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我終於明白你這個傢伙是多麼狂妄了?”鼻孔朝天的傢伙盯着劉笑天淡淡的說道。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狂妄的資本?”鼻孔朝天的傢伙罵道。似乎忍受不了劉笑天這麼狂妄的態度。

“老四,試試這個傢伙,我看看到底有什麼本事?”鼻孔朝天的傢伙對一個傢伙說道,這個傢伙倒是和焦龍飛有一比。

“怎麼?欺負我們老大一個人嗎?”這時候一道很霸道的聲音想起。

劉笑天心中一喜,焦龍飛這些人從遠處走了過來。

“蕉嶺,依琳老師,你們怎麼都來了?”劉笑天看着夾雜在段天順三人中的兩道曼妙身影說道。

“怎麼?我們不能夠來了嗎?怎麼一好就把我們給不歡迎了?”依琳老師沒有好氣的瞪了一眼劉笑天說道。

“哈哈……哪有?”劉笑天淡淡的說道,言語之中充滿了感激。

“你個鼻孔朝天的豬頭,難道還不讓我們老大說你媽?”段天順看了一眼那個鼻孔朝天討厭的傢伙,大聲罵道。

鼻孔朝天的那個傢伙這時候也發現了依琳老師,於是欣欣然的走開了,冷哼了一聲。

“怎麼?不服氣就來戰?我們宿舍永遠等着你們。“ 五隻貓妖來到樹林卻沒看到原先的厲鬼,其中的老三「咦」了一聲正要去四周查探,突然一股強大的陰氣向五妖襲來。出了劉策星等四鬼出現在他們面前外,兩側地面還緩緩冒出大約兩百隻鬼魂,整整齊齊地分成八排將他們圍住,兩側的鬼魂儘管形體渙散,可是每一隻都是面容冷峻,目露凶光,配合他們一身陰氣,光是這種陣勢就足以讓一些意志薄弱的對手兩腿發軟。

貓妖們立刻凝神戒備,雖然不知築縣內何時多了這麼一批鬼魂,可是光憑他們整齊的隊列,就可以判斷來的不會是一般的孤魂野鬼。再聯繫今晚的其他異常,他們已經確定這回是有人精心設計要對付他們。貓妖中的老大出來喝道:「你們究竟是哪路鬼怪,我記得我們彼此間好像沒什麼過節吧?」

卜相輕蔑一笑,道:「我不認識你們,你們也沒必要認識我們,我們之間的確往日無冤近日無仇!」

「那你們這是什麼意思?」貓妖掃了兩側的鬼兵一眼問道。

「沒什麼意思,我們就是來打你的!至於理由,嘿嘿,我想昔日被你們害死的凡人鳥獸在死之前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死吧?」卜相冷冷地說。

貓妖知道今日一戰在所難免,也就不再廢話了,反正對方就是一群厲鬼,雖然數量眾多,但真的打起來,勝負還未可知。「喵!」貓妖老大發出一聲巨大的貓叫,可惜貓叫聲就是貓叫聲,縱然聲音再大,也沒有虎嘯聲的氣勢。其餘貓妖像是接到了信號,同時撲向了前面的四鬼。

今天的戰鬥主要是為了兩百鬼軍安排的,所以見貓妖們向自己撲來,四鬼直接鑽進了地下,只有劉策星先是大手一揮命令鬼軍發動攻擊,然後才遁地而去。貓妖撲了個空,卻發現旁邊的厲鬼已經揮舞鬼爪圍了上來。通過貓妖老三之前的描述,他們知道普通的攻擊是無法對他們造成有效殺傷,所以各自施展法術殺敵。讓時予慶幸的是這幾個貓妖道行不高,就連法術都學不精,所以縱然是對鬼魂最有殺傷力的火系道法,也無法對鬼兵產生致命傷。

貓妖的第一波法術施展出后,因為兩百隻鬼魂目標太大,又沒有心理準備,所以措手不及之下有四名鬼兵被打中,呻吟著往地面落下。這四名鬼兵雖然受傷頗重,單並未完全喪失戰鬥力,稍微調整一下又沖了上去。從傷痛這點來說,鬼兵可以說是最好養的兵種。對於鬼魂來說,根本無所謂傷在哪裡,魂魄之軀是沒有要害的,只要沒有被當場打個魂飛魄散,日後找個合適的地方修養一段時間,又可以恢復如初。

當這四名鬼兵回到戰陣中時,已經又有幾名鬼兵被打傷,不過他們也都沒有失去戰鬥力,以貓妖的法術殺傷力,起碼要三攻擊連續打在一名鬼兵上才能將其殺死。貓妖也是隨機應變,知道這樣打不是辦法,他們這次面對的是兩百名鬼兵,哪怕是他們一擊必中,也要六百多次攻擊才能將敵人完全消滅,更何況以他們目前三招中一招的狀態,恐怕一千多次施法下來,鬼兵沒殺退,他們已經先累垮了。

貓妖老大當機立斷下令道:「你們別亂打一通,注意調準一個厲鬼攻擊,這樣才可以有效地殺傷他們。我們圍成一圈防守,老二老三,你們兩個守一面,一起打離你們最近的厲鬼,老四老五,你們和我一起打。」貓妖就這樣開始新的防禦策略,並且立即收到了成效。兩名鬼兵因為一下子中了兩記法術,所以遭到嚴重的創傷完全失去了戰鬥力,萬幸的是貓妖的那招攻擊落空了,不然時予好不容易組建起來得鬼軍就要出現第一次折損了。

卜相他們在一邊看到這一幕,急了起來。他們沒料到貓妖這麼難纏,居然還能來這招。這樣下去,鬼兵不可避免地會出現折損,到那時,他們完全可以想象時予的臉色會有多難看。就在他們一籌莫展之際,愕然發現戰陣內的鬼兵居然自己組織起了新的戰法。

這些鬼兵原先都是大唐軍隊中的精銳,可不會像那些莽夫一樣亂砍一氣。他們以前都受過行軍布陣的訓練,甚至會涉及謀略方面的教習。再加上他們進入行伍多年,經歷無數沙場,很自然地會根據戰場情況作出應對。見到有兄弟在貓妖的攻擊下受重創后,其中的幾個兵頭立刻商量了對策,並對其他兄弟說明。

鬼兵的新打法也很簡單,他們不再是簡單的散亂衝擊,而是以十人一隊,然後各隊圍繞著貓妖的防衛圈快速飛行。而他們的攻擊也換了花樣,一隊鬼兵繞過貓妖旁邊時,會一齊衝上去,而且他們中有的是真正攻擊,有些知識虛晃一槍又迅速退去。這樣一來,貓妖不僅無法準確地保證同時攻擊一名鬼兵,而且因為鬼兵攻擊有虛有實,如果把法術打向掩攻的鬼兵,十有**會被躲開。然後其餘的鬼兵則至少會在貓妖身上留下一兩道抓痕。

貓妖們見勢不妙,都急忙想著對策。他們平時很謹慎,這是他們的優點,可是現在這卻成了他們的缺陷。他們就是太謹慎了,嗅到一點危險就遠遠多開,而一般危險也不會找上做事低調的他們。結果就是貓妖們活了兩百多年卻沒打過幾場上得了場面的架,不然他們的法術也不會使用得那麼不熟練了。

現在鬼兵們用的戰法可是人間軍隊在戰爭中千錘百鍊出來的成果,憑貓妖們那點匱乏的對敵知識,又怎麼能在短時間內相處破解方法呢!過了一刻鐘后,五隻貓妖身上都是傷痕纍纍了,雖然都是皮外傷,可是螞蟻多了還能咬死大象呢,再給鬼兵們這樣抓下去,恐怕他們就算過了今日這一劫,也要換身貓皮了。

貓妖老大見勢不妙,就開始尋思著如何突圍,他知道憑這些鬼兵肯定是無法在白天活動的,只要先衝出包圍圈,再拖一段時間天就亮了。到時他們可以大搖大擺地離開這個地方,另找棲身之所。

ps:過去一段時間的更新實在差強人意,散人在這裡道歉了,今後一定會改善!

… 歲月的風輕輕的在校園裏吹拂着,而劉笑天的傷勢也徹底復原了,又變回了原先的那個人賤人愛,美女見到,分外眼紅的帥小夥子,身上的瘀傷也一一褪盡。

劉笑天又開始恢復了那個活潑可愛的小夥子,嘴角的那絲淡然的微笑,又重新掛上了嘴角。

這些天,並沒有發生什麼可值得紀念的重大事件,無非就是一些生活瑣事。

經過這次事件,劉笑天與依琳老師,蕉嶺的關係更近了一層,彷彿劉笑天住進了依琳老師的心中,依琳老師每次和劉笑天對練的時候不再像以前那麼纖手催人了,而是變得無比的溫柔,這讓劉笑天極高興又慚愧。

豬頭也就是那名叫豬巴的傢伙加入了笑天堂。從此笑天堂多了四名成員,加上段天順三人,七名傢伙到處惹是生非,徹底贏回了曾經失去的尊嚴。

劉笑天坐在宿舍裏面,凝神靜氣,開始進入了修煉狀態,全身的真氣流淌着,在全身經脈比比波波的發出聲響。

過去了一會兒時間,

“彭彭……”猛然一聲急促的敲門聲將劉笑天從修煉狀態之中拉回了現實。

重生之萬物皆可吃 死胖子,怎麼了?“劉笑天一聽到敲門聲就是死胖子幹天兒。

”老段和豬頭被別的宿舍的成員給打倒了,老大你再不去看看估計來的時候就要死了。“幹天兒焦急的說道。

”你們大張旗鼓的惹是生非,不捱揍不行啊?“劉笑天慢慢的打開門,一面說道。

”老大,快走,我們惹到了學校的一個組織。他們現在正在圍攻豬頭魚狗屁軍師了?“

劉笑天一陣苦笑,這幾個傢伙,實在是無法無天,好好的不再宿舍裏面待着,非得要掛着牌子到處炫耀,說什麼笑天堂打敗天下都不怕,有不服的就來戰,想到這裏,劉笑天真是哭笑不得,宿舍這幾個傢伙再加上一個豬頭統領的宿舍的人,真是無法無天了。

隨即劉笑天只能和幹天兒來到打架的地方,從老遠的地方,就能夠聽到慘叫聲連連,彷彿殺豬似得。

“咦,還選了一個好地方,這麼偏僻,學校也不會發現,即使打殘了也是自己負責。”劉笑天無語的說道,

很快來到現場,只見一羣學生在連連圍攻着留個傢伙,這留個傢伙正是豬頭,斷天順幾人,被打的接連敗退,而後面十幾個人都拿着武器羣追不捨。

“轟轟……”一道強烈的雷弧擊中了焦龍飛的屁股,頓時一聲慘叫聲傳來,而屁股上面的衣服被雷弧燒的一乾二淨,樣子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讓你們吃點兒苦頭也是好的,最後吃虧的還是我,我這個老大還得給你們差屁股,誰讓你們給我惹是生非了。?”劉笑天只是遠遠的看着,並沒有立即上場。

“老大,快點兒,那個傢伙的雷屬性的攻擊力很強悍的,”幹天兒焦急的說道。

“嗯,好,我們先看看。”劉笑天手插在褲兜裏面,慢悠悠的說道。


“哈哈哈……我看看你們這羣狂妄的傢伙,還大言不慚的說什麼打盡天下都不怕。”後面羣追不捨的那些人都狂笑道。

“老大來了,快到老大那邊去。”

“好………………”

段天順這些人都徹底這次被對方的那雷弧一擊打的害怕了,都躲在了劉笑天的身後。

“哎呀,老大,總算千算萬算,可把你給盼來了,今天可是惹大了,這個組織雖然算不上什麼大組織,但是人家的雷弧一擊可是我們的剋星啊。哎吆,痛死我了。”段天順狼狽的說道。

那羣追擊的人也停了下來,冷冷的看着劉笑天,頓時在空中瀰漫着一股無形的**味兒。

“你是誰?”那個可以釋放雷電之力的傢伙冷冷的問劉笑天道。神態很高傲,樣子很倨傲,這是劉笑天最看不慣的一類人。

”放肆,這是我們老大,見了我們老大還不下跪?“焦龍飛大聲喝罵道,然後一面捂着屁股痛苦的叫了起來,樣子相比於對方顯得無比的狼狽。

”哈哈哈……什麼老大,我看就是草包一個,手下都這麼草包,可見這個老大有多麼草包了。“對方冷冷的笑罵道。

”你……“豬頭剛要說話回擊,被劉笑天阻止了,劉笑天向前跨出兩步,來到對方的很近的距離。

”你叫什麼名字?“劉笑天冷冷的問道,樣子和對方一樣,顯得很倨傲,這是給對方的回擊。

”雷剛,我三六班的。”對方這時候也是冷冷的說道。從說話的語氣可以看出,對方對自己這個名字很看重,彷彿只要一說出這個名字就能夠把對方嚇住似的。

但是這個名字對於劉笑天來說卻是不起任何作用。劉笑天聽到這個名字之後閉關沒有任何反應。

“老大,這個雷剛是三六班的佼佼者,因爲天生能夠修煉雷屬性的功法而出名。也算是三六班的一個人才了。“

神龍學院將學生分爲外院與內院,一年級道五年級,分屬於外院的學生,而真正的內院的學生就在大山深處的一處森林之中,要想進入內院,是要經過層層考驗的,所以一般的學生五年級畢業之後,便走向了社會,而一些出類拔萃的傢伙纔有資格可以進入內院,成爲神龍學院真正的內院學生,那時候將會有很大的榮耀的。

”奧很好,雷剛,一個可以修煉雷屬性功法的學生,我倒是很喜歡結交你這樣的朋友的,這樣吧,我們做個朋友,免得以後我們一直打來打去的。“劉笑天淡淡的說道,顯然,劉笑天並不吃就被名字名字嚇住的那一套。


而對方也是錯愕了幾分鐘之後,然後大聲狂笑了起來。

”哈哈哈……你有什麼資格和我做朋友?“雷剛高傲的說道,很顯然,將劉笑天這個剛出道的傢伙根本不放在眼裏。

”我三一班的,我叫……“ 撒旦老公,請溫柔!

”不要說了,我沒有心思知道你這個殘渣的名字,我只是想一一把你們打到校醫務室,“雷剛冷冷的說道。

”好啊,你是膽子真不錯,你可知道這個世界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劉笑天淡淡的說道。

“哼。”雷剛冷哼一聲,然後手一揮,頓時間場面亂了起來。

“龍飛,來你先把褲子給我穿好,以後別這麼丟臉了行不?”劉笑天從戒指之中取出一件褲子丟給焦龍飛,焦龍飛不好意思的將褲子重新穿好,劉笑天實在是在戰鬥的時候看不慣一個穿着開襠褲的傢伙。

“兄弟們,給我們上,將他們都給我打成殘廢就可以了。”雷剛領着自己的兄弟們指揮道。

在學校,學生互相之間打架受傷是常有的事情,只要不出人命,學校自然不會管你,任你去胡鬧。

“你們把他們幾個給我收拾了,這個叫冷鋼的傢伙交給我。”劉笑天淡淡的說道。

“老大,是雷剛,”焦龍飛矯正道,劉笑天由於是小地方來打的,普通話好不到那裏去,勉強可以讓別人聽懂。

”嗯,好,你們小心一點兒,我倒要看看,這個名叫雷剛的傢伙到低硬不硬?“劉笑天淡淡的說道,隨即腳走流雲步,三兩步就到了雷剛的面前。

”彭彭……“

”轟轟……“

場面頓時亂了起來,各種爆炸聲音不絕於耳。

”你。我就不客氣了。“雷剛淫笑道。看着劉笑天就像看着一隻蒼蠅似的。

”好啊,我也希望見識到你的真實實力。“劉笑天一說完,頓時全身的真氣毫無保留的運轉起來,澎湃的真氣宛若江河湖水一般洶涌起來,強悍的勁力發出嗤嗤的聲響,氣勢非凡,劉笑天自從受傷之後,變得更加霸氣了一些,長髮亂舞,宛若一尊殺神一般。

”好樣的,看我的。“雷剛一說完,頓時間手中出現了一道亮光,很顯然,這亮光就是雷電之力,發出火焰燃燒的巨大聲響。

”刷刷刷……“很快就來到劉笑天的面前,然後一道道璀璨耀眼,的雷弧電光鋪天蓋地的向着劉笑天而來,劉笑天暗暗吃驚,這功夫果然了得。

劉笑天運轉飛天羽翼,從地面上輕輕躍起。

”哼,我看你往哪裏走?“了剛冷哼一身,手中雷電之力向着空中噴射而去。

”嗤嗤……“劉笑天手中的真氣與雷電之力在空中碰撞着。

”嗤嗤……“劉笑天胳膊上面的衣服被雷電之力燒爲灰燼,要不是劉笑天的真氣渾厚,裏面還夾雜着一些劉笑天以前吸收的黑色煞氣,不然劉笑天早已經受傷了。

”媽的,這雷電之力果然強悍,看來不能小覷。“

劉笑天該換了戰鬥方針,身子宛若風一般快速的落向地面,腳步輕點,然後一招降龍伏虎掌向着雷剛而去,強悍的掌力帶着巨大的力道,形成一道道能量風暴向着對方的眼,鼻子,耳朵,脖頸而去。

“哼。”雷剛冷哼一聲,手中的雷電之力更加的璀璨刺眼,手中光華大聲,然後迎向了劉笑天似龍似虎的魔掌。

“轟隆隆……”空中掌影,雷電之力橫飛,塵土飛揚,場面壯觀極了。

不遠處幾位白衣飄飄的老者看着這戰鬥的激烈性,神態之中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好好,都說打浪推前浪,果然不愧爲我們學院的學生啊。“

”哈哈………………“ 在貓妖老大的號令下,五隻貓妖一齊不計法力消耗地瘋狂攻擊起來,企圖從兩百鬼兵地包圍圈中撕開一道缺口。可惜他們顯然沒考慮到此刻鬼兵的戰法特點。兩百鬼兵現在是繞著他們不斷變化方位,每個位置都時刻變化著守護的鬼兵。貓妖的迅猛攻擊雖然是打在一個點上,可從實際效果來說,他們的這波攻擊完全是分散在整個面上,所以儘管有幾名鬼兵因為被重創不得不躲到劉策星他們身後休息,但鬼兵的包圍圈幾乎沒有任何鬆動的跡象。

貓妖老大見到此幕開始急了,剛剛那輪失敗的突圍將他們原本就所剩不多的法力又消耗了大半,如果在這樣下去,恐怕他們堅持不了多久了,可是他對鬼兵地陣法卻始終沒有對策。看了身側已經氣喘噓噓的兄弟一眼后,貓妖老大把心一橫,下令道:「弟弟們,這批厲鬼有備而來,又極為狡猾,如果再和他們糾纏下去,恐怕我們兄弟就要葬身於此了。等會我數到三,咱們朝東南方向強行突圍,別管他們的鬼爪,這些招數是不會直接對我們構成威脅的,硬挨過去就是了。只要把時間拖到天亮,我們就安全了!」

老二本來還想說點什麼,可是看到周圍越戰越勇的鬼兵后,恨恨地道:「只能這樣了,老大你下令吧!」

「一……二……」貓妖老大低聲數著數,其他貓妖也在此時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就等老大數出那個「三」。

「三!」 霸道老公深度愛 「三」字,五隻貓妖一齊沖向了東南方位。他們各自揮舞利爪將擋在身前的鬼兵一一擊開,對兩側襲向他們的鬼爪完全視而不見,任由它們打在身上。貓妖老大說得不錯,鬼兵的鬼爪的確無法對他們造成有效殺傷,貓妖們只需強忍著痛楚,就輕易地從鬼兵的包圍圈中沖了出去。從這點來說,上次的猴妖明顯不及他們,那時對付猴妖的只有四鬼,哪怕是四鬼道行深鬼爪能造成傷口,也依然無法致命。若是猴妖能利用這點早早突圍地話,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貓妖衝出包圍圈后,不想立即下令追擊。可惜鬼兵們道行淺薄,飛得沒有貓妖快。四鬼倒是能追上,可是光憑他們幾個又打不過貓妖。最終四鬼追了一段路程后,只好悻悻歸來,收攏鬼兵帶他們回山。

見到時予,四鬼立刻跪了下來:「屬下無能,被貓妖逃走,請山神責罰!」

貓妖能逃走這倒是讓時予挺意外的,原本他們還以憑兩百隻鬼兵的壓倒性優勢,應該可以輕鬆解決貓妖的。不過他最關心的並不是這個問題,「這事等會再說,我們的鬼兵沒有折損吧?」時予提這個問題時還真有點怕,鬼兵到現在他還沒正式用過一次呢,要是少了一個,那就虧大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