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所有的彈藥都經過了瓦西里的能力改造,殺傷力巨大,BOSS在這種密集的攻勢下,沒辦法保持形態,開始崩壞。

倖存者們看的目瞪口呆,瓦西里的能力太彪悍了,這絕對是一人破城級的實力!

賓虛沒任何意外,戰爭之王最擅長的就是群戰!

……..

PS:求月票鼓勵下! 正文]第90章登堂入室

————

「又發了一筆橫財!」

巨大的喜悅,沖淡了呂陽對途中遇襲的不滿,轉而變得高興起來,如果每一次被人攔路襲殺都能有這樣的收穫,他還巴不得天天都被人攔路襲殺。

呂陽略為沉y-n,把儲物袋裡的大部分東西收了起來,然後帶著修身丹,補氣丹,人蔘,虎骨等等對傷者有益的東西,去到曹蠻房中。

「公子。」曹蠻見呂陽進來,不顧身上有傷,掙扎著就想起來。

「你別動,好好躺著養傷。」呂陽道,「我來這裡也沒有什麼事,只是看看你而已,這裡是一盒修身丹和其他益氣養元的補品,你先取其中一枚服食了,調養幾日,再服食另一枚,堅持數月,就可以突破瓶頸,達到更高的境界。」

說罷,他把一個又一個的錦盒,瓷瓶,全部放下。

「還有這些補氣丹,人蔘,虎骨……你自己也是武師,應該懂得料理,拿去讓人炮製了,自己用著吧。」

「修身丹?補氣丹?人蔘?虎骨?」曹蠻怔了一下,隨即,l-出了驚喜的神情,「這些都是上好的補品,適當使用,可以調理身體,改善根骨,增強體質,對修鍊大有裨益!多謝公子成全。」

「你的確應該感謝我成全,因為練武修身,是一輩子的事情,武師的一生,要有所作為,首先要做的,就是練就一身高明的武藝,這和儒家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同樣的道理,而這種修身丹,就是取名於此,它可以讓你這樣的中年武師擁有更好的體質,筋骨也越發強健起來,修鍊起來,事半功倍。」

呂陽看著曹蠻,不動聲s-地道。

「不過,你我之間,也算是經歷了一場生死考驗,你能捨身擋下飛劍,這就說明,你忠厚純良,是個值得重用的人,我願以手足心腹待你,這點小小的丹y-o,只是開始而已,以後有機會,我會再為你尋找提升功力的靈丹妙y-o,讓你武道修為更上一層樓,也能更好地為我所用。」

經過這一次的事件,呂陽突然發現,這個曹蠻是個值得培養的人才,可以發展成自己的心腹親信,現在要做的就是示之以寬厚和恩德,收服其心。

他自己也做過別人的家奴,甚至到現在都還是奴僕,只是有意無意地隱藏著這個身份而已,自然知道,地位卑微的人,真正渴求的是什麼,所以他並沒有擺出公子哥的架子,也不以主人自居,開口就是願意把曹蠻當成手足,心腹。

「公子如此厚愛,小人願誓死以報。」

曹蠻聽到呂陽這麼說,果然無比感jī。

呂陽把價價值數十萬兩的丹y-o和補品賜下,又說了一番冠冕堂皇地話,無形之中,忠誠都提升了不少。

「好了,我不打擾你養傷了,你好好休息吧。」


呂陽見此,也就放下心來,閉關潛修。

他決定,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


「那個自稱楚雄的仙m-n弟子,似乎並不是孤身一人,應該還有同m-n師兄弟,我記得在青松閣之時,叫價的就不止他一人,肯定還有同夥,八成是什麼歷練的弟子,正好路過錦城。」

回想起在拍賣會上的細節,呂陽隱約感覺,被自己殺死的楚雄還有同夥。

這個猜測,讓他產生了一絲不好的預感,同時,也前所未有的迫切,想要更進一步,提升自己的武道境界,功力,擁有更加強大的實力。

「畢竟是仙m-n弟子,殺死之後,會招惹來無盡的麻煩,雖然我的背後,也有四小姐和呂家,但卻不一定能夠護得往我,所以要多多布置,有備無患。」

「而最根本的,就是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免得有人找上m-n來尋仇都對付不了。」

「我呂陽絕不是任人宰割的r-ujī,仙m-n弟子……哼,仙m-n弟子又如何?敢找上m-n來尋仇,我一樣叫你們有來無回!」

呂陽兇悍地想著,把準備好的丹y-o拿出。

這一次,他手頭上掌握了大量的丹y-o,其中y-o力最強的,無疑是huā大價錢買來的「赤血大丹」,每一枚,都可以增長十年功力,相當於每一枚都有百鈞y-o力,一共有十枚,就是千鈞y-o力。

其次是從楚雄儲物袋裡搜出來的納元丹,每一枚,都可以增長三年功力,相當於九鈞y-o力。

這些納元丹,一共有一百枚,就是九百鈞y-o力。

「這兩種丹y-o,x-ng質不同,同時服食很容易走火入魔,甚至承受不住巨大y-o力的衝擊,暴體而亡,還是先服食納元丹吧,把功力提升再說,到時候,其他的『赤血大丹』,補骨丹,補氣丹,慢慢服用,就算用不上的,也可以賞賜給曹蠻,提升他的實力,以及忠誠度,這樣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

呂陽看著這些丹y-o,心中已經作出安排。

「我的體質,似乎非常特殊?常人服食蘊含九百鈞y-o力的丹y-o,往往只能吸收一半,甚至更少,而我有身懷異寶,jīng氣無窮,竟然能夠把這些y-o力完全煉化,所付出的代價,僅僅是多耗費一些時日,用來鞏固成果而已,可以預見,我服下這百枚納元丹,馬上就可以衝擊後天九重,成功突破。」

念及於此,呂陽顧不得休息,當場服食納元丹,很快煉化y-o力,順利地把自己的功力提升到了五十年的地步,擁有兩千五百鈞的力量。

果然不出意料,這個時候,他體內的血r-u,也終於達到了jīng純。

澎湃的內息,彷彿熊熊燃燒的爐火,隨時都在煉化著血r-u中的雜質,把它們摒除。

呂陽全身的血r-u,jīng氣,真元,正在向著後天九重歸真境才具有的地步轉化,整個人的身體,慢慢地發生著根本x-ng的變化,達到武道上乘的最高境界。


他的身體裡面,充斥著雄渾的功力,已經沒有了一絲濁jīng濁血的存在,全身上下,都如同新生嬰兒一般純潔,真正做到了返老還童,壽命達到百年以上,彷彿永遠不會衰老。

曾經有古書記載:「上古之人,秋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呂陽現在就達到了這種狀態。

「後天九重歸真境,終於達成!我的武道功力,已經達到了武道上乘的最高層。」

呂陽細心地感受著身體的變化,在這一瞬間,彷彿感覺到,整個天地都豁然開朗起來。

現在的他,終於正式踏入了武道的殿堂。

…………

今天有事,只得兩更。 在戰場大師的影響下,木馬聯軍戰意高昂,士氣沸騰,將各種技能飈射向線粒體BOSS。

午夜下的中央公園,徹底被戰火點燃,轟鳴的槍炮聲和爆炸成了唯一的主旋律。

果凍狀的線粒體漂浮到了近百米的高空,體型足足膨脹到半個足球場大小,才停止,遠遠望去,就像一個碩大的水母漂在天空。

聯軍的兇悍火力宣洩在線粒體身上,就像旅人陷入了泥濘的沼澤,不論是彈藥,還是魔法,直接被線粒體的果凍形態吞噬。

「繼續開火,打爆它!」有團長無意識的嘶吼著,神情猙獰,他們都明白,耽誤的越久,危險越大,敵方陣營肯定已經埋伏在四周,準備伺機而動了。

線粒體突然停止了吞噬彈藥,身體猛的收縮了一圈,隨後膨脹,那些射進身體的彈藥和技能突然完整無損的反射了出來,打向聯軍。

轟,轟,轟,地面整個被犁了一遍。

樹葉和泥土亂濺中,一棵折斷的大樹砸向到了唐崢面前,不等近身,被重力彈打成了木屑。

倖存者們紛紛開啟護盾,可還是有一些低階的倒霉鬼被衝擊波吹飛。

線粒體就像一個黑洞似的,繼續吞噬攻擊,然後第二次收縮了。

「全體注意,第二波攻擊要來了!」

通訊器中,娜塔莎的話音剛落,線粒體爆發了第二波攻擊,這一次,整個中央公園都被籠罩了,它釋放出的破壞力,直接增幅五倍!

唐崢視野中全都是火光,火焰在身邊燃燒,他一把抓住被吹飛的顧雪琪和陶然,開啟了重力深淵,將團員們保護了起來。

倖存者們東倒西歪,等到爆炸過後,才發現整個公園被推平,地面的泥土足足被轟掉了一米深,左側的湖泊直接被蒸發掉了,只剩下乾涸的池底。

「太陰險了。」團長們看著那個依舊在吞噬技能的線粒體,大罵了出來。

線粒體的第一次的反擊中規中矩,讓大家以為這就是它的極限了,畢竟全部反射,已經很強悍了,可是誰知道它在藏拙,第二次反擊就是增幅,讓措不及防的倖存者們吃了個大虧。

「先停火吧,找到弱點再說,無論攻擊多少,它都可以反射的。」魔獸哥喊了出來,附和的人也不少,這種戰況,都不想憑白浪費生命能量。

「繼續攻擊,它的承載力一定有限度。」娜塔莎無情的聲音傳來,「如果有小隊偷懶,將被視為公敵,進行抹殺。」

「別擔心,小夥子們,咱們會贏的。」瓦西里的語氣透著輕快,心態很好,只是大家可沒這麼樂觀。

「繼續戰鬥,火力最大程度投射,懈怠者,將成為魔夜聖徒的公敵!」又一個女人說話了,聲調透著曖昧的磁性,但是冰冷,乾燥,像一股寒風。

唐崢轉頭,看到了那個站在幾百米外說話的女人,披肩的金髮,嘴角總是帶著一抹笑容,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她周身包裹在一個聖潔的白色光盾中,空氣中不斷有羽毛飄下,給附近的盟友加持狀態。

她是名為微笑魔女的艾美麗,賓虛的副團長,雖然看上去溫婉柔弱,但是手上沾滿的鮮血卻足有萬計。

作為團隊智囊,微笑魔女曾經在絕對劣勢下,用戰術坑殺過三十支木馬小隊組成的圍獵聯軍,在二戰主題世界中,作為影子參謀,幫助德軍連下十二城,最後攻克莫斯科,佔領克里姆林宮,殲滅蘇軍三十萬,擊潰百萬!

艾米麗對娜塔莎並不陌生,作為對頭,她們甚至比本人還要了解對方,微笑魔女習慣微笑,泡紅茶,本身為三階英雄,種子能力,神沐南風。

在整個木馬世界中,艾米麗是少見的空間、精神、治療、支援系人物,也是這次寄生前夜世界的行動小隊直接負責人。

賓虛的性格很怪異,尤其是精神分裂的時候,幾乎都是艾米麗在主持戰鬥,當然,她也沒讓眾人失望。

有了兩大巨頭的施壓,倖存者們只能拚命,不過風頭完全被瓦西里大叔的團隊蓋過了。

他們就像一台精密的機器,開始展現出恐怖而強大的破壞力。

空戰隊長普加喬夫開啟了擴展指令『擊破長空者』,駕駛著3S級戰鬥機升空了,九位隊員跟在後面,組成了戰鬥隊形,從夜空飛過,朝著線粒體發射了導彈。

轟,轟,它們拖著耀眼的紅色尾焰,從機腹下飛出,線粒體掃描到這些附加了能量的彈藥的強悍,第一次主動防禦。

一道光束從線粒體的後背上射了出來,隨即散開,變成了錐形的喇叭狀,攔截導彈。

滋,滋,光束不斷射出,將導彈擊落,在夜空炸開,就像一朵朵盛開的嬌艷花朵,只是溢滿了死亡的氣息。

空氣突然產生了波紋震動,一艘依阿華級的戰列艦行駛了出來,隨著艦長馬卡洛夫的命令,戰斧式巡航導彈齊射,捕鯨叉反艦導彈齊射,二十門主副炮齊射,整個艦體因為後座力,都發生了一次劇烈的傾斜。

白髮的中年軍官站在艦橋,目光凝視著線粒體,有條不紊的用『無畏的諸海騎士』下達各種指令,他的九位海軍隊員也各自指揮著一艘戰列艦,出現在戰場中,對線粒體進行炮擊。

偵查和破襲分隊隊長左輪帶著九人小隊,突然離開了戰場,去確定敵軍的位置。

娜塔莎絕對不會犯下被敵人搶走人頭的錯誤。

斯~大林釋放了一種紅色的氣浪,己方的任何戰車只要接觸到,性能就會優化,火力和防禦增強,這是名為鋼鐵怪獸的能力,輔助極強。

「伊文,加持爆破能力!」陸戰隊長朱可夫也帶著他的小隊沖了上去,嗷嗷叫著,機槍亂掃,這位金髮帥哥非常享受硝煙的味道。

「你小心炸到自己!」伊萬體型魁梧,是團內的爆破,陣地構建、超大武器專家,擁有火神的狂舞者指令,凡是他的能力輻射后,都自帶爆破效果,攻擊里倍數提升。

「看來沒我什麼事情了?」巴普洛夫叼著雪茄,站在一輛戰車上,抓著車載機炮,朝著線粒體投射火力。

他是團內的隊醫,猶太裔俄國人,號稱基因魔術師,只要倖存者不是立刻死亡,都能在他手下撿回一條命。

瓦西里的團隊成了戰場的主宰,瞬間爆發出的最強攻擊力,連已經見慣了的魔夜聖徒都要感嘆,更別提別的小隊了。

線粒體發出了一種高亢的哀嚎,在打擊下,身體終於承受不住,開始崩塌,大概是察覺到生命開始走向盡頭,反攻更加迅猛。

線粒體的果凍狀身體上裂開了無數細碎的縫隙,猛然吸氣,那些氣流肉眼可見的湍急起來,隨著身體一癟,一道音波疾速向四周擴散。


哪怕是無畏者們,這一次都被吹的站不穩了,音波氣浪像鋒利的剃刀,直接斬碎了雙S級以下的所有護盾。

老兵開啟巨人壁壘,進行群體防禦,第二波打擊又到了。

足以刺穿耳膜,貫穿頭顱的聲波呼嘯而過,讓好多征服者慘叫著跌倒,神經直接被攻擊了。

「小心!」看到線粒體身上的那些氣孔變成紅色,娜塔莎大聲提醒。

太晚了,隨著滋,滋的刺耳聲響,無數紅色的光束射了出來,不規則的扭曲,蔓延,在地上切出了一條條的溝壑。

被紅色光束碰到的倖存者,他們體內的線粒體被激活,促使他們變異了,接著失去理智,向曾經的同伴發起了血腥攻擊。

看到這一幕,僥倖逃過一劫的倖存者們面色大變。

「快殺了它!」有一些倖存者要崩潰了,看到線粒體再次泛起了紅光,尖叫出聲。

這是線粒體的三段式攻擊,非常密集,只要挨到一下,就會受到影響,想躲開後面的,就不太容易。

「艾米麗,你負責對付木馬聯軍。」娜塔莎翻開了她的擴展指令,那本戰場上的死亡舞者,在能力增幅下,瞳孔變藍,用精神掃描向所有盟友下達命令,改變隊形。

這個時候眾人都以大局為重,戰錘隊也按照命令,攻擊線粒體。

「找到了,在四點鐘方向。」

左輪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隨即那邊就爆發了戰鬥,他們找到了埋伏起來的敵人。

反正遲早一戰,與其被漁翁得利,不如把他們提前拖入戰鬥,搞不好BOSS還能消滅掉他們的兵力。

「進攻!」艾米麗帶著部下火速轉移。

魔夜聖徒的著裝非常有特色,全都是白袍斗篷,袖口和領口有十字架圖案,下擺有黑色的斜十字圖案,宗教風格十足。

「瓦西里,開大招,用你的上帝之杖、或者是泰伯利亞黃昏,趕緊殺掉這個BOSS!」賓虛並沒有去找戰鬥,那些小雜魚,還不值得他出手,至於面前的線粒體,在看到戰爭之王的火力后,他也放棄了,不想因為戰利品鬧出衝突。

「你的天戒為什麼不用?」瓦西里翻了個白眼,還有閑心和破裂人偶鬥嘴。

其他的小隊已經在苦苦支撐了,甚至在全力防禦,只有這樣,才不被線粒體幹掉,看到兩個男人這麼輕鬆,不由的感慨,不愧是世界第二,果然強悍。

麻煩遠遠沒有結束!

………..

PS:抱歉,還沒有恢復,還在卡文中,今天只有一更了,羞愧遁走! 狂神安排了木馬聯軍埋伏在四周,原本準備坐收漁利,結果被『左輪』的小隊攻擊,提前燃起了戰火。

左輪的身份雖然是團員,但本身卻是英三階的強者,實力強悍,又擅長破襲與刺殺,幾乎是一個照面,就幹掉了對方的精神系能力者。

微笑魔女帶隊加入了戰鬥,不到三十秒,全殲這支暴露藏身位置的小隊,跟著撲向了下一支小隊的藏匿點。

左輪很狡猾,完全不去對抗那些強隊,只挑弱旅攻擊。

狂神一方的團長們坐不住了,這樣下去,會被對方各個擊破,消耗掉實力,於是不得不出手,於是大型團戰提前爆發。

左輪還在騷擾,朝著那些可能藏著小隊的地方攻擊,他要把更多的人拖進戰鬥,畢竟這是對方的主戰場,己方處於劣勢,只有混亂,才會增加勝算。

「全體木馬小隊注意,放棄BOSS,參與團戰!」微笑魔女理所當然的接過了指揮權,布置陣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