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斷鐵仁的眼睛霍然睜大,緊盯著孫言的面容,好似見了鬼一樣,他又轉頭看了看小狗崽樂樂,額頭立時滲出了一層冷汗。

「言小先生……,是您……」斷鐵仁的聲音有些發顫。

「嗯?你認識我?」孫言揉了揉手腕,他能察覺出老者的實力,本來準備有一場激戰,現在看起來,好像沒這個必要了。


四周人群一陣錯愕,有些人心中震驚,看來這位黑髮少年真是出自某個龐大勢力,否則,斷鐵仁也不會有如此態度。

只不過,任很多人絞盡腦汁,也是找不出一個勢力的成員,與這個黑髮少年的身份相符。

「認識,哦,不,不認識……」

斷鐵仁的回答有些語無倫次,他似是想到某件可怕的事情,臉色連變,澀聲道:「言小先生,我是如血小姐的管家,她告訴我,您最近可能會來風雲城。只是想不到,您來得如此快,我本來還想充分準備一下。」

「哦,斷如血么?」

孫言想到了斷如血兩姐妹的事情,心緒有一絲不動,「如血心愿已了,心境應能再無滯澀,很快就能取得突破才對。」

「言小先生目光如炬,小姐已經閉關,相信出關之時,就能躋身七重鍛元之境。」斷鐵仁的態度更加恭敬,深深彎腰行禮。

「她閉關了呀,可惜,還想和她好好喝一杯。」孫言遺憾的喃喃自語,周圍人群心神俱震,這少年與斷家的絕代佳人是何關係?

「源戰呢?他還欠我的小傢伙很多桌宴席呢。」孫言想到了宮獸族的源戰,想找機會狠狠宰他一頓。

樂樂聽到這話,小耳朵立時豎了起來,抬起小腦袋,緊盯著斷鐵仁,目光灼灼,讓後者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別人不知道,斷鐵仁可是知曉這小狗崽的底細,連忙說道:「源先生也閉關了,恐怕也是在衝擊元訣】第七重。」

一邊說著,斷鐵仁從萬能背包里取出一份包裝精美的肉食,放在了樂樂面前,小傢伙嘗了一口,立時眉開眼笑,咕噥道:「主人,很好吃呀」

這一句話,驚得在場人群差點跳起來,口吐人言的寵物,這他娘的根本是絕代凶獸的幼崽呀怎麼會被人馴肝卩的呢?

此時,少女凌絲已是花容失色,單是從斷鐵仁的態度,她就感到極為不妙。這個少年竟與斷如血是舊識,並且,斷鐵仁的恭敬程度,甚至比對斷如血還要尊敬幾分,由此可見這個黑髮少年的來歷不凡。

而且,這小狗崽竟能口吐人言,分明是十一級,甚至十二級的凶獸幼崽,根本不是她能夠馴肝卩的。

能馴肝卩凶獸幼崽的武者,自古以來就極罕有,每一位皆是絕世的天才,眼前的這個黑髮少年也不例外,舉手投足之間,都流露著一種渾然天成的氣度,讓人心神顫動。

羅伯特則是臉色又蒼白幾分,這個少年竟還和宮獸族的源戰相識,並且是平等相交的關係。

他們這群青年固然出色,屬於各大勢力中的翹楚,但與斷如血、源戰等人有著巨大的差距,後者是能衝擊七鍛之境的王,而他們的成就則多半止步於鍛元六重。

「這位先生,我們剛才多有得罪,希望您海涵」羅伯特連聲道歉。

周圍的人群有些錯愕,很難想象高傲的暗紋族會道歉,不過,有些人則是暗中點頭,羅伯特能屈能伸,這是一個人物。

「凌絲是如血小姐的遠親,羅伯特是瑪格納先生的堂弟。」斷鐵仁連忙說道,似是在為兩人開脫。

凌絲則是面無血色,嬌軀一片冰冷,斷鐵仁的言下之意,她與斷家的關係並不親近,這是以前根本不會發生的。也即是說,斷鐵仁絕不會因為她和斷家的關係,而得罪這個黑髮少年。

這少年,究竟是何方神聖

此刻,她才悲哀的發現,至始至終,這個少年也未正眼瞧她一下。

羅伯特已是臉色蒼白如紙,這個少年竟還和堂兄瑪格納相識,如果瑪格納知曉今日之事,他肯定會受到嚴厲的懲


「哦。」孫言神情平淡,看不出喜怒,他實則是在考慮雲塔的事情。

見孫言毫無反應,斷鐵仁有些焦急,又道:「羅伯特,其實是帕格最小的兒子。」

孫言聞言一驚,抬頭看了看羅伯特,他沒想到這青年,竟是十三年前,闖入破滅神廟三人之一的兒子。

「我和這兩人不熟,也不想有什麼交集。」孫言站起身,準備離開。

斷鐵仁鬆了一口氣,不著痕迹的擦去額頭冷汗,臉上浮現笑容,陪著孫言一起離開。

「言小先生,您初來風雲城,想必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不如到我們斷家的地方坐一坐,我們家族收集的資料,一向是最全面的……」

兩人走進人群,漸漸遠去,人群面面相覷,響起了一片喧鬧聲,他們知道風雲城有大事情發生了。

片刻后,各個勢力的隊伍陸續趕來,抬走了一個個青年,而暗紋族的一位實權人物到場,乃是羅伯特的堂叔霍恩

聽完羅伯特的講述,霍恩仔細詢問當時的情況,又問及孫言的樣貌,繼而臉色一片黧黑,鬚髮怒張,呈暴怒狀。

「蠢豬,盡給我在外面惹禍,滾回去自領三年禁閉懲罰。出來之後,看你堂兄的意思,再追加懲罰」

霍恩的咆哮聲極響亮,讓周圍人群一陣騷動,很多人都在猜測那黑髮少年的來歷,怎麼能令霍恩都畏之如虎。

圍觀的人群中,則是有一道道身影迅速離去,這是各個勢力的暗探,他們要把情報迅速彙報上去。

與此同時,孫言已來到斷家在風雲城的產業,一片巨大無比,富麗堂皇的建築。

這座建築很龐大,從遠處望去,呈一個巨大的怪獸形狀,據說,這是斷家信奉的一種神獸,到底是否存在,則是難以考證。不過,將一座建築造成這個模樣,並凝聚了無比濃烈的元氣,就已是一處奇觀。

當孫言、樂樂看到這個建築時,不由露出驚嘆之色,單是這樣一座建築,恐怕在奧丁星域就沒有一座。

「言小先生,裡面請,這裡簡陋的很,您不要嫌棄。」斷鐵仁笑容滿面,在前面引路。

孫言和樂樂聽得一咧嘴,這老傢伙說話也太客氣了一點,這地方如果簡陋,那地球聯盟的建築豈不成豬窩了?

不過,斷鐵仁一言一行,絲毫沒有自傲自誇之意,彷彿這裡真是一座寒舍。

見狀,孫言暗中嘆息,商業聯盟的人行事作風,講究的就是中立,這一點斷家的成員體現的淋漓盡致。

北霜聯盟,能成為商業聯盟文明的翹楚,僅次於宙凰財閥,確實是有原因的。

沿著巨大庭院里的道路,孫言、斷鐵仁邊走邊聊,問及一些較為隱秘的事情,斷鐵仁亦是知無不言。

交談中,孫言了解到風雲城的一些情況,三大勢力中,商業聯盟文明的勢力很強大,但是,一向是中立和鬆散。號稱是泛星域最強財閥的宙凰財閥,並不參與三大勢力的鬥爭。


在風雲城中,宙凰財閥僅有工作、服務人員存在,派遣的武者極少,即使是有,也是名不見經傳。

這個泛星域的巨無霸,即便是在星空戰場,也是保持一貫的神秘,讓人摸不清底細。 「同為商業聯盟文明,宙凰財閥是一個特例的存在。」

斷鐵仁搖了搖頭,無奈道:「其他商業聯盟文明,比如我們北霜聯盟,其實是很多強大世家構成的,著重於貿易的中立勢力,但宙凰財閥則相當於一個公司,只是規模太龐大了一點,遍及泛星域的每一個角落。」

「這樣一個巨大的公司,就相當於一個整體,鮮少會有太慘烈的內部鬥爭出現,由公司的掌控者統一發號施令。

斷鐵仁感慨的嘆息,「因此,這漫長的歲月以來,唯有宙凰財閥才能做到真正的中立,越來越壯大,從未發生過內鬥消耗的情況。」

「原來如此,真可怕」孫言默默點頭,輕聲說道。

確實,一個勢力經過漫長歲月的發展,並從未發生過內耗的鬥爭,那即便開始勢力再弱小,現在也會變得異常強大和可怕。何況,宙凰財閥成為泛星域貿易的龍頭,已有著極為悠久的歲月。那一段歲月,五大帝族也才剛興起,北霜聯盟的文明尚未騰飛。

現在的宙凰財閥,究竟擁有多麼巨大的潛在力量,根本無從估量,即使是帝族也只能妥協。

風雲城中的三大勢力,商業聯盟方面正因為沒有宙凰財閥於預,才能得以維持一個平衡。

若是宙凰財閥參與到任何一方的鬥爭,星空戰場的勢力平衡早就被打破,根本沒有勢力能和宙凰財閥抗衡,除非是五大帝族聯手。

不過,正如斷鐵仁所說的那樣,宙凰財閥更像是一個巨無霸公司,一切都是以盈利為目的,從來不會偏向於某個勢力,即便是商業聯盟的內部勢力,也得不到宙凰財閥的任何支持。

這個泛星域的超級財閥,從久遠的年代以來,就像是一個默默的旁觀者,注視著泛星域的各方面鬥爭,從未參與到任何一方。

「在商業聯盟中,我們北霜聯盟屬於最頂級的文明,但與宙凰財閥相比,則完全沒有可比性。恐怕五大帝族聯手,也未必有勝算,宙凰的底蘊太深了,從未停止壯大啊」斷鐵仁低聲說道。

孫言心中暗凜,斷家對宙凰財閥的了解程度,無疑是極有發言權的。毫無疑問,宙凰財閥的實力太過強大了,讓整個斷家,甚至北霜聯盟也沒有爭勝之心。

「只要不招惹宙凰財閥,就不會有任何危險。」斷鐵仁給予這樣的評價。

言下之意,宙凰財閥就如同泛星域的一條巨龍,向來不理會其他的事情,除非是有勢力招惹到宙凰財閥。

孫言沉默不語,關於宙凰財閥的過分強大,並不是他需要操心的,恐怕最擔憂的是五大帝族。

一邊走,一邊聊,孫言、斷鐵仁走進了巨型建築內部,頓時有很多侍從迎了過來,向斷鐵仁行禮致敬。

這些侍從看著孫言的眼神,都是相當的好奇,這個少年太年輕了,卻能讓斷鐵仁恭敬相陪,恐怕家世背景無比驚

「都退下吧,這位先生有我陪伴。」斷鐵仁隨意點點頭,揮手喝退這些侍從。

周圍人群更加驚異,斷鐵仁名義上是斷家的管家,實則是星空戰場斷家的負責人,僅聽命於斷如血。現在,卻對這個黑髮少年如此恭敬,不僅令人浮想聯翩。

一群侍從不敢多言,迅速退去,寬敞的走廊上剎時空無一人。

「言小先生,這邊請」斷鐵仁很是客氣,在前面引路。

孫言微微頷首,跟在後面,他的神情很坦然,絲毫沒有感到不妥。如今的少年,無論是心境,武慧,還是實力,好似無時無刻不在進步,滋生出一股沛然莫御的信心。

不過,孫言剔透的心思中,始終有一種感覺,斷鐵仁似是早就認識他一般,這讓他有一絲奇怪。

目光一掃,環視周圍,孫言、樂樂皆被四周的景物吸引,單是一條寬敞的通道,就布置的美輪美奐,兩邊的立柱上鑲嵌著血色明珠,散發著光芒,讓四周有一種獨特的美麗。

對於這種血色明珠,孫言從未聽聞,可也知道如此大的血珠,肯定是價值不菲。

「這是我們斷家特有的【天血珠】,能散發獨特氣息,對修鍊【天血訣】的人有相當的裨益。常年沐浴在【天血珠】的氣息中,【天血訣】的修鍊速度能提升三成。」斷鐵仁低聲解釋道。

他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連斷家的隱秘之事,也是一一道來。

孫言暗中咋舌,這就是類人族同盟超一流勢力的底蘊,單是這種【天血珠】,就能讓斷家的成員比其他武者領先許多。

武道修鍊,重在根基,一旦輸在了起跑線上,即便依靠之後的際遇彌補,也需要付出數倍的苦功。

奢侈啊孫言暗中嘆息,據他所知,地球聯盟任何一個世家,都沒有如此神妙的類似東西。

「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好可惜我將藏寶庫地圖給如血姐姐了。」樂樂嘀咕著,讓斷鐵仁驚出一身冷汗。

關於那本藏寶庫地圖合集的事情,斷鐵仁已從斷如血那裡聞及,此時,他哪裡還接這個話茬,只是一個勁的保證,等會為樂樂安排豐盛的宴席。

前方,孫言走進一個偌大的庭院,四周環境優雅,格調極高,這在元海是極為罕見的。

庭院里,迎來一名藍裙女子,她一顰一笑,皆是充滿了魅惑,嬌軀彷彿沒有骨頭一般,行走之間,腰肢輕扭,讓人想到了搖動的柳枝,當真是一名柔若無骨的美女。

孫言眼睛跳了跳,這樣具有妖媚氣質的女子,唯有梁憶才堪比擬。

「鐵仁伯伯,您怎麼會過來?」藍裙女子的聲音甜如蜜,讓人心中發癢。

說話間,藍裙女子的目光落在孫言身上,她俏臉浮現詫異之色,尚是第一次見到,斷鐵仁會對斷如血之外的人如此恭敬。

「這位是言小先生,姬如,你在一旁招待好言小先生。」斷鐵仁露出微笑,「言小先生,這是我們斷家的斷姬如,如血小姐的表妹,兩人的關係很好。」

「言小先生,您好。」藍裙女子姬如極是聰穎,微笑著說道。

三人走進了屋內,實則是一個寬敞的殿廳,其頂如穹,鑲嵌著一顆顆碩大的【天血珠】,四周裝飾著奇異的事物


整個殿廳之瑰麗,超乎了孫言的想象,他有些被震撼,暗中亦是納悶,斷鐵仁這樣的招待未免太隆重了。

誠然,孫言的武道天資,比斷如血尤勝,但是,他終究僅是九級武者,元訣】也才第三重天。或許,他未來的成就無可限量,但世人皆是有一個劣根性,便是只注重眼前。

這時,殿廳的偌大圓桌上,一盤盤珍奇美食送上來,斷鐵仁並專門為樂樂奉上餐具,務必讓小傢伙吃得盡興。

「姬如,這是樂樂,一定要招待好。」斷鐵仁這般介紹。

藍裙女子斷姬如眼角狂跳,暗中猜測斷鐵仁是否失心瘋了,對待孫言這般禮遇,倒還能夠理解。可是,對待一頭小狗崽,有必要這般慎重其事么?

「呀,很好吃呢」樂樂嚼著一顆肉果,小臉露出滿足的神情。

這一下,可是將斷姬如驚出一身香汗,這小傢伙竟能說話,這哪裡是小狗崽,根本是一頭恐怖的凶獸幼崽。

「小樂樂,需要我喂你吃么?」斷姬如態度立變,盯著樂樂的眼神,恨不得將它揉化在懷裡,嚇得後者連連搖頭,它最怕女人這一招了。

三人一狗吃了許久,席間,斷姬如知曉剛在風雲城發生的事情,對孫言、樂樂的態度越發恭敬。

「鐵仁管家,風樓、雲塔究竟怎樣?風樓真的封存無數武學秘典?雲塔呢,具體情況如何?」孫言擦拭著嘴角,詢問道。


關於風樓、雲塔的情況,乃是孫言最關心,這也是每一位武者來風雲城的目的所在。

「風樓的情況確是如此,裡面封存著無數武學秘典,其中最為珍貴的,則是元訣】的修鍊要旨。風樓實則分為九層,與雲塔相互對應,每一層皆封存著無數的武學秘典,傳聞,風樓的最後三層,封存的武學秘典最低也是武宗絕學,價值無可估量。」斷鐵仁低眉垂目,這般回答道。

「最後三層,最低也是武宗級別的武學么……」孫言有些震動。

前來風雲城之前,金毛巨猿曾提及,風雲城除卻元訣】的修鍊要旨之外,其他武學秘典皆可以無視。不過現在想來,那是以金猿的眼界來看,對於孫言來說,武宗級別的絕學也是瑰寶呀。

「想要進入風樓,必須通過雲塔的戰鬥考驗,風樓雲塔皆是九層,相互對應。雲塔九層,每闖過一層,就可以翻閱風樓對應一層的武學秘典。不過,翻閱風樓的武學秘典,還需要支付【元能結晶】,所需數量也很驚人。」斷姬如這般說著,她心思玲瓏,三言兩語就說完了風樓雲塔的情況。

「還有,剛來風雲城的新人,乃是允許進入風樓第一層的。」斷姬如又補充道。

「呃……」孫言默默點頭,又詢問了一些風樓雲塔的情況,他想在衝擊十級武境之前,儘可能修成元訣】第四重。 問及級以上【龍虎大力丸】的售賣,斷鐵仁無奈搖頭,「級以上【龍虎大力丸】的調製成功率,太過低下了。尤其是級【龍虎大力丸】,即便是調配大師出手,也僅能保證百分之一的成功率,耗費的時間也很長,根本是有價無市。」

斷鐵仁當然明白孫言的意思,很爽快的表示能夠提供一定數量的級【龍虎大力丸】,但級【龍虎大力丸】的供應就愛莫能助了,即便是斷家也極緊缺,甚至連斷如血的供應份額,也是難以保證。

況且,元訣】一旦修至第五重,級【龍虎大力丸】的效果就會大大減弱,針對鍛元第六重的修鍊增幅,更是微乎其微。

孫言聽得眉頭直皺,看起來想在短時間內,將元訣】突破第六重,必須要有大量的級【龍虎大力丸】才行。說不得,他要弄到級【龍虎大力丸】的配方,嘗試著調製一批。

「時間緊迫,不等人啊」孫言輕聲嘆息,現在奧丁星域的局勢瞬息萬變,第五次斯諾河戰爭隨時會爆發,他有種迫切的緊迫感。

斷鐵仁會意的點頭,他對於類人族同盟的形勢,看得極為清楚,自是清楚現在山雨欲來的情況。

不過,斷鐵仁則是沒有多說,僅是恭敬的斟酒,靜靜等待孫言的詢問。

「第五次斯諾河戰爭如果爆發,恐怕無比慘烈,又有多少名將、武豪會隕落呢?」孫言端著酒杯,雙眸深邃,透出與年齡絕不相符的成熟。

斷鐵仁在一旁有問必答,卻是越回答越心驚,片刻間,額頭就布滿了一層汗水。這黑髮少年的問題,每一問皆是直切要害,一針見血,讓他心中震駭。

斷姬如也是花容變色,斷鐵仁回答的問題,很多都是絕密的消息,其價值無可估量,竟全部說了出來。這若是傳揚出去,可是會掀起極大的波瀾,而這個黑髮少年的心思太敏銳了,讓人心底發顫。

美酒當前,又有斷姬如這樣千嬌百媚的美女相伴,孫言此刻卻毫無心情,他的思緒清晰如電,似乎每一分每一秒,其心緒都在增強。

對於地球聯盟所處的局面,他心中如明鏡一般剔透,誠然有軍部隻手遮天,但奧丁星域依舊是內憂外患。並且,東方煌其人無雙,驚艷無雙,所謂樹大招風,太招人嫉,不僅聯盟欲除之而後快,帝族也容不下這樣的絕代天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