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我就說我是強大的。

我就說我死不了!

我就說這個世界需要我。

此刻,好溫暖!

還是那個姿勢!

平躺著,連呼吸都和昨天的一樣,姿勢沒有一點變化!

只是感覺不一樣!

渾身都是溫暖的!

被窩也是溫暖的!

離婚總裁別撩我 厚重的被子,是那麼的溫暖!

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似乎都是活的!

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這個世界還是那個世界!

還是這麼安靜,還是這麼美好!

看著潔白的天花板,就在眼面前,是那麼的純凈!

我活了,我活了,我就知道,我死不了!

新的一天開始了!

是的開始於別人還在睡夢中!

看著天花板,我靜靜的躺著!

靜靜的感受這個世界的美好。

靜靜的呼吸著清晨涼意。

靜靜的感受身體的溫暖。

時間似乎是禁止的,又似乎是流動的!

能夠感受到時間在身邊拂過!

那一刻,似乎真的能夠感受到時間。

似乎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一切,空間,時間。

在那一刻,似乎又感受到很多,獨存於世間,但我整個身體又是一個世界。

從來沒有這麼真切過。

從手指,腳趾,神經的每一個末梢,都能夠感受到。

從來沒有感覺身體是那麼美好,從來沒有感覺這種身體是自然界中最完美的存在。

這一夜睡的很實在,沒有夢,沒有意識,沒有一切,似乎一切都沒有了。

但是此刻似乎卻擁有了一切,強大的身體是一切的開始,我們的一切所有不都是從出生開始的嗎!

我要努力,不斷的鍛造自己的身體,不能在以後的生活中,讓這種事情重演。

生命很美好,人生很美好,這個世界很美好!

今天我算是重生!

此刻讓我擁有了意識,我的生命還在繼續,雖然會有終結的那一天,但是這個過程我一定要精彩的演繹著!

因為我切實的感受到靈魂與肉體的完美融合,肉體專門為靈魂重塑!

肉體完全受靈魂支配!

殊不知,也是此刻,人生開始開掛。

一路走來沒有解決不了的困難,沒有完成不了的任務,只有不斷出現的挑戰。

重生,更像是重塑。

對於每天醒過來,進入到一個新的世界,那叫重生。

就像是我從地方社會,到部隊的軍營,像是重生,但是此刻!

我的全身感覺都是新的,每一個細胞,似乎都是活的,每一個細胞似乎都能夠感受到他的存在,身體似乎被注入了無窮的力量!

這更像是重塑。

就像是一輛快要報廢的車,全身的零件都被換了,全部零件都被保養了,外形沒有變化,但是內心卻全部改裝了,加強了。

在這種情況下,低低調調的走在路邊,內心卻是異常自信,想超誰的車,就超誰的車,想虐誰就虐誰。

直至此刻,我依然能夠感受到那強大的力量。

或許潛力這個詞更能夠說明他吧!

無盡的潛力,也就是從那一刻開始相信!

也是從那一刻,我相信我可以做到任何我想做的事。

自信是一切事情的開始,只有自信才能夠做好每一件,也只有有自信才能夠敢去做沒有接觸過的事情!

我們每個人都會經常接觸第一次,在接觸第一次之前,有多少人退卻,有多少人徘徊,但是有自信的人,不怕失敗,不怕艱難,不怕沒有機會。

重塑的身體,是上天給與我的機會,讓我感受人生的美好,我怎麼能不努力呢,我怎麼能荒廢這麼完美的軀殼呢!

不走上完美的巔峰,怎麼能夠安然的苟活!

天生我才,我必將放彩!

似乎是這個病痛喚醒了我身體的機能。

就像是,大腦在發言。哼,各位器官,你們在不努力,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在不展現自己的潛能,以後就要報廢了。

各位器官也在回應,老子不發威,真以為老子是病貓啊。

想毀了老子,老子就讓你看看什麼是金剛不壞!

而從此刻開始,似乎我所有的器官都煥然一新了! 駕駛員的異狀讓陳浩有些驚疑。

這蝙蝠的毒有這麼可怕嗎?被逼出毒血都不行?

心中驚疑,陳浩沒有更好的辦法,直接伸手在駕駛員脖子上重擊了一下,頓時駕駛員雙眼一翻,軟軟倒下。

不過即便如此,駕駛員的嘴還在無意識的撕咬着,身體也是不是的抽搐一下。

凝視駕駛員片刻,陳浩靠近瘦弱黑人道:“你們這個鬼巫操控的蝙蝠咬傷人,有什麼治療辦法?”

“挖特?蝙蝠咬傷?”駕車的黑人嚇了一跳,急忙回頭看了一眼駕駛員,驚慌道:“兄弟,呢個治唔了,呢個系歐耶嘅神咒,被咬傷只能等死。”

陳浩皺眉:“你確定?”

黑人道:“系真嘅,我冇呃你,歐耶嘅神咒,系死亡嘅象徵。”

陳浩默然,麻痹的聽不懂啊。

看陳浩不問了,黑人敬畏的看了一眼還在哆嗦的駕駛員,繼續駕車。

不到一個小時,瘦弱黑人駕車來到了一個黑人村落。

看得出來,這個村落很窮,像樣的房子沒有幾棟,就別提什麼公路設施或者其他什麼建築了。

不過即便窮,這個村落的黑人,多數手裏都有槍,好像都是八一槓!

看到黑人駕車來,那些持槍黑人一個個看了過來,有些已經熟練的扭開了保險。

就在這時,進村的瘦弱黑人突然嘰裏呱啦的叫了幾聲。

一瞬間,村落的黑人們全部蜂擁過來,包圍了吉普車,然後擡槍對準了陳浩。

喵嗚!

黑貓炸毛,目光兇厲。

公雞則縮了縮腦袋,雞眼閃爍。

陳浩伸手安撫住黑貓,看向了瘦弱黑人。

原本怯弱的瘦弱黑人,這會兒卻變得意氣風發,停車之後,看向陳浩,咧嘴路出一口白牙:“下車吧兄弟。”

陳浩挑眉:“你會說漢語?”

黑人哼道:“這還不是跟你們華夏人學的,當年在廣東混,我可是教了很多學費,最後都被玩的灰溜溜回非洲。當我回到家鄉的時候,我就發誓,我一定要努力鍛鍊,我還會殺回廣州,去搶奪屬於我的服裝市場。”

陳浩:“……”

“而你,就是我殺回去的保證,抓住你,哦對了,還有這一隻貓,一隻雞,我就有一百萬美金。”瘦弱黑人說着,眼睛都要冒出光來了。

對於他來說,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

無限先知 陳浩咧嘴一笑:“你確定能抓得住我!”

黑人聞言瞪眼,伸手抓起一把槍,對準了陳浩:“怎麼着,你還想跑,你跑得過子彈嗎?”

“我跑不過子彈,但是我跑得過……你們。”

最後兩字落下,陳浩身影一閃,從黑人面前消失。

黑人:“???”

砰砰砰的聲音隨之響起,天罡步下,身影急速如幻,肉眼難見,而陳浩所過之處,一個個持槍的黑人被重重擊中,倒在地上,站不起來。

在瘦弱黑人感覺不對,下意識的就要啓動車時,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你想去哪?”

瘦弱黑人頓時僵住。

扭頭一看,原本包圍吉普車的一衆黑人兄弟們,這會兒全部倒在地上哀嚎。剎那間,瘦弱黑人臉上就扭曲出一個哭的表情。

“大佬,饒命。”

“繼續開車,帶我去鬼巫住的地方。”陳浩沒有廢話,直接開口。

這一次,他的語氣很冷,冷的讓黑人打了個哆嗦,連反駁都不敢,直接啓動車,離開了村落。

等出去後,陳浩道:“現在繼續,我問你答,蝙蝠咬傷,怎麼治?”

“這個沒法……”

噗呲!

匕首直接插在黑人腿上,痛的他慘叫一聲,方向盤打亂,到處亂衝。

陳浩抓穩方向盤,繼續問道:“蝙蝠咬傷,怎麼治?”

“大佬,我……”

噗呲!

陳浩抽出匕首,又是一刀下去。

嗷……

黑人瞪眼張嘴,叫的一陣一陣的,急促道:“大佬,我真不知道,這是鬼巫的隱祕,他也不允許有人知道的,大佬不要插我了。”

陳浩皺眉,然後繼續道:“把你知道的鬼巫信息全部告訴我。”

這一次黑人不敢猶豫了,這個人就是瘋子啊,太可怕了。

然後他就把鬼巫的事說了一遍。

原來所謂的鬼巫,就是一種能夠駕馭蝙蝠的巫師,據說在本地,鬼巫也叫蝙蝠神,因爲鬼巫住的地方叫蝙蝠林,那是一個有數不清蝙蝠的山林,鬼巫居住其中,和蝙蝠爲伍,駕馭蝙蝠爲他戰鬥,只要被蝙蝠咬中,就會毒氣攻心,然後變成瘋子,然後發瘋而死,多少年來,一直如此,所以鬼巫的存在,是這一帶黑人的禁忌,他們敬畏,恐懼,每年都要爲歐耶舉行盛大的祭舞。還會供奉女子,食物給鬼巫。

而瘦弱黑人因爲不是本地人,所以對鬼物只是畏懼,卻沒有達到本地人的程度。

得到了這些消息,陳浩算是瞭解了一些。

這個鬼巫,最大的依仗就是蝙蝠,只要解決了蝙蝠,這個鬼巫也就成了光桿司令。

蝙蝠林嗎?看看有多大。

小了就去殺,大了直接燒。

沒了蝙蝠林,倒要看看這個蝙蝠神還有毛用。

“最後一個問題,誰要抓我?”

黑人快速道:“是艾德·莫里斯開出的懸賞,人不論死活,雞和貓要活的,價值一百萬。”

陳浩眯起眼睛,默然不語。

在黑人的駕車下,又開了快一個小時,終於來到了一片一眼看不到邊的樹林前。

到了這裏,黑人弱弱的道:“大佬,就是這裏,這就是蝙蝠林。”

陳浩看去。

樹林很古老,透露出滄桑,古樸,顯然存在極爲久遠。

而樹林也潮溼,即便隔着一百多米,陳浩也能感受到裏面傳遞出來的溼氣還有一種古怪的氣息。

“下車。”陳浩開口。

黑人瞪大眼睛:“大佬,我也要去?”

錦繡凰圖:重生侯府嫡女 陳浩擡起手,匕首雪亮的刀身在陽光下,閃爍光芒:“要去,還是要死?”

黑人:“……”

“我……我想先包紮一下,我還在流血。”黑人慾哭無淚,雙腿都在哆嗦。

陳浩凝視他片刻,淡然道:“三分鐘。”

說完,陳浩過去看了看駕駛員,給他弄了個遮**,然後輸入了一道法力保證他短時間內醒不來,這才下了車。

少時,瘦弱黑人包紮了傷口,幾乎全副武裝,全身都是槍的站在陳浩面前。

陳浩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轉身就走。

一路深入,陳浩就發現,這裏到處都是屍骨,各種大型或者小巧的動物屍骨,甚至有些人的屍骨。

每一具屍骨都是慘白的,有些看起來還很新鮮,上面咬痕清晰,就好像剛被吃完了肉不久一樣。

陳浩聽說過螞蟻潮,螞蟻所過之地,生靈全滅,只留下屍骨。

現在看看,不僅僅是螞蟻,任何小動物,只要數量達到了一定的規模,都是十分恐怖的。

“哦買嘎,太可怕了,大佬,我們能不能……”看到遍地的屍骨,黑人嚇得又哆嗦了,下意識的開口。

但是還沒說完,和陳浩目光接觸,他就把剩下的話吞了回去,鵪鶉一樣縮起了腦袋。

“喵嗚!”

走了不知道多久,黑貓從一棵樹上跳下來,叫了一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