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我絕對不會把藥方給你的。”

這些機密文件都是範氏集團的未來說什麼也不能給別人,如果要是流落出去的話,那麼範氏集團將來肯定會徹底面臨重大危機的。

當鬼腳七聽到範朵朵的話後,直接說道。

“臭女人,看來你是給臉不要臉了,既然這樣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範朵朵的話讓鬼腳七十分的憤怒,因爲在他看來還從來沒有人敢拒絕自己。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別怪自己對他不客氣了。

隨後他向着範朵朵走了過去,看到鬼腳七一臉兇狠的向着自己走來,範朵朵心裏面十分的害怕。

不過就在這時,讓他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一直站在旁邊的李博士瘋了一樣向着鬼腳七衝了過去。

範朵朵看到這一幕後,着急的說道。

“李博士,趕緊給我回來,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範朵朵能夠知道李博士根本不是鬼腳七的對手,如果他要是衝過去的話,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找死啊。

就在範朵朵的話說完,李博士已經衝到了鬼腳七面前。

不過就在這時,鬼腳七直接一把就抓住了李博士的脖子。


一瞬間李博士感覺到自己呼吸十分的急促,他彷彿馬上就要死去了。

當範朵朵看到這一幕後,一臉的憤怒,隨後說道。

“趕緊把人放了。”

李博士對於自己而言是全部,如果他要是在說什麼事情的話,那麼自己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範氏集團也會受到重創的,所以李博士是一定不能出事的。

當鬼腳七看到範朵朵一臉着急的樣子,冷笑了一聲,直接說道。

青云路 ,那麼我就殺了這個人。”

鬼腳七就算是再傻也能看出來眼前的李博士對於範朵朵很重要,既然這樣的話,那麼自己就用李博士來威脅範朵朵把自己要的東西交出來。

當李博士聽到鬼腳七的話後,咬咬牙,一臉痛苦的說道。

“範總,千萬不要把藥放交給他。”

李博士的話剛說完,那邊的鬼腳七憤怒的直接抓起對方,然後一巴掌打了過去怒吼道。

“如果你再廢話,我現在就殺了你。”

這個傢伙竟然敢這麼說,簡直是找死,他真的以爲自己不敢殺他嗎?

範朵朵看到這一幕後,十分的着急,然後說道

“不要啊,不要傷害他,你要什麼我都給你。”

範朵朵能夠知道,如果自己要是再不做出選擇的話,估計李博士就要死在對方的手裏了。

這些藥方雖然沒有了,但是自己還可以重新去整理,但是李博士如果要是出事的話,那麼真的要徹底的完蛋了。

見到這個女人準備把藥方給自己,鬼腳七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沒想到這次的事情如此的簡單。

不過就在這時,範朵朵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那邊的鬼腳七冷笑了一聲,直接說道。

“王越,這到底是誰,接下來這讓我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鬼腳七說完之後,直接把電話接了起來,準備好好戲弄一下這個打來電話的傢伙。

剛接通電話,鬼腳七冷笑了一聲,直接對着那邊的電話說道。

“小子,你是範朵朵的朋友吧,是不是他的男朋友,呵呵,我現在告訴你,他現在在我手中,如果你要是識相的話……”

這邊鬼腳七準備好好戲弄一下那邊的王越,只不過當他聽到那個聲音的時候,渾身臉色直接變了。

“鬼腳七,你是在找死嗎,連我身邊的人你都敢打主意,如果你現在要是敢對他們做什麼的話,我一定讓你碎屍萬段。”

另一邊,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王越直接站了起來,隨後臉色難看的說道。

他很快就能夠聽得出來電話裏的那個人,正是之前自己碰到的鬼腳七,沒想到這個傢伙膽子這麼大,竟然感動自己身邊的人。

自己還在找他呢,沒想到他竟然主動出現了,他膽子也太大了吧。

那邊的範朵朵一臉的疑惑,因爲他看到鬼腳七接起電話的時候,臉色直接變了。

之前他還一臉的自信,只不過現在一臉的驚恐,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王越的實力確實讓人無法想象,但是一個電話這讓對方有如此的表現,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當然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範朵朵直接瞪大了眼睛,原本一臉囂張的鬼腳七直接將那邊的李博士放下了。

隨後一臉驚恐地來到了範朵朵的面前,當範朵朵看到鬼腳七來到自己面前的時候,心裏面還是十分害怕的。

難道這個傢伙想要殺人滅口嗎? 但是這時候,鬼腳七直接撲通一下跪在了自己的面前,然後苦着臉說道。

“範總,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

說實話,鬼腳七萬萬沒想到,範朵朵和王越有關係。

王越可是自己噩夢一般的存在,畢竟幾個小時前王越差點殺了自己。

如果自己要是招惹了範朵朵的話,估計王越肯定不會放過自己,不論自己逃到哪裏都沒用了。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自己只能低頭認錯了。

隨後,他把電話舉起來。

看到這一幕後,範朵朵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電話拿了過去,隨後說道。

“王越,剛纔到底是什麼情況?”

範朵朵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有一點他是能夠確定的,這件事情和王越是脫不了什麼關係的,也不知道王越到底做了什麼。

不過好像他打了一個電話什麼也沒有做吧,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你沒事就好,我馬上就過去,至於那個傢伙,你不用理會他,他現在不敢對你怎麼樣的”

王越說完之後,掛了電話,然後下樓開車,以極快的速度飛奔而去。

幾分鐘後,王越出現在了範朵朵所在的實驗室。

當範朵朵和李博士看到他的時候,急忙趕了過去。

王越看到兩個人沒什麼事情,他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隨後,他來到那邊,跪在地上的鬼腳七面前。

當鬼腳七看到眼前的王越,勉強露出一絲笑容,隨後說道。

“咳咳咳,王總,你好。”

鬼腳七的話剛說完,王越一腳踹了過去。

鬼腳七就這樣重重的飛了出去,看到他的樣子,王越冷冰冰的說道。


“這一腳是替我朋友踢的。”

隨後王越再次來到了鬼腳七的面前,說道

“這一腳是替李博士踢的。”

鬼腳七好不容易站起來,隨後再次飛了出去。

他現在一臉的驚恐,不過他根本不敢逃跑,因爲眼前的王越根本不是自己能夠得罪起的存在。

旁邊的李博士聽到王越的話後,一臉感激的看着眼前的王越,心裏面還是十分感動的。

鬼腳七這時候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露出了一絲苦笑。

接下來,王越應該不會再對自己做什麼了吧,畢竟王越剛纔可是好好的教訓了自己一頓。

只不過他很快發現自己想的還是太簡單了。

“砰!”

王越再次一腳踹了出去,這個傢伙以爲事情就這麼結束了,那麼他想的也太簡單了。

而就在這時,王越冷冰冰的看向了鬼腳七說道。

“老實和我說,到底是誰派你來的?”

王越說完後,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隨後眼神冰冷的問道。

這個傢伙最好老實交代,別讓自己對他做什麼,不然的話,自己一定要讓他生不如死。

那邊的範朵朵和李博士聽到王越的話後,也將目光放到了鬼腳七的身上,他們現在很好奇到底是誰派他來的。

當鬼腳七聽到王越的話後,見到他兇狠的樣子,隨後直接說道。

“是何氏家族的何輕柔。”

其實鬼腳七剛開始想要欺騙王越的,不過他還是忍住了心中的想法。

畢竟看王越的樣子,如果自己要是騙他的話,估計會被徹底拆穿的到時候,自己可就死定了。

當範朵朵聽到鬼腳七的話後,臉色變得冰冷了起來。

隨後,他有些生氣的說道。

“何輕柔,簡直太過分了,這一次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範朵朵萬萬沒想到,幕後真兇竟然是何輕柔。

這段時間何輕柔針對範氏集團做了很多卑鄙的事情,現在他竟然用這樣的手段真是讓自己十分的憤怒。

當旁邊的王越看到範朵朵的樣子後,笑了笑,隨後說道。

“別生氣,這一次我一定要讓他自食其果。”

說實話,自己上一次給何輕柔一個教訓,原本以爲這個女人上一次就會收斂不少,但是現在看來他越來越過分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自己這讓他知道一下得罪他的代價,讓他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什麼樣的人。

當範朵朵聽到王越的話後,一臉的疑惑,隨後直接問道。

“自食其果,你有什麼辦法嗎?那個何輕柔可不是好對付的,如果要是最簡單的辦法的話,絕對對付不了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