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扎幽凝聚一道火盾擋在面前,連綿不斷的冰刃激烈的擊打盾面上。

冰刃不斷消耗扎幽的靈力,再這麼下去自己肯定會被耗死。他回頭冷冷的看了黑衣手下一眼:「你們幫我殺了她!」

六名黑衣人頓時猶豫不決,他們可不想出手對付一名強大的靈修。

「怎麼,你們幾個要違背命令?」扎幽目光陰冷的看著手下,等他解決了鐵苣,一定要將他們抽筋拔骨!

「是,扎幽大人!」

兩名黑衣侍衛從邊緣繞過,速度飛快的射向鐵苣。

「螻蟻!」

鐵苣並未回頭,兩道藍光從她身上射出。

兩名黑衣侍衛直接被迎面而來的藍光射中,一股冰霜從他們體內冒出,幾息之間兩名黑衣人便成了兩座冰雕。

「撤!」

其餘四名黑衣侍衛眼見事不可為,果斷拋棄扎幽這位主子逃命而去!

「你們——噗!」

扎幽氣的說不出話來,這群忘恩負義的東西!

扎幽經過這麼一折騰,火盾都消散了許多。

「噗噗——噗!」冰刃直接擊碎扎幽的火盾,紛紛刺入他的身體。

「想要我死,沒門!」

扎幽從懷裡取出一道儲藏靈符,面色猙獰的拍向鐵苣。

靈符迅速飛到空中,裡面激射出一道巨大的紅色劍氣。

一股強大的威壓從劍氣上散發出來,鐵苣與扎幽皆被震退幾步。

「不可能!」

鐵苣驚慌的看著這道驚天劍氣,上面凌厲的威勢告訴她,這是玄級赤靈留下的一道劍氣。

「哈哈,去死吧!」

扎幽一捏法訣,劍氣向著鐵苣激射而去。

這道靈符是扎幽在出發前,楓嵐宗塵公子送給他的保命靈符。凡是修為低於玄級初期以下的赤靈,觸之必死絕無倖免!

「轟!」劍氣瞬間擊中鐵苣,一道長約五十多米的劍痕烙印在地面上。

扎幽心悸的看著劍痕,鐵苣絕無活命的可能,說不定她早就被輾壓成渣。

「怎,怎麼會這樣?」

扎幽一臉震驚的看著前方,只見斷了一條胳膊的鐵苣依舊活的好好的!

「噗」鐵苣右手一揮,一根冰矛瞬間穿透扎幽的喉嚨。

驚天劍氣落下之時,鐵苣黃級大圓滿的修為也無法躲避過去。她之所以能夠生還,全靠昔日遊歷大陸時習得的一種秘術《血肉獻祭》!

劍氣落下時,鐵苣施展血肉獻祭以一條胳膊為代價,換取極速躲過劍氣必殺的一擊!

鐵苣殺死扎幽,立即盤起雙腿坐在地上療傷。

川風悄悄的爬上花花牛,小心的向遠處逃逸。

不管是扎幽,還是面前這位鐵苣,川風都不想有什麼牽連。絕對力量面前,川風自知他與螻蟻無異!

「哼!」

邪王追妻:王妃第99次闖江湖 一聲冷哼傳入耳中,川風眼中的世界瞬間凝固,他與座下的花花牛迅速化為荒野中的一座冰雕! 清晨,一抹和煦的陽光投在一座騎士冰雕上。

「咔嚓!」

冰雕臉上裂開一道縫,隨後裂縫越來越多。「嘭!」川風身上所有的冰塊,全部化為碎末掉落在地。

「叮,由於宿主受到寒冰能量侵襲,寒屬性抵抗自動升級第二階!」

終極四少pk皇家拽公主 「叮,由於宿主受到同系能量攻擊,等級提升一級!」

姓名:川風

種族:人族

職業:鐵匠(凡階黃級下品)

等級:武士後期

功法:極凍寒炎決

戰技:蒼牛拳勁

技能:寒炎煉鐵術、天冰鍛鐵術、雪花浮雕術、冰泉尋礦術、破凍開礦術!

「你妹啊,招誰惹誰了我?」

川風鬱悶的跳下馬,頗為不爽的走向軍營廢墟。動不動就殺人滅口,就算自己是個螻蟻,那也是條鮮活的生命!

軍營早已燃為灰燼,經過鐵苣與扎幽的戰鬥,這裡全被寒冰覆蓋。

川風花了一點時間,將李將軍跟士兵的骨灰收好,挖了一座墳將他們埋了。

婚後極寵:高冷男神萌萌愛 特意找了一塊石頭作為墓碑,在上面撰寫了「李將軍與眾將士之墓!」

他能做的只有這些,扎幽也被鐵苣殺死,算是間接為李將軍他們報了仇。可是,川風心裡並不好受,眾將士可是因他而死的!

「以後有機會,我會請你們喝酒!」川風從軍需里找到一壺烈酒,擰開蓋子通通倒在墓碑前面。

「我們走!」

川風扔掉手中酒壺,轉身跨上花花牛,朝著鐵峰王國的邊境關卡奔去。

「咴——!」

花花牛興奮的叫了起來,能夠再次自由自在的奔跑,令它十分的快樂。

說來也奇怪,川風能夠破冰而出,靠的是自身的寒屬性抵抗。花花牛這傻貨,怎麼也安然無恙的脫險,一丁點兒後遺症都沒有!

半日後,鐵峰王國千軍關口。川風下馬牽著花花牛,隨著熱鬧的人群擠向關口內。

「乒——!」

兩名黑甲軍人攔下川風,再往前一步就將他就地格殺。

「請出示通關文牒!」

「文碟?」

川風臉色一呆,倉皇出逃他可沒準備什麼通關文牒!

「你是商人嗎?」

黑甲士兵懷疑的看了川風一眼,,感覺他不太像楓嵐王國的探子!

「我不是商人!」

「不是商人去那裡交入關稅!」

黑甲軍士右手一指關口大門處,有個書記官正在收取來往商賈的入關費!

川風交了二十兩銀子,順利通過千軍關口進入鐵峰王國。

「叮,恭喜宿主完成逃離楓嵐王國的任務!」

「呼——!」

川風深吸一口氣,壓在胸膛的一塊石頭終於搬開。不用擔心會有人來追殺,更不用擔心繫統會將自己抹殺!

川風騎上花花牛策馬奔騰,疾馳在鐵峰王國的藏阿白泰大草原!一路上,白雲綠茵十分怡人!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川風一路上高歌猛進,日落西山之時到達藏阿白泰大草原的泰嵐山脈。

丹東城是泰嵐山脈東北門戶,它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小城。

川風剛一入城便被眾人盯上,一身黑衣蒙面騎著梅花駿馬,這一看就不是本地人。

「好生伺候!」

川風緩緩停在一間「天尋」客棧門前,吩咐店小二好好照顧花花牛!

奔波勞累了一天,他點了一兩個好菜犒勞犒勞自己。

「砰砰—砰——乓啷!」

客棧外一陣敲鑼打鼓,擾得川風無心吃飯。

「小二,外面怎麼回事?」

川風眉頭一皺,放下筷子一臉不爽的看向門外。

「客官,您有所不知!」

「哦?」川風茫然的看著店小二,好奇他在賣什麼關子!

「我們城主伍毅要為女兒挑選一位夫婿,特意在城中舉行了一場擂台賽!」

店小二一臉嚮往的神色,他好想丟下手上的一切去參加比賽!

「想去你就去唄!」

「噓,客官切不可亂說!」

店小二趕忙示意川風,似自己這等上不了檯面的粗痞,城主的千金可不敢高攀!

「切,慫貨!」

川風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敢想不敢作,算什麼大老爺們!

一品毒後 「客官,您先吃著,小的先去忙了!」店小二忍受不住川風刺骨的目光,怯懦的退了下去。

酒足飯飽,川風打著飽嗝走出天尋客棧。

美酒濃烈的後勁涌了上來,只覺全身暖洋洋的異常舒坦,就連寒冷的秋風也變得溫暖起來。

大街上四處張燈結綵,熱鬧非凡。男女老少擁擠著向城中走去。

「嗝——我倒要看看這城主千金有多漂亮!」川風揉了揉醉醺醺的眼睛,一步三晃的走向城中。

渾身濃烈的酒氣讓路人紛紛躲避,生怕他再吐到自己身上。

川風走過一座座青磚瓦房,來到城中一座大型廣場!

廣場上面搭著一個約三十米乘三十米的正方形擂台。

「原來不是比武招親啊!」

川風一臉嫌棄的表情,城主未免有點太貪心了吧!

他徹底看清楚上擂台的要求:武能跨馬定乾坤,文能提筆寫春秋!

擂台賽分為兩場,第一場打敗所有武者!第二場對上城主府出的對聯!

風風雨雨,暖暖寒寒,處處尋尋覓覓。

「嗯?這聯也太隨意了吧!」

川風不屑的看了一眼,在老家那會他常在網上看對聯。時間一久,川風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對聯大師!

川風擠過人群,拿起毛筆在對聯下方開始書寫。

「哈哈——!」

眾人看見川風拿筆的姿勢,全都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川風提筆的姿勢,連一個六歲書童都不如。

「笑什麼笑?」

川風臉色尷尬的瞪著眾人,寫字不好看,不代表我不會對對聯!

「哼!」川風鬼畫符完后隨手扔掉毛筆,一副高手風範的走進人群中。

遠處春華酒樓的三樓貴賓室,一名美女妙目多看了川風一眼,她覺得這個人有點意思!

眾人與城主府管事紛紛圍了上去,他們倒要看看川風有何資本囂張?

只見上面歪歪扭扭的寫著一行:

鶯鶯燕燕,花花葉葉,卿卿暮暮朝朝。

「呼——!」

眾人震驚的吸了一口氣,最令人窒息的不是這句下聯。

而是川風留下的一個上聯:

月圓月缺,月缺月圓,年年歲歲,暮暮朝朝,黑夜盡頭方見日。

廣場的異動引起酒樓美女的注意力,她玉臉上一雙妙目連轉:「小芳,你把我的對聯取回來!」

「是,小姐!」

美女身後小侍女應答一聲,腳步輕盈的退出了房間。 「殺——!」

花月一聲令下,夜月幫的精銳紛紛衝進牙狼幫。

一時間,夜月幫猶如狼入羊群,大肆屠殺牙狼幫的人。

夜月幫是馳騁草原的老牌馬幫,牙狼幫則是胡安可臨時拉扯起來的烏合之眾,戰鬥力自然遠不勝夜月幫。

一名黑衣蒙面的夜月幫眾從川風身旁錯過,一刀砍死牙狼幫半步武宗修為的小頭目。

「噗——!」

腥臊的鮮血噴了川風一身,他還未來得及擦拭乾凈,又一股鮮血噴涌過來。

幾息之間,川風身旁的牙狼幫眾被夜月幫的黑衣蒙面人屠戮一空!

夜月幫的實力太強,牙狼幫根本不是一招之敵,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局勢。

「滾開!」

趙江一刀劈中擋路的牙狼幫眾,強大的刀氣瞬間將人撕成兩半。

丹東城裡人太擁擠,趙江的戰馬寸步難行!不得已,他只得暴力殺出重圍!

「快逃啊,三當家瘋了!」

一名牙狼幫眾惶恐不安的向一邊閃,剛才的情況他看的一清二楚!

「噗!」

一不注意,夜月幫眾的劍刃從他心臟穿透過來。

「滾啊——!」

趙江劈掉一位夜月幫眾的腦袋,奮力駕馬向城外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