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所以,金小魚兒看著南歌傾月欺負金戊神尊,就有種解恨的感覺,似乎她是給他報了仇。

南宮蒼熠確實好久沒有來,和他們一起,在洛居殿吃飯了。

自從他位及神尊之後,以他的身份住在公主的宮裡,也是不合禮法的,天帝特意分封了一座宮殿給他單獨居住。

金小魚兒對著南宮蒼熠笑著說:「南宮師兄貴人大駕光臨,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這話要是說起來,本也沒有錯,不過,這麼老道的話,不知道怎的,就是聽著怪彆扭的。

想想也是,從他這麼一條小魚兒的嘴裡,說出這些話來,總是有些違和。

南宮蒼熠倒是沒有見外,知道金小魚兒不過是從別處學來,不解其意,現學現賣罷了。

他也舉起茶盞,抿了一口,「小魚兒的見識有長進。」

算是誇他一句吧。反正,金小魚兒自己感覺這話是在誇他。

南歌傾月放下筷子,沖著南宮蒼熠微微一笑,說道:「南宮師兄你好好吃吧,我還要修鍊,就不陪你一起了。」

南宮蒼熠也放下了筷子,「我也吃好了。

傾月我們好久沒有一起聊聊了,你要是不太心急,去水邊走走吧。」

他直接了當的對南歌傾月說話,就是因為了解她,最喜歡這樣直接明白的方式。

南歌傾月自然是應允了,對南宮蒼熠,她始終是存著敬意,「好。師兄請。」

南宮蒼熠先對金戊神尊拱手才離座,隨著南歌傾月出了殿門,並肩走向洛水岸邊。

南歌傾月每日除了吃飯時分,都是在修鍊,也很久都沒有,好好感覺一下,水岸漫步的悠然愜意了。

南宮蒼熠隨意的走著,陽光下,看得見她和他緊挨著的影子,雖然他們之間有著一個人的距離,不過,看著挨在一起的影子,讓他的心情,不由得好起來。

微風輕拂,水波旖旎,反射的光映在他的臉上,閃爍之間,讓南歌傾月感覺到,如夢如幻的美。

南歌傾月望著他,因為知道南宮蒼熠的習慣,從不理會別人的目光,所以望著他從不覺得自己需要害羞。

那是一種對美欣賞,她從心裡感覺,如果忽視了這樣的美,就是一種辜負。

南宮蒼熠是能感覺到她的目光的,不過也感覺得到,她的目光里沒有痴迷,更加沒有迷戀。

他將目光投向平遠處,說道:「小月,你這麼喜歡看著我,從來就沒有想要靠近我嗎?」

南歌傾月臉一熱,壞了,被發現了……

「我哪裡有老是看著你了?沒有啦……」

南宮蒼熠笑出聲來,「呵呵……我說你老看著我了嗎?這可是你自己招的。還不承認……呵呵……不要臉紅,你想看,就看吧。」

這種話要是換個人,說出來,她肯定會認為那人臉皮太厚,不知羞,可是南宮蒼熠說出來,就是理所當然啊。

南歌傾月轉開眼神,「好啦,南宮師兄你不要逗我啦,快說吧,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啊?」

南宮蒼熠反而轉向了南歌傾月,注視著她的側臉,輕聲細語道:「沒有。」

南歌傾月瞄了他一眼,正好對上他凝視的眼眸,一呆又轉了回去,「額……沒有什麼?你不是說,要和我聊聊嗎?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我沒有想到的,你要提醒我啊?。

她感覺到南宮蒼熠的眼神里,有種熱熱的光,注視著她,像是烤著她似的。

南宮蒼熠呵呵輕笑著說:「小月,你真可愛啊。我沒有什麼事情要提醒你。倒是你提醒了我一件事。」

南歌傾月:「……」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她感覺到南宮蒼熠的眼神里,有種熱熱的光,注視著她,像是烤著她似的。

南宮蒼熠呵呵輕笑著說:「小月,我沒有什麼事情要提醒你。倒是你提醒了我一件事。」

南歌傾月:「……」

越聽越糊塗,這都是在說什麼呀?

南宮蒼熠烤了南歌傾月一陣子,覺得差不多了,她的臉紅紅的,熟了的桃子似的,突然想到一個詞兒,人面桃花。

不過,比起桃花這種,隨風而開,隨風而逝的風景,他還是喜歡更加實際的果實。

沒有人知道,其實,他蠻喜歡吃桃子的。

如今,以他的身份,以及地位權勢,三十三重天的蟠桃,也可以隨意採取了。

他眼看著別處,但是,南歌傾月總是在他的視線之內,他還要等著,等著這顆獨一無二的桃子,在他的呵護關注下,一天天成熟。

南歌傾月還不知道,自己在溫柔體貼的南宮師兄眼中,到底是算什麼。

南宮蒼熠對南歌傾月說道:「小月,我知道你要去北極星域,而且是非常堅定的要去,不過,你去了那裡,我們就會分開了。我還是想要找個機會,找到一個你可以不用去北極星域,你的母親也可以回到你身邊的機會。我一直在找……」

他為她做了許多事,每件都讓南歌傾月感動不已,包括為了她謀划這些,但是,要是有辦法,南宮蒼熠也不用這樣憂心忡忡的擔心她。

她也明白,要找到那樣的機會,是很難的。不是南宮蒼熠不用心,而是他盡了力,還是沒有找到。

「南宮師兄,就算是最壞的結果,我也承擔的起,所以你不必太強求。你現在在天帝身邊,不要為了我,去和他起衝突。」

南宮蒼熠又深深的望了她一眼,「小月,你有沒有聽說過,關於我的傳言?那些傳言說,南宮蒼熠就是靠趨炎附勢,爬到神尊之位的。在天帝面前,他就是一個欺下媚上的小人。

我知道,有人在背後說這些話。還有的說,南宮蒼熠是小人得志,他還巴結著傾月公主,不然怎麼會……」

「別說了……南宮師兄……」

南歌傾月攔著了南宮蒼熠的話,他是那樣完美,不應該被不尊重他的人,隨意踐踏。她不許可,他這樣說自己。

「南宮師兄,你不要管那些人,他們都是愛嚼舌頭的小人。

我……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就好啦啊。你不用理那些人。

我自己也曾經被很多人說過。我知道,這個天宮裡不知有多少人看我不順眼。但是她們也拿我沒有辦法。那些傳言,時間久了,就會消散,你還是你,不會因為傳言,就改變了。在我心裡,你就是那個最值得我相信的人。」

南宮蒼熠聽著,她這樣安慰他,臉上蕩漾起耀目的笑顏。

「小月……你真好……」

他不會告訴她,他是故意這樣說的。他其實能感覺得到,南歌傾月的心跳聲,在聽到他說的那些話后,激動的跳起來。

南宮蒼熠料得很准,南歌傾月是在乎他的。

果然,他刻意說出來詆毀他的話,才說了幾句,她就聽不下去了。

他不是無聊的試探她。

他想要確定,在南歌傾月的心目中,他到底是不是她絕對相信的那個。

她還是那麼信任他,極力維護他,他就安心了。

他可以安心的為她安排,他做的一切都是為她好的,只要她相信這一點就好了。

南歌傾月帶著一絲同情的眼神,望著南宮蒼熠,她也遭受過那種流言蜚語,知道那種被不相干的人,隨意的說三道四時,心裡氣憤難當,又堵不住悠悠之口,發泄不出,怒火就只有燒灼自己,非常難受。

當初,他是為了她,才被天帝從清凈修鍊的雲外天學院,調上了這事非紛亂的天宮,現在他的難堪,她也有一份內疚。

她認真的望著南宮蒼熠,說:「南宮師兄,我們就算會分開,無論我在什麼地方,我都不會忘記你的。你只要開開心心的,就是我的心愿啦。」

南宮蒼熠不想再繼續下去,得到她的在乎就好,同情不是男人需要的東西。

他微微點頭,算是答應了她的話,轉而回歸正題,隨意的說道:「小月,我也想要你開開心心的。眼看又快到新年了,你想要怎麼過這個新年?只要你開心,我會好好安排的。」

南歌傾月其實根本不想過什麼新年,但是,為了讓南宮蒼熠的一片用心,不被忽視,她自然不能夠拒絕他的安排。

「嗯,我也沒有特別的想法。就是能夠和你還有師父一起過,就好了。」

南歌傾月努力的表現出自己的歡喜,水面上吹來的風,將她的髮絲揚起,南宮蒼熠伸手將她被吹亂的髮絲拂拭下來。

南歌傾月沒有動,在南宮蒼熠面前,她保持著安靜的模樣,接受他的觸碰,並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

事情就這樣定下來,她的意見,就是一切隨著南宮蒼熠的部署,這樣的結果,南宮蒼熠很滿意。

他有許多安排,想要給她一個,難忘的新年,就要保密給她一個驚喜。



當然了,還有對天帝的安排,也要讓她順其自然的接受。

南歌傾月的心思依然全部在修鍊上,就算是新年步步臨近,她依然故我的參悟著水靈力的奧秘。

她有一種預感,她即將突破水靈力的靈極,她體內會幻化出御星靈魄,真正在自己的內心和靈脈中,構造一個屬於她的靈力星域。

御星靈魄,就是在內部生成,可以同真正的星辰相互輝耀的,靈力星域。

她本身就是一獨立的完整天地,能夠控制了自身的靈力星域,運轉靈力星域,就能夠實現,守護運轉真正星辰。

南歌傾月在凝神境界的時間,越來越長,她隨時有可能突破,但是,她也不知道,何時會突破。

就是這樣的關鍵時刻,金戊神尊也是只能夠,在一旁為她守護著,並不能代替她去修鍊。

說到底,靈力修鍊,最終還是要靠自己的領悟。

金小魚兒也有了巨大的進步,金戊神尊雖然沒有收他為徒,可他軟磨硬泡的功夫,可不是白給的,金戊神尊沒擔著師父的名義,卻做了所有師父該做的事情。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說到底,靈力修鍊,最終還是要靠自己的領悟。

金小魚兒也有了巨大的進步,金戊神尊雖然沒有收他為徒,可他軟磨硬泡的功夫,可不是白給的,金戊神尊沒擔著師父的名義,卻做了所有師父該做的事情。

金小魚兒賴在金戊神尊身邊,一邊將新煮好的桃花潭水,遞過去,一邊拿軟綿綿的調子撒嬌。

「神尊爺爺,怎麼我的靈力,辛苦的修鍊這些日子,都不見長進呢?您是不是胡亂給我指點,沒有真的修鍊法門教給我,對吧?」

金戊神尊抬手彈出一個腦瓜崩兒,一聲脆響兒,彈在金小魚兒腦門上。

金小魚兒吃痛,捂著腦門兒,直喊疼,「哎呦……您下手太狠了。我腦袋瓜兒,要裂了……」

金戊神尊笑罵道:「臭小子!不打你,你不老實。

敢說我胡亂指點?有千百人,想讓我給指點一句,我都不稀得開口呢。

再不收拾你一下,你還要欺師滅祖了啊?」

金小魚兒揉著腦門,求饒,「神尊爺爺,我錯了。您老人家,金口玉言,一言九鼎……」

「閉嘴!」

金戊神尊罵道:「你個死孩子,亂說什麼啊?在天帝的眼皮子底下,你給我扣一個金口玉言,你……抽你我……。

金小魚兒被罵,馬上改口說:「呃……不對,至少頂十個……」

「噗……」

金戊神尊噴笑。金小魚兒整天玩兒這麼幾個,囫圇吞棗記住的成語,說話總帶著,什麼話,讓他一說,聽著都是胡說八道的。

金戊神尊喝著糖水,嘴裡一甜,心情舒暢,也為金小魚兒合計著。

金小魚兒知道金戊神尊就是刀子嘴,而且豆腐心,趕緊著給他捏肩揉腿。

金戊神尊身上舒服了,隨意的開口說道:「小魚兒,你修鍊不就是為了成為一條飛龍嘛。要說起來,也沒什麼用。你找什麼急呀?」

金小魚兒委屈的哼唧著,「哼哼……您老人家難道沒看出來呀?小月是將成為星神作為,必達的目標。無論她到哪裡,我肯定要跟著她的呀。她要是成為了星神,我還是一條不會飛的魚,那不是拖她的後腿嘛。」

金戊神尊掀起一隻眼皮兒,瞄了他一眼,這條狡猾的小魚兒,對南歌傾月還是蠻有忠心的嘛。

魚不可貌相,看著油頭油腦的,其實心裡有自己的譜兒,不錯,還是個有情有義的。

金戊神尊說道:「哦哦,你是要跟著我徒弟呀。嗯。其實呢。要說修鍊有捷徑,是沒有的。

但是呢……」

說到這裡,他就停住了,目光在金小魚兒的身上,轉著圈兒。

金小魚兒停住手,心急的催促道:「您說呀……您肯定有好東西,沒透露,對不對?」

金戊神尊點點頭,卻又扭回頭,閉目養神。

金小魚兒這個急呀。「神尊爺爺,您快說吧。我保證以後,天天給您老人家捶腿,好好孝敬您。您快說吧……」

金小魚兒越是急,金戊神尊越是不開口。

說到一半,就咽回去了,把人吊著不上不下的,這麼玩兒很討厭你知道嗎?

金小魚兒騰地站起來,哼了一聲,「不說,我就不給揉啦。哼……」

金戊神尊正舒舒服服的享受著,金小魚兒這揉肩的手法,輕重合適,正好點在他身上的穴道,突然停下來了,立馬就叫不舒服了。

金小魚兒還敢要脅他,真是反了。

「你不想知道了?」

金小魚兒氣呼呼的撇著嘴巴,哼道:「你有能耐,就是不說,我也不想知道了。」

哼,反正我是要一直跟著月月的,她走到哪裡,我都跟著她。我就是這麼菜,我不嫌丟人。到時候,被眾多星神笑話,丟臉的也是月月。」

金戊神尊最在乎的就是南歌傾月了,金小魚兒這樣一說,他就不淡定了。

輕輕咳嗽了兩聲,說道:「接著揉。老頭子還沒讓你走,你還罷工了?」

司職 ,不動地方,既不走也不給他揉肩,金戊神尊無奈的嘆氣,唉呀,現在的小孩子,真是太滑頭了。有好處時,圍著你轉,一看沒有好處,立馬就走人,一點兒尊重老人家的心,都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