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我靠!這些人想把我們燒死!江帆知道必須立即出商場,要不然就成了瓮中之鱉了。此時從窗口又躍進了四名刀客,他們門很快就發現了江帆和古斯娜兩人正往側門跑,江帆想從側門出去,那邊他看到四名龍組成員在那裡。

江帆拿槍射擊緊跟而來的四名刀客,立即發現沒子彈了,來不及裝彈夾,江帆拉著古斯娜跑到側門。默念茅山開鎖咒,側門打開,江帆和古斯娜出了商場。

「你們保護好古斯娜公主,我來對付後面的四個刀客!」江帆立即把古斯娜交給了四名龍組成員,然後等著身後的四名刀客。

四名刀客眨眼就到,江帆手拿幻影魔刀攻擊最前面的兩名刀客,「有情有欲!」幻影魔刀化作片片刀影,那兩名刀客落下,站在那裡一動不東,幾秒鐘后,兩人倒下,喉嚨里冒出血來。

後面的兩名刀客頓時愣住了,沒想到自己的同伴這麼快就被解決了,就在他們遲疑的時刻,江帆出動了,一翻掌一道雷電劈出,咔!一名刀客倒地,另一名刀客頓時被嚇得就跑,一道雷電閃過,那人也倒下。

江帆立即把門關上,對這四名龍組成員一揮手,「走!回去!」

四名龍組成員剛想走立即就停住了,古斯娜驚叫道:「刀王赤失!」

一位身材高大,光頭,滿臉橫肉,臉上長滿了疙瘩豆的男人攔住了去路。「哈哈!古斯娜公主,好久不見,你越來越迷人了!如果你願意做我的女人,我今天就不殺你!」

「呸!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這個低賤下人,竟然背叛我的父親!」古斯娜怒斥道。

「哈哈,我曾向你父親古力求親,那老東西竟然不同意,老子為他出生入死,多次救她的命,竟然這樣對我,我當然要背叛他!如果你做了我的女人,我會好好疼惜你的!」赤失狂笑道。

「吃屎!我看你媽的是豬頭吧!你看你這副尊容,真他們佩服你爸媽,這種怪物都生得出來!」江帆攔在古斯娜面前。

赤失打量江帆一眼,臉漲得通紅,臉上的疙瘩豆不停地抖動,咬牙切齒道:「小子,你敢罵我,我要把你大卸八塊!」

從背後拔出一把奇形怪狀的刀來,鋸齒刀背,刀尖鋒利,整個刀呈圓弧形,刀面上刻了很多怪異的符號。赤失把刀高高舉過去頭頂,擺了一個奇怪的姿勢。

一股強烈的殺氣從赤失背後湧起,頭頂出現了一個狗形戰氣,直衝商場屋頂。

我靠!又遇到一個戰氣的武者,而且是狗戰氣!江帆一擺手,讓龍組四成員帶著古斯娜退到安全地方。

「嘿!」赤失大吼一聲,震得商場嗡嗡直響,手中的刀如疾風暴雨般,直奔江帆。

當!當!當!幾聲金屬般響聲,江帆被打的飛了起來,掉落在地上,立即爬了起來。揉了揉身體,「我靠!人長得是不咋地,但刀法還行,差點要了老子的命!」

赤失震驚地望著江帆,明明中了幾刀,對方竟然沒有受傷,「你,你練成金剛不壞之身!」

江帆嘿嘿笑道:「是的,我是金剛不壞之身,你是殺不死我的!」能唬弄就唬弄他,江帆暗中默念茅山復原咒,剛才接了赤失的幾刀后,內臟受了傷。

「哼,再接我幾招試試!」赤失手中的刀再次化作刀影,猶如海嘯般撲向江帆。

江帆手中的幻影魔刀也出擊了,現場之間刀光人影閃動,當!當!當!幻影魔刀與赤失手中的刀碰撞,人影分開后,江帆活動了下肩膀笑道:「看來你的刀法也不過如此嘛!」

「哼,這只是活動下筋骨,現在才是真正的開始。我就不信,你能接下我的『刀王之王』絕技,我周遊各國,你是第三個讓我使出這個絕學的,你死得榮耀了!」赤失雙手握刀,咬破舌尖,噴了口血到刀上。

刀被噴上血后,那些奇怪的符號立即放出耀眼的白光,「嗖!」從刀里飛出一條白色的虎,白色的虎沒入赤失的身體內。

「嗷!」赤失狂嚎一聲,眼睛發出恐怖的凶光,額頭上出現了一個「王」字,頭頂上出現了馬形戰氣,手中的刀放出耀眼的光芒,形成了刀氣,刀氣如同光柱直逼江帆。

「去死吧!刀王之王!」赤失暴喝一聲,唏哩哩!一聲馬鳴叫聲,空中如同打了一道閃電,空氣發出急劇的呼嘯聲,刀氣泰山壓頂劈下!

轟!的一聲,江帆的身影迎了上去,身影頓時被刀氣批成兩半,刀氣繼續延伸到商場的牆壁,牆壁被刀氣劈到。

「哈哈!小子,被劈成兩半了吧,古斯娜,最後給你一次機會,是做我的女人還是去死!」赤失得意地狂笑。

古斯娜看到眼前一幕頓時嚇得不知所措,她以為江帆被殺死了,心想:「完了,最厲害的保鏢都死了,這次死定了。」

就在他笑得忘乎所以的時候,一道人影一閃,赤失的眉心被重中點了一下,江帆突然出現在他面前。

赤失震驚瞪大眼睛,「你,你沒死!怎麼可能!」明明看到江帆被自己的刀氣劈開了,怎麼又活了呢?


「嘿嘿,廢話,死了怎麼殺你,你已經死了!安息吧!」江帆輕輕地推了下赤失。

赤失瞪大眼睛,全身僵硬,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臨死他也不明白自己是怎麼死的!

江帆擦了下額頭的汗,剛才真危險要不是使出分身逃逸術,就死定了,赤失的刀氣太恐怖了,真不愧是刀王。還有他手裡那把古怪的刀,江帆拾起地上那把刀,看了一眼,「真是把好刀,歸我了!」

江帆對著嚇得目瞪口呆的古斯娜揮手道:「走,回去洗澡!」龍組四名成員也嚇得不輕,他們看到赤失的刀氣和戰氣后,頓時就感覺到江帆死定了,但是最後戲劇性的結局,他們也是一頭霧水搞不懂江帆是如何化險為夷,反敗為勝的。

給讀者的話:

祝大家除夕快樂! 幾名壯漢都快哭了,他們也是聽命行事的,怎麼就變成了他們迫害慕卿的?

不過幕後主使到底是誰,他們還真的不能說,不然他們的家人就廢了。

被派去搜查情況的助理在這時回來了。

「大少爺,二少爺,我已經查到他們幾個的家人了,都被一夥神秘人控制著。」

怪不得不肯說,他就知道裡面肯定有貓膩。

「有沒有看出是哪裡的人?」

「屬下無能。」

助理羞愧地低下頭,不僅沒查出對方是誰,還差點死在對方手裡。

注意到助理行動似乎有些遲緩,牧之翎揮了揮手。

「不是你無能,而是對方太厲害,下去讓醫生看看。」

「謝二少爺。」

轉身離去之前,助理忽然想起一件事。

「屬下再回來的路上,看到了慕小姐和封總,他們正在水上餐廳用餐。」

聽到這話,牧之殤瞬間站了起來,然後反應過來有些激動了。

「行了,你先下去吧。」

「是。」

牧之翎看著牧之殤的樣子,忽然輕笑出聲。


「哥,你怎麼那麼激動啊?人家慕卿醒了你也不要過於興奮啊。」

牧之殤尷尬地清了清嗓子,晃了晃手裡的酒杯。

「我沒有。」

有本事把酒杯放下再說這話,牧之翎心中默默地吐槽著牧之殤悶騷。

「行行行,你沒有,是我太激動了好不好?」

牧之殤放下手裡的酒杯,沒有搭理牧之翎,只要慕卿沒事了就好。

「這些人想辦法處理吧,我去看看慕卿。」

看到牧之殤的心都飛了,牧之翎下意識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勸。

「哥,慕卿明顯就是不喜歡你,你何必這麼用心呢?」

到頭來傷得最深的那個人還不是你么?

這話牧之翎沒有說出口,因為他知道說了也沒有用。

牧之殤轉頭看了眼牧之翎,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和牧之翎說。

「有些事情,不是我想控制就能控制的,我已經收不回我的心了。」

早在十多年前的那個夜晚就收不回來了。

說罷,牧之殤轉身離去,留下牧之翎自己在這裡沉思著。

收不回?牧之翎不明白,不過是個女人而已,有什麼收不回的。

牧之翎查了很久都沒查到慕卿和他哥哥的牽連到底在哪裡。

若說是從網路上認識的,牧之翎怎麼也不會相信,牧之殤會輕易愛上一個女人。

煩躁地撓了撓頭,被牧之殤弄得都快煩死了。

十分鐘后,牧之殤站在水上餐廳的窗外,看到慕卿正在大快朵頤。

看著慕卿嘴角的笑容,牧之殤也不自覺地上揚著嘴角。

她沒事,真的是太好了。

慕卿吃著吃著忽然抬起頭,發現了正在看著她的牧之殤。

朝著牧之殤的方向揮了揮手,示意牧之殤也進來一起吃東西。

封時奕順著慕卿的方向看了過去,發現了牧之殤的存在。

「封總,應該不介意我蹭頓飯吧?」

「當然。」

既然是慕卿招進來的,封時奕又怎麼可能趕人出去?

「牧之殤你怎麼過來了?難道你派人跟蹤我了?」

牧之殤拿起筷子,淡然地搖了搖頭。

「沒有,助理今天無意間看到你了,因為擔心你,所以我過來看看。」

擔心什麼,這裡的三個人都心知肚明,默契的沒有說出來。

「我沒事啦,不需要擔心我了。」

慕卿一邊吃著一邊伸展下雙臂,的確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了。

見狀,牧之殤心中的大石終於落地。

「嗯,能吃能喝,可以賣錢了。」

慕卿頓時沉下臉,好想把這傢伙打出去,怎麼說話的?

「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坐在一旁的封時奕忽然開口詢問,然後給慕卿夾了個螃蟹。

「不是很順利,對方有把柄,所以不鬆口。」

牧之殤和封時奕說的都很含蓄,不打算讓慕卿知道這件事。

不過憑藉著超高的智商,慕卿還是猜到了兩人說話的大概意思。

應該是那幾個壯漢的處置問題,既然不打算讓她知道,慕卿就裝作聽不懂的樣子,繼續吃。


「需要人力或者物力就說,我一定要知道到底是誰。」

「就算你不說,我也不會輕易放棄的。」

牧之殤嘴角微微上揚,眼中閃過一絲陰冷。

慕卿有些疑惑的看了牧之殤一眼,想不明白他這麼激動做什麼。

「對了,你那天到底去找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