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我想,這次用這個辦法,估計也能行得通。

見我已下了決心,龍哥也就不勸了,不過卻說要和我們一塊下去。

勸了幾句,勸不住,最後也只好答應了。

接着,我就畫了幾道陰符,往大家的身上一貼,陽火就被蓋住了,然後四人就往山下的山谷中趕了過去……

PS:晚上還有 下了山坡,眼前就已是夜霧迷漫,氣溫一下子就下降了好幾度,就好像在山坡上是夏天,一到山下就變成了寒冬一樣。

這種冷,是陰冷,透骨的陰冷,冷得我們幾個人都直打寒顫。

當然,之所以會這麼冷,除了陰氣濃重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們用陰符把自身的陽火給蓋住了。

順着山谷的方向,我們走了一會兒,接着就來到了山谷中,只見前方一朵像烏雲一樣的黑霧,蓋在了我們的頭頂上。黑霧之中點點燈火,忽明忽暗,像極了幽冥地獄中的鬼火,在這本就無人的地界,更是顯得恐怖嚇人。

胖子問我:“小史,那……那團黑霧裏的難道真……真是鬼火?”

龍哥也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我,顯然也想得到我的確認。

我點了點頭,這種情況下,也只有鬼火纔會出現在這裏了。

這時,我們已經可以清清楚楚地聽見山谷中傳來的鑼鼓聲,還有那嘈雜的馬蹄聲和鎧甲碰撞聲,時不時的還會傳來一陣陣的操練的號聲,就好像前方的黑霧之中有千軍萬馬在那裏操練一樣。

隨着我們越加越近,鑽進那黑霧之中後,我們終於是看清了裏面的場景。

只見,眼前的山谷中,有一平坦之地,裏面果真有一支古代的軍隊,隊伍的前頭隱隱約約豎着兩面黑色大旗,仔細一看,其中一面黑色的大旗上面赫然就寫着一個“曹”字,另一面黑色大旗則寫着一個“魏”字。

看到這兩面大旗上的字,我們哪裏會不知道呀,這果然是曹操的陰兵。

放眼望去,眼前全是黑壓壓穿着黑色鐵甲的隊伍,透過戰鼓聲聽到的則是整齊劃一的踏步聲和雷鳴般的馬蹄聲。

他們分成兩個方陣,一支步兵,一支騎兵,擊着戰鼓,喊着操練的號子,氣勢驚人。

雖然我們早有心理準備,但是當我們真的親眼見到了這樣一支軍隊時,我們還是嚇得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試問,這種場面在當今這個社會哪個人見聞過呀?就算是拍電影,那也一定想必沒有這個氣勢吧?

是的,一切實在太過聳人聽聞了,就好像回到了古代的戰場中一般。讓人感到既震驚,又是心驚膽顫。

用胖子的話來說,就是別說我們是陰陽先生,就是從地府帶一批鬼差來,估計都打不過人家。

此時我們不知道是嚇得,還是因爲太過震驚,總之四人都沒人再說話了,兩隻眼珠子就這樣死死地盯着眼前的這支軍隊。

良久,我們纔將心中的恐懼緩緩壓了下去。然後我就對龍哥他們說:“來都來了,要不咱們還是過去看看吧?”

“小史,你是不把小命給玩完是不甘心啊是吧?”胖子一聽,臉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龍哥也道:“萬一被發現了,我們可真是逃都沒機會了。”

我點點頭,其實我也知道眼下的兇險,真被發現了,肯定是逃都逃不掉,人家千軍萬馬,我又能逃到哪裏去呀。

不過,我還是有幾分信心的,畢竟我們身上的陽火被陰符給壓住了,對方應該看不出來。

想到這裏,於是我就說:“咱們現在陽火被壓住了,他們就算看見咱們了,也只會把咱們當成是陰魂,應該不會怎麼樣。”

“那就過去看看?”陳二狗也想去試一試。

胖子一聽,我們真的要去送死,不由就不幹了,說:“要去你們去,老子就在這兒等你們,太他媽嚇人了。”

這也不怪他會害怕,眼前這千軍萬馬的景象,別說他們是亡魂,就算這支軍隊全是活人,那也跑夠震懾人的。我想,這就是軍隊該有的氣勢吧。

胖子不去,也好,畢竟這確實很危險,一個不好估計就會沒命回來,於是我就對胖子說:“行,要不龍哥也留在這兒等我們?”

龍哥想了想,雖然一臉的凝重,還是決定跟着一起去。

就這樣,我們三個人於是繼續往前走。

可是,沒走幾米,胖子就追上來了。問他怎麼跟來了?他說一個人留在那裏更嚇人。

前方的那支軍隊,看起來就在前方,但是走起來還是有一段距離的,走了大概有好幾分鐘,這時才靠近了地方。

這時,我們就看得更加清楚了。這支軍隊,他們都穿着黑色玄鐵般的鎧甲,每個人手中都提着一盞綠幽幽的清燈,那些綠幽幽的清燈在這黑霧之中一閃一閃,忽明忽暗的,更是爲這隊陰兵增添着詭異恐怖的氣氛,就好像無論是誰闖到了他們面前,都將成爲他們的刀下魂。

“你們快看,那裏有一棟宅院!”

這時,龍哥突然指着那支軍隊的後面,輕聲說道。

“宅院?”

我們一愣,趕緊將眼光跳過眼前的這支兵馬,果然見到在軍隊的後方不遠處,隱隱約約有一座大宅顯現了出來。

是的,一棟古代的府邸,古香古氣,而且燈火通明,大門面前人來人往,進進出出,就好像是一大戶人家住在那裏似的。

看到這裏,我不由有些激動了,對他們說:“那宅院,墓不會住的就是曹操吧?”

是的,眼前是打着曹魏軍旗的軍隊,那軍隊把守的後面的宅院,自然就很有可能是曹操的老巢了。

大家一聽,也不疑有它,於是我們就繞過軍隊,朝那棟宅院走了過去。

不多久,我們就來到了宅院的外邊不遠處。

一看,只見這宅院的大門外,掛滿了燈籠,而在那大門的上方,有一塊牌匾,“武王府”三個鎏金大字,赫然出現在我們眼前。

武王?可不就是曹操嗎?

曹操曾擔任東漢丞相,後加封魏王,奠定了曹魏立國的基礎。去世後諡號爲武王。其子曹丕稱帝后,追尊爲武皇帝,廟號太祖。

看到這裏,我們真是激動不已,因爲我們知道,這武王府,說白了就是曹操的老巢了。

正當我們心中大喜的時候,陳二狗卻眉頭一皺,疑惑道:“你們看,這大門好奇怪啊,怎麼像是一個洞?”

“洞?”

一聽這話,我也眉頭一皺,定眼一看,還真是那樣。只見這座宅院的大門,並不是四方形的,而是一個洞口。

你見過誰家的宅院大門,是洞口的嗎?這也太奇怪了吧!

不過,這個時候,我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卻更加震驚了,因爲這個地方我很是眼熟,仔細一想,可不就是我們之前從朱雀鎮出來的那個山洞麼?

PS:第二章奉上。推薦一本朋友的靈異小說“地府跑腿員”,也屬於傳統靈異,喜歡這類型的可以去看一看,是我很好的一位朋友。。 有了這一發現,我真是震驚不已,生怕是自己看錯了,於是趕緊問陳二狗他們:“你們看那洞口,是不是咱們出來的那個洞?”

經我這麼一提醒,他們三個人也反應了過來,皆是一臉詫異的點點頭,驚道:“這……真的是我們出來的那個洞口。”

見我並沒有看走眼,這一下我可真的大感意外了,朱雀鎮出來的那個山洞,怎麼卻是武王府的院門?難道曹操墓並不在這洞口外面,反而在洞裏面?

可是不對呀,我們之前就明明是從洞裏邊出來的,裏面是朱雀鎮,根本就沒有曹操墓。按照一路走來的經驗來看,朱雀鎮繼續往前走,才能找到曹操墓的。而我們也確實是繼續往前走,然後走出了洞口,出到了這外面的森林裏的。

可是,眼前的這個武王府,又是怎麼一回事?

此時,我真的完全被搞蒙了,腦袋裏頓時一團漿糊。

我把心中的疑惑講了出來,大家也都和我一樣,瞬間都凌亂了起來,誰都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陳二狗試着分析道:“武王,就是曹操。武王府的大門是我們之前出來的洞口,也就是說,順着洞口進去,就是武王住的地方了,也就是曹操的老巢。”

我苦笑了一下,就說:“你說的都沒錯,可是洞口進去就是朱雀鎮,咱們就是從那裏出來的,可根本不是曹操墓。”

聽到我這話,陳二狗也一時語塞,顯然也是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帝國總裁的醜妻 胖子就說:“會不會這武王府其實並不是曹操墓的位置?”

我搖了搖頭,這武王府,雖然是一棟夜半出現的‘鬼宅’,但是既然它寫着是武王府,那多半就一定是曹操墓的位置所在了。

想到這裏,我不由一愣:“你們說,會不會是咱們被曹操給騙了?”

“被曹操騙了?”

此言一出,衆人皆是一愣,趕緊問我這是什麼意思?

於是我就對他們說:“你們還記得朱雀鎮石室裏的牆上,曹操留給咱們的託書嗎?”

衆人點點頭,說:“當然記得,就是贈咱們黃金嘛,讓別人不要去找他。”

“估計曹操留的那些話,就是爲了騙人的!”我皺着眉頭,如是說道。

“啊?”

衆人一愣。

見大家不解,我就問大家:“曹操在朱雀鎮留下大批黃金,並言明告知,這黃金是贈給你的,勸你不要去找他了,就算你去找,也是虛空一場。如果你是爲了求財來盜墓的話,拿到那批黃金也就回去了。對不對?”

衆人點點頭,說:“這個你之前就說過。”

“可是如果有人和咱們一樣,黃金並不滿足的話,就會繼續前進,這時就會走出洞口,來到這外面的森林裏,接着就會瞬間迷茫起來,就會感覺沒有任何找到曹操墓的希望了。對不對?”我繼續分析道。

“是的,我們之前就是這樣,一出來直接就迷茫了。”衆人再次點頭。

“當你感覺沒希望了,接着你會怎麼辦?”我笑着問大家。

大家想了想,就說:“既然沒希望找到曹操墓了,當然是把黃金帶回家就是了,也不惜此行。”

“對,曹操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我一言指出了曹操的用意。

“啊?”

大家總算是聽明白了,不由全都傻了眼。這時,陳二狗就反應過來了,說:“師弟,你的意思難道是說,從那個洞口出來,其實這外面根本就不存在曹操墓?”

“是的。曹操墓根本就不在這洞外,而是就在這洞裏。”我點了點頭,指着前方的武王府說道。

這一下,大家可就有些不得其解了,雖然也很相信我的分析,但是還是問道:“你剛纔也說了,洞裏就是朱雀鎮,並不是曹操墓啊?”

我點點頭,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於是只好說:“估計那朱雀鎮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肯定是另有玄機。”

既然暫時也想不明白朱雀鎮到底藏着什麼玄機,我們也只好等明天再回去朱雀鎮的石室裏一探究竟了,而眼下,我們知道了曹操的老巢就在這個洞裏,所以也就沒必要再待下去了,於是趕緊悄悄的退了出去,最後安全的回到了山坡上。

當天晚上,一直到了四更天,山谷中的鼓聲才停下來,濃霧散去,一切恢復平靜。從山坡上放眼望去,山下的山谷中再也看不見軍隊,也看不見那座燈火通明的武王府了。就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個夢境一般。

也就在這個時候,我們才放心下來,趕緊休息。

這一睡,就睡到了日上三竿,太陽升到了頭頂,我們這才醒過來。

吃了些乾糧,接着我們就下了山,直接朝山谷中的那個山洞走了過去。

是的,我們要再回一趟朱雀鎮,去一探究竟,看看那朱雀鎮到底藏着什麼玄機。

在這一晚上,我也想了很多,想到之前我們破朱雀鎮那麼簡單就破掉了,雖然看似是曹操故意不爲難後來人,只是爲了給後來人贈送黃金,但是我還是覺得曹操的目的,絕不僅是如此。

不多久,我們就再次來到了朱雀鎮的石室中。

一進石室,我就不由苦笑了起來,對大家說:“咱們真是被曹操給騙了,這朱雀鎮咱們根本就沒有破掉。”

是的,因爲一進這個石室裏,我就感受到了昨天一樣熱烘烘的高溫,朱雀屬火,可不就是代表朱雀鎮其實還在運轉麼。

這一下我們可都是傻了眼,這就說明,昨天我們破的朱雀鎮是個假的,那金臺和金鳥看似是朱雀臺,其實只是用來矇騙人的。

明白了這一點,我們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心想這曹操真的是太奸詐了,歷史上說他詭計多端,還真的一點都沒錯。

這時,我們就疑惑不,既然昨天我們破的朱雀臺是個假的,那真正的朱雀臺又在哪兒呢?還有,昨晚我們見到武王府就是在這個洞裏,可是眼下就是一個石室,是個火熱的朱雀鎮,那真正的曹操墓又在哪裏?

PS:晚上還有。 有了這一疑問,接下來我們就重新開始審視眼前的這個石室了。

之前,我們來到這個石室時,入眼處就是石室中央的那個金臺,而後,我們也一直圍繞着那座金磚砌成的金臺研究破陣之策。

也就是說,昨天我們進到這間石室,其實我們的注意力一直被石室中央的金臺而吸引,而石室的其它地方,卻一直沒有去觀察。

如今,發現昨天我們破的那個金臺是個假鎮臺,我心裏也隱隱約約明白了一些原因,或許曹操擺這樣一個金臺,就是爲了吸引我們的目光,而讓我們忽視其它地方。

因爲人都是容易被金子所吸引,何況還是一座半米高的金臺。加上它又被我們當成了朱雀臺,就更不會去看其它地方了。

想到這裏,於是我們就開始在石室裏到處都察看了起來。

不過,大家轉了一圍,整個石室裏,除了石室中央有一座金臺之外,就只有牆壁上曹操留的字了。其它的,一概毫無它物。

是的,什麼東西都沒有見到。

這一下我們可都全傻眼了,既然昨天破的金臺是假朱雀臺,那真正的朱雀臺呢?

“難道這裏根本就不是朱雀鎮?”胖子疑惑道。

我搖了搖頭:“這裏應該是朱雀鎮,不會有錯的。因爲朱雀五行屬火,所以這裏纔會猶如放了爐火一般,氣溫比別處都高許多。”

陳二狗點了點頭,也覺得這裏應該就是朱雀鎮。

只不過,既然是朱雀鎮,總得有鎮臺吧?鎮臺呢?

這時,大家都陷入了迷茫,一時都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朱雀,朱雀……朱雀屬火,爲南方之神。南方?”

想到這裏,我不由拿出羅盤一看,南方指向了石室的一個角落裏。

我看了一眼那個角落,只見這個角落並無異常之處,就是青磚鋪好的平地,空空如也。別說是鎮臺了,就是一塊石頭都沒有。

大家見我一直盯着前方的一個角落看,就問我在看什麼?

我就告訴他們,朱雀是南方之神,而那個角落就是這個石室的南方位。

說着這話,我就走了過去。

當我人來到這個角落的時候,我就突然發覺,人站在這個角落裏,氣溫突然增高了好幾度,而且還能感到一陣陣的熱浪從腳底往上涌來。

一發現這奇怪的異狀,我頓時就大喜,當下就對他們說:“我找到了,朱雀鎮果真就在這裏。”

此話一出,大家頓時一愣,也趕緊湊到過來,見到角落裏空空如也,不由就問道:“小史,你是說鎮臺在這下面?”

我點點頭,此時我已是十分的肯定了,就對他們說:“沒錯,應該就是在這下邊了。”

聽我這麼說了,龍哥就立即拿出工兵鏟,就開始去撬鋪在地上的青磚。

青磚一撬,龍哥就驚喜的叫道:“青磚下面,果然是內有玄機!”

說着,龍哥將撬起的青磚一拿開,接着我們就看見青磚下面竟然是空的。是的,青磚下面有暗格。

很快,龍哥就把那角落裏的青磚都撬掉了,這時下面露出了一個直徑一米,深半米的坑。而這個坑洞裏,則立着一尊石雕的朱雀。

這尊朱雀石像,很普通,就是用普通的青石雕刻的,而且雕的還很醜,不仔細看的話甚至都看不出它是朱雀。跟之前金臺上的那隻金朱雀相比,這就是塊破石頭。如果不是因爲被有心的藏在這暗格裏,估計都不會知道它是做何用的。

不過,雖然這尊朱雀很普通,但是當青磚一撬開的時候,那熱浪便更加的明顯了,而且就是從這隻朱雀身上散發出來的。怎麼形容呢,它就好像是一個火爐子似的。

看到這裏,我們哪裏會不知道呀,這纔是真正的朱雀臺啊!

說實話,我們真的不得不感嘆,曹操的心計之深,用一座金臺來假冒朱雀臺,再配上留言,一般人還真會被他設計的這一切給矇騙了去。

聽我說這就是真正的朱雀臺了,龍哥大喜,於是就立即伸手去取這尊石頭朱雀的雕像。

可是,他手一伸過去,剛一摸到那尊朱雀,立即就發出一聲慘叫,“啊”的一聲,趕緊就將手收了回來,捂着手痛得直哆嗦。

這突如其來的慘叫,把我們都嚇了一跳,趕緊問他怎麼了?

龍哥就說:“我操,那玩意就跟燒紅了的鐵坨似的,太燙了。”

說完,他拿出手掌來一看,手掌被燒得鮮紅,幾個大泡赫然出現在他的手掌上。

看到這裏,我都替他感到疼。

“朱雀屬火,所以纔會像火一樣燙手。”陳二狗解釋了起來。

“那怎麼辦?”胖子問像我們。

我想了想,這還得從金、木、水、火、土五行相剋上面入手。朱雀屬火,水克火,所以得用水來剋制它。

想到這時,於是我就說:“胖子,快從包裏拿瓶水出來。”

很快,胖子就從包裏取出來一瓶水,我接了過來,就直接往那尊朱雀雕像上倒了下去。

頓時,只見這尊朱雀雕像就好像真是一坨燒紅了的鐵似的,水一倒在它身上,就開始“茲茲”的冒起了水蒸汽。

當一瓶水倒完後,我就試着去摸它,發現雖然還是很熱,倒是好像不至於燙壞手了。於是就趕緊伸手過去,一把將它從坑洞裏取了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