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6 日

擡起頭,灰暗的天空下着鵝毛般的大雪,伸出手,雪花掉落到手中,久久不化。

連續一個月的大雪,將無天城孤立起來,除了使用傳送法陣,連玩家都不想出城,雪太大,野怪們都躲起來,找尋起來過於困難,有那時間還不如去刷副本。

現在的無天城,光副本就超過一千,從二十級的低級副本,一直到八十級的頂級副本,應有盡有,可以讓你刷到吐。

站在城牆上,不一會的功夫,李易的身上堆滿了白雪,讓他彷彿一個雪人般矗立在那裏。

“主公,天氣寒冷,還是回去吧。”張讓拿着皮襖,爲李易撣去身上的積雪,然後爲李易披上,那麻利的動作,一點都看不出他年歲已高。

已經是紅色品級頂級太監的他,可是身強體壯,實力也是不弱。

看着張讓,在看看現在所剩無幾的聲望,李易有些頭疼。

本來數個月前斬殺三王,給他帶來了海量的聲望,但是距離張角晉級還有很大的缺口,不得已,把自己帳下的所有歷史人物,全部提升到紅色品級,連張讓也是如此,更別提貂蟬和蔡琰,至於蔡邕更是成爲了頂級學士,對於教導學生更加迅速。

幽州目前的狀態就是整體大提升,凡是高層,都已經晉級城紅色品級。

現在光頂級戰將都有二十二位,分別是呂布黃忠趙雲李法,周倉管亥華雄史阿,潘鳳張合高覽高順,還有就是八健將,黃敘黃舞蝶。

謀士方面,有陳宮李儒賈詡,田豐戲志才,五人,值得一提的就是李易殺了曹操之後,戲志才終於歸心,忠誠度達到一百,成爲了李易的死忠。

“張讓,現在的生活可還滿意?”李易看着臉上光潔的張讓,問了出來。

以前張讓是在幽州內四處居住,喜歡在哪就在那裏生活,而現在,他被李易徵召出來,爲他效力,不知道是否習慣。


要不是他即將稱王,需要太監總領後宮瑣事,估計張讓會被他一直遺忘。

“主公,奴才很開心,基本上沒有什麼事情。”

聽着張讓的話,李易點點頭,現在還未稱王,他的後宮沒什麼事情,但是等到他稱王建國,那就不一樣了。

“對了,方纔公臺大人送來一份急報,請主公查閱。”張讓說完,拿出一份竹簡在李易的面前打開。

一旁的小太監急忙拿出一把遮傘,爲兩人遮擋風雪。

看着張讓打開的書簡,李易讀了下去。

“曹操與劉備孫權聯合,集結大軍百億,哦,最差也是精銳級大軍,決定明年春天,向幽州進軍……”

這份急報,李易讀過之後,什麼都沒有說。

對於三王的聯手,他不是很在乎,怎麼說他也是殺過他們一次,大不了在殺一次。

想起當時的場景,李易現在還偷着樂。

“主公,奴才有一件事不明白?不知當講不當講?”張讓看着一臉笑意的李易,開口詢問道。

“哦,但說無妨。”李易掃了一眼張讓,繼續觀看外面的大雪。

“主公,當時您可是殺了三王?爲何他們復活了?難道是有復活金丹?還是其他珍貴道具?”張讓問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疑惑。

本來在數個月前,李易帶着張角殺了三王之後,陳宮等人就建議出兵橫掃天下,但是李易直接否決。

當時陳宮等人十分不解,敵人可是羣龍無首,爲何不出兵?難道還有什麼顧慮?

後來他們才知道,曹操三人竟然復活了,而且實力更加強大。


復活的他們,對於幽州李易十分痛恨,竟然冰釋前嫌,化干戈爲玉帛,聯起手來,要討伐李易。

而李易則是不緊不慢的向他們宣戰,雙方的大軍開始集結,天下將再次陷入戰火當中。

不過一個月後,十月末的時候,北方開始下起雪,這一下就是一個多月,雙方的戰鬥不得不停止,看大雪的規模,需要等到來年開春才能再戰。

現在,整個幽州都開始備戰,爲明年的決戰做準備。

相比較其他人,連張讓都知道李易必勝,無論是高級戰力,還是士卒的精銳,李易都超過對方,除了大軍的數量之外,敵軍沒有任何優勢。

但是衆人一直有一個疑惑,那就是三王爲何不死?難道再殺一次,他們還會復活?這是幽州最關心的問題,趁着李易今天心情好,還是問一問。

聽着張讓的問題,李易直接說道。

“我是異人,三王不是那麼好殺的,即便殺死他們一次兩次,他們還會復活,並且更強,除非是三王相殘,那樣纔不會復活,連帶他們的手下也是如此,不過只要把他們的地盤全部掠奪,再殺他們,他們就無法復活,或者殺他們十次,也是差不多的。”李易喃喃自語。

他的話,連自己都不知道是否正確,前世有人曾經殺了孫權,但是幾天之後,孫權就再次復活,然後變得更強,有人曾經用計困住劉備,讓劉備失蹤了一個月,但正是那一個月,讓劉備變強太多。

後來還有人偷襲下毒,殺死了三王重要的人員,但是幾天之後,他們又再次復活。

要知道那些被毒殺的人可不再特殊建築人選當中,也就是說,殺了也是白殺,只會讓他們變得更強。

這是系統給三王的最大特權,作爲三國世界最大BOOS的他們,在前期不算什麼,但是後期,他們纔是最強的存在。

聽完李易的解釋,張讓重重的點點頭,終於知道了原因,這樣就可以告訴陳宮等人,一想起當初陳宮等人的懇求,張讓就十分開心。

……

時間飛逝,距離新的一年更近了,天下陷入詭異的平靜當中。

連年大戰的南方,終於開始了休養生息,因爲他們有了共同的敵人,幽州牧李易,強大而卑鄙的李易,是他們最大的敵人。

在解決李易之前,三王不會在發生戰鬥。

劉備的大本營益州,調集三十億精銳,調遣到司隸,準備來年的戰鬥。

孫權的大本營揚州,同樣徵集三十億精銳,前往司隸,準備戰鬥。


至於地主的曹操,則是調遣四十億精銳,外加無法計數的糧草器械,是這次大戰的主力,也是盟主。

幽州方面,僅僅抽調十億大軍,但是這十億大軍,就讓三王膽寒,超過十億的驍勇級大軍,其中還有無數的悍勇級大軍,在質量上,三王實在是比不過。

如果不是死後系統的扶持,他們連現在的大軍都拿不出,誰讓他他們在荊州戰鬥的時候,消耗太大,大到動搖了一部分根基。

本來他們並不想戰鬥,雖然被李易斬殺,但是他們復活了,可惜李易的手段過於下。流,讓他們不得不戰。

洛陽城內,三王坐在一起,喝着美酒,吃着佳餚,但是三人的臉色都不好,看來當初的影響還未消散。

“哼,該死的一天,竟然掠走了我的人,我一定會讓他好看,還有殺我之仇,必定要報。”孫權氣憤的開口了。


他的開口,讓其他兩王也忍不住,紛紛指責李易。

“我的孔明啊,剛剛加入我不久,竟然被那喪心病狂的一天抓去,一想起孔明被抓,我的心痛啊。”劉備說完,拿起酒杯,開始痛飲,要用酒精麻醉自己。

連曹操都不能倖免。

“我的仲達也被抓走,此仇必報。”曹操拿起酒杯,和其他兩人喝了起來。

喝酒的場所,是原本的皇宮,現在曹操的家中,其他房間內,戰將們坐在一起,拿着酒罈,開始互相拼酒,用此拉攏一下感情,爲決戰做準備,李易手下的戰將之強,他們都知道,這點不容質疑,想要戰勝李易,他們必須團結。

謀士們也坐在一起,但是他們沒有喝酒,而是暖暖的茶水,一邊喝茶一邊研究戰法,商議如何戰勝李易,他們是謀士,需要爲主公謀劃一切。

一切都好像回到從前,回到討伐董卓的時代,那個時候,曹操劉備孫權的父親孫堅,就曾經一起聯手,現在又再次聯手,敵人則是從董卓變成了李易。

不過仔細研究李易的手下,就會發現大部分都是董卓的手下,那呂布就曾經是董卓的第一戰將,華雄李儒賈詡更是如此,很多都和董卓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只是地點變了,從征討司隸,變成了幽州,地形更加艱難,敵人更加強大。

幾日之後,新的一年再次到來,天下所有城池的上空,煙花璀璨,又到了驅趕年獸的時節,玩家的運作,讓整個天下都陷入狂歡當中,將決戰前凝重的氣氛緩解不少。 「沈局,你在我們面前可是快把這位給誇出『花』,吹上天了。-可是現在我們看起來,還真是不怎麼樣啊?」與此同時,人群中又有個聲音戲謔笑道:「不過剛才那位兄弟的話倒是沒說錯,他當媒婆倒是有一手。不如就讓他幫著給兄弟們一人介紹幾個姑娘好了。」

話音落下,人群之中登時鬨笑一片,所有人的臉上均是帶著玩味和促狹的神『色』,尤其是人群里那幾個刺頭,看向林白的眼神更是殊為不善,似乎在籌劃著要好好羞辱林白一番。

但對於這些人的話,林白卻是恍若未覺般,臉上只是滿帶著玩味的笑容。

「放肆,林白的手段是你們這些人所能夠揣度的嗎?!夏蟲不可以語冰,一群井底之蛙罷了!」林白能忍,但一直把林白視為神明的烏爾善和萬成珏他們哪裡還能忍下去,當即便怒斥出聲,寒聲道:「就你們這些人,林前輩一指頭都能把你們點趴下!」

「一指頭把我們點趴下?!」萬成珏和烏爾善不吭聲倒也罷了,他們這一開腔,人群里的鬨笑聲登時愈發劇烈,那幾個刺頭一個個做捧腹大笑模樣,嘿然道:「你把我們當成是像你們一樣的軟豆腐不成,還一指頭就點趴下,你倒是點個試試啊!」

雖說場內這些人對於林白的威名早有耳聞,但傳說終歸是傳說,在沒有見到真正的威力前,那種敬畏之心是始終都不會有的。更不用說經歷過了方丈山的煉心之路后,林白更是神韻內藏,返璞歸真,整個人看上去沒有分毫氣息外『露』,和尋常人幾乎無甚區別。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何能不叫這些擁有著卓絕實力,自詡手段驚人的傢伙放到眼裡。只以為之前他們所聽聞的那些傳言,不過都是別人放的空炮而已,根本做不得真。

「就這模樣,還想當我們的總教官,老老實實開個婚介所當媒婆吧!我看咱們大傢伙還是趕快回去洗洗睡吧,趕明兒散了得了!」人就是這樣,只要有一個牽頭的,便有無數附和的,尤其是諸人見林白對他們話恍若無睹,更覺得林白軟弱可欺。

「放肆!」被這群人的話這麼一說,萬成珏和烏爾善已是氣得渾身發抖,咬牙切齒的盯著那幾個貨,冷聲道:「你要是不服氣,咱們來比劃比劃!」

「比劃就比劃,我還能怕你不成?!」鬧騰的厲害的那幾個傢伙,也都是手上有真功夫的主兒,他們這麼鬧騰,也是想著好好見識下林白的手段,聽到萬成珏這話,更是鬧哄哄出聲。不僅是他們,其他人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不停地起鬨不止。

「成珏,你忘了我之前『交』代下來的規矩了嗎?學員之間,非切磋的話,嚴禁『交』手!」眼瞅著萬成珏和那挑事的已經拉開了架勢,沈凌風眉『毛』一挑,冷聲道:「都給我退下!」

聽到沈凌風發話,萬成珏咬了咬牙,猶豫再三,憋悶無比的向著那挑頭的瞪了眼,但還是依言向後退去,不過那目光里卻是帶著股要吃人的架勢。

「李虎,怎麼著,你想跟林白動手試試看?」一言喝退了萬成珏后,沈凌風笑『吟』『吟』的轉頭,望著那挑事的人,一幅玩味的神情,笑眯眯發問道。

「當然想試試,看看這名頭是不是名不副實!」李虎是沈凌風親自招來的一名天人,對於火元的掌控之力已經到了一個極為高深的地步,這小子本『性』雖然不壞,但就有一條,那就是兇悍擅斗,這次之所以過來,就是聽說了林白的威名,想過來瞅瞅。

如今林白終於出現,而且周圍又有這麼多人圍觀,他是巴不得馬上就跟林白來上一場,好叫周圍的人看看,他李虎的本事究竟如何,讓所有人都知曉他的厲害。[超多]而且就他看來,林白不過是個稍顯文弱的年輕人罷了,自己絕對能穩佔上風。


話音落下后,李虎更是躍躍『欲』試的捏了捏拳頭,五指一併,一團火苗陡然在掌心洶湧升起,然後如挑釁般看著林白道:「怎麼樣,有沒有興趣來試試看?!」

沈哥這次果然招到了不少能人!看到李虎掌心的那團火苗,林白心中登時一動,以他的眼力,如何能看不出來,這李虎在火元之力的掌控一道上,已經極為接近火之大道,只要邁出了那臨『門』一腳,很有可能就要登堂入室。

這樣的手段,放在天人之中,也的確是能稱為佼佼者。不過這手段放在如今的林白眼中,雖然能叫他震驚一下,但卻還遠不夠看的。

「以火入道,以戰養火,怪不得能如此趨近於火之大道!不過你卻是莫要忘了,火之一途,雖然洶湧澎湃,但也有滋養萬物的柔弱一面。唯有『陰』陽並濟,那臨『門』一腳才能真的踏進去!那一腳不踏進去,你遠不是我的對手。」輕笑一聲,林白望著李虎,緩緩道。

這些人是什麼人,那是自己以後的班底,在他們面前,林白自然沒有任何藏拙的必要。當即便實事求是的對李虎指點了一句,直接道出了他的缺憾。

這小子不會真的有傳的那麼神吧!聽到林白這話,李虎心中猛然一凜。他在火元一道上的進境,之所以能如此之快,的確是如林白所說的一樣,是以戰養火,培育出烈火滔滔焚天之勢,去趨近火之大道。這可說是他的底牌,如今直接被林白道出,如何能不心驚。

但驚愕歸驚愕,被林白那句『你遠不是我的對手』這麼一說,尤其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對於向來戰意滔天的他而言,如何能咽的下這口氣。當即臉上便脹得通紅。

「嘴上吹大氣算什麼本事,有膽量的就跟我真刀真槍的干過一場!」惱羞成怒之下,李虎梗著脖子,如暴怒的小公『雞』般,對著林白挑釁不斷。

「李虎說的沒錯!嘴上吹牛,誰不會!我還能說的更玄乎呢!」不僅是李虎,其他幾個刺頭,看著林白這幅指點群雄的模樣,心中也是頗為不忿,當即道:「夠膽量的,咱們就好好的比過一場,拳頭底下見真章,孰優孰劣,自然一眼可見!要是不敢比的話,我看你還是趕緊回去開個婚介所,老老實實的當你的媒婆好了!」

話音落下,場內的氣氛頓時愈發喧囂起來,所有人的臉上都是『露』出看好戲的神情,想要看看林白怎麼應對眼前這些人的挑釁,究竟敢不敢和他們比過一場。

看著這些人的模樣,林白不禁啞然失笑,不過心中卻是沒有半點兒怒意。這些人跟他在實力上的差距,可說是天差地遠,區區幾句話,如何能撩撥得到他。

而且他培養這麼個班底是為了什麼,自然是為了面對以後的大爭之世!若是沈凌風招來的這些人,一個個都是餐風飲『露』,沒有半點兒煙火氣,那才是真的不對他的胃口。

這些人以後要面對的都是腥風血雨的廝殺,要對上的也是難以想象的對手。在可以想見的那種殘酷爭鬥中,能支撐人走下去的,就唯有這股子不屈的鬥志。這些人的鬥志越是昂揚,越是斗的厲害,便越是對他的胃口,便越是能面對以後的殘酷局勢。

「林白,你看……」眼瞅著這些人說話越來越不著邊際起來,沈凌風也是不禁搖頭苦笑,然後促狹的看著林白道:「要不真聽他們的,你回去當紅娘去?」

「紅娘這職業雖然很有前途,但是我可是干不來。」林白聞言苦笑著搖搖頭,然後笑眯眯的向著李虎看了眼,然後沖一旁的那幾個刺頭招了招手,道:「都別起鬨了,既然你們這麼想跟我來一場,那我要是不陪陪你們,豈不是太說不過去了!不過我也不要你們一個個上,既然來了,就併肩子一塊上吧,我時間趕得緊,沒太多時間陪你們玩。」

一塊上吧,我時間緊,沒工夫陪你們玩?!聽到這話,那一群刺頭已均是被氣得臉『色』鐵青,一個個咬牙切齒,摩拳擦掌。難不成在這小子眼裡,他時間緊,自己這些人的時間就是大白菜不成,還什麼併肩子一塊上,真是太不把人往眼裡看了!

「沈局,這話可是他說的!我們要是併肩子上了,折騰出人命來,你可別怪我們啊!」李虎顯然是這群人裡面的領頭羊,此時聽得林白這話,鐵青著臉朝起鬨的諸人擺了擺手后,轉頭望著沈凌風,摩拳擦掌,眼眸之中凶光畢『露』道。

看他那架勢,哪裡是切磋,分明是想要來上一場生死廝殺!

「拳腳無眼,各安天命。」沈凌風聞言之後,實在是再無法忍耐心中的笑意,捧腹大笑一陣后,眼眸中『露』出悲憫之『色』向著這群刺頭掃了眼,然後笑眯眯道。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都還等什麼?」林白心中此時也是暗笑不止,這扮豬吃虎的事情,自己不知道已是多久沒做過了,如今既然要做,自然要做足些,當即又輕飄飄的促狹道:「還看什麼,趕緊過來吧,速戰速決,我還趕時間呢!」說–55789+dsuaahhh+25550695–> 新年過後,連綿的暴雪終於停止,北方的居民大呼萬幸。

如果暴雪繼續,會對一切造成傷害,無論是房屋還是土地,都會被大雪壓塌,那樣今年就是災年了。

而現在,只是下了數個月的大雪,對來年的豐收有着很重要的作用,大地中的害蟲都被凍死,雨雪充足,今年將會是一個大豐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