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放眼神州大地各處地方,大周王朝常備軍隊總共差不多有三百萬,其中,中央軍,也就是駐守在帝都燕京本地,有五十萬,加上一刻鐘內趕來的軍隊,合計應該有一百五十萬大軍,這是第一波能對抗三大組織強攻的全部人馬了。

定了定神,乾帝決絕道,「傳令下去,速召各方軍隊來帝都燕京,還有那些俠客,葯盟的人,以及狄族兀朮骨,來此戰最後一戰!」

乾帝口中的俠客,指得便是那些「獨行俠」,最後一戰在即,當然是要能調來的力量,全部都調來。

「是!」

答應一聲,傳令的士兵,便迅速的退了出去。

回頭,乾帝看向了徐昌,「我們,也該走了。」

「好。」


不多做言語,徐昌回應了一聲。

大戰前夕,乾帝或許為了緩和一下緊張氣氛,又來了一句,「徐昌,你怕不怕啊?」

「怕……」略作停頓后,徐昌補充道,「我只怕這一戰,無法取勝。使得這神州大地上的子民們,在今後的日子裡,將會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哈哈,不用怕,我們只要獲勝就好。一切……為了勝利,為了神州大地的百姓!」

「嗯,為了勝利,為了神州大地的百姓。」

重複一句乾帝的說辭,徐昌以及小魔獸筱紅,跟隨著乾帝的腳步,出了這太和殿,出了這紫金城,站到了燕京的城牆之上。

也就是前後腳的時間差。

徐家人,連同了余冰,盡皆來到。

見狀,徐昌問道,「爺爺、父親、大哥、二哥,還有餘冰,你們怎麼來了啊?」

「三弟。外面動靜這麼大,我們又不是傻子,自然聽得到。現在是什麼情況,要最終大決戰了嗎?」

左手握拳,右手捉刀,徐彪是一臉嚴肅,臨了他來了一句,「這一戰,我要參加。」

看著徐彪目光灼灼的眼神,徐昌心裡就明白了,自己是勸不住大哥的,這還沒完,緊接著,徐昌的爺爺、父親、二哥再加上余冰,都說了自己要參加這最後一戰!

五個人,除了徐昌的二哥徐文,其餘都是造形以上的實力。

尤其是余冰!

為了應對大劫,近一個月以來,余冰將取自於冰宮中所有的靈石,全部都吸收了一個乾淨,實力亦是躍升至了飛天六星!

基於余冰所習冰心訣的神秘莫測,她的戰鬥力絕不弱於飛天七星巔峰之境的強者。

除此之外,余冰掌握了那個冰宮,那所神秘冰雪宮殿的神奇之處,徐昌曾經是見到過冰山一角的,現在,實力較之兩年前,突飛猛進了不知多少倍的余冰,再度運用那一個冰宮,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呢?

難以預測。

不過,稍作設想,那都是應該是極致的強大!

因此,根據這些,徐昌實在是沒有理由、也沒有立場,去攔著自己的家人和余冰,不讓他們參加,這一場最終的大決戰。

可是……

唰。

心念一動,徐昌將原本存儲在自己儲物戒指中的『叄』字型大小傀儡,給召喚了出來,當即就下了一個命令,「你!就負責保護他們。」

「是的,主人。」

說完這句話后,徐昌再一次看向了他們,「我沒有辦法阻止你們。這一戰,敗了。我們之中誰都活不了。爺爺、父親、大哥、二哥,還有餘冰,我們就儘力一戰吧!」

「好好好!」

徐長青雙眼含淚,「昌兒。本來在三年多前,我就該死了。能夠活到現在,已經算是賺了。戰吧、戰吧,此戰倘若勝了,我們一同迎接無限精彩的未來。敗了,我們陪你一同沉睡。有親人相互為伴,不會寂寞的。」

真到了決生死的時候,大家反而都看得開了。

聽到自家父親這樣說,徐昌有一些動容,抬頭看了看天空,才沒讓在眼眶裡的淚水流出來。

感慨都感慨完了,乾帝和徐昌站在了城牆頭……

放眼望去,百里開外,一切正如剛才通報傳令的士兵所說,從帝都西直到帝都東,都是烏壓壓的一大片,一個挨著一個,無數的人頭,攢動著。

值得一提的是,三大組織的人,之所以,可以悄無聲息的來到帝都燕京城外集合;是因為,他們都是通過虛空之門,從異時空的通道,一大隊、一大隊,來到這裡的。

說起虛空之門,和以前李瑞海用得那一塊虛無之境,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不同的是,虛空之門是固定開啟,外表看上去就是一片漆黑的、空洞的、薄薄的大門,門的兩端,都在這方位面上,每一張虛空之門,一次性可以通過數萬乃至數十萬人,只需片刻功夫,就可以移動十幾、二十萬里的遙遠距離。


虛空之門,玄妙無比。

並非是由凡塵之人建立,它們存在的最大可能性,是仙人們營造的結果,而諸多凡人,只是使用。

對於,徐昌這一等層次的存在,走不走那虛空之門,並沒有多少的差別。

畢竟,在這凡人位面,依照徐昌的速度,移動個數十萬里,所花費的時間,可能還不需要一刻鐘。

而對於境界層次普遍不高的尋常人來講,走虛空之門,是去到遠方,一個最省時間的辦法,無論,是上一次在湘南行省里,還是這一次在帝都燕京城外,三大組織的人,都是走的虛空之門。

同樣的道理,三大組織知曉虛空之門的通道,乾帝一方自然也知曉。

百萬大軍即將匯聚到帝都燕京,一百五十萬人去戰對方的三十萬人,勝算,估摸著應該還是有個五五開。

當然。

這個五五開的勝算,是基於對方沒有太過強大的後手。

遙看一小會,乾帝在對方的茫茫大軍中,找到了他想要找到的幾人。

「徐昌,我們過去。」

「可以。」

咻~~~

咻~~~

飛掠而過,徐昌和乾帝來到了對方的大軍內,在翱翔於天空中,近一百號對手裡,找到了為首的三個人。

他們分別是,紅衣蛇皇,太上教主夢入,再加上殺手之王刺殺。

紅衣蛇皇在看到乾帝第一眼時,便說道,「姬昌發,好久不見。」

而殺手之王刺殺,一雙眼放光,「哈哈!你就那個乾帝姬昌發?呸!一個砍柴郎,居然學起了沐猴而冠,當上了所謂帝王。我刺殺,今天就要殺了你,並讓你所建立的王朝,覆滅!」

刺殺在三人中發跡太晚,此前,他從未見過乾帝一面,但他對於乾帝,卻是各種看不順眼,說得明白些,他……這是徹頭徹尾的嫉妒!

嫉妒姬昌發,本是一介平民,卻比他的成就,還要高上了太多。

刺殺為滴血茶樓中的殺手之王,本質上,也就是一個殺手而已,論心理是變態、扭曲、嗜殺的,現如今,有了擊殺乾帝的機會,刺殺,他怎麼會放過,怎能不渴望呢?

但——

揮手。

乾帝都沒有拿出他的裂天斧,僅僅只是,揚了一下自己的左手。

呼呼~~~

一道勁風呼嘯而過,擊打在了刺殺的左臉頰,一個清晰可見的掌印,就此出現。

恢復。

面對這種傷勢,刺殺微微調動了一下自己的內息后,掌印便退散了,然而,這一掌給刺殺帶來的屈辱,卻是不可磨滅的。

「你!」

兩眼密布血絲,刺殺狠狠地盯向了乾帝。

對此,乾帝風輕雲淡的來了句,「聒噪!你這一個小小的後輩,竟然敢嚼我姬昌發的是非?」

「我要殺了你!」

唰。

出現。


刺殺將自己的兵器,那一片薄薄的血刃,夾在了自己的兩根手指間。

正當刺殺即將要攻過來之時,小魔獸筱紅擋在了他的面前,似乎要與對方一戰的意思。

「小東西,單憑你就想要攔我?!」

「吠!!!」

「可惡!」

嚓嚓嚓~~~

於是乎,不等到刺殺殺向乾帝,他便和小魔獸筱紅,扭打在了一起。

緊接著,徐昌戰向了紅衣蛇皇,而乾帝和夢入這對老冤家,也開始了屬於他們之間的戰鬥。

至此,三處戰爭紛紛的打響了!

其中,刺殺與小魔獸筱紅一戰。

本身是殺手的刺殺,對戰用的還是殺人的手法,他用自己的血刃,一次又一次的割破了小魔獸筱紅的咽喉,刺入了對方的頭骨里,都沒能讓它輕鬆地死去,並且,對方的傷口很快就復原了。

面對這種結果,刺殺瞬間就蒙了,他心中再想,難不成對方是『不死之身』嗎?

小魔獸筱紅當然是不是『不死之身』。

能擁有『不死之身』,全身上下都不存在一個弱點,必須要是仙人之境,或者更高的層次才可以。

有了這個前提條件,小魔獸筱紅自然不是仙人之境,而刺殺攻向了對方的要害,卻不能一刀將之殺死的原因,是因為,他的攻擊力度不夠,畢竟,光之奧妙也能提供很強的防禦力,不能一擊徹底的划裂、刺碎,小魔獸筱紅依靠它那變態的恢復能力,自然是不會死。

徐昌與紅衣蛇皇。

上一戰,紅衣蛇皇毀掉了兵器,這一次,他重新手抓了一對狼牙棒,只不過,單看材質的話,比起他之前的那兩把銀色的狼牙棒,著實是差了許多的,最多最多,也就是個七階極品層次。

少了強有力的兵器加持,徐昌則是完全在壓著紅衣蛇皇打!

最後,乾帝和夢入。

身為老對手的兩人,戰況很膠著,可以說是不分上下。

乒乒乓乓~~~~

大約打鬥了一刻鐘的時間以後……

「好了。」

從太上教主夢入的嘴中,說出了這兩個字眼后,他連同紅衣蛇皇、刺殺,全部都後撤了一段距離,將正在進行的三場戰鬥,全停止了下來。

遙相站立。

太上教主夢入說道,「乾帝,你知道,為何我們的人馬集結於此,卻沒有立即攻向你的帝都燕京?」

此問題一出,乾帝突然間有了非常不好的預感。

是呀!

一直從剛才開始,直到現在,黑蛇會、太上教、滴血茶樓的人馬,既然,都已經全部聚集於此了,為何不進攻帝都燕京呢?

鬼魅的一笑,太上教主夢入給出了答案,「因為……這一次,我要讓你們徹底地失敗,永遠沒有喘息的機會!仙之分身……來吧!」

話畢。

對方這三個巨頭,口中開始了碎碎念一些東西。

天空當中,便出現了一個人形的東西。

絕對的碾壓感受,讓乾帝和徐昌呼吸都感覺到了困難,這一個和他們體型差不多相等的人形身上,它的右手,中指連同無名指的夾縫中間,有一道延伸到手腕處的傷痕。


劍傷!

這,應該就是徐昌以前,遭遇過的那一隻斷手,劍傷也就是當時自己用手中長劍所傷。

現在……重聚在了一起,成為了仙人分身的它,別說是徐昌,乾帝哪怕是用處了自己的裂天一斧,可能都無法在它身上,造成多少的傷痕。

「吼~~~」

吼叫一聲。

這具帶著傷的仙之分身,飛掠向了徐昌和乾帝。


嗖嗖嗖!!!

嚴正以待。

正當徐昌和乾帝,擺開架勢要預防仙之分身進攻之時,卻發現,對方早已經是和自己擦身而過了。

轉頭。

後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