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我想跟大家宣佈一下,那丹藥都是假的,沒有任何作用。”姜衍剛說完,所有外國人都是一愣,然後一個個的視頻畫面關閉。

姜衍眼角抽搐,我去,這羣老外也太現實了吧。

就剩最後一個視頻的時候,視頻裏面的人微微一笑,看着姜衍。

“王老,你們夏國有一句俗話,貪心不足,蛇吞象。你看我手裏的是什麼!”那個倭國的人說道。一枚丹藥在他的手中。

姜衍一聽就知道是倭國人,因爲棒子國人都TM的不要臉,認識什麼都是他們的。

特種兵之極限融合 ,他們每一次得到好東西,都喜歡秀一下。

姜衍也不說話,右手一伸,拿出一把丹藥,不停的戳着玩。

視頻裏的倭國人眯縫着眼睛,吞下丹藥,直接說了一句粗話,然後就關閉視頻。

“哎呦喂,這就受不了啦?倭國人果然都是小氣鬼,送個禮物都摳搜的。”姜衍嘲笑完,直接起身走出道觀。

他來到道觀外,輕手一彈,一道灰色火焱瞬間燃起。

近身妖孽兵王 ,畢方道觀已經化成灰燼。

姜衍滿意的點了點頭,身影一閃,他直接回到了仙玄閣,畢竟那些山門的人已經到了。

衆人見到姜衍出現,也是畢恭畢敬,因爲大家現在都知道,這位可是仙人的存在。

仙人要是發怒,人家一隻手就可以屠遍山門。


“嗯,來的很全嘛,大家現在坐吧,這裏有些資料你們看一下,如果沒問題。資料下面有一個文件,需要大家簽字。”姜衍微笑說道。

衆人也是連忙翻閱起來,畢竟這是關乎到他們山門的。

就在衆人翻閱資料時,姜衍的電話想了起來。

“喂,趙執事,您這速度也不快呀,我這都回來了。”姜衍開着玩笑說道。

“其實我早就到家了,而且對面樓還出了事。四四方方的屍體,跟個盒子一樣,我一猜就是您的傑作。”趙長勝說道。

“哈哈,你可別胡說,我是一個守法的公民。”姜衍微笑說道。

趙執事也是無語,確實守法,只是對於好人,您守法,對於這些惡人,好像比我們還暴力。

“你不會就要跟我說這事吧?”姜衍問道。

“哦,對了,局裏暈倒的人,小劉他們已經給控制住了,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去處理,因爲他的案底比桌子還厚。”趙長勝說道。

“哦,那就別處理了,你應該比我明白。好了,我這裏還有些事情要辦。”姜衍說完話,直接掛斷電話。

笑話,讓他處理?他纔不想呢,國安局那麼多槍,隨便給他一個下,就搞定了! 趙長勝放下電話,也是苦笑,他明白姜先生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不能做的太過明顯,如果……

突然趙長勝想到一個主意,他連忙給小劉那裏打了過去。

姜衍坐回主位,看着衆人正在仔細看資料,他也是很滿意。

如果山門能帶頭做好,那普通人也可以成爲武者。

“阿彌陀佛,姜施主,您這提議我們涌泉寺同意。這個字小僧已經簽完。”懸空大師說道。

“哈哈,沒想到大師是第一個同意的,看來您是一個通達之人。”姜衍微笑說道。

“不敢,佛門廣大,豈能容不下萬人之於,日後望姜施主多行善緣。”懸空大師微笑回禮。

姜衍這個鬱悶啊,沒想到這老和尚竟然給他戴高帽,而且還願意爲自己鋪路。

“懸空大師纔是真佛,比我見過的佛好的太多。”姜衍說道。

懸空大師也是一愣,難道這位仙人,真見過佛祖?

姜衍也知道,自己不該說這多,看來以後有的麻煩了。

“那個懸空大師,如果您想問什麼東西,可以下去問玩遊戲的小胖子,他會給你解答。”姜衍連忙推卸責任。

懸空大師聽後也是面露喜色,什麼也不想,直接走下樓下。

姜衍也是連忙神念運轉,告訴小泥鰍一聲,千萬別說漏了。

玩遊戲的小泥鰍,聽到後,都想把遊戲機給咬碎。

“姜先生,這是我們龍虎山的。”羅勇說道。

“嗯,你先回去吧,這些丹藥足夠你們山門一年的。如果有事,我會告訴你的。”姜衍說完,直接將八瓶丹藥遞給羅勇。

“是,先生,只要您一聲呼應,我們絕對拼上。”羅勇感激道。

對他來說,這些丹藥都是地球的,他只是大自然的搬運工而已。

正好藉着這些丹藥,培養出自己的一批人,畢竟有些事情,能簡單做,那肯定要簡單處理,老是給自己添麻煩,那他就不用去探索祕密了。

青衣門賀長老看到羅勇都提交了,他也不看了,直接簽完字,就跑到姜衍面前。

“姜先生,這是我們青衣門的,我們四位也承蒙您的栽培。這裏還有我們一點小意思,希望您能手下。”賀長老說着,就從袖袍中拿出一個小盒子。

姜衍也是很意外,因爲這盒子裏面居然散發靈氣。

姜衍打開盒子後,才明白過來,原來是一塊翡翠吊墜。

突然姜衍有了個主意,如果是黑鱗巨蚺的肉,加上靈泉,那不就可以製造出修仙者了嘛,雖然只能是煉氣期,但也比煉體強吧?

“嗯,雖然這個翡翠確實不錯,但我想讓你們做點事情去,至於這個東西,我就不要了。”姜衍說道。

“請先生吩咐,我們青衣門一定完成。”賀長老說道。

“你們就給我收殘次品的翡翠,有多少,要多少,記住,翡翠伴生礦也要。”姜衍說道。

聽到姜衍的話,賀長老有點沒反應過來,要那麼多便宜貨幹嘛?

“去吧,以後你會明白的,這裏的丹藥是給你青衣門一年的。”姜衍拍了拍賀長老肩膀說道。

“是,屬下一定完成任務。請先生放心!”賀長老接過丹藥後,直接離開。

姜衍也不着急,就坐着看向三位門主。

三位門主這時候也明白,最後一個肯定會讓仙人不高興。索性直接簽字!

姜衍苦笑的搖了搖頭,他還真不在乎這些,只是覺得三位門主還真謹慎。

很適合做大事的人,可惜生錯了地方,如果地球要是能修仙,那三人的前途也不可估量。

“姜先生,這是我武當的,望先生日後多加照顧。”風清道士說道。

“姜先生,這是我們華山劍派的,還望日後多加照顧。”孟大生拱手說道。

“姜先生,這是我們長白劍派的,如果先生需要什麼,我們長白劍派定當完成。”邱青陽拱手說道。

姜衍微笑點了點頭,他明白三人的意思,只不過他們還不適合。

要知道,機緣往往過了,那真就是過了,再想要往上走,那肯定是需要付出的。

“三位門主,今天能來,說明你們已經明白一些道理,希望日後三位門主把握好機會。”姜衍說道。

三位門主立即明白,抱拳拱手,對着姜衍深深一禮。

“姜先生,我們先回山門了,如果需,請說一聲即可。”邱青陽三人說道。

“嗯,三位門主慢走。”姜衍點了點頭說道。

當姜衍送走所有山門門主後,也是起身看向下方。

此時的小泥鰍正給懸空大師,說一些佛修的問題。

其實他也不知道,只不過是從衍哥上身理解到的。

“小僧有些不解,那爲何成仙得道,不是爲世人造福的呢?”懸空大師問道。

沒等小泥鰍說話,姜衍直接說道:“人得道後,也是需要修煉的,不管任何機緣,他都想得到,我認識的一個僧人,他曾經說,他信仰佛,但心中無佛,而佛本身就是一層鍍金,他說Shan,那就shan。他說惡,也就是惡。所有的東西都是他來定論,那你覺得他是對的嗎?”

“阿彌陀佛,世間善惡豈能由一人來定論。”懸空大師說道。

姜衍也是微笑的點了點,既然老和尚明白這些道理,那就說明他還是世俗之人。

或許獨臂僧認爲的是真佛,姜衍也搞不懂這些,畢竟他不信奉神物。

而那些神物,只不過是高於這個文明而已。

“仙人,小僧還有一問,世俗凡人可成仙得道否?”懸空大師問道。

“可以,世間萬物皆成仙,皆有道的真諦。只需要某種機緣而已,等日後你便知曉。”姜衍微笑說道。

“多謝仙人指點,小僧告辭。”懸空大師微笑施禮。


看着懸空離開,小泥鰍也是開心壞了,要知道,回到老和尚的問題,他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雖然他見過,但真要回答,也難啊!

姜衍微笑的搖了搖頭,他覺得小泥鰍還的磨鍊一番,畢竟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還是凌天仙王老練一些,也不知道凌老頭,這幾天怎麼樣,等晚上進去看一下。

就在姜衍想着事情時,兩個不速之客走進別墅庭院! 來的人正是葉秋軒和屠成,兩人也是累的要命,進到別墅後,直接坐在沙發上。

“衍哥,又是山門的?”小泥鰍問道。

“不是,如果我沒猜錯,兩位應該是神門之人吧?”姜衍微笑問道。

屠成也是氣喘吁吁的,點了點頭。要知道他們可是日夜兼程跑到C市的。

葉秋軒休息的比較快,擡頭看向姜衍,然後又看向小泥鰍。

“小胖子,你是煉丹師?”葉秋軒問道。

“阿姨,你這年紀保養可以用淬顏丹,而且價格還不夠。”小泥鰍玩這遊戲說道。

葉秋軒愣住,這小胖子竟然叫自己阿姨?自己真的有那麼老嗎?她連忙看向屠成。

屠成也是無語,這跟自己有什麼關係,而且這不是重點好嗎!

“小胖子,問你話呢,你是不是煉丹師!”屠成岔開話題問道。

“你看不出來嗎?我背後那麼多丹藥,是你煉出來的?”小泥鰍繼續懟道。


小泥鰍可不怕,就兩個螻蟻的實力,還不夠他一個噴嚏的。

在說了,既然是神門之人,見到仙人必須三拜九叩,這兩個螻蟻還敢質問他,真是找死!

“嘿,你這小胖子,你要是丹師就給我們走,我們神武門要了,而且待遇你隨便提!”屠成說道。

“衍哥,你說他們神武門很厲害嗎?我好害怕呀,你說咱們,是不是要躲藏一段時間呀?”小泥鰍低着頭,打着遊戲開玩笑的問道。


“嗯,是很厲害,你可不知道,四大神門裏面全都是神仙呀,他們一句話都是聖旨,你知道聖旨是什麼嗎?那可是古代皇帝擺佈法令用的!”姜衍一臉惶恐的說道。

屠成聽到後,也是挺胸擡頭,一臉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