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我的劍若要救人,這世上還沒人能阻止的了。”吳鎮宇黑髮微揚,雙瞳如刀,低沉開口。

“嘶… …”衆人齊聲吸了口涼氣,一雙雙眼睛驚恐的看着那先前暴怒的持劍中年男子。

此時此刻,那中年男子已經是咽喉上裂開一道猩紅滿布的血跡,生氣儼然已經斷絕,生命氣息悄然逝去。

“你說的包裹,是什麼?”吳鎮宇一臉的森然,冷冷開口。

紅髮男子驚疑不定的看着面前的吳鎮宇,他雖然遠在番外,沒聽過‘索命閻羅’的威名,但先前看他的身手,殺了他拜的大哥,竟然只是一劍的功夫!

而樓臺上的逍遙子,熊淍二人,也是定身看了看,這纔想起,吳鎮宇當日似乎拋下了他們,就是爲的‘威獅鏢局’那趟鏢中的包裹。

既然爲了包裹選擇背信棄義,想來應該很是珍貴,可爲什麼此時的吳鎮宇身上並沒有攜帶包裹?

這確實值得逍遙子,熊淍二人思慮了。

“呵呵,看來事情,果然越來越有趣了……”一道略微清冷的笑聲低低傳來,而那源頭,便是客棧拐角處,一個頭戴着草帽的漢子,身材勻稱,周身也並沒有攜帶兵器,這身份,值得揣測。

吳鎮宇倚劍橫立,看了看竊竊私語的衆人,卻沒有說什麼,只是冷冷的盯着那紅髮人,劍鋒微揚。

“給你三個呼吸的時間,把你說的包裹在哪裏告訴我,否則,我想我會讓你後悔出生到這個世上。”吳鎮宇雙瞳如刀,凌厲的看着紅髮人,一字一頓的開口道。

紅髮人面色漲紅,緊緊地咬着牙冠,卻也不肯開口。

颯颯冷風作響,三個呼吸,僅僅一霎罷了。

“你讓我很失望,看來,我有必要讓你真正的明白何爲閻羅啊……”吳鎮宇低沉着頭顱,眼中竟滿布着猩紅,一咧嘴,森然開口。

“颼!”

還未待紅髮人反應,吳鎮宇的身形已經化作流光,猛地衝了過來。


冷聲突兀響起,鬼頭長劍已經帶着呼嘯內勁架在了紅髮人脖頸上,甚至鬼劍帶起的歷風已經將那喉嚨割開了一條細縫,滴答出幾顆猩紅血珠。

“離別鉤!”

紅髮人面對死亡,終於是漲紅着臉龐,爆吼開口道。


此語一出,四座俱靜。

不過這靜不是因爲毫無吸引力的寶物,而是因爲這寶物,太過於名聲赫赫。

離別鉤,傳世神兵之一,但凡是個江湖人都會知道,任何一柄傳世神兵在世間,都會是千金難買的,因爲擁有了神兵,便異同於擁有了成爲強者的資格。

“果然……”又是一聲如似先前的清冷笑聲,同樣,源於那走廊轉角,頭戴草帽的男子。

逍遙子此時此刻也是放下了一直豪飲的酒杯,摸着下巴,看着下方,不知道在想什麼,熊淍見狀,自然也不好發作,只得忍耐着端視下方。

“告訴我,離別鉤在什麼地方!”吳鎮宇雙瞳依舊,狠戾的朝着紅髮人怒嘯一聲道。

紅髮人見狀,感受着搭在脖頸上的鬼劍,也不敢多說,擡手指了指那一旁已經死去的提劍中年人屍體,眼神中,盡是苦澀。

“我的包裹……”吳鎮宇咧嘴一笑,將手中的紅髮人隨意的拋射而出,邁開大步,走向那失去生機的軀體。

而就在吳鎮宇手掌將伸向那死屍的 胸膛時,一聲鐵器的鏗鏘也是暴徹響起。

“鏘!”

一道寒芒破空而來,猛地一震,撕碎漫天寒風。

“所謂寶物見者有份,閻羅兄這般便向獨吞這寶物,怕是不好吧。”嘹亮的嗓聲自吳鎮宇身側傳來,不知何時,竟然躥了一名人影出來。

單刀寒立,那人就那麼自然地出現在了吳鎮宇面前,殺氣凝然,氣勢洶涌,絕非善類!

“你很狂,居然敢擋我的路,不過既然擋路了,就該想想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來。”吳鎮宇見狀,也是輕輕一笑,沒有多餘的言語。

綠林好漢戰強梁,刀劍赴會聚一堂。

既然要戰,那便戰! 玄黑巨蟒的聲音沙啞,帶着泣血的嗚吼,此刻其碩大如銅鈴的的雙瞳,已然佈滿驚駭與惶恐。

然而就在他這一聲沙啞的驚呼聲傳出,他的全身,竟是彷佛得了某種神祕的感應,原本就瘋狂涌向林塵身間的妖氣,忽然間變得更加動盪不停。

轉眼之後,玄黑巨蟒的整個蛇軀,就像一鍋煮沸的開水,千百道碩大的妖氣精華掙開他身軀的束縛,噴薄而出,漆黑如墨的純正妖氣以沖天之勢騰起,彷佛是要要衝刷到隱在密林上空的那輪烈日!

而在這一瞬間,林塵身邊氣息沸騰,陣陣妖氣如濤浪席捲,又如潮水奔涌,偌大的氣息,裹夾着林塵,彷佛馬上就要將自己完全吞噬。

這般看起來極爲兇險情景,置身其中的林塵,卻無半分驚恐與慌亂,他的心神,反倒頓時涌起了難以掩飾暗喜!

他分明可以感受得到,修羅噬靈決正在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將妖氣煉化爲一絲絲純正內勁,納入自己的丹田之中,此際自己的實力,正隨着這內勁納入,一步步的朝着煉體八重孕靈境的圓滿,甚至於巔峯期過渡!

“林塵…他身上的這股氣息,竟是比妖獸的氣息還要霸道狠辣。”立身於林塵的背後,商靈衣長髮飄舞,衣袂簌簌揚起,然而她始終沒有後退一步,只是堅定的站在林塵身後,眼裏流着複雜的神采,細細感受着林塵身體間氣息的變化。

“修羅武典,果然霸道!”

心底發出一聲低喝,林塵不再被動的停留在原地,他一個箭步向前,面朝着兇猛奔涌的妖氣,發出一聲震山撼嶽的清嘯。

清嘯聲起,頓時,玄黑巨蟒全身噴薄澎湃的妖氣頓時平息了激烈的動盪;沖天而起的漆黑妖氣,也是瞬間跌落下來,兇猛的砸在了林塵的身體上。

二十息。

二十息時間,對林塵來說只能說是如白駒過隙,倏忽即逝,而對深陷吞噬之力中的玄黑巨蟒來說,卻完全是如墮永夜,二十息時間裏,它就像以有限的生命去迎對亙古不滅的黑暗般煎熬難耐。

下一霎,如驟雨初歇,原本橫空而過的兇猛妖氣,便散作霢霂輕柔的雨水,大如珠,小如霧,隨林間的清風,飄搖而至,拂面沾衣。

漆黑如墨的氣息,凝成點滴墨雨降臨。讓立身林間的林塵與商靈衣二人,乃至於呆呆凝視着林塵與玄黑巨蟒爭鬥的兩頭一大一小雪白妖獸,都陷入一片清涼之中。

原來,就在剛纔那一片空明之中,林塵已明悟了修羅武典中對與修羅噬靈決的運用之法,他以一聲長嘯作爲氣機,雜糅丹田中內勁之力,眉心內靈魂之力,驟然催動修羅武典,將修羅噬靈決催發起來,並運用到極致。

憑藉着修羅噬靈決這無比霸道狠辣的吞噬之力,玄黑巨蟒渾身上下突來乍至的漫天妖氣,頓時化作了柔風細雨,盡數成了林塵的補品。

玄黑巨蟒雙眼暴突,氣息奄奄,原本那覆蓋全身的烏亮黑鱗,此刻就像是乾癟的老樹皮一樣,從它的皮肉間掀了出來,本來那粗如圓桶的蛇軀,更是變作了一團皮包着骨的細瘦皮囊。

如此,修羅噬靈決的霸道之處,可見一斑!不過,以林塵此時的修爲,所施展出來的修羅噬靈決,其威力實在太過微弱,尚且達不到它真實威力的百萬分之一。

修羅噬靈決,如果真的是由天地間最爲強大而恐怖的修羅來施展的話,就算是吞天噬地,滅絕天下一切生靈,也絕非難事。

煉體八重孕靈境,巔峯!

就在這漫天雨霧完全消散一空的時候,林塵驀然睜開眼睛,一道烏黑的精芒劃過眼瞳,他感受了一下丹田中的內勁力量,才緩緩轉過身來,一雙明亮的眼眸向眼前女子注目而視,語氣溫柔的道:

“靈衣,已經沒事了……”林塵話剛說到一半,卻是看得商靈衣一身上下,竟然全是點點黑跡,本是極爲嬌俏柔美的人兒,此際就像是從墨缸裏爬出來一樣,顯然頗爲狼狽。

“嗯?已經…已經沒事了麼?那頭大蛇死了?” 商靈衣從愣神中回過神來,眼底裏泛着迷離,微微低着腦袋,有些迷惑且驚惶未定的開口道。

“死倒是沒死,不過也不能作怪了。”林塵摸了摸鼻子,趁着商靈衣還未發覺自己身間的狼狽,忍住笑意,隨意的道。

“那…林塵,你有沒有受傷?”商靈衣關切的問了一聲,隨即湊上前來,一雙美眸一眨不眨的,細細在林塵全身上下掃了一圈。

她的眸光特意的在林塵的左肩上定了一定,可是她卻詫異的發現,那不久前還存留在林塵肩上的猙獰咬痕,已經消失不見。

是什麼樣的武學,能夠達到這樣的奇效?商靈衣黛眉微蹙,目露沉吟。

“靈衣,我的身上沒有什麼異常吧?”看着商靈衣微皺的黛眉,林塵終是有些不夠淡定,含笑問道。

“啊?沒有,剛剛這大蟒蛇太厲害,我擔心你受傷而已,看到你沒事就好了。”商靈衣再度回過神來,她覺得,自己在林塵面前,已經是不知道愣神了多少回了。

難不成,跟他在一起時,往日裏冰雪聰穎的自己,也會自然而然的變得木訥不成?商靈衣心底裏升起了一絲異樣的情愫,隨即她低眉在自己的身間一掃。

“呀!”

林塵所見從始至終都柔柔弱弱,細聲細語的商靈衣,在看清自己身上點點墨跡時,突然發出一道頻率極高的尖叫,

“原來這天底下的女子,都逃不過“愛乾淨”這三個字呢。”目送着商靈衣豁然跑開的身影,林塵淡淡的搖了搖頭,感嘆一聲。

“咦,雪白妖獸和雪白小獸已經離開了麼?”林塵轉過身,卻是發現密林內已經沒有了那兩頭一大一小的妖獸。

“林塵,趁着這妖蛇還沒死,套出你想知道的東西吧。” 林塵的心底裏,冰然的聲音再度傳了出來。

“嗯。”林塵點了點頭,隨即蹲下身來。他定了定神,手指輕輕在玄黑巨蟒那略顯乾枯的蛇面上按了按,又彈了彈他額頭上那掀起的大片黑鱗。

玄黑巨蟒艱難的喘着息,不時還發出一聲嗚嗚的低吼,但一見林塵俯下身來,它立即如遇見鬼神一般合住了嘴,不讓自己叫出聲來。它目光裏竟是沒有一絲怨毒之色表露,看上去實在是已經被深深的恐懼佔滿。

林塵身體間那恐怖的吞噬之力,已經讓它恐懼到了極致。

“你是妖皇派出來追殺我的妖獸吧?” 林塵輕輕彈了兩次玄黑巨蟒額上的黑鱗,嘴角掛着淡淡的笑意,像是絲毫不在意般,不鹹不淡的問道。

“嗚…吼。”玄黑微微瞪起眼睛,雖然他對林塵極度恐懼,但他的心,依然是傲氣十足。它擡起頭,強行鎮下眼瞳裏的怖懼神色,傲然的林塵發出一聲低吼。

他是四品上等妖獸,擁有着高等妖獸的驕傲,此前,它本是統攝一方大山的妖獸領主,若不是遵從妖皇的命令前來獵殺林塵,它是能夠安逸的做它的山大王,安樂享福的。

對於偉大妖皇的命令,玄黑巨蟒絕不半句怨言,它若要怪,也怪自己眼前這可惡的小子,還有他身上那恐怖無比的修羅噬靈決。

“說話!我問你答!”

林塵的手始終定在玄黑巨蟒額前凸起的那片黑鱗之上,先前還只是輕輕彈動,但此刻說話知己,卻是突然運足了力道,猛力一彈!

他指尖與那黑鱗一撞,當即發出清脆的金鐵之音,玄黑巨蟒的黑鱗劇烈一震,待得再看時,那片突出於額頭的大片黑鱗,竟是如削平的面板一樣,齊根而斷! 藍衣青年很囂張,非常過分,竟然想對一個虛弱的老人家動手,實在讓姜小凡很生氣,對這種人,他絕對不可能留情,最好氣死他。

「你們沒事吧?」

他蹲下來問林泉和唐佑,見兩人沒有什麼事,也沒說什麼,將他們拉了起來,扶著劉老,向著破殿走去。

「怎麼,傷了我們天陽峰的人,就想走嗎!」

和藍衣青年一起來的三人神se不善,話語冰冷,攔在姜小凡前方。

「砸暈他的是那塊板磚,和我們沒關係,要理論找那塊板磚去…」姜小凡一副不關我事的表情,而後像是想起了什麼,盯著三人,道:「對了,這是皇天門贈與劉老的仙山,誰允許你們上來的?」


「哈哈哈哈……」

三人都在入微七重天,聞言肆無忌憚的大笑,其中一人從地上撿起一塊拳頭大小的碎石,猛力扔了出去,將就破敗的宮殿砸出一個大大的窟窿,言行囂張到了極點。

「進無峰還要人允許嗎?哈哈,不過是一座不起眼的荒山而已,出入ziyou,我等站在這裡,那都是你們的榮幸!」

幾人神se倨傲,俯視姜小凡,冷笑道:「你一個入微五重天的廢物,竟敢偷襲我天陽峰的人,真是活膩歪了,現在跪過來磕頭謝罪,否則,哼哼…」

「你們!」林泉和唐佑大怒。

「年輕人你們太過分了,此乃太上長老賜予我劉某人的山門,你們擅闖也就罷了,還出手毀我居所,辱我門人,不怕你們天陽峰之主懲罰嗎!」劉老道。


三人有那麼一瞬間的發愣,劉成安畢竟曾是皇天門的長老,身份尊崇,此刻寒著臉說出這麼一句話,那種若有若無的氣勢還真將他們驚了一下。

不過也只是那麼一瞬間而已,三人回過神來,想起竟然被一個廢掉的老頭嚇住了,不得惱羞成怒,其中一人抬腿就向著劉老踹去,道:「該死的老東西,我來教你如何認清形勢!」

姜小凡閃身擋在劉老身前,閃電般伸出右腿,原話返回,冷聲道:「沒教養的小東西,我來教你如何尊老愛幼!」

「砰…」

「啊…」

姜小凡砰的一聲踹在那條大腿上,這一腳他沒有絲毫的留情,隨著「咔嚓」一聲,頓時傳來骨頭破裂的聲響,對面那人神se扭曲,直挺挺的倒了下來,剛好跪在劉老身前。

「這就是了,對待老人家,要有禮貌!」

其餘兩人見姜小凡竟敢動手,臉se頓時沉了下來,抽出背後的長劍,青光大盛,毫不猶豫的向著姜小凡頭頂劈了過來。

姜小凡詭異的笑了,右手中,四顆石子閃電般she了出去,蘊含了他可怕的肉身力道,分別擊在兩人持劍的右手腕和左腿膝蓋上。

「砰…」、「砰…」

又是幾聲骨碎的聲音傳來,兩人應聲倒下,持劍的右手一陣顫抖,兩把長劍脫手而出,正好插在姜小凡腳邊。

「這就開始送禮了,我還沒準備好呢,讓我怎麼好意思,真是的…」姜小凡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卻臉不紅心不跳的抽出插在地上的兩把長劍,略微一掃,頓時一陣失望,搖頭道:「兩把破鐵劍,我還以是靈兵呢。」

兩人想罵娘,鼻子都快氣歪了,你怎麼不去死呢!以靈兵是菜刀嗎?還想人手一把,覺塵境界的人也不見得能夠有一件。

「也不知道這東西夠不夠硬啊…」

姜小凡小聲的嘀咕,一手持劍柄,一手持劍尖,稍微用力,頓時發出咔嚓一聲脆響,華麗的鐵劍應聲而斷,成兩截。

三人看著這一幕,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雖然長劍不是靈兵,但卻也是皇天門花了足夠功夫打造的,連入微九重天的高手都無法損其分毫,但是眼前這人卻將之折斷了,而且看樣子,他似乎很輕鬆,並沒有怎麼費力。

林泉和唐佑也是大驚,他們雖然不曾在七大主峰修鍊過,但是卻也知道皇天門這種長劍的強度,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損壞的。

「這見面禮也太差勁了吧,還給你們。」姜小凡將手中的斷劍丟到三人身前。

「你…你等著!」

三人神se難堪,姜小凡這一手著實震住了幾人,讓他們驚駭,在他們感知中,眼前這人明明只有入微五重天的修,但是卻如此強悍。

他們的左腿和右手都被打傷了,那四顆石子雖小,但是卻灌注了姜小凡強大的力道,此刻他們難以用上力氣。

見三人扶著還處在昏迷中的藍衣青年就要離去,劉老長出了一口氣,然而就在下一刻,出乎他們所有人的預料,姜小凡攔在他們身前,似笑非笑的道:「怎麼,弄壞了我們的居所,就想這麼離開?」

「你想怎麼樣!」三人神seyin沉。

「不想怎麼樣,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們毀壞了劉老的居所,自然要修葺好,否則你們的行和地痞流氓有什麼區別?」姜小凡漫不經心的道。

「你不也毀掉了我們的道劍嗎!」其中一人冷聲道。

「那是你們送給我的,是我的東西。」

「你不要欺人太甚!」

三人神se很難看,來是替藍衣青年出氣而來,想要教訓一下無峰上那個混蛋,沒有想到卻踢到了鐵板上,被這般輕易的打敗,顏面盡失。

「這山上不怎麼太平,石子比較多,如果不小心被擊中眼珠子什麼的,可不要把責任推到我們身上啊…」

姜小凡沒有再搭理他們,將手中的石子輕飄飄的拋向高空,接住后又拋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