認識的人,都驚奇的現,幾乎都收到了這個信息,這樣一來,就不能不讓人警惕和好奇了。”

“換言之,如今的北域地界中每一個人,都知道了我辰夜這個名字?”辰夜冷笑了聲,問道。

孫偉點點頭,道:“其他地方我不清楚,但整個星雲城中的人,無人不曉!”

辰夜自己卻有所清楚,怕是整個北域都知道了他,李一行臨死時候的反應已經證明了這一點,而且,所謂的關注,絕不是什麼好事。

默然片刻,念晨再問道:“這個信息中,除卻讓你們關注辰夜之外,還有沒有別的說法?你有沒有問過宗內的那些老怪物,究竟是誰在布這個信息?”

“沒有人知道究竟是誰在故作神祕,也沒有更多的話,可依我的推斷,不會是好心!”孫偉沉聲道。

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事,辰夜的底線,除卻這些年的東域歷練念晨不大清楚外,其餘的,念晨一清二楚。

這樣的信息布,是直接到每個人,或是到每一個勢力中,就算是劍宗,短時間內,都不可能做的到,而連劍宗裏的老怪們都現不了,可想而知,那個傢伙,或者那一羣人的強大。

要知道,劍宗的老怪們都沒現,則意味着,他們進出劍宗,乃是無聲無息的。

劍宗何等強大,較之東域五大霸主勢力,那都只強不弱的,能夠在如此勢力中zìyóu行走的人這個人和勢力,究竟是誰?

辰夜背後,還沒有這樣大的背景,天閒前輩或許做的到,可天閒前輩沒有理由這樣做,即便是提前做了這樣的事,也斷然不會如孫偉說的,不安好心!

對於孫偉的判斷,念晨不會懷疑,因爲他知道,自己是如何的在乎辰夜,不會在這樣大的事情上信口開河“那麼,到底是誰,盯上了辰夜?”念晨看着辰夜,眼瞳中的擔憂越來越濃烈。

誤惹豪門:總裁放開我 若是北域中的勢力,任何一個勢力,念晨都不懼,劍宗在背後,足以支撐她面對所有的風1ang,可偏偏一直聽着幾人說話的秦新月突然問道:“半年之前,辰公子,晨姑娘,你們在那裏?而更久前的時候,辰公子,你有沒有得罪某些大的勢力?我說的大勢力,不是在東南西北任何一域中的勢力,而是,中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